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界祖

武侠仙侠 | 主角:末肖 | 100点击 | 2018-05-11 17:12:06 | 来源:落初文学


>>>>点击阅读《君临界祖》全部章节

《君临界祖》小说介绍

君临界祖是瘦杆子胖写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主角末肖,绝世天才英年早逝,重生至贱奴末肖身上,一朝神佛风云起,执石锯剑,破万里山,屠尽魑魅魍魉,逆转玲珑残局,一拳碎天地,一气裂尘空——尔等鼠辈,待我君临天下!……更多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

《君临界祖》精彩试读

末肖坐在末老旁边,看着眼前这个沧桑之人,心里委实感慨。

十年了!

自从他穿越到闽南镇已经十年。

这十年里,从未吃过苦的他尝尽了世态炎凉,从未受过罪的他也体会到人情冷暖。

人情世故,尝遍酸甜苦辣,强者为尊,弱者蝼蚁。

这里一日胜似前世一生。

但幸好的是,在荒天大陆这片土地上,强的代表仍如前世一样,炎修。

炎修有十二阶,炎者,炎甲、炎师、炎王、炎皇、炎乘、炎灵、炎尊、炎元、炎圣、炎神、炎祖,每一阶又分九息。

成为炎者之前,需在体内合成九个气府,之后吸收空气之中炎气,通过肌肤经脉,化成炎息,归积聚于九个气府,聚满且打通两府的炎口,便升一息。

而合成九个气府便需要开穴封位,但在闽南镇开穴封位,则要到启炎堂化府,每一次三千炎币。

这不菲的钱财对奴人而言,无疑是一道天堑,所以奴人炎修者也是不多。

而对于末府而言,末老爷自赎回末肖之后,又将末萱秧和末辰阳赎了回来,因此,早已一贫如洗,就连末老一株救命的化瘀草也无能为力。

“这次若不是你救我,早被那些公子哥打死了,而你也不会旧伤复发,说起来,这化淤草只不过是我的一点弥补。”末肖喃喃而言,将视线从末老身上收回。

恰时,门再次推开来,伺仆拿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末肖接过药碗,然后扶起末老,一勺一勺地慢慢喂进嘴里。

过了几个时辰,躺在床榻上的末池终于幽幽醒过来。

末肖看到末老睁开眼眸,神色闪过一抹欣喜,“末老,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末池虚弱说道:“我昏迷多久了?”

“半个月。”末肖连忙拿过放在旁边的稀粥,盛了一勺,“要不要吃点?”

“等下吃吧。”末池罢了罢手,闻到旁边药碗里散发出的味道,苍白脸上闪过一抹疑惑,“化淤草?”

“没,没,就普通药草。”末肖一脸悻悻然。

听闻声音,在旁休憩片刻的伺仆惊醒过来,脸上露出笑意,“末老,你终于醒了。”

“伺仆,把那药碗拿过来。”末池指了指旁桌的小碗。

伺仆看了眼末肖,“不用闻了,也不用猜了,那就是化瘀草,而且是末肖用开穴封位炎币买的。”

“什么!”

末池一愣,苍白脸上闪过一丝愠怒,对着眼前有些稚气的少年,“那炎币可是你一点一点攒下来的,怎能给我买药!”

果不其然,看到末老脸上皱起的眉间,定然生气了,末肖笑声道:“末老,我还年轻,那炎币自然可以赚回来。”

“炎币是可以赚回来,但炎修的开穴封位不能等。”末池叹了一口气,“我昏迷了半个月,这么说来,三个月后就要夺奴签了。”

末肖想到每年一次的夺奴签,咬了咬牙,“今年,我一定会成功的。”

“岂会这么容易,夺得奴签方有资格进入炎蛊潭,这样才能洗伐炎骨,去除奴人身份。”末池叹声道:“除非你开穴封位,不然从几千奴人中脱颖而出,难上加难,你又凭什么跟他们争?”

末肖哑口无言,“这。”

的确,若不能成为炎修者,年复一年,即便到死,怕也是夺不了奴签,更不能进入炎蛊潭。

末池罢了罢手,咳嗽几声,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一块绿色玉佩,注视良久后,缓缓递给伺仆,“把这枚玉佩当了吧,怎么也值个三千炎币。”

“这玉佩是古小姐送你的,这不行。”伺仆连忙推脱,“我们再想想其他法子。”

末老一直随身携带这块玉佩,末肖也是知道,即便生命岌岌可危之时也没有当掉,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他只不过是奴人,何德何能让末老如此做,连忙拒绝,“伺仆说的对,千万不能当掉。”

“佳人已逝,留着物又有何用呢?”末池满是皱纹的脸上闪过一抹落寞,“伺仆,末肖夺奴签比玉佩重要,听我的话,现在就把这玉佩当掉了,难道还让我亲自去?”

“那不成,哎,还是我去吧。”伺仆看到末老作势起来的模样,最后无奈点点头,随后接过玉佩,转身离去。

末肖知道末老心性,倔强无比,怕是怎么劝说都挽回不了,“你这又何必呢?”

“这是你应得的,荒天大陆,以炎为尊,凡人不可成事,成事者唯有炎修。”末池声音更加虚弱,缓缓阖上眼眸,“等伺仆回来,明日就去开穴封位。”

“知道了。”末肖坚定地点了点头。

伺仆从典当铺里回来已入半夜,而那玉佩经过来回谈价,最终以四千的炎币成交。

而到第二日,末肖便怀揣着三千炎币,直接奔往启炎堂。

启炎堂,坐落地方是在在繁华坊道上,左邻高府,右距拍卖坊,而其门前有着各大府邸之人等候,为的就是招揽一些炎修天赋高的奴人。

毕竟收下炎修奴人,一来可以提升府邸力量及名望,二来也可以当作交易。

假以时日,若奴人在炎修上真有什么突破成就,至少可以狠狠赚上一笔。

如今,正有一个奴人从启炎堂口走出来,从其欣喜脸庞上可以看出来,开穴封位成功,已然成为一个初炎者。

“把手掌浸入这盆清水之中。”一道中年人的声音缓缓传过来。

那奴人看眼木盆中的清水,一一照做,骤然之间,清水化成沸水,开始不断滚动,眨眼之间,那盆水又恢复如初,随后掌心平摊开来。

中年人看着奴人手掌中心,只见那里吸附着四滴水珠,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凝声道:“四珠天赋,中等。”

“呼!”

末肖看到那奴人的四滴水珠,神色也略微有些动容。

吸附十滴水珠为最高天赋,一滴为最低天赋

当年天才蛮云十岁开穴封位,也仅仅只有五珠。

如今这奴人有四珠,对比之下,天赋绝对不弱,而旁边那些府邸蠢蠢欲动也就见怪不怪。

末肖看着这些抢红眼的府邸人,只能莞尔一笑,随后踏步走进启炎堂内。

进入内堂,一个华丽衣袍的老者带着一副小眼镜,通过高高柜台,眯着眼,看着来人,“三千炎币。”

末肖从怀里掏出炎币,将之放在高柜上,相应的,那老者在前面放了一块绿色方形石块。

末肖拿起石块,随后一个护卫模样之人走了上来,直接领着他穿过了长长走廊,最终在由石壁堆砌而成房间内停了下来。

护卫头也不抬,随意说道:“把你手中的石块靠近左边门前,门开后,走进去就可开穴封位了。”

末肖看着眼前数十道门,有些显示红色,有些显示绿色,随后将手中绿色石块靠近门前,还未眨眼,石块化成虚无,同时,门“嚯”的一声,便是应声而开。

走了进去,里面只能容纳一个人,而四周都是布满小孔铁板,等门关起来的刹那,视线一下子黑了。

一道柔和亮光从小孔里设射出来,如月色那般宁静,令人昏昏欲睡。

末肖掐下胳膊,疼痛瞬间让他从恍惚中醒过来,眼前那道柔火亮光刹那消失,同时数千条白光从铁板小孔处迸发而出。

骤然一幕,狭小空间亮如白昼,而那光芒化成一条条丝线游离在周身。

“不,这不是光,这是炎力!”

似乎记起什么,末肖猛然一怔,同一时刻,炎线刺进了肌肤细孔。

一下子,一道道撕心裂肺的痛楚传来,身子犹如注入千万根银针,而那一根根银针顺着经脉穿梭,似要将其绞碎。

“终于要开始了吗,那就来吧,让炎力来得更加猛烈些!”

末肖嘶吼着,将这些年来受到的苦,在这一刹那,尽情宣泄。

光芒越来越亮,炎力也愈加强大,末肖身上血痕结痂骤然崩裂,洒出鲜血,瞬间染红了四周。

嘶!

那一瞬间,万籁俱寂,末肖似坠入万丈深渊。

炎力顺着经脉,涌向了九府九穴,不断击打着被堵住的穴门,千淘万浪般积聚在一起,浪层一层叠着一层,溢满所有空间。

同一时刻,末肖内心响起一道不甘之声,难道身已灭?

恰时,“轰——“

穴门松垮,禹禹前行的炎力骤然迅速涌动,在人体之中形成九个独立气府。

而在开穴封位已成一刻,“砰”地一声,末肖脑海处一缕光芒骤然绽放,瞬间包裹房间之内的炎力。

于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炎力以摧枯拉朽之势被末肖吸收殆尽,随同与炎力相连的地底炎河也未能幸免,源源不断的流向房间,直至末肖脑海神识之中。

“哗啦——”

炎河波涛滚滚,凶怒异常,而随着不断流失,这条数万公里的炎河,眨眼之间,位面竟以一寸寸速度缓缓下沉!

……

离闽南镇三千里,第一大州,玄州,却寂静得令人不安。

一座千丈高的巍峨九峰立于玄州之中,峰塔顶峰刺穿若隐若现的云层,似要和星辰比肩。

峰塔顶尖处,一个老者双膝盘屈,闭着眼眸,吐纳星辰。

他的面前,一汪望不到边际的海水,海水火红色,如沸水般发出滚烫的波动声。

“咻——“

老者睁开了白眉眼眸,两道光芒如两柄剑戟,直穿云霄,四周骤然寂静,就连那海水也仿佛感应到老者气息,暴躁刹那变得平静起来。

“左右塔使,炎河有异,去玄州闽南镇查明原因。“

“诺。“

左塔使和右塔使身影出现在塔上,允诺之后,三人身子已是十丈开外。

同一时刻,林脉极深之处,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们也感应到了炎力流逝,一一强行破关.

骤然之间,林脉之中空气紊乱,将空气搅动得暴烈至极。

各大弟子每个人都领了宗门一道一等秘令,秘令均是同样内容,前往玄州闽南镇,查清异象。

一等秘令是宗门生死秘令,级别最高,绝不泄露,一旦发出,必是头等大事。

其他势力也感应到了一丝微妙,虽然不知道发生何事,但猜测玄州要发生腥风血雨之争,均开始调兵遣将,生死攸关,严阵以待。

一夜之间,玄州竟是变的动荡不堪,而源头都指向了荒天最偏南的小镇,闽南镇!

这个微不足道的小镇到底发生了什么?

未完待续……



瘦杆子胖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