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更新时间:2019-05-27 04:29:22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来源:青墨云作者:蓉焉分类:短篇言情主角:顾以沫夜景琛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小说简介《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是作者蓉焉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精彩节选: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展开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小说简介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是作者蓉焉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精彩节选: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宠她,爱她,护她,她慢慢记起了她怀过的孩子,他送过的青梅。直到,另一个女人领着缩小版的他回归。是她,还是,她?她留下离婚契书伤心逃离,他却追上她单膝跪地:“顾以沫,我要的是你,一直都是你!”当最后一刻真相揭晓,谁才是谁的劫数,谁才是谁的替身?有一种情深温柔了岁月,有一个名字惊艳了时光。第一眼看到你,我便知道,你是我的地老天荒。【小剧场】月黑风高的夜,半山别墅中传来她惊怒的声音:“夜景琛,我们已经离婚了!”帝王般高傲睥睨的男子肆意一笑,语声撩人:“你没看我们的婚前协议吗,夜太太?”揉着酸痛的腰肢,她狐疑地打开那份协议:离婚后,产业是顾以沫的。别墅是顾以沫的。孩子是顾以沫的。夜景琛是顾以沫的……她惊怒大吼:“滚!”男子霸道抱住她掠夺索吻,月色斜照,气温渐升,一室温情脉脉……...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第04章 本来就比你高贵 免费试读

但是妈妈现在衣不蔽体,她又不得不进去。

“妈你放心,我们刚才去的那家店不是说了吗,我手里的金卡只有在这里才能用。”顾以沫一边带着叶玲走进大厦,一边安慰她。

夜景琛为防她逃走,把她身上所有的现金银行卡都搜走了,只给了她这张金卡。妈妈身上的钱也有限,还要每个月给医院里的爸爸交诊疗费,所以她们必须省着用。

女装专柜前,顾以沫看着妈妈身上一件得体的套裙,站在镜子前面,有些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她本人。

叶玲本身是个标致的美人,只是平常没钱打扮,现在一袭漂亮的衣服穿在身上,立即让她变成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

“妈妈还是像我小时候一样漂亮。”顾以沫也跟到了镜子前面,情不自禁地倚在了她的肩头。

顾肖肖那句话她不是没听见,可是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爸爸妈妈对她的爱却是一分都没少过。

“傻孩子。”叶玲宠溺地看着镜子里面的顾以沫,所有的惊惶不安都因为女儿一个撒骄而烟消云散。

“哟,就你们母女,不该去露宿街头当叫花子吗?也有胆到这里来。”母女二人温馨的气氛瞬间被一道阴阳怪气的话音打断。

顾肖肖一见叶玲母女就恨得牙痒痒,这个全市名流会聚的商场,她每次来也只敢买些打折的过季东西,那些流行的新品,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而叶玲身上穿的这件她在网上看过,明明就是当季的新品,还是**款!

她看都不敢看的东西,这对母女竟然把它穿在了身上!

顾以沫寻声望去,只看到顾肖肖带着几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也走到了柜台边,这些人她基本都认得,是顾肖肖的狗腿,平时没少奚落她。

真是冤家路窄,刚刚分开,在这里又碰上了。还是,她一直在派人跟踪她们母女?

顾小沫从叶玲肩上起来,牵着她的手,凉凉地看向她们。

“根本就买不起,还试什么试?”顾肖肖对母女二人不屑一顾,对柜台的店员说道,“还不给她扒下来,弄脏了弄臭了怎么办?”

说着,还故意捏着鼻子,嫌弃透顶似和以手作扇,扇起风来。她身边的女伴们立即跟着哄笑起来。

顾以沫看着她的样子,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拥上叶玲的肩膀,越笑越开,弄得顾肖肖一帮人有些莫名其妙。

顾肖肖见她不气反笑,立即黑了一张脸:“你笑什么笑!”

“我们这里很香啊,如果只有你能闻到臭味,”顾以沫好整以暇地望着她,“那说明你的狐臭又犯了。”

“你!”顾肖肖的脸色立即羞恼地红了一大片,死死瞪着顾以沫,恨不得当场撕了她。她堂顾家的掌上明珠,偏偏有个怎么都治不好的狐臭,这是她最大的忌讳,没想到这个小**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

顾以沫看也不再看她,把金卡拿出来递给店员,“这衣服,我要了。”

看到金卡,刚才还漫不经心的店员立即恭敬起来,这种金卡,全市也没有几张。

“小姐,请稍等。马上就好。”

看着店员的态度转变,顾肖肖立即警惕起来,紧紧盯着店员手中那张卡。

“请问是顾小姐吗?”店员刷了卡,确认了顾客信息,更加恭敬起来。

“嗯。”顾以沫点头。

顾肖肖一张脸瞬间变成黑炭,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卡!自从她出现,那些店员看都没看她一眼,而顾以沫这张卡一拿出来,她们就恭敬得跟见了皇帝似的,所以,那卡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她死死地扣着手心,愤恨的妒火几乎要把她烧着。

她一定要把那张卡拿过来!

顾以沫那个**的东西,全部都要变成她顾肖肖的东西!

“对不起顾小姐,您的金卡已经被冻结了。”店员刚才的恭敬瞬间烟消云散,变得有些冷嘲。

拿着一张废卡也敢出来试他们**版的衣服,真是丢人现眼。

顾以沫脸色一红,眉心慢慢皱了起来,立即想到夜景琛这是在逼她入绝境,让她不得不回到他身边。

“哈哈!”顾肖肖立即得意地笑了起来,轻蔑至极的神色望着顾以沫母女,“叫花子就叫花子,没钱还装什么高贵!”

“不用装,我本来就比你这个满身狐臭的八婆高贵!”顾以沫冷冷瞥了她一眼,面上云淡风轻地说道,只是紧握的手心却泄露了她心底的恨意,夜景琛,让她给妈妈买一件衣服都做不到!

他怎么羞辱她让她出丑都没关系,可是今天妈妈也在,他怎么能让妈妈出丑?

她的指尖直扣指心,很快就刺出一片鲜血来。

她眼底的恨意越聚越浓重,让她恨不得跟那个恶魔同归于尽。

“这衣服,我看着本来就不合适,我们不要了。”叶玲心疼地看了女儿一眼,想要把衣服换下来。顾以沫鼻间酸涩,却无能为力地看着妈妈一步一步向试衣间走去。

“刷我的。”一道温和清润的声音骤然响起,就像一道天簌之音倏然划破天际,划出一道绚丽的虹。

顾以沫身子僵了一瞬,蓦然转身,一张熟悉至极也想念至极的脸突然就撞进了她水雾氤氲的眸子,让她的心怦然跳动起来。

季翰扬把手中的金卡递给店员,回眸看着顾以沫,眉眼间飞扬着温润和和煦的笑意,像极了拂面的春风。

他一件纯白的手工衬衫,右臂间随意地搭着一件浅色西装,俊朗而有型,依如他出国之前的样子。

“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他望着顾以沫,自然而然地伸出手为她顺了顺两鬓有些凌乱的发丝,细致体贴的动作像他的声音一样温柔动人。

想起被拦截的电话,顾以沫的脸色微微一变,只能说道:“手机摔坏了。”

仅管是她故意摔的。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虐恋小说
  3. 历史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