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帝姬传之红颜劫

更新时间:2019-08-26 10:47:29

帝姬传之红颜劫

帝姬传之红颜劫

来源:书丛网作者:雨儿山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琼花赤须龙

《帝姬传之红颜劫》小说简介主角是琼花赤须龙的书名叫《帝姬传之红颜劫》,本小说的作者是雨儿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天上的琼花仙子,人间的仪福帝姬。他是天上的镇殿将军,人间的金国四太子。...《帝姬传之红颜劫》第006章俏白花戏耍阿姐,为萧君兄弟生隙免费试读兀鲁公主败给了张仲卿,心里正恼火,独自一人回营。一掀大账,只见大账里几个梳着高髻,着红衫黄群,打扮的花枝招展几个美貌女子正翩翩...展开

《帝姬传之红颜劫》小说简介

主角是琼花赤须龙的书名叫《帝姬传之红颜劫》,本小说的作者是雨儿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天上的琼花仙子,人间的仪福帝姬。他是天上的镇殿将军,人间的金国四太子。...

《帝姬传之红颜劫》 第006章 俏白花戏耍阿姐,为萧君兄弟生隙 免费试读

兀鲁公主败给了张仲卿,心里正恼火,独自一人回营。

一掀大账,只见大账里几个梳着高髻,着红衫黄群,打扮的花枝招展几个美貌女子正翩翩起舞,大账两旁各有六个乐伎在弹琴、吹箫、击鼓、击磬、弹琵琶、奏笛子,年岁都不大,和她差不多,十六七岁,个个长的水灵灵的,尤其是最前边那个穿蓝衣黄绣花裙的女子,含情脉脉的看着上面的那个人。

兀鲁虽不懂音乐,也听得出很好听,忽高忽地,忽快忽慢,响时一起响,停时一起停。

兀鲁不动声色,快歩来到宗望旁坐下,自斟一杯酒,一口喝完,冷冷道:“二太子,好兴致,我们在前线厮杀,二太子却在此听歌看曲儿。”

二太子笑道:“跟谁怄气了。”兀鲁嗔道:“怎么怄气了,我好好的,又和谁怄气。”

二太子伸伸懒腰道:“怎么我听说,今天有人吃了败仗,莫不是看那小将军,长的斯文些,就不忍下手了。”

兀鲁怒道:“我要是有这种歪心思,就叫我立刻死了,阴阳怪气的取笑我,是何意思。”说完,拿着酒壶喝了起来,因喝的着急,呛的一阵咳嗽。

猛地把酒壶摔了,惊的歌女、**齐刷刷的看着她。兀鲁喝道:“看什么看,都给本公主滚出去。”看那些歌女呆着不动,兀鲁更是生气:“敢不听本公主的话,来人,给我拉出去打。”那群**一个个吓得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二太子一挥手,冷冷道:“下去。”那群**才方敢下去,原来,他们是范琼买来孝敬二太子宗望和四太子兀术的。

二太子笑道:“几句玩笑的话,怎么就当真了。”

兀鲁没好气道:“是你的话刺人,倒是说我在当真。”

宗望道:“好,是哥哥的不是,给你陪罪,你说你一个女孩家,心性儿也忒强了。”

兀鲁冷笑道:“这话说的好没道理,只准男儿强,就不准女儿比男儿强,我偏不信这个邪。”

宗望叹气道:“何苦挣个高低,你应该多和白花学学,温顺一些更惹人爱。

兀鲁愤愤道:“休要在提那小妮子。”

宗望一惊,温和道:“怎么!也生起白花的气了,看来,无人能让你顺眼了”

兀鲁眼神犀利的瞪着宗望,冷冷道:“二王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顺你们的眼了。”

宗望无奈摇摇头,笑而不语,顺手拿起案几上一个金镶玉的酒杯悠哉悠哉把玩。

这时,兀术和白花走了进来,白花一看开兀鲁,连蹦带跳的跑到兀鲁身边,一边拉着兀鲁的手,一边撒娇道:“好阿姐,我错了,你别生气了,白花给你赔罪了,我真没有瞧不起姐姐的意思。”

兀鲁一把推开她道“作死啊,道歉就道歉,这么肉麻干什么。”

白花笑嘻嘻的道:“阿姐,这是不生气啦!”

兀鲁道:“我何时生过气了。”

白花淘气道:“是了,阿姐,不曾生气,那这地上的破碎的酒壶怎么回事呢?”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如葱般的食指抵在额头上,佯装思考道:“哦!我知道了。定是二王兄不小心打破了,二王兄也太不小心了,二王兄你说是不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宗望。

宗望看着白花笑道:“白花说的是,是王兄不小心打破的。”说完,一仰头,一杯酒下肚。

白花柔声道:“阿姐,王兄为何打碎这酒壶,你给我说说,这可是上好的和田玉,可惜了啦!就这么碎了。”

兀鲁道:“小妮子,你休要问个没完没了。”

白花笑嘻嘻道:“阿姐,是承认了!”

兀鲁瞪了她一眼,独自生闷气,又觉得自己刚才发脾气,摔酒壶,好没意思。这样干坐着更加不自在,就借口说累了,要回去休息,匆匆走出中军大账。

白花公主坐在兀鲁刚才的地方,端起兀鲁刚才用过的酒杯,自斟了一杯,一饮而尽。女真族好酒,无轮男子,女子都尚饮,这白花公主年纪虽小,酒量可不小。

兀术责怪道:“既然知道是兀鲁干的,干什么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白花随口道:“没有啊,我不知道是阿姐做的,不是二王兄做的,二王兄,不是你吗”一脸无辜的看着宗望。

兀术道:“你这丫头鬼精鬼精的,你会不知道。”

白花一边往案几旁的博山炉子里加碳,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我逗逗她不行吗?”

宗望笑道:“好了,兀术你要是想教训你妹妹,回去教训去,别再我这中军大账教训,我看了不落忍。”

接着又道:“倒是兀鲁,你可得好好的说说她了,性格太要强,对她未必是好事。”

兀术笑道:“二王兄,兀鲁我倒不担心,个性强些,争强好胜些,倒有几分我们女真人的豪爽气概,这种性情,兀术倒是蛮欣赏,若她是一个男孩,我倒是想把她训练成一位能征善战的将军,可惜,她是女儿家,只能做巾帼英雄了。倒是白花,足足像极了南蛮汉儿。我这两位妹妹,一个太要强,一个太柔弱。”

白花不服道:“我怎么柔弱了,我又怎么是南蛮汉儿,四王兄,你少瞧不起人。”

兀术看着白花的模样笑而不语,顺手拿起腰间的牛皮酒囊,就着大喝起来。

宗望看着旁边的白花,只见他的小脸不知是被炉火烤的,还是刚才喝酒的缘故,脸蛋红红的,红的就像熟透的红苹果,又像盛开的杜娟花,娇艳无比,哈哈一笑道:“真是比汉儿女子更像汉儿女子。”

白花听了愤愤不平,刚要反驳,却见一位侍从走进大账,道:“萧庆裔萧郎君求见两位太子。”

宗望道:“请萧郎君进来。”那侍从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只一会儿,一个身材魁岸的男子进来,这男子三十多岁年纪,着褐色小团花山兔纹左衽长袍,披着银鼠皮披风,戴着交脚襥头,面色红润,一双含笑眼,笑里藏刀,一把絡腮胡子,长得的倒有几分汉人儒生的味道。

萧庆裔眼睛瞟了四周,大账中间坐的是二太子。女真名斡离不,汉名完颜宗望,旁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白花公主,白花公主正拨弄香炉中的碳火玩,二太子背靠太师椅,右手转着金镶玉荷叶杯子,闲散的看着他。

左下侧花草纹梨花木高椅坐着四太子金兀术及一干将领,双目紧盯着他。

萧庆裔忙行礼道:“萧某拜见二太子、四太子、白花公主。”宗望看着他不语,白花一直在拨弄香炉中灰,压根没抬头看他。

兀术见王兄不语,开口道:“萧郎君客气,怎敢让郎君行此大礼,请坐。”又吩咐外面的侍从,沏壶茶来,大账有人应了一声,沏茶去了。

萧庆裔道:“四太子客气,萧某奉国相郎君的吩咐,让两位太子明日到青城商量议和的事。”

金兀术疑虑道:“怎么,宋廷来人议过。”

萧庆裔捋着胡须笑道:“宋朝的宰相何粟来议和过,国相郎君没答应,让他们的太上皇亲自来,四郎君是没有见到何粟求和的模样,堂堂大宋宰相,一点气节也没有,见到国相,唯唯诺诺磕头如捣蒜,大宋真是气数尽了。”

白花忽然插口道:“大辽不是和大宋一样,见了大金国的人,照样乖乖的俯首称臣,你也是辽国的大臣,还是辽国皇后的后族子弟,和这何粟有何区别,还敢嘲笑人家。”

白花公主这话一出,这萧庆裔脸上一阵白,一阵红,讪讪坐在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尴尬的笑笑。

二太子宗望听完,笑着责备白花几句,平静道:“小妹言语不忌,冲撞了郎君,郎君可别怪罪。”

说是向萧庆裔赔礼,可言语间没有一点赔罪的意思,这让萧庆裔恼火不已,心道:“好你个完颜宗望,仗着皇子身份,几次三番对我无礼,你妹妹奚落我不算,你还落井下石,你等着,咱们走着瞧。”

当即压下怒火,笑眯眯对着宗望道:“二太子哪里的话,公主年龄尚小,萧某怎敢和公主一般见识。太子郎君多虑了。”

一侍女端着一壶茶走了进来,向宗望、兀术等人行了大礼,就要给萧庆裔倒茶。兀术站立起来,接过茶盘,放在萧庆裔旁边的案几上,左手拿起一个哥窑冰裂纹釉瓷杯,右手提着冰裂纹茶壶,一边斟茶,一边道:“刚才小妹多有得罪,我替她向郎君赔罪,郎君喝了这杯茶,往日恩怨一笔勾销,怎样?”

萧庆裔忙站起来道:“不敢,不敢,不敢劳太子郎君大驾,我何时与太子郎君过恩怨,太子郎君这样说,可是折煞萧某了。”

金兀术心道:“真是个老狐狸。”

和气笑道:“女真人不善饮茶,在宋人国界,还是按宋人的习惯来,大辽深受大宋影响,对饮茶很是有一套,这是上好的顾渚紫笋,听说是宋朝皇帝御用的,郎君尝尝这御用的茶,看看味道如何。”说着,自己也斟了一杯。

萧庆裔押了几口道:“好茶,真是好茶。”又说道:“茶也品了,话也传了,萧某该告辞了。”向金兀术和宗望拱了拱手,拂笑而去。

萧庆裔刚一离开,白花公主满脸不高兴,道:“四王兄,干嘛对他这么客气,我就看不惯他这买主求荣的模样。”

兀术正色道:“白花,你也太无礼了,萧庆裔好歹也是此次灭宋的有功之臣,又是粘罕的得力心腹,你这样不知轻重的出言侮辱,可知,侮辱的不仅是他,连带着把国相也得罪了。”

白花冷笑道:“二王兄,你听听,四王兄左一句粘罕,右一句国相,是不是,自打娶了国相的妹妹,眼睛里心眼里就只有国相,还是你怕我那海莲嫂嫂知道你与他哥哥作对,从此以后,就不再理你了。”

兀术喝道:“越发胡说了,你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越发不知轻重。”

白花道:“是啊!是啊!我是不知轻重,我走就是,不碍你的眼。”说完,气冲冲走出大账。

兀术知道白花是小孩性情,也不拦她,对着宗望道:“王兄,你不该对萧庆裔的淡淡的,你这样对他,他回去恐怕少不得向粘罕哭诉一番了。”

宗望并不搭话,盯着兀术看了好一会儿,道:“兀术,你真是越发懂得为官之道了。”

兀术道:“我知道王兄在为元帅之位耿耿于怀。”

金太宗吴乞买本欲设立东西两路元帅伐宋,粘罕是西路军左副元帅,宗望是东路军右副元帅,粘罕在太宗面前添油加醋数落宗望不是,因太宗对太祖诸子心存顾忌,只封二太子宗望为右路军监军,粘罕为西路军元帅。太宗吴乞买更依重粘罕,各路军马以粘罕为主,且两军主帅对攻宋的作战路线不统一,宗望对此有些不满,与国相粘罕产生了矛盾。

宗望淡淡道:“怎么,你也认为我在争统军元帅,难道你也认为,三军统帅我做不得。可皇上像防贼是的防着我,把大好的机会给了这老匹夫,着实可恨。”

金兀术道:“既如此,王兄就更不应该得罪他了,现在朝廷的情况,想必王兄也知道,皇上甚是看重粘罕,你得罪他,他在皇上面前捅一刀,那王兄的处境就堪忧了。”

宗望冷笑道:“兀术什么时候学会屈膝奉承,你的血性哪去了,莫不是,真如白花说的,娶了粘罕的妹妹,就把骨头泡酥了。”

金兀术冷口道:“王兄,你也太小瞧兀术了,我完颜兀术岂是任人摆布的,但也不会做莽夫,自己往枪口上撞,自寻死路,现在有人势大,兀术奈何不得,假以时日,我定会把他连根拔起,二王兄,告辞了。”

宗望道:“慢着,你说的话,希望他日还能记得。术兀坚决道:“二王兄,放心,我说过的话,岂有不算数的。”

宗望走向兀术,拍着兀术的肩膀道:“刚才的话,是二哥说错了,今日你征战累了,我不留你,该日我为你摆庆功宴。”

金兀术大笑道:“庆功宴有何要紧,改日我和王兄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场。”说罢,向宗望拱手行礼,与一众部将走出大帐。

小说《帝姬传之红颜劫》 第006章 俏白花戏耍阿姐,为萧君兄弟生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武侠小说
  3. 游戏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