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君引九州

更新时间:2019-07-27 11:32:58

君引九州

君引九州

来源:微小宝作者:上玖殿下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子梨莲华

《君引九州》小说简介主角是子梨莲华的书名叫《君引九州》,它的作者是上玖殿下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泱泱九重,皑皑九州……她是佛前一盏莲,他是殿外一枝梨。她曾与他相伴万载,岁岁空守枝头。他注定是她命中的劫,一步错,步步皆错……第一世,他是锦朝世子,她是当今公主。她以为,他们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老天终未随了她的愿,一盏琉璃碎,寸寸相思血。第二世,他是九重上神,她是莲华佛使。他忘却前尘...展开

《君引九州》小说简介

主角是子梨莲华的书名叫《君引九州》,它的作者是上玖殿下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泱泱九重,皑皑九州……她是佛前一盏莲,他是殿外一枝梨。她曾与他相伴万载,岁岁空守枝头。他注定是她命中的劫,一步错,步步皆错……第一世,他是锦朝世子,她是当今公主。她以为,他们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老天终未随了她的愿,一盏琉璃碎,寸寸相思血。第二世,他是九重上神,她是莲华佛使。他忘却前尘事,再不记得要为她平定九州的诺言。而她,却成为他眼中的仇人。他要为心爱的女人报仇雪恨,不惜要掏空她的心来祭奠那人。她颤巍巍的将心剖给他,满目疮痍:“我把心给你,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君引九州》 第四章 上神有断袖之癖 免费试读

北海三公主走后,他领我到天河边的云亭小坐,云亭外洒满了一望无际的白色星辰花,他顺手变出一只茶壶,两只杯子。我坐在他对面,托腮看他脸上迟迟未散去的红晕以及手上微微颤抖的动作。

茶盏哒的一声置于我面前,他捏着一把云色山水扇子轻咳了声,声音中揣着些许不稳,“咳。今日之事,权当是本上神之错,不过你我即同为男子,亲、亲一下也是无妨。”

我保持着托腮的动作,云亭外一枝玉兰花探进亭内,九天余晖透过花棱角洒在我的脸上,我若无其事的“唔”了一声,他呛了呛,续道:“那方才那……就当我还你了,我们互不相欠。”

我瞪大了眼睛,故意调侃道:“上神说的是哪个?”

他一时脸憋得又红又紫,“你!”

趁他没发作之前,我赶忙捂住了他的手,笑意盎然道:“小神错了,小神错了。”

他怒哼一声,憋住没发火。扬袖拂开了我的手,一本正经的端着架子道:“本神,给你个机会,你若是愿意,本神可调遣你来合善宫任职,若不愿意,那便算了。”

我思纣道:“先考虑考虑。”执起茶盏抿了口茶水,我浅浅问道:“世人都说,上神风流潇洒,流连情场风花雪月数万年。可数万年来,上神的后宫空置,连个小妾都没有。那北海的三公主也是身份尊贵,容貌上等的姑娘,上神若是能娶回家去,不外乎是件美事。”

“她?身份尊贵容貌上等是不假,但于本神来说,她就是个花瓶,还是易碎的那种。本神想要花瓶,随时都有,做本神的夫人,她还差得远。”他话中略带惆怅,我继续追问道:“那上神,可有心上人?”

“没。”他理了理深墨色广袖,眉心轻拧,眸中闪过一丝警惕,“你一个小仙问这些做什么?”

我提起茶壶自己给自己斟了杯,“都说子梨上神为人好相处,可上神独独这般警惕小神,小神真是万分委屈。”

“当神仙,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为好。”他沉着脸教诲道。

我敛眉而笑,深深看了他一眼后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看来小神日后还是多躲着上神些为好。”

几盏茶饮过,我找了个托词离开了云亭,临行前他唤住了我,“等等,本上神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顿下步伐,侧过半张容颜与他莞尔一笑,“莲……小莲。”

莲华这个名字震慑力太大,恐他知道了这个名字后就再也不敢同我碰面了。小莲……佛祖身边的莲花童子数不胜数,即便他去同他师父要人,他师父也未必能从数十个莲花童子里找到人来。

九十九重云宫掌人间四时花开花谢,春耕夏种,秋收冬藏。师父将神尊之位传给我后便自个儿过上了清闲日子,而我却每日要花上大把时间去批改人间送呈上来的各类文书,秋霜神君已将近十年的卷宗抱了过来,我埋首在案牍中好不容易读完所有,提笔准备给雨神写一封降雨的书信,只是写着写着,便想起了子梨那张俊美又僵硬的脸,瞧着傻乎乎的。

“莲华姐姐最近是怎么了,总是喜欢发愣傻笑。”

草木神君扑到我面前,托腮看我:“你该不会是思春了吧?”

我回过神,提笔蘸了墨继续写信,“胡说些什么,本神尊心净如明台。”

她皱了皱鼻头,不以为然道:“你就别骗我了,我可是听说两日前北海龙王有意将自己的三女儿许配给合善宫的子梨上神,但最后不知怎么了,三公主忽然就哭着嚷着不嫁了,据凌霄殿的小宫娥们所说,好像是三公主撞破了子梨上神与别的神仙卿卿我我,相融以沫的好事,且那位神仙还是个男人。”

我心无旁骛的写着书信,顺便问了句:“后来呢。”

她含糊道:“后来就没有了,不过怪不得,这数万年来喜欢子梨上神的神仙多的可以塞满整个云宫,而他却一个都看不上,原来子梨上神真的好男色,前些年传闻上神和冥府阎君有私情的事情时我还以为这是谣言呢。莲华姐姐你可千万不要走眼看上了他,他可不是个好神仙,到处招蜂引蝶的,说不准啊,上神这是男女通吃!”

一封书信写完,我将其整理好递给了草木神君,“帮本上神交给司雨府君,请她务必要在今日亥时降雨。”

草木神君接了书信,哦了一声,走着走着忽然顿下身:“啊对了,听说子梨上神最近私下在寻一个童子,姐姐你出门小心些。”

“好。”

他是在寻我么?看来还真是个精明的主。

办完手头上的事情我便去拜会了我那位天尊兄长,彼时兄长他老人家正在同一位尊神商议什么星辰挪位的事情,不过近来这天象确然有些不好,九重天上时时有阴云飘过,前两日还突然降下了天雷,至于劈中了某一处,我倒没来得及去盘问。

“你今日怎么得了空来找本尊下棋了?”

天尊送走了那位尊神后便来寻被晾在正厅中的我说话,我晃着半盏茶惬意道:“我闭关了上千年,这段时日刚处理罢手头的公务就闲的发慌,就只有来找兄长你下下棋,同你多学点本事。我师父昨儿还说你与我结拜为兄妹,我这个妹妹委实丢你的脸来着。”

“你无须担忧这些,左右,本尊已经习惯了。”拂袖摆上棋盘,他淡淡道:“今日教你七十三变幻阵法,教之前先容本尊考考你前日所学可有进步。”

“也好。”我施法布阵,黑白两道棋子自行挪进棋盘中,他拾起一枚棋子放进棋盘中,“本尊听说,你近来和子梨走的比较近。”

“兄长英明,当真什么都瞒不过兄长的眼睛。”

“本尊也是听青枫偶尔提起,你们上一次见面该是在数万年前了吧。”

我点头,“是啊,那时候我着急赶回佛界,菩提法会结束后才与他见一面,可惜,他现在都不记得我了。”

“沧海桑田,记不得也是情理之中。”

我颓废道:“可他竟然还没记起来我们小时候的事情,这个让我有些失望,单单我师父说,此乃天命,逆不得,不然就会重蹈覆辙。“

“每个神仙都有自己的命数,再等等,心急不得。”

我游刃有余的解了那盘棋,“嗯,再等等。”

天尊的棋艺在整个九重天无人能比,我有幸得他亲手传授,实属其他神仙得不到的恩典。

一盘棋尽,已是时辰不早,掐指一算这时候我该回宫去给我那位亲师父做饭了,草木神君被我遣去了司雨府,也不知可有回来。

我潇洒的离开了上清宫,临行前还勾搭了天尊家的小肉包子,小肉包子抱着我不撒手的模样差些让我生了赖在上清宫不走的念头,但一想起我那位嫂子会拿着剑过来砍我的模样,我就全身发抖,灰溜溜的逃了。

路过兜率宫,几个小仙女们端着茶盘瓜果从我身边经过,眼神还时不时的往我身上瞟,末了还叽叽喳喳的议论了几句:“这就是抢走咱们上神的那个小童子。”

“生的倒是俊俏,怪不得上神翻遍九重天也要将他给寻到呢。”

“可恨奴家为何不是男子呢,不能得上神青睐,奴家的心甚痛……”

这些话倒是激的我浑身起遍了鸡皮疙瘩,我搓了搓肩膀,还是先逃为上。

然,我还没顺利逃回九十九重云宫,半道上却不知被哪个挨千刀的给我提前罩了黑麻袋,再将迷烟往我鼻子上一遮,手段粗鄙但却有效的将我连人带魂魄给扛去了某个宫。

想我莲华好歹也是修炼几十万年的老神仙,不曾想有日竟会落魄到被人迷晕扛走的地步,真是丢人丢到了师父家。

罪魁祸首是何人,除却了子梨那个混小子还有谁,我倏然有些后悔不听草木神君的话,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我苏醒过来时还被某个不要脸的装在麻袋中,七手八手的挣脱开束缚,拔掉了口中哪个小王八蛋塞进去的馒头,一身狼狈的站起来,对着那个正喝茶的上神愤愤道:“混小子!你竟然连我都绑!”

一时情急,脱口而出。但说完这句话不久,我就后悔了……

某人青黑着脸走过来,环臂一揽,圈住我的腰往怀中一撞:“本上神翻遍了整个扶桑殿都没找到一个叫小莲的仙童,你敢诓骗本上神,嗯?”

谁说他风流成性,为人轻浮且最通情达理来着?他此时这副要将我生吞活埋的模样,明明很吓人来着。

我懵了片刻,心跳极快涨红了容颜,咬唇委屈的瞧着他,他眼里冰霜渐退,容色也缓和了不少,恍然放开了我的腰:“你怎么了?本神吓到你了?”

前一刻还是腹黑尊神,下一刻竟变成了翩翩公子。

我扎了眨眼,双手背后,偷偷拧了自己一把,逼出眼泪嚎啕道:“哇……你这人怎么这样,是你派人强行绑了我,现在还凶我,我一个小小仙童招你惹你了,劳你这位上神如此吓唬我。”

他见我哭顿时就乱了阵脚,手忙脚乱的从袖子里摸出帕子,抬手欲要给我擦眼泪,但半途中又顿住了,帕子塞进我手里,敛眉紧张道:“得得得。是本神的错,你别哭了,本神最怕别人哭了。”

我拧着帕子揩眼泪,有意的哽咽了两声,他回归正题道:“那个,本神同几位师祖说了,将你带来合善宫伺候,但本神翻遍了扶桑殿也没找到你,你到底是何人,难不成,是妖界的奸细?”

我哽住,“我哪里像妖界的奸细了?”

他仔细打量我一阵,“倒也不像,说来也是,以你的样子,顶多像是给太上老君烧锅炉的童子。”

我:“……”

他道:“那你告诉本神,你究竟是谁?”

我吸了吸鼻子:“我就是小莲啊,只不过我的主人乃是文韵佛师,他并非住在扶桑宫。”

他细细斟酌,又复问了句:“当真?”

“绝对当真!”我差些指天发誓了,子梨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本神,姑且相信你!”

“那我……”我怯怯的指了指自己,“我要赶回去给主人做饭,况且,我主人很器重我的,你如果公然找他要人,他会生气的!”

“文韵神尊……”他大约,是不好下手了,良久才道:“你所说真假,本神自然会去查证,若是本神冤枉了你……本神给你赔罪。但如果你真的来路不明,本神也定会亲手了结了你。”

“啊?”

小说《君引九州》 第四章 上神有断袖之癖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虐恋小说
  3. 都市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