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

更新时间:2019-06-26 12:06:24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

来源:青墨云作者:汪十七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郑文丽李长生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小说简介主人公叫郑文丽李长生的小说叫《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它的作者是汪十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在坐月子时惨死。重生一世,真相大白,却得到了这个男人的宠爱。虐渣痛打白莲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希望给前世的自己一个交代,却没想到惹上了冷面阎王爷。...《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作品正文卷第十一...展开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郑文丽李长生的小说叫《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它的作者是汪十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在坐月子时惨死。重生一世,真相大白,却得到了这个男人的宠爱。虐渣痛打白莲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希望给前世的自己一个交代,却没想到惹上了冷面阎王爷。...

《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一章 哑口无言 免费试读

昂首大步哼着小曲慢慢的离开了。

郑珠走到小岔口,便停住了。

刚才自己的那一嗓子,树林里边的人早跑了,她隐约瞧见村主任媳妇的身影。

得,旧人全都到齐了。

径直去了村口大桥,她找到傻子老赖,许诺了一盒绿豆糕,绿豆糕这东西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个好东西,想办的事,都办成了。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前程往事,新账旧账,我们一起算。

郑文丽勾了勾嘴角,脸上漏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清纯的脸上多了一丝妩媚的笑容,倒是别具一种不同女人的风味,看着倒是与旁人不同。

暗中有个黑影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而郑文丽是不知道的。

办完一切,郑珠回到家里,连郑秀的嘀咕都不管,安安心心睡了一晚踏实觉。

第二天,王志明早早就来了郑家。

和郑家众人打了招呼,他冲着郑立根露出讨好献媚的笑容,“叔,您歇着,昨天挖剩的地交给我就行。”

喜的母亲刘翠兰眉开眼笑,连郑立根都难得的露出了满意的笑脸。

这个女婿还是很不错的,还没有娶进门,表现的都是这么好,都十分满意的点着头。

王志明越发得意了,拿起锄头就要出门,谁知刚走到门口,就被人一跟斗掀翻在地。

村主任拿着根棍子站在门口,气势汹汹大吼道:“我去尼玛的!居然敢给老子戴綠帽子!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说着,举起棍子就要挥下去,却被刘翠香拦住。

“主任,这玩笑可不能随便开!”

一家人都出来了,急忙忙的看着被打在地上的男人觉得十分的奇怪,这事情是哦怎么回事呢?

村主任急的红了眼,眼看拳头就要落到自己母亲身上,郑文丽这才连忙陪着笑脸把母亲拉了回来,鄙夷的指了指躺在地上傻眼的王志明,出声问道:“主任,您是说这人做那缺德事了?会不会打错人了?”

郑文丽这样问着,刘翠香也觉得奇怪呢,自己这好好的姑爷,怎么就被人说着做了那肮脏之事呢,何况你那媳妇再好,这没有结过婚的小伙子能看上吗?连忙关切的问道:“这主任别急,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拉着人就直接打上了?”

“老赖都亲眼看见了,就是他,连我的媳妇都敢动,他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葱,动土动倒太岁爷头上了,还能有假!让开!我打死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重重吼完,村主任举起棍子,死命打在王志明的身上。

郑家人傻了眼,围观群众傻了眼,看着村主任打狗似的下狠手,王志明一边叫嚷着冤枉,一边逃跑。

一时之间鸡飞狗跳,只听见哀嚎声。

郑文丽站在一边,心里只觉得畅快,就是该这么打,死命的打才对,让他尝尝这种滋味才是。

冤枉?

不过是把他们之后做的事提前爆出来而已。

村主任老夫少妻,媳妇自然出来鬼混。

前世不止跟王志明搞在一起,还被人捉奸在床,村主任被气的半边瘫了。

没一个月,就死了。

事实怎么样,谁猜不到呢!

打吧,狠狠的打,算是出了你前世一口恶气!

郑文丽就是在看笑话,郑文鸢在一旁都吓傻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本来爹娘都很满意王志明这个女婿的,现在怎么办,爹娘肯定就觉得王志明不是一个好的女婿,这样自己辛苦筹谋的,不就全部泡汤了吗!

不行,自己得想过办法,她看见郑文丽只是在一旁挂着浅浅的笑,好像这个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她忽然凑上前去问道“大姐,这姐夫被打成这个样子,你还不帮帮?解释解释?”

郑文丽真是就觉得十分的好笑了,冷哼了一声,“二妹是上了几天学的人,你不知道这还没有过门叫姐夫,是不合规矩,况且,这事情还得两说能,我能不能嫁这事,你看看爹那气的铁青的脸,你觉得这个男人我能嫁吗?”

郑文鸢被郑文丽的这一番话堵的哑口无言,这傻大姐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样的牙尖嘴利,半点都不饶人呢!

郑文丽没有理会郑文鸢的表情,在心里想着,这样一番,这个男人爹是不会让自己嫁给他了吧,她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着

这一通打,要不是围观者怕出事,真能让王志明交代在这儿了。

得意洋洋的来,垂头丧气离开,太好了,收拾了这王志明,不管怎样,先打破大家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就是好的。接下来就是让爹不同意这个婚事,然后不结婚,郑文丽在心里暗暗的祈祷着。

村主任被人劝着回了家,人群也散了,郑家人关上房门进了屋,一时间都安静了。

“世间的姑爷千千万,找个花子,也不能把姑娘嫁给王志明!”斩钉截铁的丢下一句,郑立根拿起锄头就下地去了。什么都能等人,庄稼事可是不等人的。

在郑立根的心里,老实本分的种庄稼,养活家里的一大帮人,就是好好的活着,至于儿女的婚事,当然不是要求是什么多有钱,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人品,可是,现在看来,用农村的一句俗话来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自己作为父亲,这下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男的了。

母亲刘翠香回过神来,一边念叨‘怎么会这样’,一边拿起锄头追上自家丈夫。

家里就剩姐妹两。

郑文丽瞟一眼发愣的妹妹郑文鸢,拿起小锄头就要追上去,却被郑文鸢抱住住胳膊。

郑文丽还觉得奇怪呢,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谁知道郑文鸢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郑文丽一口老血都要被气的吐出去。

“姐啊,王志明可是好人,村主任都老眼昏花了,你可千万别信!”郑文鸢焦急辩解道,心里懊恼的不行,明明事情都快成了,偏偏出这么一茬子事,老天怎么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呢!

郑文丽五味杂陈,狠狠挣脱郑秀的手,冷冷说道:“你觉得他好,那我跟爹妈说一声,你嫁他好了!”

说罢,便丢下小锄头,扭头进了房间。

郑文鸢气得攥紧了拳头,话都说不出来,眼里也闪过狠辣,看来不用点损招,是不行了!

咬牙切齿一阵,她跺跺脚跑了出去。

,说着回房间里,但是实际躲在暗处的郑文丽也跟了上去,看着自家妹妹左拐右拐,来到了小树林深处。等了一会儿,王志明竟然来了!

郑文丽捂住了嘴巴,果然,当年自己只是聚德郑文鸢鼓捣自己嫁给王志明,现在看来,这就是一场阴谋,就是自己的亲妹妹坑了自己。

只听见他们在小树林说着话1

“现在想把我姐娶到手,得用点狠招了!这样,我帮你把她约出来,你霸王硬上弓得了,身子给了你,她还能不嫁?”郑文鸢想到的损招,就是让自己不清不白的嫁出去是吧?

呵···很好!

之间王志明听见郑文鸢说这样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猥琐的微笑。

“真的可以这样啊?那郑家妹子,你可得帮我,不然你姐那个性子···”王志明想着郑文丽的身段,不由的吞了吞口水,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

郑文鸢看见王志明这个样子,不由的从心底里厌恶,还是打断他回答道:“你放心吧!倒是候我们可以······”

……

两人得意又猖狂的密谋着,一字一句落在郑文丽耳朵里,只觉得心寒。毁人姻缘,就是毁了一生啊!郑文丽的心里除了对自己妹妹的失望就是更加的憎恨了。一直以为她就是贪图小利,到底要顾着姐妹之间的情分,毕竟自己觉得,任何时候,都是姐妹之间的情分大抵是比较重的,如今看来,自己才是真的想多了。有些人,天性如此。

上辈子推波助澜也就罢了,这辈子还敢这样,休怪自己不顾念姐妹情分了!

恨恨瞪他们一眼,郑文丽小心翼翼离开。

越想心里却越委屈,跟他们在小树林,似乎都变得恶心起来,她奔跑起来,慌不择路之下,却撞到别人身上。

是她?李长生看见迎面撞上来的姑娘一眼就认出来,那个狡猾的笑,清丽的眼眸,他不会认错的。

“姑娘,你有事没事?”李长生搂住投怀送抱的女孩,皱眉问道。

郑文丽慌忙抬头,一眼,却呆住了。

这不是村主任的儿子吗?

当年可是听说去当兵当大官了,人在哪儿都不知道,现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难道,重活一世,事情都变化了?

李长生眉头皱的越发紧了,这姑娘,之前看着好好的,怎么现在看着倒是有些呆呆傻傻的模样,还抱着就不放手了,虽然被一个长得好看的姑娘抱着不撒手也挺好的,但是···

“咳咳···姑娘···”

郑文丽压根还沉浸在刚刚他们的对话里,李长生到底觉得有伤风化,把人推出怀里,他拔脚大步离开。

郑文丽这才反应过来,摸着砰砰直跳的胸口,她大步往家赶。

趁着家里没人,她摸到爹妈房里,把自家爹藏的小药瓶拿了出来。

精致的小药瓶,满满一瓶的药。

郑文丽偷了一颗藏在口袋里,气恼的想杀人。

前世跟王志明婚后被打,自己跑回了娘家,可就是这个平时一声不吭的父亲,用一颗药,就把自己弄晕了,连夜送回老王家,那个时候,自己就知道什么叫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要想好好的,首先在这个家里,自己就不能被嫁出去。

小说《高调虐渣,老公的心尖宠》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一章 哑口无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历史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