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同人小说 > 求婚

更新时间:2018-07-27 09:37:58

求婚

求婚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君子息息分类:同人小说主角:詹嘉言谢泽

《求婚》小说简介主人公叫詹嘉言谢泽的书名叫《求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君子息息最新写的一本纯爱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人在一起七年,詹嘉言一直在等,等谢泽跪着求他,“言言,我爱你,跟我结婚吧。”他妈,怎么就那么难,磨磨唧唧,不结婚拉到,该分分,别互相浪费时间.........《求婚》第5章出门在外甚是想念免费试读下了飞机,住进酒店,谢泽拿起手机,刚要拨号,田灵走过来,穿的是条牛仔裤,戴着黑框近视镜,...展开

《求婚》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詹嘉言谢泽的书名叫《求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君子息息最新写的一本纯爱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人在一起七年,詹嘉言一直在等,等谢泽跪着求他,“言言,我爱你,跟我结婚吧。”他妈,怎么就那么难,磨磨唧唧,不结婚拉到,该分分,别互相浪费时间.........

《求婚》 第5章 出门在外甚是想念 免费试读

下了飞机,住进酒店,谢泽拿起手机,刚要拨号,田灵走过来,穿的是条牛仔裤,戴着黑框近视镜,看一眼谢泽手里的手机,摸摸鼻尖,“老板,问了徐老板时间,下午网球,晚上吃饭,KTV,行么?“

谢泽皱眉,将手机放回口袋,“大概几点。“

“估计后半夜了,老板。“

田灵跟在谢泽身边也有段时间了,谢泽半句话,她立马知道谢泽的意思,这样的秘书,哪个老板都喜欢,自然这也是最让谢泽中意她的的原因。

谢泽问几点,不是问几点开始,也不是问几点吃饭谈生意,而是几点结束。她早就发现了,谢泽平时再喜欢工作,就算是天天在公司,加班再晚也没有超过十一点,她一早就怀疑,老板肯定有个秘密恋人!

虽然公司里疯传老板是个砖石王老五,人帅多金,成熟稳重,关键是单身,但是田灵敢肯定,晚上不熬夜的有钱男人,一定有秘密恋人!

谢泽眉头越皱越深,拿出手机,在手里转了两圈,看田灵,“尽量时间提前。“

“是,老板!“田灵踩着高跟鞋踏踏走到酒店前台办理手续。

谢泽站在贵宾区,单手插兜,摁手机号,嘟嘟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连续打了几个,无人接,刚要扔手机,手机脱手前,谢泽看到显示已接通,握紧手机,大吼“怎么才接电话!“

幸亏这是贵宾区,身边就一个长发低着头涂指甲的,那女人低着头骂一句,“神经病,这么大声!”说完抬头,看到谢泽的脸立马闭嘴,红着脸拎着包出去。

现在没人,要不然谢泽继续吼,估计得有人请保安了。

田灵让他这一嗓子又吓回了外面,静悄悄看着自己老板。

谢泽可以说是标准的五好老板,脸好,身材好,钱好,脾气好,关键是人好。

对方不知道是谁,能让老板发这么大脾气。

谢泽皱眉听詹嘉言的话,手机里詹嘉言的声音不是很清楚,四周声音嘈乱,他立刻判断詹嘉言不在家,胸中莫名怒火,“你不在家。”

“周末也工作?”谢泽说出这话就后悔了,自己周末不也在工作,但是他转念一想,詹嘉言有工作没什么,关键是,小兔崽子没跟自己提前说。

以前詹嘉言不是没玩过这招,自己给他打电话,他在那头装的支支吾吾,还故意弄出点声音,他妈,谢泽心想,老子聋一只耳朵,都能听出那边的大喘气是那蠢比自己作出来的。

后来估计是玩腻了,毕竟年龄也不小了,就老实了,不管去哪儿都说一声,电话会打,不过再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声音。

这么几年了,谢泽没想到,詹嘉言老毛病又犯了,昨晚上还在床上,自己出差的事也说了,他怎么就没说自己周六加班,这问题旁人看来可能很小,不就是加班吗,不就是什么都没说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谢泽不行,先不说詹嘉言加班这件事本身,就光是想想那小兔崽子有事不说,理由说的还特合理,尼玛,谢泽就生气。

他谢泽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可是矫情起来,没人能比。

就算詹嘉言说的有理,那也不行,没跟他说就是没说,翅膀硬了就是硬了!

谢泽深吸口气,尽量不生气,“言……嘟嘟嘟嘟……”

谢泽手机还在耳侧,听着挂掉的声音。

单手扶墙,收起电话,刚要装进口袋里。

抓着手机的手一顿,谢泽皮鞋一脚踹墙上,后退几步,转身,

啪!

手机一下子甩墙上,漆黑的机体,支离破碎。

田灵躲在远处,不敢靠近,她第一次见老板这样,不管电话里的人是谁,那个人能左右老板的情绪。

谢泽坐在沙发上,看着地上的一堆碎片,他不喜欢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种感觉像是自己的命不在自己手上。

没有人能左右他谢泽。

田灵咬咬牙,过去,小心翼翼,“老板……”

谢泽揉揉眼睛,抬头,微笑叹气,“都看到了,丢人吧。”

田灵傻愣,随机反应过来,挠头,指指角落里的摄像孔,“是有点儿……不过!除了它没人看见!”说完蹲在地上捡碎片。

谢泽看着地上的破手机,看她一眼,拍拍腿,起身,“丫头,带着手机卡去给我买部手机,最快。”

田灵点点头,把一堆垃圾扔到垃圾桶,只留了手机卡和内存卡,“东西都给您放房间了,前台会带您过去,我立刻去买手机,马上回来!”

谢泽躺在床上,脑子里乱七八糟,詹嘉言在他身边时间太长了,长到他都快忘记,七年不过是两人的一个约定,时间一到,谁都可以打破它。

田灵办事效率很快,谢泽就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就拿着手机送过来了。

谢泽让她回去休息会儿,毕竟今天有的忙。

田灵刚出门,谢泽手里的电话就响了,“宝宝来电,宝宝来电……宝……”

一听手机来电,谢泽脸都黑了,田灵这什么品味,可是看到来电号码,瞬间心情不错。

接通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小心询问的声音,谢泽都能想想詹嘉言现在的样子,肯定是低着头,手挠着耳根,脑中一出现詹嘉言现在的样子,谢泽就想立刻坐飞机回去,把人关屋里,做他半条命不下床。

“回去了?”他现在心情非常不错,问出的话都温柔了许多,仿佛刚才气的扔手机,还差点抹眼泪的怂包不是他谢泽。

电话那头詹嘉言不知道说了什么,谢泽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眼睛也洋溢着微笑,谢泽轻咳一声,抿嘴,压低声音,“我最晚周三回去,带礼物给你,想要什么?这边特产挺多。”

“什么?“谢泽皱眉,“不行。”

电话那头忽然安静下来,只有詹嘉言的呼吸声,谢泽心又揪起来,他不知道詹嘉言让他买花盆做什么,那种东西哪儿没卖的,不好带,还易碎。

好不容易起来的好心情又折半,谢泽忍不住说出口,“不是我说,詹嘉言,你怎么越来越矫情,那种东西哪儿没卖的,不想出门就从网上买几个,说点别的,什么礼物。”

半晌不说话,谢泽以为詹嘉言又闹别扭,刚想开口安慰几句,忽然话筒一震,詹嘉言的声音穿透手机,差点震碎谢泽耳膜,“不用了!你他妈什么都不用买,多麻烦啊,滚吧你!”

啪!电话挂断。

“艹!”谢泽看着手机,他还真不知道,几个花盆怎么了,真尼玛矫情。

手机拨回去,停顿都没有,那边就接起来,谢泽乐了,感情这矫情货就在电话边等他打电话呢。

“你他妈打电话干嘛!”詹嘉言口气极冲,“老子再说一遍,两个花盆,青花瓷,要你谢总亲自挑的,飞机带不来就高铁,高铁带不来火车,你打电话要不是说行的,老子也不想听,挂了吧!”

谢泽跺脚,“艹!你……唉,别挂,您老怎么着都行,我带,我带还不行么,别说两个,咱家言言开瓷器店都行,宝贝儿,你说行不?”

又不说话了,谢泽看一眼手机,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不懂詹嘉言了,以前虽然傻点,可是那也是个地道的汉子,说话爽快,现在,半天蹦不出句话,还特矫情,这要是搁以前,绝对在自己最看不上行列前几名。

谢泽想挂电话了,话筒里詹嘉言语气忽然软下去,“就要两个,矮肥圆的,什么都不用买,周三晚上我做好饭在家等你……谢泽……”

谢泽也软了些,“嗯?”

“我有点想你了……”

谢泽觉得自己可能没救了,这么一个蠢货矫情货,估计没资格上他最看不上榜,他笑,“想我了也不能自己摸,周三洗干净等我,好好疼你。”

“滚!”电话又一次挂断。

谢泽一个后躺,横在床上,想着詹嘉言脱了衣服,柔软的黑发铺在枕头上,比玻璃球还亮的的眼睛,乌黑水润,白净的皮肤逐渐泛红,果子初开桃花般,詹嘉言的手往下,再往下……

谢泽满脑子都是粉白条,嗓子发干,拿起手机,刚想再打电话给肇事者,号都摁好了,就差拨出去,“艹!”谢泽起身,难以置信的看着裤子,只是想一想就……谢泽抓紧头发,“尼玛,这都什么事!”

扔了衣服,站在水龙头下,冰凉的的水,浇在身上,谢泽全身只有那一处疼痛难忍,凉水浇灌下,大兄弟半点不低头,刚才在床上想着詹嘉言那次根本不够,谢泽刚想把手放上,忽然想起詹嘉言以前笑他的话,“泽泽呀,经常用手不好,以后我会嫌弃你的。”

谢泽把手放下,把水温调的更冷,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个蠢货,工作,工作……

半个小时后,谢泽围着浴巾出来。

看看时间,打电话给田灵。

电话立刻接通,“老板,请吩咐!”

谢泽看一眼地上的西裤,扶额,“给我买身西服,尽快送过来。”

“领旨~”

挂了电话,谢泽打开小小的行李箱,换上睡衣,这些东西都是詹嘉言卖的,四角裤是黑色还好些,睡衣图案不是卡通就是动物,谢泽不管这些,能穿就行,一会儿田灵一姑娘进来,他总不能裹着浴巾。

田灵拎着西装,看到开门的谢泽,眼睛差点掉出来,“老……老板,衣服……”

谢泽点头,“谢谢,休息的怎么样?”

田灵让自己尽量不看谢泽一本正经的脸,竖起拇指,“晚上不用睡觉了!对了,老板,一会儿就出发,我跟对方商量了一下,晚上KTV取消,一会儿去球场,完事吃饭谈生意,估计最晚10点半能结束。”

谢泽很满意,“行。”

田灵笑,“您衣服我让酒店送去干洗吧。”

谢泽拍拍田灵肩膀,“一会儿我打电话让人拿就行,你下去等我。”

“好的!”

谢泽喘口气,回屋把地上衣服扔垃圾桶。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历史小说
  3. 穿越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