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妃

短篇言情 | 主角:凤雪衣白奎宸 | 108点击 | 2018-07-21 11:32:57 | 来源:悠空网

《凰妃》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凰妃》由Sam戈微最新写的一本爽文,虐恋,复仇风格的小说,主角凤雪衣白奎宸,内容主要讲述:情如烈酒,步步温肠。为了他,她甘心为妾,锋芒敛尽。纤纤素手,暗布生死残局,烈火焚城时,笑与敌人共葬。他的皇权,是以她的鲜血和她至亲的部署的尸骨铺就。他尊她,爱她,找回她时,亲率骑兵关外亲自铺就十里红绸相迎娶。红帐下,他微喘的伏在她胸口,沉声许诺,自此荣辱与共,一生一世一双人。自古人心易变,当猜忌横亘在帝后间,当万般诱惑摆在帝王前。昔日鹣鲽情深成一场笑话,她爹娘的头颅被高悬城门之上,三族之血尽染皇城。红纱帐暖,他将别人拥入怀抱。销魂月下,她与别人眼波流转。当昔日爱人战场重逢,是阴谋还是偶然。鸩毒烈酒,她暗布残局,运筹帷幄,袖纳天下。一切清规戒律不过是凤凰涅槃的筹码。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你既无情,我能将你推上帝王位,也能覆了你的江山!...

《凰妃》 【5】被抛弃了 免费试读

初晨暖阳光线温煦,透过那敞开的窗户斜斜照在那床榻之上,那人眉峰秀丽,长睫微垂,鼻若悬胆,唇若丹朱,淡淡金色光线环绕下,更显得妖异绝美,让人只看上一眼,就很难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当然,也没有谁移开。

夜御廷醒来之时第一眼对上的就是凤雪衣那一双微眯凤眸,视线上移,双爪捂颊的九尾眼冒红星,嘴角一缕银涎长长挂着,一人一狐两双眸子刚对上,九尾眼睛一亮,前爪一伸,忘记此刻自己此时是蹲在某人肩膀,导致爪下一空,一个倒栽葱,啪的一声在地上摔了个四爪朝天。

凤雪衣扶额,在夜御廷疑惑的目光下,淡定的弯腰抱起九尾,抬头笑着解释,“这是它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摔着摔着也就习惯了。”

九尾本窝在凤雪衣怀里抱着爪子哀哀直哭,一听这话,全身寒毛倒竖,就要冲出来为自己辩解,却被一手儿死死摁住脑袋,再哭叫不得。

“它能听得懂你说的话?”夜御廷看着九尾奇怪的反应,不禁微微扬起了眉梢。昨晚——

凤雪衣松开按住九尾脑袋的手,长指点点它的鼻尖,浅浅一笑,话题轻巧转了个弯,“你身体可有不适之处?”

夜御廷这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并不是客栈的房间,掀开被子起床,动了动四肢,旋即想起昨夜的事,急问道,“对了,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发生什么事?”凤雪衣微微挑眉,身子微微后仰,单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记得的,你最后是问他要什么。”夜御廷皱紧了眉心,猛然一抬头,望向凤雪衣紧张的问道,“你没答应他什么过分的条件吧?!”

她是因为他而受到威胁的,要是她真为此付出大的代价,他会一辈子良心不安。

“你在担心我?”凤雪衣眨眨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他脸上渐渐浮起的嫣红之色,直觉的是新奇。一般人在非正常醒来发现不在自己家,会慌乱是吧!会看看自己身上有木有缺哪少哪是吧!但他只是动了动身体,就开始关心她的事来,是不是太不正常了点?

“才没有!”

被这么直勾勾的目光盯着,夜御廷以恶声恶气掩饰自己的失常,只是脸庞上多出的晕红,却出卖了他此刻的情绪——那一刹那,他,的确在担心着她。

“喔!”凤雪衣收回视线,不知怎的,话里有着她自己都难察觉的一抹失望。

“我先回去了。”气氛陡然寂静,夜御廷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弯腰拿起床板上的靴子,手忙脚乱的往里套。

但是她接下来的话,却让他身体陡然僵硬。

“带我一起去吧!据说花神节很热闹,我也想见识见识。”

花神节,北国特有的节日,三年举行一次,祭拜神灵。行祭祀礼之时,家家户户斋戒沐浴三日,携花篮,果类、香烛到庙里祭拜,相当热闹。

凤雪衣在这世界已经正好待了三年,自然也是知道这个节日的,但是由于身体不便于行的缘故,一直是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一次能跟着出来,全因为当今皇帝不知道起了什么心思,携朝堂重要亲信连同其儿女一起来祭拜,她作为将军府的小姐,也一起来了。

而今天本来是祭拜的时间,不过由于她昨天突然发病,就这么耽搁在这了,现在想想,再看一次祭拜还要再等三年,而她这副躯体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呢!既然是这样,也就不要留遗憾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不是吗?

所以,她对他提出了请求。

而夜御廷,愣了一愣,“喔。”穿好靴子抬起头时,正看见少女容颜笑容瞬间宛若昙花初绽,心不受控制的跳慢了两拍,急急低下头后,脸上更是滚烫的难受。

“我这是怎么了?”他不禁喃喃自问,为什么在别人面前都能镇定的他,到了她面前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常?甚至会一再的想要逃避她的注视,他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

凤雪衣却没空理会他此刻万般纠结的心思,转身,手中缠绕的白绫倏尔射向窗外大树,拉着那白绫,座下椅子向前滚去,直到坐到了梳妆台前方才停下。

夜御廷闻声抬头,吃惊的看着她的动作,目光在看向一面不同于这世界任何一面铜镜的镜子时,猛然狠狠一滞。

光滑的镜内,少女玉容清晰毕现,眉峰秀美,琼鼻玉唇,一双狭长凤眸宛若那不可测的深潭,幽幽华光闪烁其中,长睫微垂,所有心思和算计尽数藏匿。

慵懒而高贵,她的气质天然而成,这让他想起昨夜那因为他被困而面露杀气的少女,心跳慢了一拍,一股莫名情愫随之从心底升腾而起,只觉得心底某处多了一些东西,但是多了些什么,他却是理不清。

十六岁的少年,深宫成长,习的是帝王之术,面对的是阴谋诡计,纵使容色倾城,却无真心与之待的人,初次遇她便得她相助,再遇她为他而动怒,这份感觉于他,很是奇特,所以不懂,于是留在了心底,就像在心底引进了一泓清泉,随着时间的流淌,用情渐渐灌成瀚海,直到一日,终于决堤,覆水难收。

凤雪衣用锦带在头上绑了个高扎马尾,放下梳子,转过头来,看见夜御廷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忍不住扑哧一笑,露出两排洁白贝齿,笑涡甜甜,好不可爱。

这一声笑,可把夜御廷笑醒了,发现自己竟然看她看呆了眼,面庞迅速浮上一抹可疑的红云,快步行至她身旁,有些虚张声势的恶声道,“梳个发髻都要这么久,女人,就是磨磨蹭蹭的。”

凤雪衣眼睛一亮笑容更甜,呀,原来是害羞了啊!

“好了,走吧!”看着他的脸有越来越红的趋势,为了避免他恼羞成怒逃跑,她决定还是先不取笑他了。不然他丢下她跑了,她一个人玩狐狸,会闷死的。

不过,嘴角那一抹窃笑,怎么藏,都藏不住。

夜御廷当然也没有漏看她嘴角的那一抹窃喜,心下大窘,长臂一揽,在她惊呼声中,抱起她娇小的身子,飞快往外掠去。

嗵,毛茸茸的一团从半空猛然掉落,九尾伏地抱爪泪眼汪汪,呜呜被抛弃了被抛弃了。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穿越小说
  4. 悬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