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嫡女战妃

更新时间:2019-05-27 04:07:01

嫡女战妃

嫡女战妃

来源:青墨云作者:颜轻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步天音沈思安

《嫡女战妃》小说简介主人公叫步天音沈思安的小说是《嫡女战妃》,本小说的作者是颜轻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掉下缆车没摔死,重生成为金碧皇朝家喻户晓的无颜女。谁知,丑颜之下却是真正的惊才绝艳,倾世风华!为了爱人红妆战甲,披荆斩棘,征战乱世!她说,你们伤害我不可以,伤害云长歌更不可以!既然全世界都要反对他们?那么就算杀,她也要拼出一条血路!乱世倾城?她便敢...展开

《嫡女战妃》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步天音沈思安的小说是《嫡女战妃》,本小说的作者是颜轻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掉下缆车没摔死,重生成为金碧皇朝家喻户晓的无颜女。谁知,丑颜之下却是真正的惊才绝艳,倾世风华!为了爱人红妆战甲,披荆斩棘,征战乱世!她说,你们伤害我不可以,伤害云长歌更不可以!既然全世界都要反对他们?那么就算杀,她也要拼出一条血路!乱世倾城?她便敢为天下先!天意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为了与他厮守,她破阵山河,颠覆天下算什么?江山如画又怎能比你!苍天之下,黄土之上,风云际会,凤杀天下!...

《嫡女战妃》 破阵曲 第八章 大闹王府(1) 免费试读

今日冬至。一转眼的功夫,步天音在自己房里被关了整整七天的“禁闭”。

这七天里,她虽然出不去,却知道步府不断有人来询问她为何不回门,都被沈思安以“身体疲劳,下不来床。”为由挡了回去。

瞧瞧呀,死渣男就是死渣男,连扯谎的借口都这么臭不要脸!等她拿到休书的那一天,一定会满足他“下不来床”的愿望!——揍到他想下来都难!

沈思安关她进来的时候,说他不想再看到她,那不正好?她也正不想看见他呢!她就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好好适应自己这个身体。

这里除了冷一点,除了每日送饭的下人外倒是真的没有人来,十分适合她静养。她发现前世的技能都还在,只是用起来不那么顺手,大概是身体的排斥反应,还需要适应。她额上的包也散瘀消肿,竟然没有烙下疤!简直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她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脸,可哪有女孩子不爱美的?要知道前世的她,可是学校和局里有名的一枝花呢!这张脸目前看起来虽然不咋地,但等她身体恢复,一定会找到恢复容貌的办法!

她有种强烈的预感,这张脸的本来面容一定是惊世之色!

雨琦从半支开的窗子外探头进来,看到这一地废纸后大惊失色:“小姐,你……你怎么又写了这么多休书?”

“都是草稿。”

那一地凌乱的草纸,每一封上面都写着偌大的“休书”二字,看得雨琦眼睛都直了。她从来不知道,小姐的胆子有这么大,简直令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步天音慢慢走到窗边,雨琦惊讶的望着她:“小姐,你把绳子解开了?”

瞧她这副大惊小怪的模样,步天音深觉好笑。那不就是一根绳子而已?他沈思安还当真以为区区一根绳子就真的能将她困住?就算是玄铁支撑的铁链,她过去也能两指就给劈断!咳,现在的话可能不太行。不过等她养好身子,那都不叫事!

雨琦的小脑袋四下环顾,确定没人注意到她,才压低声音道:“小姐,我听二管家说,今个冬至要吃饺子,王爷一会儿要过来请您!”

“他请我?”步天音说完,冷不丁偏头打了个喷嚏。雨琦这才注意到,屋里四角的火盆早就灭了,这还敞着窗户,冷风灌进去,小姐不得风寒才怪!她见状有些急了,关上窗子,隔着窗忽然跺脚道:“我去求王爷!”

“站住!你回来!”步天音叫住她,雨琦听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凌厉,真怕她会赶她走,是以就算再着急也不敢不听她的,将窗子开了个小小的缝儿,自己还用身子挡住缝口,不让冷风吹进去。

步天音甩甩头打了个喷嚏,声音便有了明显的鼻音:“他请我?他是想来看看我有没有被冻死吧!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阿嚏!”

她自然知道自己感冒了,这原主身体素质太差,如果是她原来的身体,在这种苦寒情况下扛十天不是问题。看来以后只能加强锻炼。

雨琦干着急,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瞧见沈思安朝这边走来,忙跪下行礼请安,沈思安看也不看她,大步掠过。她心里祈祷小姐赶紧把那一地的休书都藏起来吧,要是王爷看到不得气得再关她几天啊!

步天音自然不会藏,她就等着沈思安进来看到这些呢,最好气死。气不死的话,也一封休书休了她,大家从此是路人,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沈思安一脚踢开门,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地的凌乱,对上那双清澈明亮如星色的眼睛,冷冷问道:“你可知错?”

步天音冷哼一声:“我不知错。王爷这般纠缠于我,小女子怕是以为王爷爱上我了呢。”

沈思安冷笑:“看来你是没照过镜子,不知道自己的尊荣有多恶心人。本王有个规矩,别人越是想让我去做的事情,我偏不会叫他如意。你就算长得再丑,性格再坏,一日在我沈王府,我没有玩够你,你便离开不得!”何况,自古哪有女子休夫一说?要说抛弃,也得是他丢了她不要!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非要让我留下,我以后做出什么你可别后悔!”步天音懒洋洋的开口,她放在背后袖中的手微微一动,又将那被她解开的绳子绑在了自己腕上,继续装出一副被他捆在这里七天的样子。

沈思安觉得眼前这丑女人看起来似乎和过去真的不一样了,他心里有种陌生混乱的感觉。抬脚慢慢朝她踱来,步天音向后退去,雨琦在外面看得胆战心惊,生怕王爷把她家小姐怎么着似的,却忘了他们现在的身份是夫妻,夫妻之间做些她想的那种事情,是很正常的。

沈思安袖袍一挥,窗子啪的被关上,差点夹住雨琦的脑袋,她站在原地,后怕的一动也不敢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到听见屋里面咣里咣当桌椅倒塌的动静间或着传来步天音愤怒的声音:“你信不信我杀了你?”紧接着门板被用力踢开,沈思安抱着她大步向外走去,口中怒道:“你最好不要乱动!”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差点伤到他!

早在被他抱住的时候步天音就面色一变,但她没有太多挣扎,因为这几天吃的太素了,肚子里都要冒酸泡了。她腹下一顶,一反胃就把呕出来的全数吐在了他的身上,她攒了一肚子的酸水啊,一点没浪费全都吐在了沈思安的长袍上!

抱吧!你不是喜欢抱吗?我送你一身的恶心你丫是不是就更喜欢了!

沈思安顿时沉了脸,但不过须臾,他便恢复了神色,大步抱着她离开。

步天音被两个力大无穷的侍女扔进了香气氤氲的温泉里,拿着刷子上上下下几乎把她蹭掉了一层皮。她之前感冒,一泡进热水里顿觉舒适无比,她也就任她们去了。无论她们如何在她身上折腾,她都雷打不动的泡在热水里闭目调息。

待梳洗完毕,她浑身就像脱胎换骨一般,鼻子通畅,筋骨灵活。任由那两个大力士又将她“押送”到了花厅。

沈思安早已沐浴更衣等候多时。她进来后便没有正眼瞧他,随手拉开靠门的椅子就坐下,一张小脸四处打量,她左边那没有胎记的脸就被主位坐着的沈思安尽收眼底。他眼中迅速划过一抹惊艳。

他从来没有想过,她这边完好的侧颜竟然是这么美。

如果说叶清音的美像是一朵纯洁的白莲花,那么她这半边倾世容颜,简直就是暗夜里飞舞的精灵,妖孽无双,令人移不开眼去。

他盯着她,只见她吸着鼻子握住筷子咣咣敲了敲空碗,声音哑哑的问道:“怎么还不上菜?”她这几天都被关着,每日只能吃丫头送去的干馒头,感觉自己都快瘦了十斤了。她要吃饺子,要吃好多好多。

沈思安刚要让她注意点形象,几个丫鬟便推开门,一位锦衣公子被众人簇拥着进来,沈思安站起身迎了上去,勾着他肩膀道:“欢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太子表哥呢?”

韦欢道:“殿下自然要陪着东皇与皇后。”

步天音虽然不知道太子是谁,大概也猜出来是沈思安的狐朋狗友,也随口接他的话道:“对啊,一般人都是会陪着家人过的。哪像你这般,硬拉着别人陪你来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科幻小说
  3. 悬疑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