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

现代言情 | 主角:夏以安席鹰年 | 130点击 | 2018-05-16 14:15:31 | 来源:微小宝


《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 》小说介绍

《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是由睡妮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有夏以安席鹰年,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寒心似铁,摒弃所有的恩情,转身遇见了他。席鹰年,冷清嗜血,A城庞大财团的神秘帝枭,翻云覆雨只手盖天……。夏以安知道,未婚的他即使有个5岁的孩子,依旧抵挡不住全城女人对他的趋之若鹜,可他却在选择了声名狼藉的她...

《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 》精彩试读

听到这句话的夏以安诧异抬头。

她等了这几天,就是为了这么一句。

席鹰年看着她的反应,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这么迫不及待?”

他单手攥住夏以安的下巴,眼中的不屑清楚地展露出来。

“被几个男人上过?”

夏以安直视着他,清楚地见到他眼里的厌恶。

即使告诉自己,不去在乎,可是她的心还是想被戳了一刀,鲜血淋漓。

她深吸一口气,露出一抹妖娆的笑容。

有什么好难过?她在别人眼里,就是这么不堪。

“即使是这样,席少不一样舍不得我?”她伸出手,慵懒地缠上席鹰年的脖颈,“比较起来,还是席少最为优秀。”

“席少对我也念念不忘的对不对?”

“也?”

席鹰年攥住她的手,狠狠地让她撞进自己的怀里:“在这里,你还能想着我?”

她的甜言蜜语太多,但他清楚,没几句是真话。

“那是当然,”夏以安侧脸贴上席鹰年的胸膛,“和席先生接触过的人,相信都不会轻易忘记席先生。”

“哦?我真的让你这么印象深刻?”

席鹰年眸光紧紧地盯着夏以安,像是要窥探到她心里最深处的想法。

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从夏以安脚底升起,让她整个人都陷入极度不安之中。

她强迫自己迎上席鹰年的目光。

“嗯。”

她十分肯定地点头,睫毛轻颤,添了几分楚楚可怜。

只是这样抱着她,便勾起了席鹰年对她的渴望。

他像是个初尝禁果的毛头小子,恨不得整日都拥着她。

夏以安没等到席鹰年回答,撒娇似的问了句:“席先生都不想人家的吗?”

这句话让男人直接抱起他,将她丢到了包厢的沙发上。

少许的疼痛让夏以安皱眉。

这男人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席鹰年低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只一瞬,他便抓住她的肩膀,吻了过去。

夏以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她拼命挣脱着。这男人是疯了吗?

她索性咬牙,但男人只是顿了一下。

席鹰年竟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的眼眸猛地瞪大。他简直就是个疯子!

随着席鹰年手缓慢收紧,她的呼吸也逐渐紧促。

是要死了吗?

她好像看到看到了霍泽的那张脸。

他狠狠地讥笑着,说她傻。还有夏希爱……

不,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她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去做!

脑中残留的一丝清明,让她攥住席鹰年的手,勉强睁开眼睛。

“打算说点遗言?”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夏以安对上那冰冷的眼眸,强撑着自己说道,“还是这是席先生对我念念不舍的方式?”

“你再说一次!”

像是被人戳中心事,席鹰年的手猛地收紧。

夏以安几乎以为这一刻她要死了,但席鹰年先一步松了力气。

大概是她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席鹰年收了手,夏以安瘫倒在地上。

在鬼门关走一遭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她摸着脖子,估摸着这里会留下很大一块淤青,还要去买药,又要浪费钱。

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她站直身子,对着席鹰年绽放出一抹笑容:“席先生刚才是说,让我做你的女人?”

她才不管过程怎么样,她要的只有结果!

没等到席鹰年回答,她努着嘴:“席先生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席鹰年低头,看着刚才差点被他错手掐死的女人。

他刚才的确是没有留情。

“现在还想做我的女人?还没吃够苦头?”

她倒是不怕死。

“苦头?”夏以安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低声笑起来,“不瞒席先生,我这辈子吃的最多的就是苦。”

那些在精神病院的一切,她记得清楚。

为了在那个地方活下去,她用尽了办法。

生不如死的那五年,已经过去了。

她夏以安,还有什么好怕的?

眼眸里的坚定让席鹰年眸子深沉了下:“看你的表现。”

席鹰年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接着又移到她的脖子。

青紫更加明显了。

看看她的脸,他心里不由得涌出异样的感受。

索性,他打电话让大堂经理将药膏送了过来。

经理敲门进来,见着席鹰年揽着夏以安,眉目间透着些许担忧,不由得愣了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席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果然小夏是不一样的。

他刚想打量下夏以安,席鹰年一个冷眼扫了过来:“我的规矩忘了?”

“不敢。”

经理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将药膏递给席鹰年,飞快地退了出去。

他离开后,席鹰年手捏着药膏看了半天,确定是治淤青的药膏后,才拧开给夏以安涂抹。

处理好了,他心顿时松了一块。

随即,他猛地反应过来,扔掉了手中的药膏。

他对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这么好做什么?

他想着便窝了一肚子火,狠心将手从她手心抽离,打电话到楼下,让大堂经理再上来一趟。

经理摸不准这位爷又在想什么,但知道肯定不能违背他,赶紧应了进了包厢。

“席少,您还有什么吩咐?”

他恭敬地弯着腰。

“她来这多久了?”

席鹰年将夏以安放到一边,沉着声音问道。

“四天。”

经理如实回答。

席鹰年的脸色难看一分,也就是说,她离开酒店的那天,就来这工作了?是因为他拒绝了她,所以想找下家?

“和几个男人接触过?”

“这……”大堂经理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工作需要,应该会接触很多人把?

他斟酌着,觉得还是开口问席鹰年:“席少指的是哪方面的?”

周围寒气又重了一分。

大堂经理赶紧说道:“做服务生,肯定会接触很多人,不过小夏她一直洁身自好,上班时间,她也从来没答应过客人过分的要求,席少,您也知道,小夏这个姿色,肯定会有着不少人觊觎……”

“我让你说那么多了吗?”

这会儿,席鹰年的脸色才缓和。

如果被他知道她和别的男人有染,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她在这都做什么事情?”

经理战战兢兢,小声回答:“也就是端酒,倒酒之类的,没什么辛苦的事情。”

“嗯。”

席鹰年点头,直接走出了包厢。

经理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要知道席鹰年来这,可是从来不会带女人回去的。

虽说刚才他进来,两人应该什么都发生了吧?那席少还问他那些问题做什么?

他怎么也想不通,索性也就不去想,紧跟着席鹰年出了包厢。

夏以安醒来时,眼前是明晃晃的水晶灯。

应该是酒店。

有了这个认知后,她猛地坐起身。

昨天她不是在酒吧的吗?后来被席鹰年叫去包厢,之后呢……她冥思苦想,一拍脑袋。

席鹰年答应让她做他的女人。

未完待续……



睡妮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