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男生 > 玄幻科幻 > 刀破魔天

更新时间:2019-05-23 09:50:56

刀破魔天

刀破魔天

来源:掌文作者:光头儿分类:玄幻科幻主角:朗宇月月

《刀破魔天》小说简介主角是朗宇月月的小说叫做《刀破魔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光头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生命中唯一的一次意外,却重生于未知的世界。浓郁的灵气,血腥的杀戮;是仙界,是魔界。报师恩,了情怨;不寻长生,但求大道。斩破魔天证本心,我自横刀向天笑。...《刀破魔天》第五节古族之祸(一)免费试读迟疑了一下,朗宇点了两下头。然...展开

《刀破魔天》小说简介

主角是朗宇月月的小说叫做《刀破魔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光头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生命中唯一的一次意外,却重生于未知的世界。浓郁的灵气,血腥的杀戮;是仙界,是魔界。报师恩,了情怨;不寻长生,但求大道。斩破魔天证本心,我自横刀向天笑。...

《刀破魔天》 第五节 古族之祸(一) 免费试读

迟疑了一下,朗宇点了两下头。然后两个兴奋的老头就把朗宇拉到一把椅子上,两个人也在对面坐下。那椅子对于朗宇来说好像大了点,脚还够不着地。

这时一个小姑娘端着一盘水果走进屋,很恭敬的对两人行了一个躬身礼。"族长好,甘伯伯好。"古爷爷"嗯"了一声,指了指桌几。小姑娘放下果盘,好奇的看了朗宇几眼,躬身退了出去。看来这两个老人很有身份,出于礼貌,朗宇也站了起来。毕竟在别人眼里他只是个孩子。不过立刻又被古爷爷按回了椅子里。"小宇呀,不要紧张。这儿就象你的家一样。"

我紧张吗?笑话,朗宇不由心中暗自好笑,刀光剑影曾经都是寻常见。就你们这小场面,还紧张,但下面古爷爷的话却让朗宇认真起来。

"你刚刚醒过来,可能对我们古族这个环境还有些不太适应,还好,你已经能听懂我们的话。爷爷现在就跟你讲一下我们这个村的一些情况,以后你慢慢就会熟悉了。"说着看了看甘伯伯。甘伯伯对他点了点头。

这正是朗宇急切要知道的。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自己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吗,或者是地狱还是天堂?这老头倒是很理解自己的心思。

既然有古爷爷如此一说,朗宇便又安静的坐回椅子里。

古爷爷这才继续说道:"我们这个村叫古村,主要居住的就是我们古氏家族。一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来到这里时,这里还是一片荒芜,这已经是天启帝国的最南端,再向南距离二万多里就是神罚森林。祖先选择这里原本是为了远离战乱的,后来,随着迁来的家族的增多这一带也形成了城镇。在那时我们古家曾经是这一带的最大的家族,没想到几代以后却没落了,到我的爷爷时,就剩下这一个小村子。我就是这个村的村长,也是族长。"说到这,古爷爷沉重的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和悲凉。

"你一定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吧。的确,你们一家本来不是这个村的。噢,你娘没跟你说过吗?"朗宇摇摇头。

"哈哈,爷爷告诉你也是一样。那还是在三年前的时候,一场不幸的灾难降临到我们的村子。起因是一只由空坠落的金翅虎皮鹰,那只鹰不知从何处飞来,当时能够断定是我们村方圆几千里从来没有那种生物,爷爷也没有见过,那是妖兽,虽然有很多大的森林都会有妖兽存在,但大多是野兽,只有很少部分能修炼为妖兽,比如我们村后的黑目森林,就有一些二、三级的妖兽。但这只金翅虎皮鹰是我凭生仅见,光是这种鹰的种类就是极稀有的。我也是在家族传下的万妖谱中知道的这个名称……。"

一阵飓风刮过,天空中都是一暗,霎时间沙石飞腾,腥气弥漫。正在村里人都惊慌的抬头向上望去时,一个巨大的黑影疾如闪电般,轰然撞下天空,落在了古村的村口,大地都猛烈的擅了一下。一只鹰,若大的鹰形飞兽,身体如一头牛,双翼展开有30多米,如一颗巨大的陨石轰然扑了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大地一阵巨颤,尘烟四射,古村被淹没了。

好在巨鹰刚好落在南边的村口,若是再向前50几米,古村的情形将无法想象。地面被砸成十多米深的坑,周围许多房屋都倒塌了,坚硬的翅膀更是拍的满地的碎石。

临近坠落处的烟尘中冲出一个蓝衫中年人,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迅速的向古家大院奔去。顷刻间,众多村人涌到了村口。远远的围着观看,惊异的呼喊声嘈杂的不断响起。

那怪大鸟落下时已经彻底死了,身体沉在坑里,双翅搭出地面,比牛头还要大上一倍多的脑袋只露出个头顶,暗金色的长喙在头前犁出一道丈许长的深沟。但没有看到它身上有伤痕,只是从口中流出许多墨绿色的汁液,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味。

人群中分开一条通道,几名精壮的老者从中急忙的走出来。其中一位颇有威严的驼背老人,挥手让大家退后,然后小心的近前走去,仔细的观察着头脚和地面。

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双儿,你怎么了?"既而又几人惊呼。老者转身,围观的人群中,就在前面又有几人萎靡倒地。

"不好!快退!"驼背老人大喝,自己也向后疾飞而去。"噗噗噗"地在身上几处急点。一口暗红血束喷射而出,脸色霎时苍白,被族人扶住。

老人虚弱的急道:"快退,有毒!"

四周的人群迅速的退开,又过来几个强壮的族人抢上前去背起老人迅速的撤回村里。

古家大院中的大厅中,几位主事之人坐立不安,俱是一副焦急的模样。驼背老人已无大碍,刚才的伤势是自己硬逼出体内的毒气造成的。

又有两人急匆匆的跑进来:"族长,古详。古久春也昏倒了。"

这已是第七个来报事的了。

"爹。"突然一声哭喊的声音传来。"爹,雷子,雷子,也昏过去了,怎么办哪。"一个大为失态的娇美女子从后院急奔进来。

"什么!?"驼背老人推门向后院急走而去。屋内几人也是一惊,起身跟了过去。

片刻后从大院里传出一连串的命令。几个古族人纷纷的拿着一瓶瓶丹丸,一盒盒药草向族人分发下去。更多的族人收集一切的可燃之物,堆积在村口大鸟的四周。一声令下,浓烟四起,烈焰升腾。熊熊大火整整燃烧了三天才息。三天的时间,古族人已有人毒发身死。更多的族人都有了中毒的症状。几名老者在大火后,出现在了那堆焦黑的灰炭前。手掐法诀的一挥,露出灰堆下的巨鸟。一眼望去,几人莫不心惊,坑内的大鸟除了沾了些灰渍外,竟是一副完好损的形状,毫羽未伤。

几人互望了一眼,均感异常辣手。

"向城主求援吧。现在可不是我们该节省的时候了,否则只怕会有灭族的危险"其中的驼背老者道。

一个年轻些老者欲要张口,终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三匹金翎马扬尘而去。奔向了三个方向。

大厅中异常沉闷,古族中几位核心的人物都聚在了一起。

驼背老者看向上首一位须发皆白老头问道:"族老可知这是什么毒?竟如此霸道。中者浑身奇冷如冰,口流绿水,整个人昏迷不醒,多则三天,少则一天,人就不行了。就我所知并没发现什么毒会有这种表现。而且这毒还传染。"

那老者正深思中,听到族长问起,又思索一下道:"按说金翅虎皮鹰不是剧毒的妖兽,想来怕是也是死于这剧毒之下。能令七阶妖兽殒命的,我只想到了一种可能。若果真如我所想,恐怕我们古族难逃此劫了。"

"啊!"这时与白发老人同座的另一灰衣老者似有所想,惊道"莫非大哥是说--"

"不错,丹毒。"白发老人点点头。

此言出口,众皆变色。

"只有剧毒妖兽的本命丹毒,恐怕才有如此威力。"

"那,族老可知有何法可以救治?"一旁的女子焦急的问道。

"这?方法应该是有,老夫却是不知了。"

"啊?那古雷岂不是没救了。"似是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女子痛哭失声。起身直往后院去了。

"哎!"屋里几人都摇了摇头,除了一声叹息外,皆束手无策。

沉默少倾。驼背老人锤了下手心。起身踱到窗前,望向了窗外,如是自语的道:"若只是古雷一人倒也罢了,可还有那么多的族人,却是不能不救哇。"

沉默,几位长老级人物俱是一筹莫展。又有人进来告知族人的伤亡情况,中毒者还在增加。

窗前的驼背老人就是现任的族长古莫。良久后,似是下了决心,抬手抚了下胡须道"这就要先看看城主会联络到什么样的人物了,也许只有丹师的真火才能炼化它了。虽然这妖兽浑身是宝,甚至还有妖丹,可是我们却无可奈何。在这若大的帝国里丹师都极为稀少,何况我们这偏乡僻壤,更要紧的是我们等不及呀。若还是无法可解,那时我们恐怕也只好隔离开中毒的族人,迁往期他处了。"

一听要迁族。众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但除此之外,也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先祖所传千年基业。不想如今却要毁在我古莫之手。"

"莫儿无需自责。古之一族落到如今,也非你一人之过。天灾降临,非人力可为。老夫等二人又岂无责任。"上首的两位灰衣老者,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自责道。

"一代代衰落至今,古莫也自问无愧于心。只是祖上所传,无论如何也该守住古村,只要此村在,我族终有辉煌之日。若此一去,我岂不就是千古罪人。"身为一族之长,若非真的无力回天,也不会悲伤若此。

大厅内一时间陷入沉默。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历史小说
  3. 言情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