顾少,太会撩

现代言情 | 主角:唐依然顾景修 | 186点击 | 2018-07-20 10:07:05 | 来源:麦子阅读

《顾少,太会撩》小说简介

主角是唐依然顾景修的小说是《顾少,太会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顾景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依然的丈夫出轨了,对象还是个男人。她忍住悲痛,一转身却招惹了高高在上的他。还有一个小奶包忽然保住她哭喊,“妈妈,你就是我的妈妈。”唐依然一脸莫名,身居高位的男人更是语气笃定,“孩子他妈,你还打算逃几年?” “我们根本没有见过对吗?” “你小腹那里,有一颗红痣,别否认了。”男人的气息格外危险。 “那,可能是巧合……”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的说出你身体里所有的秘密。”...

《顾少,太会撩》 第7章 无处可去 免费试读

宋浩总是和她保持着适当距离,那时候她还以为他是谦谦君子,现在想来,不过是因为他喜欢男人罢了。

唐依然把纱布解下,因为位置敏感,她换起大腿处的药来比手臂笨拙了很多。

顾景修似乎有些看不下去,视线扫过自己跨间被布料裹住的微微隆起,突然意味不明地开口道:“唐小姐,虽然伤口的地方比较特殊,但你的心理素养未免太低。你这上药手法明显跟刚才比起来差很多,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才会这么不专心?”

唐依然被他隐晦的话语**得耳根刷地一下通红,因为过于紧张,说出的话都变得有些底气不稳,“顾总想多了,我只是太久没有接触过这个工作,手有些生疏。”

闻言,顾景修似配合般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那就好。不过没关系,接下来的这些日子还要麻烦你。以你的能力,我相信要不了几天,你就会完全上手的。”

唐依然只感觉自己此刻好像被人剥光了一样放在广场上展示,又羞又气。

好不容易换好药,她麻利地整理好托盘,“顾总今晚好好休息,时间已经不早了,我把东西送到配药室就直接回去了。”

顾景修似乎有些倦了,没有应声,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唐依然轻舒口气,收拾好东西,离开了病房。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唐依然,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去哪儿了?不知道我和你爸都等着你回来做饭吗?”质问的话语在她刚进家门时,就大声地传了过来。

唐依然心里忽然涌上几股悲凉,曾经的自己,真的是太愚蠢。

事到如今,既然已经跟宋浩闹翻了,她也没必要再留在他家任劳任怨,忍气吞声。

想到这里,她默默地换好鞋,一言不发地往房间走。

“你聋了吗?没听见我问话是不是?”一贯对他们言听计从的儿媳突然变成这样,婆婆明显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语气一下变得刻薄起来,“你竟然敢在我们面前摆脾气,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是不是?”

“老婆,少说点,她这几年一直照顾我们,已经很用心了。”

公公似乎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劝了两句,谁知这句话却成了导火索一般,彻底把婆婆心里的情绪点爆。

“什么用心?我今天算是看出来了,她都是装的!”

婆婆一边说着,一边跟着走到了唐依然的房间,发现她竟然在收拾行李,顿时怒火中烧,反手就是一个巴掌狠狠打了下去。

“你这小**,我不过说你两句,你就想离家出走?我就知道你这几年伺候我们你心里一直不甘心,我告诉你,别以为浩子不在我就治不了你!”

婆婆仿佛还嫌一个耳光扇得不够解气,在唐依然被打懵的时候,抬手又是一刮下去。

唐依然一下被打得跌到床上,一边脸颊很快肿胀起来,耳里传来一阵嗡鸣。

“老婆,你冷静点!”公公一把上前抱住了她,语气无奈,“这是浩子的媳妇,要是浩子回来看到你把依然打伤了就不好了。”

“他是我儿子,我替他管教老婆有什么错?这么忤逆的儿媳,不教训教训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还不知道会给浩子惹出什么大麻烦来!”

唐依然看着两人一言一语,突然嘲讽地笑了起来,脸颊立刻传来一股又麻又燥的痛感,“爸,这几年也就你稍微好点,但也只是意思性地给我帮一下腔,做个和事老,其实心里也没那么在乎我这个儿媳吧?”

“依然,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好好的,出个门之后怎么回来变成这样?”公公脸上有几丝不自然,声音里带着满满的困惑。

唐依然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行李箱,看着自己的用品原来只需要一个箱子就能完全从这个家清空,心里顿时变得无比苦涩。

她淡淡地看了公婆一眼,眼泪滑过肿成一个馒头的脸颊,即便**辣的疼着,却半点也敌不上自己心里被剜肉一般的痛楚。

“爸,妈,我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们应该去好好问问还没有回来的好儿子。问问他,在我尽心尽力地侍候你们的这三年里,他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让人恶心的事情。”

话一说完,她就拿起行李箱往外走。

“唐依然,你给我回来,你把话说清楚,不要以为你这么污蔑浩子,我们就会信你!”

身后传来婆婆不甘又怨毒的骂咧声,唐依然一把抹掉眼泪,头也不回。

出了小区,路上亮起的灯一直在黑夜里延伸到很远很远。

看着来往不息的车流,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落脚。

跟宋浩变成这样,她根本没有勇气回娘家。

一个人默默地拖着行李箱走了好长一段路,一条陌生短讯突然发了过来:唐小姐,我是顾景修。回去以后早点休息,明天记得在早饭之前过来。

霎时,好不容易忍住的泪又一次从红肿的眼眶里流出来,刺得她脸颊生疼。

也许,她暂时能去的地方,还有一个。

病房门被打开的时候,顾景修微微有些诧异。

唐依然一脸憔悴地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看着他。

她头发凌乱,左脸颊高高肿起,明显被人打了。

“你怎么了?谁打了你的脸?”顾景修没由来地感到十分愤怒,下意识就要从床上下来。

刚一动,腿上的伤就**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你别乱动!”

唐依然吓得连忙跑过去看他,顾景修却把目光紧紧地锁在她肿起的脸颊上,声音无比阴寒,“告诉我,谁打的你?”

唐依然为难地用手捂上左脸,刚一碰,那股**的刺痛就直直地传遍整张脸。

“我在路上不小心和别人发生了挣扎,没什么大事。”她垂下有些泛酸的双眸,掩盖住了眼底升起的暖意。

“宋浩?”

唐依然摇了摇头。

顾景修眉心一皱,顿了顿,脱口道:“你公婆?”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仙侠小说
  3. 武侠小说
  4. 架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