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星河迢迢月未歇

更新时间:2019-08-12 10:33:53

星河迢迢月未歇

星河迢迢月未歇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银河有寄分类:仙侠奇缘主角:荼翎未因

《星河迢迢月未歇》小说简介火爆新书《星河迢迢月未歇》是银河有寄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荼翎未因,书中主要讲述了:缘起缘灭,花开花落。她误闯进幽冥,误入凡事纠缠,以为不过都是巧合,结果却是劫数……传说,天池能容纳天地浊气,洗涤灵魂,然而泉眼匿迹,干涸万年。六界之中,凝聚天地灵气而生的泉眼,竟化成了形体,遁迹于六界之中。然而一番苦寻,人间危难未解,却再来一难,混沌临世,六界面临巨大浩...展开

《星河迢迢月未歇》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星河迢迢月未歇》是银河有寄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荼翎未因,书中主要讲述了:缘起缘灭,花开花落。她误闯进幽冥,误入凡事纠缠,以为不过都是巧合,结果却是劫数……传说,天池能容纳天地浊气,洗涤灵魂,然而泉眼匿迹,干涸万年。六界之中,凝聚天地灵气而生的泉眼,竟化成了形体,遁迹于六界之中。然而一番苦寻,人间危难未解,却再来一难,混沌临世,六界面临巨大浩劫。只有泉眼化身容器才能承载混沌之气,消灭世间浊气……为了维护六界秩序,只好踏上寻找泉眼之路……...

《星河迢迢月未歇》 第二章 免费试读

是夜。

不知又回到冥王的身体里睡了多久。待她昏昏醒来时,只觉得身体有些凉飕飕的。

眼神下意识的下移,并未看到自己的身体。猛然记起这是在冥王身上,于是,她的眼神又大胆的往下窥了窥,极尽所能也没看到什么。

对了,这是冥王的身体,当然是按照他的想法来行动的。他看哪里,她就只好看哪里。

那么冥王这会儿是在干什么呢?她略微思索,忽然冥王的眼睛看向了不远处的铜镜。

铜镜前一赤身男子,身材高大精壮,只是屋里光线不亮,看得不大真切。

原来他是要沐浴了。

她忽然紧张,要是待会冥王……自己果然是和穆何厮混太多,被熏陶了。现在怎么办,要不假装自己还没醒。

正这么想,荼翎的声音响起:“你醒了。”

未因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以不变应万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我知道你醒了。”荼翎踏进了浴桶,浇了一勺水在身上,“看来你的肉身得尽快拿回来了,明日我便去取。”

如此真是感激不尽。未因在心中默念道,却见他动了动,以为他要从浴桶里站起来,嗓子眼都要提起来了,他却只是将身体完全泡进桶里,只看了个模糊影子,两眼便全黑了。

“不准乱看。”他出声道。

难怪她眼前一片漆黑,原来他把眼睛闭上了。

他怎的知道她在看,定是猜的。为了证明她的清白,她出声道:“我没有看。”

“你果然醒着。”

“……”

未因私以为,这冥王着实小气。想当年,她在苍梧宫时,见过穆何出浴,也不见得有他如此这般羞涩别扭之态。

想至此,便不免有些牵挂在苍梧宫的时光,要是能想个法子传信给穆何,让他来救她就好了。

东极天与南冥交界,交界处亦被称作天尽头。

古籍记载,南冥有天池,天池之水可愈重伤,重塑灵魂。是曾经的圣地。不过,万年前的一场大火,把这里的水焚尽了。如今这里只是茫茫无际的沙漠。

次日,荼翎醒来一早就去了南冥,未因知道,若不是现在和他共用一具身体,他才不会这么快的来。才至南冥,便看见重重的瘴气将方圆百里侵占。

未因自他身体里传来一声惊讶声:“那是瘴气!”

她一眼便认出那些瘴气,当时她在东极天发现的时候,也不过只在东极天一团,可东极天与南冥还有些距离,如今都已经侵占到南冥了,看来,这瘴气应该是大有来头。

荼翎奇怪,自顾自的说:“这些瘴气,没想到,居然已经蔓延到南冥了。”

那日,他在冥界九幽,感知到南冥有异动,前往查看,却见东极天乌云密布。也就是那时,未因才入了他的身体的吧,只是,这瘴气怎么会一直这样源源不断的蔓延?

自从天池泉眼匿迹,这世间的浊气就一直不断增多,如今这瘴气这样的速度累积,看来,是时候将寻找泉眼的事提上日程了。只是,天界那些老神仙们,一个个言辞冠冕堂皇,真正出力的时候,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这六界,恐怕不会太平了。

荼翎捏了一个护身的结界,从容踏进这浓重的瘴气,乌黑的气团瞬间将他的身影吞没。

瘴气之中,有一巨大的漩涡,不停的旋转,而且急剧的聚集周围的浊气,他皱起眉,眼前全被云雾遮蔽,挥手拨开,继续往前。

漩涡的吸力很大,他集全力才堪堪抵住,停在漩涡上空。

未因看着那深不见底的瘴气漩涡i,心有余悸的问:“这么多的瘴气,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这六界之中能给出答案的,只有辈分极老的人才能给出答案了。

荼翎答道:“东极归青华大帝掌管,此事应该今早禀告青帝。”

“我的肉身,还在里面。”

未因提醒他,怕他一时忘记要找她的肉身之事。不管怎样,她的燃眉之急,是回到自己的肉身,剩下的事就不是她能操心的了。

荼翎自然知道她的心思,只是如今这瘴气浓厚,行走都是不易,稍有不慎,恐怕他也会被这瘴气缠身,自然是不能先帮她找回肉身的了。

“如今瘴气浓厚,根本难以看清,我想还是先去告诉青帝,查明瘴气的来源把瘴气消掉,再来取你的肉身,可好?”

虽然听起来是与她商量,但他的话却是不容置疑的在通知她。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现在也只能仰仗他找回自己的肉身了。

天界之中,除天帝之外,最至高无上的神尊,便要属四极大帝。四极大帝中,南极长生大帝和太极大帝皆避世多年,唯有北极紫徽大帝与东极青华大帝辅佐天帝治理天界。

东极与南冥相隔不远,约莫半柱香的功夫,就到了青帝的仙府。

云雾缭绕,一阵风过,巨大安详的宫殿里亮起烛火来。牌匾上书写了三个端庄大字:妙言宫。

门前仙童正执了一盏长灯,坐在台阶前,打着哈欠。

看见一个踏空而来的人,仙童站起身,大声呼问:“来者何人?”

“冥界九幽荼翎,有要事要与青帝相商,还请通报一声。”

这是天界规矩,无论做什么,总是得先去传报一声,如今在冥界日久,对天界规矩生疏不少。

“请稍候。”

仙童推门进去。

不多时,仙童出来了,躬身走到荼翎侧面,说:“冥王陛下,请跟我往这边走。”

仙童在前引路,荼翎跟着他进去。又是与外面不同的一番天地,里面极尽的辉煌,安静,沿着长长的走廊过去,可以看见一处灌满了水的池子,正开满了莲花。

绕了一圈一圈的路,走到了一处大殿。

仙童恭敬的说:“青帝在青玄左殿打坐,陛下进去吧。”

眼前,就是青玄左殿。

荼翎独自走了进去。

偌大的殿里,玄黄的装饰显得古朴庄严。殿里坐了一人,正闭目养神。

“九幽荼翎拜见青帝。”

他恭敬的微微躬身,这青帝算是他在天界最尊敬的长辈了。当年,南冥之乱,他执掌九幽,被如今天帝处处刁难,视为眼中钉,还是这位青帝出来主持局面。

殿内的沉寂被打破。

青帝睁开眼,缓缓说:“你来了,是为了东极瘴气的事而来吧。”

荼翎并不讶异,想来瘴气已经扩散到南冥,动静这么大,青帝一定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他来并非只是纯粹来禀告瘴气一事。

于是,他点点头,道:“不错。我查看瘴气时,发现瘴气似乎源源不断,不同一般的瘴气。不知道这瘴气是何来历,青帝可否为我解惑?”

青帝平静从容的说:“本尊已与紫徽大帝商议过此事,他推演了一番,方知这瘴气乃是堕仙的怨气,要解决瘴气也不难,只需找到堕仙,为她化解怨气。”

“我明白了,不过,通过这瘴气一事,我发现天地浊气越来越多,从前尚有天池容纳净化,现在泉眼匿迹,我怕会有不测。”

荼翎的话并未说完。但青帝定然明白他的意思。天池被称作圣水,上古神族十分重视这天池,曾经专门派人记录关于天池的一切。曾经泉眼也匿迹过,但后来被寻找到,古神曾根据经验,绘制了一张符陬,凭此可以召唤泉眼现世。泉眼有灵性,可循着六界游走,但只要符陬催动,便会归位。

“上古有符陬,凭此可以召唤泉眼现世,不过,这符陬已经失传,现在天界也只有一块残缺的图印。”

青帝叹气一声,神族没落,现如今天界只有部分神族后裔,剩下的皆是飞升的仙。这符陬早在曾经便被魔族联合妖族抢掠,神族后裔拼尽全力,也只得保一块残缺的图印。

“这现存的符陬图印可是在青帝手中?”

荼翎早就知道,青帝作为维护六界秩序的天尊,资历老,又是上古神族后裔,这符陬由青帝保管,自然不会有人不服。故而有此一问。

“确实如此。但这符陬重要,本尊将它封印在一处,非要紧时刻不得拿出。”

青帝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他不会将符陬交给荼翎。

荼翎倒是一笑:“青帝多虑了,并非我要问你要这符陬。只是我想拜托青帝,好生保管这符陬。或许将来还有残图重凑的可能。”

“如此甚好。本尊知道,你有心要寻泉眼,若你寻来剩余的残图,我便把这一块拿出来。为了六界秩序,还望你早日拿到其余图印,若有难处,本尊一定竭力相助。”

“好,青帝的承诺,荼翎记下了。”

荼翎辞别了青帝,从殿内退出。

出了妙言宫,踏上云端,此时,东极天昼夜交替,已是夜色茫茫,空中现出了一轮皓月,繁星也渐渐出现,走在云端,如行星河之中。

终于,未因憋了好久,出来以后总算是憋不住,问:“为何这瘴气之事都还没问明白,你就出来了?”

荼翎不言,却伸出修长的双手,扔出了一卷轴,悬浮于半空之中。

这是冥界特有的卷轴,以天蚕丝所制,在忘川水了浸了七七四十九天,才取出来。这卷轴只有短短的一段,却可以记载很多信息。

譬如,凡人的命数,生死寿夭。包括那些犯了过错,被贬下凡的堕仙,也是记录在册。

“生死簿载录,千年内转世的堕仙,共有三位,其中两位已经归位。”

荼翎解释,慢慢移动卷轴,看到末尾处,说:“那么,最后这一位,就是这怨气的主人。”

未因总算是见识过冥界的生死薄了。不禁有些好奇:“那这怨气是怎么来的?”

荼翎伸手拂了拂,卷轴上的字又有一番变化,上面一段长长的记录,荼翎看到末尾,说:“三世怨侣。”

“什么意思?”

“所谓三世怨侣,是对堕仙的惩罚,只有经历了三世情劫,才能重新归位。”

“那么现在……”

“现在是正好结束了第三世。”

这堕仙经历三世的分离,并不甘心,滞留着不肯走。所以那瘴气中的漩涡才会吸收了这怨气,不断蔓延。若说是普通凡人,倒也喝下孟婆汤,忘得一干二净,再世为人去了。可这堕仙不同,经历了三世情劫的她,本该归位,可她却逗留在忘川河畔,不肯回到天界。

茫茫魂魄中,或许前世之人已喝下孟婆汤,忘却前尘。又或许,投入轮回,容貌不辨。而她,却不肯放手。

怨怪命运,喟叹劫数。

怨气日益增长。

如果要消除这堕仙的怨气,只有为三世怨侣再造一世,圆了他们上三世的遗憾,才可尽消怨气。

只不过,既是天劫,三世怨侣本该就此没有缘分,两不相见。强行再造,也终归是无缘。

这些道理,未因明白,荼翎就更明白。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到底如何才能使三世怨侣修成正果?

“可有什么办法为这三世怨侣再续前缘吗?”

“也并不是全无办法。”

荼翎收起卷轴,想起了阔别许久的月老。

月老居于天界,有府邸名为姻缘府,他是个随性的神仙,所以府邸倒也是随了他的性,只在月夜出现,来客皆可在桂树下等候府邸现身。

不过他们的运气还不错,一去便看见那飘渺在云泽中的府邸。

荼翎立在门前,等候传话的仙童出来。

“不必等仙童了,月老忙着呢,仙童此刻都在帮他系红线。”未因提示他,她与月老向来交好,知道此时是月老最忙的时候。

前几日,凡间的七夕刚过。

他一定收到凡间的信男信女们许多请愿签。

一进正殿,果然,月老伏在桌案上,仔细看着手册上的名字,一只手拿着笔勾名字,正专注着手中的工作。

“月老,阔别许久,近来可好?”

月老放下手中的笔,看向来人。

小说《星河迢迢月未歇》 第二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宫斗小说
  3. 言情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