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

现代言情 | 主角:苏瓷薄西玦 | 100点击 | 2018-05-16 10:44:58 | 来源:微小宝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小说介绍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是作者韩小韵的最新小说,非常好看,主要讲的是苏瓷薄西玦直接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呦~

《许你一世:总裁早上好》精彩试读

薄西玦眉峰微挑,嗓音悠淡,“顾氏最近有个竞标项目,你用他们价格的百分之三十买下来。”

男人“……”的脸色看着他,苦不堪言。

顾氏那个价格买下来都悬,他再压价那么多?干脆去抢更合算了。

“呦,这是给谁做了订婚礼物啊?”一个穿着浅灰套头衫的男人径直走过来,笑着拍了拍薄西玦空荡荡的口袋位置。

“我已婚。”薄西玦淡淡的说道,看着表情滴水不漏。

白荀撇嘴,“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我刚才还看着你家夫人在私人会场呢,你怎么没去?”

薄西玦的眸光闪了闪,淡声道:“没兴趣。”

“你不是说要找房子吗,我看着南边靠海的别墅位置还不错,或者市中心那栋房子。”白荀向来话多,即便得不到回复,自己也乐在其中。

“你看看你想要哪一个?”

“南华街那栋。”薄西玦微微启唇。

“啊?”白皙的下巴差点掉了,怔怔的看着他,“你上次不是说那栋楼地理位置不好吗,我还给租出去了一家。”

“那等着我打电话说一说,赔点违约金,干脆让她搬走了就行了。”

“不用。”薄西玦说完,转身离开,面上没有半分的波澜。

白荀的话还未说完,生生的被噎回去了,愤愤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这个人总是这样,几句话能把人憋死,白荀不由的坏心眼的猜测,他这个性格,不是性/冷淡就是性/无能。

婚礼过去几天了,苏瓷没有休班很久,毕竟现在外公的病情虽然有顾家支撑,可也不是长久之计,她总归还是要靠自己能力的。

打车到顾氏楼下的时候,一辆耀眼的宝石蓝的车停在下边,苏瓷刚要绕过去,眉心兀的一皱。

车上下来一个低胸紧身纯黑礼服的女人,红唇妖艳似火,只瞧她手臂一拉,扯着一条纯色领带,旋即车里出来一个男人。赫然就是她丈夫。

“顾少。”女人的声音娇媚缱绻,整个身体贴在他的身上,手指在胸膛上画圈,“今晚你会来的,是不是?”

“嗯。”顾璟荀眼底情绪略浮,旋即恢复波澜不兴,低头含住她的红唇,上演了一幕热情场景。

苏瓷按捺不住胃部的恶心,疾步走过去。

腰肢却被一股力量带过去,顾璟荀身上还带着浓烈未散去的香水味,此时正吊儿郎当的揽着苏瓷的腰肢,薄唇擦过她的耳垂,“走这么快,去哪里?”

刚被吻完就被扔到一旁的女人,脸色都极其难看。她认得苏瓷,上一次自己勾引顾璟荀被打扰的时候,就是因为她!

“我去哪都跟你没关系,松开我!”苏瓷愤怒的说道,一个肘击准备推开他,却更被钳固住。

顾璟荀的眼睛危险的眯起,“跟我没关系,那你说跟谁有关系,你是嫌我没给你完美的新婚夜?”

“滚!”苏瓷不想和他在公司门口纠缠,压低声音怒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高跟鞋狠狠地踩在他锃亮的皮鞋上,毫不留情。

“啊!”那个女人尖叫了一声,急忙扶着顾璟荀,“顾少,您没事吧?这女人是谁啊?”

顾璟荀的脸色漆黑阴沉,面色不虞的看着苏瓷,只可惜苏瓷看都不愿意看他,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径直的离开。

“没事。”顾璟荀从牙缝挤出这两个字,眼神闪烁。

苏瓷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钳制,松了口气快速的走上去,天知道她刚才恨不得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好让他清醒会,在苏瓷的眼里,顾璟荀无异于是不分场合发情的种马。

“你干嘛去了,后边有鬼追你啊?”办公室热心的赵姐看着她匆忙的样子,忍不住问道,顺便递给她一杯水。

“没事,就是遇到一只疯狗。”苏瓷惊魂未定,拿着杯子啜了一口才缓过来。

赵姐不明所以,也跟着唏嘘,“现在这些疯狗啊,遇到还是要躲开,不然的话,被咬着了还得去打狂犬疫苗,多贵啊。”

她这边说的义愤填膺,后边顾璟荀黑着脸走进来,恰好听到对话,脸色愈加的黑沉了几分。

找姐感受到低低的气压,一回头看到了心情明显不好的顾璟荀,讪讪的笑了笑,“顾总好。”

苏瓷面色如常,“顾总好。”

“很好。”顾璟荀沉黑的眼睛盯着她,半晌才冷哼道。

赵姐砸吧砸吧嘴,看着顾璟荀离开的背影,压低声音,“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啊,你不在的时候,你旁边那个小妖精可上天了,才几天工夫,就巴上顾总了。”

苏瓷默默地腹诽,顾璟荀几乎不挑食,只要是雌性。

“我回家有点事。”苏瓷隐瞒了自己结婚的事情,更何况,对于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

“算了,先工作吧,你小心点那个小妖精,她最近得势开始,可是不停地出幺蛾子。”赵姐唏嘘的说道,眼睛顺便剜了旁边那个小妖精一眼。

她口中的小妖精原本是顾璟荀的秘书,现在算是成功上位了,她的名字也清纯,只是本人偏于妖媚。顾璟荀好像就好这口。

“灵灵姐。”一个穿着百褶裙的女孩,讨好的捧着东西递到白灵的面前,“你尝尝这个好吃吗?”

苏瓷对于这些没兴趣,刚坐在自己的位置,白灵‘啪’的一声把杯子摔在桌子上,冷笑,“有些人倒是有本事,一回来就摆脸色,也不知道谁才是这里的当家。”

白灵看苏瓷的眼神净是挑衅和不屑。

苏瓷把手里的文件展开,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旋即把视线转移到面前的文件上,对于这些个贱人妖艳货,还真没必要浪费自己的脾气。

可对白灵来说,最大的羞辱不是被反讥,而是被无视。

“你去把这个文件给我送过去,我不想过去。”白灵随手一摔,把厚重的文件砸在她桌子上,“必须和薄氏谈成合同,你自己看着办吧。”

谁不知道,薄氏是最难谈判的一个,哪怕薄家和顾家联姻。

未完待续……


韩小韵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