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许你一世长安宁

更新时间:2019-07-12 10:27:24

许你一世长安宁

许你一世长安宁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吴回回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安然靳逸尘

《许你一世长安宁》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安然靳逸尘的书名叫《许你一世长安宁》,是作者吴回回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告诉我!他究竟哪里好?值得你为他这样做!”幽暗的房内,他强势的宛如帝王,俊脸阴沉至极。这个女人,是他披荆斩棘抢夺而来。他给了她盛世之宠,她却在婚礼前夕跟人跑了!要知道,妻奴也会黑化,开门,放男主!世人皆说,他薄幸寡情,却对她视若珍宝;只有她知道,他囚她至深!一次密谋逃亡,...展开

《许你一世长安宁》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安然靳逸尘的书名叫《许你一世长安宁》,是作者吴回回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告诉我!他究竟哪里好?值得你为他这样做!”幽暗的房内,他强势的宛如帝王,俊脸阴沉至极。这个女人,是他披荆斩棘抢夺而来。他给了她盛世之宠,她却在婚礼前夕跟人跑了!要知道,妻奴也会黑化,开门,放男主!世人皆说,他薄幸寡情,却对她视若珍宝;只有她知道,他囚她至深!一次密谋逃亡,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你一世长安宁》 005不是很开心 免费试读

只是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狂喜又怎么可能会瞒得过安老爷子精明的法眼?对贺文杰就更为不喜。

安然心中冷笑,果然在安文庭心中只有文琪这一个女儿,从来没有将她和那个人放在心上,更没想过要将安氏交到那个人的手里。

安老爷子也因为安文庭的话而勃然大怒:“我安家还没断子绝孙,不需要一个外人来继承安氏!”

安文庭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触及到了老爷子的底线,所以立刻挽回弥补:“爸,我的意思是文杰很能干,将来一定会成为我们安氏的得力助手。”

从刚认识安然的时候贺文杰就知道安老爷子对她的疼爱,但总觉得就算再怎么疼她也越不过亲孙女去,如今亲眼见识过了之后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他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错了?

若是坚持和安然在一起的话,有安老爷子的支持,得到安氏的机率似乎更高一些。

但现在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只能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坚定了想法后,紧握住安琪的手,一副视金钱地位为粪土的清高姿态:“安老先生,我是真心爱小琪想要和她共度一生的,跟她的身份无关!”

说着深情款款的看向安琪:“就算她不是安家大小姐,就算她穷困潦倒,我也只爱她一个人!”

呕!

他的这番表白让安然胃**江倒海,差点连隔夜饭都一起吐出来。

但不得不感慨,贺文杰的演技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就连她都差点信了呢!

不过她信不信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安琪信了,此时正感动的热泪盈眶。

安然相信,这时候就算贺文杰让她去死,她也会义无反顾的。

就连向来为人刻薄的周月琴也被贺文杰的这番表白感动到了,站在一旁抹着眼泪。

安琪更是泪眼婆娑的请求:“爷爷,求求您成全我们吧!”

贺文杰义正言辞的表明态度:“只要安老先生能同意我和小琪的婚事,我愿意离开安氏!”

对于贺文杰的这种自我牺牲,安琪认定他是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连安然都懒得嫉妒了。

所以也对贺文杰许诺:“文杰哥,就算你一无所有,我这辈子也只爱你一个人!”

我了个去,都酸的掉牙了好吗?

安然翻着白眼,这山盟海誓的,安琪这朵白莲花,还真当这是演言情剧呢!

反正事不关己的她一直默默吐槽,完成没有意识到自己兴趣盎然看热闹的心情,对于贺文杰的移情别恋,不要说是悲伤了,竟是连丝毫的失落都没有。

可对安琪的眼泪攻势,安老爷子却没有任何的妥协:“要结婚也可以,那就放弃安氏的股份继承权!”

“爸!”

“爷爷!”

看他们一家人急不可待的样子,安然心中嗤笑,无论说的怎么好听都一样还是舍不得安氏带给他们的一切。

她都能看的清楚明白,更何况是精明睿智的老爷子?

果然,就见老爷子嘴角扬起一抹转瞬即逝的嘲讽。

周月琴恶狠狠的瞪了眼安然,心中暗暗发誓绝对不能让她毁了自己女儿的幸福:“爸,我知道你疼安然这丫头,可就算你逼着小琪和文杰分了手,他也绝不可能会娶安然这么一个伤风败俗、水性杨花的女人做妻子。”

喂,有事儿说事儿,干嘛要人身攻击?

老爷子神情淡漠:“不要说了,我不相信!”

见老爷子蹙了下眉,安文庭低声问妻子:“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

周月琴冷笑一声,拿出一个文件袋,对老爷子说道:“爸既然不相信,那我就只能拿出证据了。”

说着不屑的看了安然一眼,那种志在必得的笃定,完全就是红果果的挑衅。

就连贺文杰都心中生寒,担心安然出于报复他的心理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此时全身心系于安然身上的他自然也没有发现安琪眼底掠过的那抹阴狠。

周月琴将袋子里的照片全都摊在桌上,安然完全没有想到,竟是那天在梵帝酒店,她和靳逸尘在一起的照片。

照片中,靳逸尘全程背对着镜头,所以没有拍到他的正脸,可是她的脸却拍的非常清晰,甚至连她扯掉靳逸尘腰间浴巾的瞬间都记录了下来。

“爸,你好好看看,这就是你疼爱的孙女做出的不要脸的事情!”

周月琴恨不得让安然身败名裂才能一舒心中的恶气。

安文庭拿起那些照片狠狠的摔在安然的脸上,紧接着就听到“啪”一声清脆的声响。

安然的脸被打得偏到一边,嘴里充溢开血腥的味道。

“不要脸的东西!”

“爸,你干嘛要打姐姐?”

安琪适时的冲上去挡在安然身前:“姐姐她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要不然她不会做这种事的!”

转过身催促安然:“姐姐,你有什么苦衷就说出来,如果缺钱爸也一定会给你的,你真的不要为难自己。”

安然心中冷笑,这朵白莲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坐实了她为钱卖身的罪名。

“文杰哥,你说句话呀!”

哭得梨花带雨的安琪拉着贺文杰:“你和姐姐从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你应该了解姐姐的为人,你告诉我爸和爷爷,她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贺文杰却始终沉默不语,只是低头盯着散落在地上的那些照片,心中的狂怒都快要把他吞噬了。

就像安琪所说的,正因为他了解安然,所以也更加清楚她不顾一切的个性。

“你们都给我闭嘴!”

老爷子威严的怒喝一声:“事情还没弄清楚,都胡闹什么?”

安文庭气急败坏的反驳老爷子:“爸,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他就真不明白了,老爷子怎么就对安然这丫头这么上心,连自己的亲孙女都全然不在乎。

一心想将安然驱逐出安家的周月琴也附和着:“爸,这些可都是她自己做出的丑事,我可没有冤枉她。”

这**做的事情都摆在眼前了,老爷子竟还向着她,偏心也偏的太没有底线了。

老爷子算是看明白了,这母女两个今天就是冲着安然有备而来的!

现在她们既拿出了所谓的证据,那就是在逼他表态。

老爷子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让原本就紧张的气氛更显压抑。

许久的沉默之后,才看着安然,郑重的开口:“小然,究竟怎么回事我只听你说的,你说照片是假的,我就相信它是假的。”

对于老爷子的信任,安然心中感激,但还是没有否认:“爷爷,照片是真的。”

闻言老爷子双眸微敛,已经开始考虑怎么为安然善后了。

可是紧接着就听安然继续说道:“可是爷爷,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

她不想解释什么,也不想重复那些来龙去脉,但就冲着老爷子对她的疼爱和信任,她也绝不能欺骗他。

老爷子什么都没有再问,只是果断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们都听到了,小然说了只是个误会,都散了吧!”

他们的那点浅薄的小心思,他实在没那个精力去应付,也懒得再去计较。

安琪小心翼翼的试探:“爷爷,你真相信姐姐说的,只是误会?”

老爷子厉声回了句:“小然说了是误会,那就是误会!你们还想怎么样?”

“误会?哼,糊弄谁呢?”

周月琴鄙视的嘲讽:“做出了丢人现眼的丑事,就只一个误会就带过了?你当老爷子傻还是我们傻?”

老爷子威严的目光射过来,安文庭立刻沉声喝止了她:“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这个蠢女人,老爷子明显是不想再追究此事,可她偏偏还不依不饶的,真惹怒了老爷子,他手里安氏的经营权都要被收回去了。

老爷子打量着贺文杰,最终化为一声叹息:“既然你们觉得这小伙子不错,那就看着办吧,婚礼我会参加。”

安然心里清楚,这是老爷子为了她做出的妥协让步,心里就更是感激。

虽然安家让她痛苦,甚至给了她许多的伤害,但能遇到老爷子这个视她血脉至亲的亲人,能有这样坚定的依靠,安然还是觉得上天还是待她不薄。

还没等安琪高兴,老爷子沉声警告他们:“照片的事,谁如果传出去,就别再妄想得到安氏的股份!”

知道他们最为在意的是什么,所以老爷子也只能以此来威胁震慑他们。

或许是因为那些照片的原因,在离开老宅的时候,贺文杰不仅没有像以往那样纠缠,更是连看都没有再看安然一眼。

看着他载着安琪飞驰而过,安然无奈的摇头苦笑。

好在她并不希望将来与贺文杰之间有任何的瓜葛,所以他这种态度反倒让她解脱的松了一口气。

老宅位于城西的郊区,所以当安然回到靳逸尘所住的翠雍城的时候已是黄昏。

尽管她刻意的遮挡,但一直焦急等着她的靳逸尘还是眼尖的看到了她红肿的脸颊。

“怎么回事?”

捧起她的脸轻抚上她红肿的脸颊,安然因为疼痛倒抽了一口凉气。

捧着她的小脸仔细查看,双眸危险的眯起:“是谁打的?”

脸颊红肿甚至沁出血丝,可见对方那一巴掌用了多大的力气。

被他这样亲密的对待,安然有些不自在,更重要的是砰砰乱跳的心实在是让她手足无措。

但是却又其为迷恋这种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温暖。

下意识的就想要避开,但靳逸尘却丝毫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滑过红肿的脸颊:“疼吗?”

安然绽开笑靥,若无其事的回他:“没事儿,早就不疼了。”

但她笑时抽动的嘴角却没有逃过靳逸尘敏锐的洞察,眼神越发凌厉。

见他沉默不语,安然向后退开一步:“我先去换衣服,马上就下来做饭。”

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口之后,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的靳逸尘也转身进了书房拨通了邵致远的电话:“去查查看安然今天去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

换了衣服的安然来做饭,但餐厅里的景致却吓了她一跳。

一桌子的菜,他这是打算摆满汉全席吗?

对上她困惑不解的目光,靳逸尘淡然一笑:“早晨只发了你工资,这是给你的奖励,我今天一早就打电话在梵帝的餐厅预定了。”

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虽然被那些照片给弄的心情沉闷,但做为一个吃货,这一桌子的美食足以慰藉她的心灵。

双眼发光的她二话不说就坐了下来,可正准备拿筷子的时候,手腕却被靳逸尘扣住给拉了起来。

“先上药。”

不由分说的就拉她回到客厅为她上药。

药膏擦在脸上清凉的感觉立刻缓解了**的疼痛。

定定看着专注为自己上药的靳逸尘,近在咫尺的俊颜在眼前放大,安然竟不舍得将目光移开。

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温柔对待过,安然心中竟有些酸楚,生出想哭的冲动。

“怎么了?”察觉到她情绪异常的靳逸尘问她。

摇摇头强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没什么。”

既然她不想说,靳逸尘也不想强迫她。

自然的牵起她的小手回到餐厅,故意打趣她:“机会难得,一定要敞开肚子吃。”

安然傲娇的丢给他一记白眼:“小心我把你吃穷了!”

只要你愿意,我希望能养你一辈子!

可是这话只是在心里想想,却没有说出来。

晚饭结束后,靳逸尘也没有像往日那样再使唤她,安然回到房间,吃饱喝足再睡上一觉才能彻底治愈她的心灵。

靳逸尘则是回了书房继续工作,同时也接到了邵致远打来的电话。

“靳越永不与安氏合作!”

双眸中射出寒光,就连声音也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温度:“不管用什么办法,明天这个消息一定要放出去!”

安琪、安文庭……伤害过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第二天一早,安氏集团乱作一团,从基层员工到高层,全都是人心惶惶的。

总裁办公室里,安文庭合上面前的笔记本:“怎么回事?靳越怎么会突然放出这种消息来?”

先是康奇,现在又是靳越,他最近究竟是走了什么霉运?接连被四大家族之中的两家联手排挤,安氏以后还怎么在T市立足?

小说《许你一世长安宁》 005不是很开心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