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煞九幽:帝君别想逃,

穿越架空 | 主角:姒钰九君 | 142点击 | 2018-05-11 17:23:36 | 来源:落初文学


>>>>点击阅读《凰煞九幽:帝君别想逃》全部章节

《凰煞九幽:帝君别想逃》小说介绍

《凰煞九幽:帝君别想逃》是一部阅读起来就会让人着迷的穿越架空小说,这本小说作者琉璃伈,是非常有名气的作家。书名姒钰九君之前的故事非常感人,主要讲述了天灾肆虐,九幽沉沦,妖魔横行,尸山沉浮。少女身负龙命,灭妖魔,斗苍天,一代女帝强势崛起。她是未来身负异能的‘冰晶人’一朝穿越,挑起了拯救世界的重担。为了子民,她劈山造桥,开荒种粮,利用自带系统高科技智慧,带领人族逆袭,誓要在妖魔鼎立的世界占据一方天地。神君太禁欲,看我如何花式撩君,圣佛不懂情为何物,遇上我你就懂了。恩爱时他说:“本君虽没经验,但本君领悟能力超群,你脑海里的十八式都已学会”。她一个翻身将其压在身下:“那表演给我看看”!我若为佛,天下无魔。我若为魔,佛奈我何。

《凰煞九幽:帝君别想逃》精彩试读

姒钰在镇上晃荡了几日,知晓这是个非常落后的时代,连人们食用的都是最原始的‘栗椒’也就是小米和大豆,食用方法也千遍一律直接煮烂,蔬菜就是小河边扯点野草,果子也是野果,肉类除了鱼再无其他。

她询问过后方才得知,那些野物会修法,人们一旦吃过它们的同族就会受到修炼成精怪的首领报复,代价惨重,再加上这方土地属于荒地寸草不生,只有靠近河流的地方才能看见绿物常年闹饥荒饿死一批一批的人。

根据系统记录从未来倒退一千年便是二十一世纪,那个时代科技才初出茅庐虽不是很先进,但也有了手机电脑。

那里的人们衣食无忧,住洋楼,开汽车,没有战乱,没有杀戮,和平与每个人共享,最重要的是没有异生物,是个遵纪守法的法制社会。

在从二十一世纪倒退一千年的世界跟现在相似,但是他们的将军会打仗,皇帝会管制,子民们也安居乐业。

不像现在,人们终日惶恐,温饱问题无法解决,还时刻担心自己成为妖魔的口食。

从村民口中得知这夏国也有皇帝,但是为保国家安宁时时进贡体格壮硕的男子给碧丘国,还要挑年轻貌美的女子给曜石国,以求它们不来滋事。

人们被当成牲口一般拿来进贡的做法简直让姒钰不敢苟同,挑起了她内心的一丝怒火,决定先把人类的这个害群之马除了先。

一路瞬移直奔夏国中央皇城而去……

一朵白云由东向北疾驰而来停在了虚妄之海上空,云上男子三千墨发用银束发冠碧玉簪束得一丝不苟,整整齐齐。

高而挺秀,白衣精洁,龙纹暗花饰,无光自耀,散发着奇异淡银光彩,领口还是用明珠紧扣,再往下,一条素丝绦紧束劲腰,右徽角,左宫羽,在微风中轻扬。

东阳九君衣袖一挥,翻腾的乌云顿时闪开,猩红的闪光也不在雷鸣,天空恢复万里晴空,白云随着九君落地化作偏偏少年。

带他看清,不由惊叫:“君上,你看御魔天尊的四大护法已经出来,正在施法助他脱困”

海面上金光法印正在减弱,甚至开始龟裂,那四大护法正是从这裂缝逃出,眼下只有御魔天尊还在跟加印在他身上的法印做斗争。

只见东阳九君负手而立,风姿绰约,眉尾飞扬如刻骨刀,五官精致如画,清淡高雅,薄唇微启,念了一串法语,素手一挥,荒山疾石以雷霆之势,横扫而去,凌厉无比。

石云看着四大护法竟然纹丝不动,专心施法,要不是它们都咬紧牙关眉头紧锁,嘴角还是溢出粘稠之物,他都以为没能伤它们分毫。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海水以千层浪筑起围墙护着四位护法,石云着急深怕迟疑一分就让御魔天尊逃出,疾驰而上以顽石之姿冲击而去,砸在了海屏上。

九君想阻止以为时已晚,海浪护屏破碎之际,金光碎片飞溅开来,浓浓黑雾蔓延四起,一团阴戾魔形渐渐初现。

“哈哈哈,小兔崽子借你之力助本尊破法印,不如归于我麾下”那阴森嗓子犹如破铁划地咯吱-----着实难听。

石云知道自己酿成大祸,心下悔恨难当,只想以性命一搏手持凌云剑,飞身而起,迅速闪刺过去。

御魔天尊一个闪身,四大护法汹涌而上将石云围击。

东阳九君正欲施法,魔尊以袭到他跟前,破铜烂铁的嗓音又响起:“让本尊瞧瞧一个小小金魄化成的人形还能有多厉害”。

黑雾扬起飓风,吹得九君青丝凌乱,他似有些不喜这样的不拘姿态,刻骨眉微微上挑,素手挥动,一个淡金色光圈以雷霆之势厉袭而去。

魔尊蔑视一笑:“你虽容貌未变,但这实力相差甚远”。

说着念动咒语周身黑雾竟化作锯齿鸦,生猛飞奔袭向九君。

这时他凝结心神召唤天地万物化为利器为他所用,势如破竹犹如千军横扫而去,顿时凶神恶煞的锯齿鸦一一被击散。

御魔天尊嘴角蔑视的弧度还未收回,瞳孔已然放大,因为凌石厉木皆未收势,反而更为凶猛继续攻击而来。

魔尊不由只得化作黑雾散开想要逃离。

蛤蟆法使趁势大喊:“你这小云司本使即刻散你修为送你上青天做白云”。

九君清澈如泉水的黑瞳并未有一丝波动,身影也未滞停,素手一挥,万物已改变方向朝四大护法袭去,而石云也被解救脱了困。

石云看着那团黑雾就快消失无踪,急切喊道:“君上无须顾及,小司无畏”。

说着就想上前去追。

九君横出一只手,拦住了石云。

浅浅道:“不要妄动”。

石云回眸就见九君拔出自己的脊骨,用力一抛,那脊骨急速如蛟龙迅速缠上了那团黑雾,不想,四大护法奋力而上,携着魔尊一路往北堪堪而逃。

这时石云也无暇顾及魔尊了,他焦心捉急的看着九君自责道:“您怎能用脊骨去捆那魔尊,虽说脊骨能再生但也需要半年之久,可您修为生生掉了一半如何是好”?

九君摆了摆手:“无妨”。清冽的声音仿若玉石掷地又仿若山涧清泉被风拂过的叮咚声。

那风轻云淡之姿让人觉得不是他抽拔了脊骨,而是採了一株花。

九君话语间虽无情绪起伏,总是清清淡淡,可总是无故让人觉得威严,有压迫感,所以九君一句无妨之后,他也不敢多言。

看着君上缓缓步入北面,他不由贸然出声:“君上,那破海而出的妖物也在北面,魔尊也是朝这个方向而去,莫不是它们要会合?不如您先行回宫,小司前往查探一番,等您身体稍作恢复在出来收拾它们”?

九君步伐稳健,单手负在身后,黑眸遥望北方:“你回宫掌事,本君亲自前去会一会那妖物究竟与魔尊有何瓜葛”。

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冽,石云正欲开口,被九君一个眼神扫来,震摄在原地。

拉耸着脑袋弱弱道:“遵命,君上”

姒钰步入皇城这里集市热闹非凡,一溜排的胭脂香粉摊子,成衣店。

姒钰一路逛过去衣香鬓影,粉红入流,人潮流水般泻过来,她忽然觉得大家看她的神色都很奇怪。

她身着银装铠甲,露腰露腿着实怪异,引得行人纷纷侧目,神色间充满恐惧。

她想着这里的人都是素衣布裙,自己大片冰肌玉骨侧漏在外,十分不雅,便用大脑打开程序搜索装备,点击服饰,一套冰蓝色纱裙出现在半空中,上面显着无数的程序代码数字,姒钰小手虚幻一点,确认装备,裙子即刻被她穿在了身上,衣袂飘飘,无风自扬。

三千青丝用水晶簪绾起,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倾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走动起来态婀娜多姿,灵动飘逸,宛若飞仙。

一瞬间喧闹的集市仿佛被施了法术,所有人被定格,有的步伐迈了一半,有的茶水刚倒出,仿佛一注水晶,然而就在下一秒,众人就像是惊弓之鸟迅速朝四面八方散开,不断有人惊呼,还有的人因为跑得太急,撞到了树,震落一树淡粉桃花,漱漱落如天雨。

那浅粉樱红的花瓣落在她的肩头,她并未拂去,也没有停下脚步,花却随着她的步伐翩翩起舞,衬得那一袭碧光流转的冰蓝纱裙,魅极,惑极。

她很奇怪,大家为何狂逃而去,瞬移擒住一人询问:“你们跑什么”?

被擒之人神情惊恐,身躯发抖,双手作揖,对着她不停叩拜念念有词:“仙姬不要吃我,烂民瘦骨嶙峋,口感不佳,我皇已备好上等壮硕之士在祭台供您取之”。

姒钰挑眉,心中怒火蔓延,这皇帝好生荒唐,泱泱人类竟供给妖怪作为口粮,着实让人气愤。

“你无须害怕,我是来搭救你们的”。说罢还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欲将他扶起。

被擒者只觉得那音似天籁,缥缈灵动,不仅带了一丝安抚之意,还屈尊迁贵伸手扶他起身。

那手指洁白,形状优美,指尖晶莹如冰色,他即刻低下头颅,不敢再看,仿佛亵渎了她。

心知她绝非妖魔一类,因为妖魔绝不可能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这么和善。

“姑娘是何人,竟能变换衣物”?

被擒者双手交叠在一起,头颅低垂,言语间以没了刚才的惊慌。

姒钰不知该如何解释,她在系统里搜索到上古时期的词汇。

从容开口:“我乃上古女神,此次前来收妖伏魔,造福你们”。

人们只知世间动物会修法成精怪,恶魂会修法成魔鬼,但从不知还有仙,更不知有神,不然为何不来搭救他们?

被擒者闻言诧异的抬头,一晃眼,他迅速低下,那张倾世之颜他肚子里没有墨水无法形容但仅凭此颜对她的话以信了一半。

从前可能没有,今后或许有了呢?

“上神可知这世间并无仙,神,只有东方地带有一人尊称‘东阳九君’他由最东方的边缘地带搜降妖魔,征战小国,收复东方,修建皇城,命整个东方为‘天穹国’有他坐震,妖魔不敢入侵,东方人民安居乐业衣食无忧”。

那言语间充满了对九君的膜拜,更对东方的人类无比羡慕,他向往那种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

接着一声哀叹又道:“只可惜东往北之间有着巨大的虚妄之海,西边是曜石国,全是魔,南边是碧丘国,全是妖,那九君也无法带着千军万马前来拯救他们”。

姒钰对他口中的九君十分好奇,不过眼下不是八卦的时候,她现在只想知道那昏庸皇帝贡献的人都被妖怪拿走了没?

没拿走她也好前往搭救。

“你可知那祭台在何处?妖怪何时前来收取贡品”?

“上神可是要前去救生”?

“没错”。

“那祭台就在皇宫中央,入了漆红大宫门就可看见,贱民估算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那妖姬就该来了”。

语毕,只闻一丝残留余香被风吹散,那绝色上神以不见了踪影。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他们夏国终于有希望了,那上神莫非就是第二个‘九君’?

他即刻吆喝起来,鼓动了一众草民,拿起锄头,木棍,前往祭台助阵。

话说御魔天尊逃脱之后,也一路来到了夏国,因北边一带寸草不生,都是荒山疾石,唯有河流边才能看见绿物,他只好携同四位护法寻了一处石洞栖身。

黑雾褪去,显出原形,一袭黑布衣拖地,宽大的帽子虽遮住了他大部分,但还是能看见他老态龙钟,满脸皱纹,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但却盛满阴毒和对权力的贪婪欲望。

不过他全身由脚而上,颈脖以下,都被一根神似背脊骨的绳子缠绕困住,动弹不得。没错,那就是九君的脊骨,坚不可摧,就算是魔法高深的御魔天尊也挣脱不了。

一条巨蛇幻化出一个人形,婀娜多姿妖娆惑人,她来到御魔天尊座前,跪下悲切道:“魔尊如今被这脊骨绳困住手脚,尔等无能,不能助您脱困,甘愿受罚”。

说着低下头颅。

只见魔尊诡异一笑,望天自语:“万物皆有克星,这脊骨虽坚不可摧,但这世间却多了一把万物可削的刀”。

他看向灵蛇生冷道:“你且上前一步”。

灵蛇起身上前附耳过去,不知听了是和吩咐,连连点头,笑颜如花,神情不在焦灼,仿佛她家魔尊现以一统众生。

“帝神君,以你一个小小的金魄人形真能阻挡本尊?就算你九十九金魄七十七银魂全部集结,修得真身重返世间,本尊也找到了能克你之人”。

说完便哈哈大笑,那犹如破铁烂铜割地之音听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蜥蜴怪与蛤蟆兽连同蜘蛛精三使齐齐看向灵蛇用眼神询问她受了何任务?

灵蛇并未开口告知,只拉着蜘蛛精出了洞口,蜥蜴蛤蟆二使正要跟上就被魔尊制止,你们两个留下本尊另有任务交代与你。

“前往曜石国寻得魔君‘玄墨邪夜’告诉他,魔界始祖,御魔天尊回来了,让他前来接驾”。

洞外

“姐姐随我一同前往夏国皇城寻一少主”!

“这就是魔尊交给你的任务”?

“没错,不过任务有些特别,魔尊说她极其聪明,且身负异能,不可动武得用计行事”。

两人渐行渐远,余音也被风吹散。

未完待续……


琉璃伈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