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安知君心何所思

更新时间:2019-05-27 04:31:10

安知君心何所思

安知君心何所思

来源:掌中云作者:陌霖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安思芸秦知

《安知君心何所思》小说简介《安知君心何所思》是作者陌霖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安知君心何所思》精彩章节节选:影帝又怎样,她安思芸就是看不惯这种耍大牌的人,那就,镜头面前见!他刚回国,没想到娱乐圈就有了这种生物,镜头见,可不要哭!强强联手,看她如何踩绿茶,撕白莲,扒渣男。影后的座右铭: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影帝的座右铭:人若犯我爱人,我必犯人十倍。......展开

《安知君心何所思》小说简介

《安知君心何所思》是作者陌霖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安知君心何所思》精彩章节节选:影帝又怎样,她安思芸就是看不惯这种耍大牌的人,那就,镜头面前见!他刚回国,没想到娱乐圈就有了这种生物,镜头见,可不要哭!强强联手,看她如何踩绿茶,撕白莲,扒渣男。影后的座右铭: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影帝的座右铭:人若犯我爱人,我必犯人十倍。...

《安知君心何所思》 第八章 意外发生 免费试读

仅仅才开拍三天,《暗号》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一到要开机前就背地里长吁短叹,导演王凯的脸色更是好看不到哪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阎青。

就像邪了门似的,以前合作过的工作人员从未听说过阎青在拍摄现场时常不断NG耽误进度的,也有人在下面悄悄说S市是不是跟阎青相克,因为她来这的第二天就搞丢了赞助商赞助的戒指,当时全体人员要帮她找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印象是在哪掉的了,于是只能不了了之。

阎青坐在车里,脸色不必其他人好到哪去。自己也深知王凯一直迟迟没有对她大发雷霆完全是给她背后的那个人的面子。

片场上每每跟安思芸演对手戏的时候,便不自觉的被对方的气场影响着,不是忘词就是情绪不对。

她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这几年心浮气躁,早就把演技这门课程忘在脑后了,每年轻轻松松演几部抠图古装偶像剧或是大女主的玛丽苏神剧,钱就源源不断的进帐,上次演电影还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也许是怕播出的效果让自己与安思芸形成鲜明的对比,怕被比下去,怕从此掉了价儿,才会如此着急,可却没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指引她。

此时,小助理从外面拉开车门,一看见阎青如名字般此刻发绿的脸,怯生生地说:“阎青姐,王导说做好准备要开拍了……”

阎青深呼吸一口气,早知道现在这样难堪,她当初就不会求金主让自己参演这部电影,但目前看来唯一能让她心情稍微好点的就是,可以在这里见到秦知。

安思芸已经换好衣服,精心护理的长发果然对得起主人花的价钱,在阳光下都显得柔顺发亮,惹得片场好些小姑娘羡慕。

“思芸姐,您开拍之前再喝两口茶?”晓晓站在旁边说。

安思芸听了,觉得晓晓这个小姑娘越来越逗了:“怎么,你怕我待会被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

晓晓听了又是不满:“呸呸呸呸呸!思芸姐您怎么老对自己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这个喝茶吧,通气顺心,对身体只有有益而无害呀……”

“这词听着像以前电视里推销保健品的,哈哈。”安思芸发自内心的露出一个笑,五官都显得柔和而带着些妩媚,与平日大不一样。

晓晓有几秒钟看呆了,心说思芸姐要是每天都能这么笑一笑,她就是当个笑话也无谓的!

“思芸,你那边准备好了吗?”王凯照常拿着喇叭喊话。

“准备好了导演!”安思芸站起身,对着王凯点头示意。

她再一回身的时候就看见阎青以一种有些不自然却试图极力伪装的别扭神情向自己走来。

“思芸姐好。”阎青笑了一下说,但那效果不如不笑,晓晓在一旁看的毛骨悚然,她个人觉得视觉上看l堪比国产恐怖片里的女鬼。

安思芸淡笑着点头,心里不发愁是假的。

前两天比较简单的戏份都要NG几回,今天这场戏是以感情层次的递进为主。拍摄内容是方微得知赵淼死了之后,由一开始的极致愤怒的想杀了林幼然到被其一句话点醒后的悲痛欲绝。

这场戏安思芸只要配合阎青就好了,这一段需要阎青带着情绪念出大段台词。台词功底在现在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毕竟只要你演技到位,后期配音跟上,就是一段挑不出毛病表演。

可是现在所有人都替阎青捏一把汗,也在王凯即将爆发的边缘上战战兢兢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王凯对演员好是真的,骂演员的功力也不是盖的。

这是圈内众所周知的。

随着打板清脆的声响,安思芸迅速找好状态,镜头从她后面缓缓往前移动,给了安思芸一个面部特写。

显示器上,安思芸的眼神黯淡无光,眉头微皱,虽然还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里的一个人,可看起来魂儿却像是早已随着赵淼走了,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听着那些难听到不堪入耳的话却毫无反应。

阎青这大段台词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她现在只是需要表演出合适的情绪来。

也许是正常戏恰好像一个舒发点,台词跟情景完全统一,看着面前的安思芸,那些台词就像不用过脑子般自动地从嘴巴往外蹦。

安思芸看着阎青越说越激动的表情,愤怒表演的恰到好处……与前几天一反常态,她到现在的表演成分都是饱满的,头一回两人开拍十分钟后导演还没喊停。

可就是太饱满了,倒有种那里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接下来阎青该生气的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气到失去理智的方微想在这间茶馆包间里杀掉林幼然泄愤。

阎青朝安思芸扑过来,安思芸假意往后面躲却没躲过,白皙的脖子被阎青双手掐住。

“林幼然,你不是整天在赵淼面前搞那些悲春伤秋吗?我今天把你送过去跟他一起,这样你就不用在凄凄惨惨的装无辜了!”阎青一边说着台词一边双手逐渐用力。

安思芸一开始还感觉没什么,但现在阎青的手还在用力!

她已经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了,双手拍着阎青,告诉她已经可以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缺氧了。

可阎青脸上冷笑着,像没感受到安思芸的提醒般,如一个为爱痴狂的女子失去理智般的疯癫。

忽然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紧紧掐住阎青的手腕,阎青感到手腕酸麻,下意识的松开手,安思芸如重新得到呼吸的鱼,转身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脖子上赫然印着两道深红的手掌印。

阎青猛然回过神,看着地上的安思芸不知所措,她刚才入戏太深,把自己这两天遭受的白眼和不满全都施加在安思芸身上了……

再一抬头,看着秦知那张面无表情地脸忽然就慌了神。

这边王凯看着三人才发现事情不对劲,重放了一遍画面时,看着安思芸已经开始挣扎而阎青却越来越用力的手指,不由张嘴大骂道:“没有作为演员的基本素质就不要干这一行!自己如果有自知之明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是走是留我也不想多说!”

秦知托起安思芸的上半身,让她倚在自己的肩膀上得以顺畅的呼吸。

阎青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四肢无力,双手的刺痛此刻更为明显。仅仅才开拍三天,《暗号》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一到要开机前就背地里长吁短叹,导演王凯的脸色更是好看不到哪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阎青。

就像邪了门似的,以前合作过的工作人员从未听说过阎青在拍摄现场时常不断NG耽误进度的,也有人在下面悄悄说S市是不是跟阎青相克,因为她来这的第二天就搞丢了赞助商赞助的戒指,当时全体人员要帮她找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有印象是在哪掉的了,于是只能不了了之。

阎青坐在车里,脸色不必其他人好到哪去。自己也深知王凯一直迟迟没有对她大发雷霆完全是给她背后的那个人的面子。

片场上每每跟安思芸演对手戏的时候,便不自觉的被对方的气场影响着,不是忘词就是情绪不对。

她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这几年心浮气躁,早就把演技这门课程忘在脑后了,每年轻轻松松演几部抠图古装偶像剧或是大女主的玛丽苏神剧,钱就源源不断的进帐,上次演电影还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也许是怕播出的效果让自己与安思芸形成鲜明的对比,怕被比下去,怕从此掉了价儿,才会如此着急,可却没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指引她。

此时,小助理从外面拉开车门,一看见阎青如名字般此刻发绿的脸,怯生生地说:“阎青姐,王导说做好准备要开拍了……”

阎青深呼吸一口气,早知道现在这样难堪,她当初就不会求金主让自己参演这部电影,但目前看来唯一能让她心情稍微好点的就是,可以在这里见到秦知。

安思芸已经换好衣服,精心护理的长发果然对得起主人花的价钱,在阳光下都显得柔顺发亮,惹得片场好些小姑娘羡慕。

“思芸姐,您开拍之前再喝两口茶?”晓晓站在旁边说。

安思芸听了,觉得晓晓这个小姑娘越来越逗了:“怎么,你怕我待会被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

晓晓听了又是不满:“呸呸呸呸呸!思芸姐您怎么老对自己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这个喝茶吧,通气顺心,对身体只有有益而无害呀……”

“这词听着像以前电视里推销保健品的,哈哈。”安思芸发自内心的露出一个笑,五官都显得柔和而带着些妩媚,与平日大不一样。

晓晓有几秒钟看呆了,心说思芸姐要是每天都能这么笑一笑,她就是当个笑话也无谓的!

“思芸,你那边准备好了吗?”王凯照常拿着喇叭喊话。

“准备好了导演!”安思芸站起身,对着王凯点头示意。

她再一回身的时候就看见阎青以一种有些不自然却试图极力伪装的别扭神情向自己走来。

“思芸姐好。”阎青笑了一下说,但那效果不如不笑,晓晓在一旁看的毛骨悚然,她个人觉得视觉上看l堪比国产恐怖片里的女鬼。

安思芸淡笑着点头,心里不发愁是假的。

前两天比较简单的戏份都要NG几回,今天这场戏是以感情层次的递进为主。拍摄内容是方微得知赵淼死了之后,由一开始的极致愤怒的想杀了林幼然到被其一句话点醒后的悲痛欲绝。

这场戏安思芸只要配合阎青就好了,这一段需要阎青带着情绪念出大段台词。台词功底在现在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毕竟只要你演技到位,后期配音跟上,就是一段挑不出毛病表演。

可是现在所有人都替阎青捏一把汗,也在王凯即将爆发的边缘上战战兢兢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王凯对演员好是真的,骂演员的功力也不是盖的。

这是圈内众所周知的。

随着打板清脆的声响,安思芸迅速找好状态,镜头从她后面缓缓往前移动,给了安思芸一个面部特写。

显示器上,安思芸的眼神黯淡无光,眉头微皱,虽然还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里的一个人,可看起来魂儿却像是早已随着赵淼走了,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听着那些难听到不堪入耳的话却毫无反应。

阎青这大段台词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她现在只是需要表演出合适的情绪来。

也许是正常戏恰好像一个舒发点,台词跟情景完全统一,看着面前的安思芸,那些台词就像不用过脑子般自动地从嘴巴往外蹦。

安思芸看着阎青越说越激动的表情,愤怒表演的恰到好处……与前几天一反常态,她到现在的表演成分都是饱满的,头一回两人开拍十分钟后导演还没喊停。

可就是太饱满了,倒有种那里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接下来阎青该生气的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气到失去理智的方微想在这间茶馆包间里杀掉林幼然泄愤。

阎青朝安思芸扑过来,安思芸假意往后面躲却没躲过,白皙的脖子被阎青双手掐住。

“林幼然,你不是整天在赵淼面前搞那些悲春伤秋吗?我今天把你送过去跟他一起,这样你就不用在凄凄惨惨的装无辜了!”阎青一边说着台词一边双手逐渐用力。

安思芸一开始还感觉没什么,但现在阎青的手还在用力!

她已经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了,双手拍着阎青,告诉她已经可以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缺氧了。

可阎青脸上冷笑着,像没感受到安思芸的提醒般,如一个为爱痴狂的女子失去理智般的疯癫。

忽然一只强劲有力的手紧紧掐住阎青的手腕,阎青感到手腕酸麻,下意识的松开手,安思芸如重新得到呼吸的鱼,转身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脖子上赫然印着两道深红的手掌印。

阎青猛然回过神,看着地上的安思芸不知所措,她刚才入戏太深,把自己这两天遭受的白眼和不满全都施加在安思芸身上了……

再一抬头,看着秦知那张面无表情地脸忽然就慌了神。

这边王凯看着三人才发现事情不对劲,重放了一遍画面时,看着安思芸已经开始挣扎而阎青却越来越用力的手指,不由张嘴大骂道:“没有作为演员的基本素质就不要干这一行!自己如果有自知之明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是走是留我也不想多说!”

秦知托起安思芸的上半身,让她倚在自己的肩膀上得以顺畅的呼吸。

阎青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四肢无力,双手的刺痛此刻更为明显。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武侠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