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朝堂有佳人

更新时间:2019-05-27 03:33:14

朝堂有佳人

朝堂有佳人

来源:微小宝作者:卿清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江夏堇林越帆

《朝堂有佳人》小说简介火爆新书《朝堂有佳人》由卿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夏堇林越帆,内容主要讲述:民间有传言,丞相家的长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学富五车。我母后哀哀切切,“丞相家的公子是个傻子。”我表示同情。我母后抹着眼泪道:“你不介意?”“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歧视残疾人是不对的,我母后这一国之母的格局为免太小了些。直到火红的嫁衣被捧到我面前——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展开

《朝堂有佳人》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朝堂有佳人》由卿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夏堇林越帆,内容主要讲述:民间有传言,丞相家的长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学富五车。我母后哀哀切切,“丞相家的公子是个傻子。”我表示同情。我母后抹着眼泪道:“你不介意?”“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歧视残疾人是不对的,我母后这一国之母的格局为免太小了些。直到火红的嫁衣被捧到我面前——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朝堂有佳人》 第6章 生辰宴群魔乱舞 免费试读

最初我父皇赐给三师兄的院子就在皇城边上,毗邻权臣王侯,却被师兄拒绝了,他自个选了一个远离闹市的院子,我母后还说,“果然是江湖中人的脾性。”

可怜了我,见我师兄一面简直是难上加难。

新月道:“小姐还是先回去吧,夜间终归是不安全。白公子那边,怕是还没回去呢。”

母后虽说给了我令牌,但是并不代表可以纵容我无所顾忌,人不能得寸进尺,我深以为然。

师兄那边总能见到的,“走吧,我们顺着这条街走回去,顺便买点好玩的。”

可是师兄去哪儿了呢?他能去哪儿呢?我有一种唯一的战友也背叛了我,被京城中这些花里胡哨的小妖精迷住了眼,独留我一个人孤军奋战直面炮火的悲怆感,我捂住胸口,很是难受。

我从碎玉山跋山涉水地回了京城,明明应该是我的家的地方,我认识的统共也不过那么三五个人,父皇母后忙着整治朝堂威慑后宫,分不出半个铜板的闲情逸致来关心我脆弱的心灵,嬷嬷忙着一展拳脚收复刚来到我身边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谁是主子”的小屁孩,“嬷嬷我当年帮着皇后娘娘开疆拓土的时候这群小妮子的娘还在吃奶呢。”

至于杨柳与新月,我估摸着她们的心痛的不比我轻,谁顾得上谁啊。

唯一一个懂我疼我的师兄居然不知道被哪个小妖精勾了魂,他最疼爱的小师妹都找不到他了,叫我如何不痛心。

痛,太痛了,悲痛欲绝。

我的无聊与悲痛一直持续到我生辰那天才被打破。

嗯,那天我父皇在我脑门上放了一个炸弹,炸得我浑浑噩噩昏昏沉沉迷迷糊糊。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天,真真是刻骨铭心,甚至于多年以后,我从梦中惊醒过来想到的都是我十七岁生辰宴上我父皇那张和蔼的脸。

我的父皇,他缺席了我前十七年的生命,却在我后半生的噩梦生涯中与我形影不离。

我在山里长大,万剑阁虽说是江湖一大门派,但是我师父风清子是个怪异的老头,极其不喜争斗,硬生生把万剑阁带成了一个避世的门派,碎玉山周围自成结界。山里男人居多,女性偏少,便是有女性,也跟温婉贤良沾不上半个铜板的关系,都是耍大枪使长剑的主儿。

所以万剑阁众人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方便耐穿的短打布衫。

女孩子的头发为了方便也不过是在脑后高高束起。

然而,回宫之后我对着各色的衣裳发饰几乎花了眼。

但是我发誓,那些和我生辰的衣服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我拎着火红色的外衫沉默半晌,“我这是生辰啊还是成婚啊……”

我要是知道这一语成谶我一定扇死我这张乌鸦嘴。

可惜我当时不知道。

新月歪着头道:“很好看啊。”

嬷嬷也说:“殿下快换上吧,很好看啊。”

嗯,好看,穿在别人身上我也觉得好看。

可是……“这裙摆,我穿上之后,整个皇宫都被我打扫干净了。”

“净瞎说,”嬷嬷忙着折腾我的头发,“殿下又不需要走几步路。”

“哎哎哎,停停停……不要那根金色的簪子!金色的步摇也不行!”

我很难理解,一个公主的生辰我为什么也能搞得这么隆重,邀请满朝文武齐齐到场。

父皇派来的公公催了第三次的时候,嬷嬷终于为我挽好了最后一缕发。

果真如嬷嬷所说,我总共也没有走几步路。

即便如此,我依旧很是担忧,我总觉得自己会摔死在这大裙摆上。

嬷嬷扶着我的胳膊,“殿下当心台阶……步子大了,小一点……前面路滑……”

我在山里生活了十六年,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喜欢爬上碎玉山最高峰捉松鼠,那个时候我回过头,会远远看见碎玉山山脚下来来往往的村民侠客,渺小得如同蝼蚁般。

我恍然惊觉这世人言谈中最高不可攀的玉阶,高度也不过尔尔。

望下去,那些正襟危坐的人依旧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

“皇儿,这边坐。”母后朝我招手,嬷嬷低着头,却稳稳当当地将我扶到母后身侧的座椅之上,分毫不差。

我怀疑她的头顶之上有一个多出来的眼睛。

最上首的两个位子是帝后专属,毋庸置疑。皇后左手侧却新添了一个位子,自然是本公主的。

再往下,我的左侧下首有两个位子,想来是我父皇那两位妃子的位置了。

平心而论,我父皇绝对是一个励精图治不好美色的好皇帝了,加上我母后这位结发之妻,后宫里统共也不过七个人,还有三个是无名无份的小侍,有分位的除了我母后也不过就淑妃与贤妃两位了。

这皇帝当得也算是委屈。

贤妃今日着了一身湖蓝色宫装,略施粉黛,脸色苍白,看来是没涂腮红……嗯,嘴唇也苍白,难不成宫中人还克扣妃子的胭脂水粉不成?!

我打算与我父皇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淑妃打扮的倒是明艳,叮叮当当的金钗玉翠戴了满头,金色的外衫绣着密密麻麻的红色针线,约莫着是一团一团的牡丹。远远望去,像是个会走的小金人。

幸亏没让嬷嬷给我戴上那个金晃晃的步摇。

当我正面对上这两位的时候,我一时间没想好到底是应该她们拜我还是我拜她们,好歹是我父亲的小妾,算来也是我的小妈。

母后的手却紧紧按在我的大腿上,手劲依旧很大,像是练家子。

贤妃似乎是一个病弱美人,问一声好咳了三咳,淑妃的礼节行得很到位,就是这脑袋,抬得挺好,不知道是这一脑门子金子太重还是颈椎不好。

“淑妃怕是昨夜落了枕,脖子不舒服就赶紧坐着休息去吧。”皇后很有母仪天下的派头。

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更加相信这是我亲妈了。

淑妃闻言去看我父皇,转而又变成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绕开贤妃扭头就走,长长的裙摆在她脚下绕了三圈,她居然没被绊倒,佩服佩服。贤妃见此,弱柳扶风地行了个礼,也朝着自己的位子走过去。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奇幻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