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更新时间:2019-07-12 11:06:13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来源:追书云作者:末喜分类:短篇言情主角:沈若初厉行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小说简介主角是沈若初厉行的小说是《厉少,夫人又闯祸了》,是作者末喜最新写的一本民国情缘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五年后,英国归来,她原是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好好忏悔,却不成想,坏了他的好事儿。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贵的公子哥,督军府的大公子。他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吐气如兰:“坏了我的好事儿,该怎么赔我?”她拿着刚得手的勃朗宁抵着他的腰:“你要怎么赔?”“…...展开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小说简介

主角是沈若初厉行的小说是《厉少,夫人又闯祸了》,是作者末喜最新写的一本民国情缘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五年后,英国归来,她原是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好好忏悔,却不成想,坏了他的好事儿。他是北方十六省最尊贵的公子哥,督军府的大公子。他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吐气如兰:“坏了我的好事儿,该怎么赔我?”她拿着刚得手的勃朗宁抵着他的腰:“你要怎么赔?”“…”某少帅一脸正经:“初儿,我想到一句诗。”“你说。”她有些期待的目光。“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土匪就是土匪。...

《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第七章 酷刑与残忍 免费试读

“不对,你在发密报,你在给谁发密报?”沈若初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直直的盯着青色长衫的男人。

--------------

男人笑着:“这位小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厉行已经走了过来,锋利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对着沈若初问道:“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他在给谁发无线电,内容是少帅回迷城了。”沈若初直视着厉行的眼睛,轻声说着。

厉行是军政府的人,如今军阀混乱,厉行的行踪也是一种机密。

厉行有些吃惊的看着沈若初,身边的副官林帆立刻上前让人查了一下穿着青色长衫的男人碰过的无线电,也命人将青色长衫的男人给抓了起来。

“你那样查是没用的,他既然敢当着少帅的面儿来发,就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沈若初毫不客气的说着。

那个人就是利用无线电发出的声音来做谍者的,若是留下证据,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厉行眯了眯眼,像只豹子一样看着沈若初,没一会儿的功夫,其中一名通讯员拿了本子过来,到了沈若初面前。

沈若初看了厉行一眼,他不轻易信她,这是情理之中的,毕竟现在懂无线电码的通讯员少之又少。

没有多余的话,沈若初抬手敲击着桌面,速度很快,对方快速的记录着,然后,拿着密码本子,翻了好半响,才颤颤巍巍的开口:“少,少帅,这位小姐确实懂密码破译的。”

这密码本已经是最新版本的了,若不是精通,是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的。

“少帅,你不要被她骗了,她怎么会懂摩斯密码?这摩斯密码,没有经过特殊的训练,是根本不可能会的。”青色长衫的男人做着最后的挣扎,他是谍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暴露了身份。

话一出口,男人就后悔了,他没想到沈若初会摩尔密码,而且还是最新版本的编码,一时间着急,说错了话。

这简直是不打自招,对方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他用的是什么密码,他却不打自招了摩斯密码。

厉行和在场的人,也瞬间明白了,沈若初说的是真的,这个人绝对谍者。

沈若初目光里满是不屑的看着青色长衫的男人,声音不疾不徐的开口:“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全世界的人都当傻子,摩斯密码对你来说很难,不代表对别人很难。”

作为一个谍者,过分的自信,就是找死。

那谍者还想再说什么,厉行已经冷声开口:“把他嘴堵上!”

副官听了命令胡乱找了条毛巾,直接将穿长衫的男人嘴给堵上。

“她说的是什么?”厉行这才有些好奇的对着通讯员问道,这会子他是完全的相信沈若初了,他没想到的这女人居然懂这些。

只是很好奇沈若初说了什么,这通讯员吓成这样。

那通讯员不敢看厉行的眼睛,握着密码本,几不可闻的声音开口:“这位小姐,说,说少帅是混蛋。”

少帅是出了名的狠辣,这下可完了,真是把他给害死了。

通讯员话音一落,整个通讯室静的不行,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沈若初,下一秒,厉行爽朗的笑声响彻通讯室。

厉行大手一伸,将沈若初搂进怀里,压低声音暧昧的开口:“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也是第一个敢骂我的女人,这样很好。”

“你放开我,我说错了吗?你就是个混蛋。”沈若初头一次后悔了,她在国外听说了迷城的军政府。

这些年为国为民做了不少的好事,厉行更是要求南京政府,减了北方十六省的赋税,韩家大哥说了,这也算是个好人。

她才帮着厉行的,却没想到厉行根本就是个恩将仇报的。

厉行不以为然的笑着,就这么强行着搂着沈若初进了地下的审讯室,到了审讯室,沈若初看到那个穿着长衫的男人已经被绑在了刑架子上。

厉行强行搂着沈若初坐在那里,看着长衫的男人,半眯着眼,厉行身边的副官对着那男人进行拷打着。

鞭子一声一声的响着,一股扑鼻的血腥味儿让沈若初忍不住作呕,她在英国,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从没见过这样的严刑拷打的审问。

那男人被打的满身是血,血肉模糊,没有一处好的。

副官走到厉行身边,对着厉行道:“团座问不出来。”

厉行半眯着眼,放开沈若初,走了过去,直接拿起刑具架子上的钳子,面无表情的对着长衫的男人开口:“是这只手出卖本帅的,还是这只?”

话音落下的时候,沈若初只见厉行,直接拿着钳子,对着男人的手指夹了下来,她几乎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钳子夹着断裂的手指,还带着皮,连着血肉,厉行像个疯子一样,用力的一扯,那带血的断裂的手指,掉在地上,就这么一路滚到沈若初的脚边。

那人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回荡在审讯室,像是厉鬼一样,却让厉行眼底起了嗜血的兴奋。

沈若初再也忍不住,冲出了审讯室,找了一处角落,几乎是五脏六腑都能吐出来。

“你害怕?”厉行追出来的时候,不由蹙了蹙眉。

他见过沈若初随身带着枪,原本带着沈若初来这里,是试试她的枪法的,今日才发现她又懂得破译,还是沈家的小姐。

这女人像个迷一样。

“厉行,你根本不是人!我帮你,你却这样对我。”沈若初恨急的目光看向厉行,他居然带她来这种地方,还当着她的面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不傻,她知道厉行的目的是什么。

厉行静静的看着沈若初:“你不是谍者?”他以为沈若初懂得密码破译,至少是个谍者,可现在才知道,她不是谍者。

一个谍者,虽然不至于杀人无数,却不该见血有这种反应,这是本能,装不出来的。

“我不是,并不是所有懂得这些密码的人,都是谍者!”沈若初咬牙切齿的说着。

没有多余的话,沈若初便离开了,厉行立在原地。

副官林帆走了过来,对着厉行恭敬的开口:“少帅,那谍者晕过去了。”

“给我继续审,还有,查查沈若初。”厉行握着手里的链子,眼底的占有欲,毫不掩饰,这女人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他要定她了。

“是,少帅。”

审讯室太偏僻,沈若初走了好久,直到黑色的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一穿着绿色军装的军官从车里下来,对着沈若初恭敬的开口:“沈小姐,少帅让我送您回府。”

“不必了,替我谢谢他的好意。”沈若初没好气的开口,她帮他,他怀疑她,大可以去查,她不怕他去查,可厉行却用了那么最直接最暴力的方法威吓她。

林帆显然是料到沈若初会拒绝的,仍旧不死心的开口:“沈小姐,这里太偏了,您要是走回去,得明天早上了,这世道乱,小姐一个人不安全,还是让我送您回去吧。”

沈若初看了林帆一眼,厉行带着她,丝毫不顾忌的在林帆面前轻薄她,就证明林帆是厉行的亲信,看着荒无人烟的地方,沈若初还是妥协的上了车。

到了市中心,沈若初便让林帆停了车,自己自顾的下了车,林帆也不拦着。

沈若初看了时间还早,找了黄包车直接去了燕京大学的译书局,到了门口,沈若初付了钱,拿着资料进去。

主任是个带着眼镜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姓方,这里的太子爷公主太多,对于沈若初是韩家背景的身份,对方没有太惊讶,给沈若初办了入职资料。

就喊了一个穿着格子裙的姑娘进来,对着姑娘道:“子舒,这是咱们局里新来的职员,年纪小了点儿,可是剑桥毕业的,先跟着你做基础翻译,好好带带她。”

“好勒,主任放心。”女孩子爽朗的笑着,说话的功夫,便带着沈若初去了工作的地方。

整个办公室,堆得是成山成山的书,译书局工作虽然清闲,但是翻译也是很伤脑子的,翻译不好,影响也很大。

她喜欢这些有挑战的东西。

徐子舒一边拿着资料递给沈若初,一边问道:“你看着好小,有十八了吗?”

“有的,徐老师。”沈若初对着徐子舒笑了笑,其实徐子舒看着也不大,最多和沈菲差不多年纪。

“不要叫我徐老师,我又没教你什么,叫我子舒姐姐就行了,我家里我最小,看着你,就很喜欢的。”徐子舒对着沈若初道。

客气大方的性格,让沈若初对徐子舒的印象很好,她以为职场至少是勾心斗角的,没想到第一天就遇到这么好的同事,算是她回迷城最高兴的一件事儿了。

一天的相处,让沈若初觉得很轻松,译书局很清闲,下班都是很早的,沈若初回去的时候,方菁在和几个姨太太在打麻将,难得沈为坐在客厅看报纸,沈怡和沈媛也在家。

“父亲,太太,姨太太。”沈若初喊着人。

方菁想起早上沈菲被沈若初抢走的开衫外套,心中很是不快,没有好脸色。

沈媛看着只穿了白裙子的沈若初,忍不住喊道:“沈若初,你那件开衫呢?”

小说《厉少,夫人又闯祸了》 第七章 酷刑与残忍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悬疑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