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偷欢,不要停!

悬疑灵异 | 主角:舒浅容祁 | 168点击 | 2018-05-12 16:08:19 | 来源:优阅云

《冥夫偷欢,不要停!》小说介绍

《冥夫偷欢,不要停!》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悬疑小说,许暖暖把舒浅容祁之间的故事写的生动感人。这本小说主要讲了“娘子,我们洞房吧。”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冥夫偷欢,不要停!》精彩试读

手电的灯光下,我看见我手上沾着的,竟是猩红的血液!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焦急的声音。

“血!天花板在滴血!”

滴答。

这时,又一滴液体,滴在我脸上。

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手电筒,照向头顶。

这一照,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悬挂在厕所的天花板上。

血肉模糊的脸,扭曲的身躯,掉落的眼珠。

是邹行!

我害怕得脊背发凉,同时也很震惊。

邹行不是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死了吗?为什么魂魄还没有去投胎?

“啊!”

我听见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的尖叫声。

显然,因为我手电的光线,她们也看到了邹行。

我手忙脚乱地打开厕所隔间的门,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

我立马撞上了同时摔出来的罗晗和晓敏。

我们三个人,疯了一般地朝着厕所外狂奔。

砰!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犯贱地转过头,就看见邹行落到了地上,正朝着我们迅速地跑来。

她的骨头大部分都断了,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但速度却快得惊人。

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快追上我们了!

“咯咯……”

她支离破碎的身体里,传出来一阵诡异的声音。

仿佛笑声一般。

下一秒,她突然从地上跃起,直接朝我们扑来!

“啊!”

晓敏吓得腿一软,几乎要晕过去。

我和罗晗也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身体,砸向我们!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本能地抬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震惊地从手臂里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邹行,匍匐在我们面前,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我愣住了。

她为什么不攻击我们了?

“浅浅,你的手镯!”

罗晗的惊呼声响起,我赶紧低头,就看见我左手手腕上的手镯正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难道她是在怕这个手镯?

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赶紧拉起晓敏和罗晗朝着宿舍里冲去。

邹行没有再追上来。

回到宿舍后,我迅速地锁上门,把椅子全部堵在门口,才跌坐在床上。

宿舍里,安静的吓人。

晓敏突然哭了起来。

“邹、邹行她是不是要把我们杀了去陪她碍…”

“够了!别哭了!哭能顶个屁用啊!”罗晗心烦意乱,忍不住骂道。

晓敏不敢再说话,只能嘤嘤地哭。

罗晗看向我。

“浅浅,你这个玉镯是怎么回事?那个邹行好像很怕它?”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说能够辟邪。”我不敢告诉她们冥婚的事,只能够扯了个谎。

罗晗她们没有怀疑。

我瘫软在床上,紧紧地抓着手上的玉镯。

虽然那么讨厌容祁这个男鬼,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的玉镯救了。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那个玉镯,突然又闪起红光。

“怎么,娘子,现在想起为夫的好了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容祁!

“不!才没有!”我想都没想,就朝着前方的空气吼道。

“浅浅?你在跟谁说话?”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罗晗和晓敏,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我……”

砰砰!

我正尴尬得不知该如何解释,就突然听见门外的敲击声。

我们三个人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我们哆哆嗦嗦地抱作一团,看着门外。

宿舍门在剧烈的撞击下,不断地摇晃着,但还算坚挺,没有被撞开。

门外的东西大约撞了十几次后,终于放弃了。

夜,回归平静。

后半夜,邹行没有再出现,但我们三个人依旧不敢放松,直到天亮。

天一亮,晓敏就提出,要调查邹行的死因。

晓敏的个性,算是外柔内刚。虽然昨晚被吓了个半死,但她还是决心要解决问题,从邹行的死因入手。

她和罗晗分头行动,一个留下来检查邹行的遗物,一个则去警察局打探消息。

而我,则决定去找容则。

毕竟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能见到鬼的,说不定他能有什么法子对付邹行。

我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容则时,他正在和一个女生吻得死去活来。

更有意思的是,这女的还不是昨天那个模特。

看见我突然出现,容则脸上满是尴尬,让那女生先走。

那女生狠狠剐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舒浅,你怎么来找我了?”

我懒得和容则废话,直接将邹行的事一股脑儿都说了,问:“学长,邹行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死了吗,为什么她还不去转世投胎?”

容则的眉头皱作一团。

“邹行如今的行为,显然已经不是因为没意识到自己死亡才留在人间,而是因为有怨气。”

“怨气?”

“嗯,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被人杀害,所以才会怨气不散。”

我呆祝

邹行果然不是自杀的吗?

“那她的魂魄也该去找杀害她的凶手啊?我们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们?”我又问。

容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恐怕要查明白她的死因才行。”

果然,关键还是邹行的死因。

看我一脸担忧的样子,容则突然挑了挑眉。

“说起来,你怎么会来找我?你身边可是有一个比我厉害得多的角色在埃”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只男鬼容祁。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我倒想起来还有事要问他。

“容则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冥婚了?”我眯起眼睛,想从容则脸上看出点什么。

容则却装作没听见我问题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

“这个是朱砂,你们随身一些,再洒一些在门口,那女鬼应该就不敢来敲门了。”

虽知道容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但这朱砂太诱人,我还是一手接下来。

“谢谢学长,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不肯放弃。

容则无奈地一笑。

“舒浅,这些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到时候你总会知道的,你先搞定你室友的事吧。”

话落,他不给我继续追问的机会,挥挥手就麻利儿地走了。

我拿着朱砂在原地发呆。

直觉告诉我,容则的确是知道一些什么。

说起来,容祁姓容,容则也姓容,难道他俩有什么关系?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灵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