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有知

更新时间:2019-09-11 10:48:43

有知

有知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红豆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知秋张白

《有知》小说简介《有知》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红豆,小说主人公是林知秋张白,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人人都道,长安城中的“戚公子”杀人不眨眼。可当知秋在危险的边缘再三试探时,他却把她逼近墙角。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姑娘,你这么不乖,让我很为难。”还有人说,大名鼎鼎的“张白公子”周到有礼。可那晚他醉酒,把她抵在墙上亲。这...展开

《有知》小说简介

《有知》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红豆,小说主人公是林知秋张白,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人人都道,长安城中的“戚公子”杀人不眨眼。可当知秋在危险的边缘再三试探时,他却把她逼近墙角。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姑娘,你这么不乖,让我很为难。”还有人说,大名鼎鼎的“张白公子”周到有礼。可那晚他醉酒,把她抵在墙上亲。这人间的牵绊、情缘、历尽劫波,是换来他和她今生今世的永不分离,还是忘川边上奈何桥前的相见无期?...

《有知》 第6章 再也不见 免费试读

清晨,天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

半黄落的草木也自昏沉里一时清醒,瑟瑟的颤动,大地像蒸笼揭去了盖。

楚小婉坐在案前打扮,随口说了一句“要变天了”。天仿佛听见了这句话,不一会儿,雨点便淅淅沥沥的下起来。

知秋换上浅色衣袍,楚小婉正走过来,坐下来为她梳发。顺便问道:“可有消息了?”

知秋摇了摇头,道:“还没呢。”

“那便再等几日,你先安心住下。”小婉安好了鬓冠,安慰她道。

话音刚落,忽的一件东西从二人面前“咻”的一声飞过,直直的定入案前的铜镜座上,分毫不差。

一枚三寸长的银针,定着一封信和一张纸条。

楚小婉一见,飞一般奔去窗边,向外张望。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知秋将信和纸条取下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信被打开过,痕迹十分明显,戚公子连掩饰都不屑于做。那纸条上留下一行小字,字迹张狂。

——戌时到十里亭,不可延误。

楚小婉凑近过来看,有点好奇的问:“你给他什么酬谢?他竟然会帮你。”

知秋将信收入怀中,不冷不淡的说:“没什么,给了他我的长命锁。”

“长命锁?”楚小婉惊呼,瞪大眼睛道:“这可是贴身之物,不到出嫁之日不可取下,你怎么给他这个?”

知秋苦恼的笑了笑,道:“我身上也就只有这个值点钱。祈福消灾什么的我本不信,给了便给了,我不在乎。”

楚小婉叹了口气,沿榻边坐下来。低下头,仿佛是在自责不能尽一份绵薄之意。

知秋坐到她身边,拥住她,轻声道:“小婉,你已经帮我很多了。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以后的路,我只能自己走。能有你这个朋友,我林知秋三生有幸。”

小婉红了眼眶,低声说了一句,“我也是”。

知秋告别了楚小婉,不到戌时便到达了十里亭。

天很阴沉,雨水没头没脑的泼下来,随生随灭。暗夜中,远近的山林都在突然而至的暴雨中失去了轮廓,消渐为无形。

天青色油纸伞折了两根伞骨,知秋抬头看了一眼,便毫不迟疑地将伞丢弃在路上,就这样在暴雨中往前行走。

雨点砸在身上,格外沉冷,暗夜中天光暗淡。

离戌时还有一柱香的时间,知秋心中琢磨着,却没看见戚公子的身影。

他不来吗?

知秋四处走来走去,这时,在不远处的树上挂了一条白布,很是显眼。

她奔过去,站在树下。

可除了她自己,并没有旁人。

突然,脚边踢到了什么东西。知秋一怔,拨开茂密的草丛,只见一个禁卫军躺在那里,面色发青,早已没了呼吸。

她顿时明白,戚公子是让她换上禁卫军的着装。一会儿,应该会有一队禁卫军人马经过,她便可混入队中,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长安。

好计策。

知秋心中赞叹一句,开始火急火燎的脱下那禁卫军的衣裳,给自己换上。

戴好头盔时,远处出现一队人马,正浩浩荡荡的走过来。

队伍为首的那位禁卫军向她走来,厉声问道:“你为何站在这里?偷懒吗?!”

雨水太大,脸上的妆容有点花了。知秋低下头,不让对方看清自己的容貌。唯唯诺诺的说道:“……小的半路闹肚子,就落了队伍,并非是想偷懒。”

禁卫军斜睨知秋一眼,显然是不信,劈头盖脸的骂道:“还狡辩!眼下长安正缺人手,偷懒也不挑个时候!滚到后头去,别让我看见你!”

知秋装作吓了一跳,声音更轻,像蚊子叫一般,答应一声道:“小的遵命。”

“瞧你这点出息!”刚迈出几步。知秋突然被禁卫军一踹,摔了个狗啃泥。她一声不吭,狼狈的趴起来,站在最后头跟着队伍走。

在熹微的晨光中,旭日的光芒正浮出天际。

走了一路,可算到了城门口。

知秋跟着人马缓缓进城,在进入城门的那一刻,她抬头看了一下门口贴着的海捕图影。

图上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子,唇红齿白,神态轻灵,眉宇清扬,赫然是一个极清丽的姑娘。

画的一旁,写了几行字。

——长安罪臣林平之女林知秋,罪大恶极。各州府见则捕之,生死勿论。

知秋垂下眼睫,但只微微一闪,再度抬头已经是目不斜视,神态自若。

出了长安,已到通州境内。

客栈中,大伙围在桌前吃早膳。知秋栓好了马匹,转身向院外疾走,有人叫了她一声:“喂,小兄弟,不吃饭啦?”

知秋听若不闻,贴着门边就溜出去了。

“不会又闹肚子了吧?这小身板,毛病还挺多。”有人调侃。

众人嘲笑了几句便不再理会她,各自去吃早就预备下的早点。

知秋溜到门口,拉低自己的头盔,向外走去。

就在她的脚迈下台阶最后一级时,忽然有人在身后叫她:“喂,你往哪里去?”

知秋脚步一顿,不太确定那人叫的是不是自己。然后,耳边传来那人的声音:“对,就是你,那个仪仗队的。刚刚来的消息,长安那边缺人手,你跟那条队伍回趟长安。”他指向一间屋子。

知秋的心中咯噔一下,没料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差。

只听得对方笑道:“放心吧,一天给你们多发三钱银子,是不是乐得冒泡了?赶紧回去吃饭去,待会儿就出发了。”

知秋无奈,只能慢慢转身,低头向他行了个礼,然后回到马监前院。

早膳想都不用想,肯定没的吃了。脸上的妆也全花了,万一被看见了脸,一切都得玩蛋。

然而,她又不能重回长安,先不说会不会被人发现。就算逃了过去,她也没有第二把长命锁托戚公子办事。

她必须要出去,去通州,找能帮助的人。

知秋站在墙角,目光落在墙角的那辆马车上。

她眨眨眼,环顾四周。前院一片喧哗,大家正在吃饭,后院的人正忙着给马喂草料。

她抬脚踩在车辕上,小心的朝虚掩的车门中望去,车上果然没人。

座椅上铺设着金丝锦垫,与下面月白色绒毯上的盘龙相映,华贵又雅致,是新铺上去的,应该不会有人来撤换。

知秋迅速的在车厢后脱掉了制服和头盔,往花坛的夹缝中一塞,然后爬上马车。

马车不大,知秋找到座椅下的柜门。她拉开布帘,心中一喜,柜中空无一物,正好可以藏身。

她蜷缩起身子,费力的爬进柜子。拉好布帘,只有一点光亮透了进来。

知秋的心跳的飞快,呼吸都是轻悄悄的。她不知道这辆马车会去往何处。万一离了通州,她还能逃的出去吗?

不一会儿,外面已经传来了声音。

套马,整衣,列队。然后忽然安静下来,连咳嗽声都没有。她还在思忖,马车忽的一动,门被拉开,有人上了车。

知秋憋住呼吸,防止被人察觉。半晌,车身一晃,马车开始起步。

一路车马辚辚辘辘,长时间困在柜中,知秋的头晕乎乎的,忍的实在辛苦。

不知走了多久,一路马车未停。知秋在心中猜测,应该还未出城。她不敢拉开布帘向外望,只听到雨声没了。

“停车。”一人出声道,马车立马停了下来。

知秋正在心道怎么回事,突然眼前一亮。布帘被人一把拉开。一只手扼住了她的颈,用力一拖,竟像拎小鸡仔一般将她拎了出来。

知秋惊呼一声,还好声音不大。可是她已经完全暴露在那人的目光下。

知秋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少年的脸,那人年岁不大,估约十五六岁,稚气未脱。一双深色的眸子反复打量着她的脸,低声问道:“你是女子?”

里面的响动早已被人察觉,外面有人轻叩车壁,问道:“您没事吧?”

他“嗯”了一声,说:“没事。”

外面便没有了声息。马车依旧平稳前进,

他放开她,有点厌恶的拍了拍手,道:“你为何躲在我的马车上?什么时候上来的?”

知秋低下头,迅速一下子闪过各种说辞。

她下定了决心,咬死唇角,梨花带雨的道:“……我,我倾心您已久。听闻消息,便混进了客栈,想着一定要见您一面。可是我不小心被人发现了,情急之下,才躲进您的马车的,对不起。”

话音刚落,她掉下一滴泪来,像极了女子一颗真心却被辜负的模样。

然而,这天衣无缝的表演并没有骗过那少年,他“哦”了一声,笑着问道:“那你可知我是谁?”

知秋怔了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谎言被识破,气氛也变的微妙起来。

少年靠在软垫上,半闭起眼睛,像是在小憩。知秋注意到,他的腰间挂了一块青白玉佩,身侧搭了一根青笛。

少年开口道:“在出城门之前,你若能说出我的身份,我便放你走。”

他顿了顿,睁开眼睛,不屑的瞥了知秋一眼,补充道:“否则时间一过,我会立即喊人。”

他的姿态,轻率的仿佛是一个玩弄小动物的少年郎。

而她,就是一只被玩弄的小猫小狗。

可是,知秋无暇在意这些。她静静的打量着他,自上而下,从衣饰、长相、气质等,不放过任何一处。

少年无比从容的闭上眼睛,接受她的审视,半分不自在都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香薰的气味更加浓烈。

马车快要出城,正一会儿一会儿的停下,接受检查。

“怎么样?时间快到了。”少年望向她,目光中带着一点骄傲。

是胜利者的姿态。

然而,在他眼中,知秋却毫无忌惮的抬眸,与自己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民女叩见三皇子,萧澈。”

他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停滞,但是很快恢复如初,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是如何看出的?”

知秋神情自若的回答道:“您身穿素白长衫,虽已经刻意低调。可是衣料色泽尚好,不是粗制滥造,民女猜测应当出自宫中。”

“继续。”他命令。

“既然出自宫中,那便是皇亲国戚。王上共有六子,大皇子流放边疆,二皇子病重在床,四皇子已死,五皇子出使西域。当今在长安的,只有三皇子与六皇子。可是六皇子尚在襁褓之中,所以,您也只能是三皇子了。”她面不改色,一口气说完。

“所言不错。”他点了点头,道:“那你再猜猜,我为何出宫?”

:“您方才说过。只需我说出您的身份,便可放了我。”知秋提醒。

“我是这么说过。”萧澈道,“可我存心想为难你,你又能怎样?”

知秋低下头。的确,她本就是板上鱼肉,任人宰割。她有什么资格,和他谈条件?

她默了默,道:“您可是出宫体察民情?”

萧澈没说话,眼神示意她说下去。

“方才仆人问马车上是否出事,却并未直呼名讳,而是称‘您’,我猜您是刻意嘱咐他们不可说漏了嘴,暴露身份。再加上,您刻意穿着。低调出行。如若不是体察民情,民女便实在不知了。”

萧澈正眼望向她,压低声音,道:“你很聪明。”

“谢三皇子夸赞。”她从容不迫。

二人都不再开口。

没过多久,萧澈大声命令道:“停车!”

车身“吱嘎”一声,稳稳的停住了。

“公子有何事?”有人拉开车门,一眼便瞧见了跪在地上的知秋,他正欲大叫,却见萧澈止住的手势。

“你准备一匹快马,给她。”萧澈指向知秋,抬了抬下巴。

“是。小的这就去准备。”仆人退去,走时还拉上了车门。

“你既逃出了长安,便永远不要再回去。”他冷冷的道。

“你知道我是谁?”知秋有点惊异。

萧澈冷笑一声,反问道:“林家一事闹的满城风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民女谢三皇子不杀之恩,谢三皇子言而有信。”知秋一边说道,一边跪下向他磕了三个响头。

“嗯。”他应了一声,道:“再也不见。”

“再也不见”这四个字从他嘴中说出,知秋心中只觉好笑,果然还是孩子心性,这么幼稚。

她下了马车,骑上马匹,用力一挥马鞭,大喊道:“驾!”

声音响彻云霄。

马蹄迈出去,向着远处刚升起的太阳,奔去。

小说《有知》 第6章 再也不见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虐恋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