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盛宠无度:悍妃倾城

更新时间:2019-05-15 16:47:19

盛宠无度:悍妃倾城

盛宠无度:悍妃倾城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轻轻月影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冷飞雪翼安王

《盛宠无度:悍妃倾城》小说简介主角叫冷飞雪翼安王的书名叫《盛宠无度:悍妃倾城》,本小说的作者是轻轻月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她被迫替嫁,当她被迫入宫,她便已不可避免地深陷于权与力的相争,爱与恨的纠缠中去。一场宫变,一段孽恋,一世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漫过尘埃,步过芳华,淡然回首间,情已惘然待追忆。看不穿的,是他那莫测多变的身份,躲不开的,是种种惊心...展开

《盛宠无度:悍妃倾城》小说简介

主角叫冷飞雪翼安王的书名叫《盛宠无度:悍妃倾城》,本小说的作者是轻轻月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她被迫替嫁,当她被迫入宫,她便已不可避免地深陷于权与力的相争,爱与恨的纠缠中去。一场宫变,一段孽恋,一世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漫过尘埃,步过芳华,淡然回首间,情已惘然待追忆。看不穿的,是他那莫测多变的身份,躲不开的,是种种惊心动魄的阴谋与诡计。...

《盛宠无度:悍妃倾城》 第五章 沉香格檀香栏 免费试读

第五章沉香格檀香栏

这一夜,冷家没人来打扰我们,我们三个似小时候一般,相偎在一起,挤在姊姊的床上,又哭又笑的讲了大半夜的话,我终于累得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睡去。

一觉醒来,竟已到辰时,青蝉和姊姊早已起身。我急忙起床,匆匆梳妆,见姊姊早已一脸期盼的坐在那儿,不由微觉内疚,吐了吐舌头道“哎呀,竟是睡过头,你和青蝉怎么也不叫我起床。”

姊姊笑道“可不敢叫你起床。我犹自记得,你小时候有一次赖床不肯起来学女红,青蝉和我一边一个去拉你,结果却被你飞起两脚踹出老远。气得娘亲拿了戒尺撵得你满屋子乱窜,你最后竟逃到上了屋顶。爹爹指着暴跳如雷的娘亲和屋顶上吓得直哆嗦的你,摇头晃脑的呤道:鸡飞狗上屋!”

说到这里,我们俩个同时扑哧笑了出来,随即想到了已然过世了的爹娘,顿时又都红了眼圈。

正说着,青蝉端了碗白米粥进来,笑嘻嘻的说道“二小姐小时候的淘气事还少了不成了。大小姐,你还记不记得,那一次,她不肯好好学女红,暗地里悄悄使坏,用针线把我、你还有夫人的衣服下摆缝在了一起。害得我们三个噼里啪啦的摔成了一堆,针也折了,衣服也破了,线头也撒了一地。那次呀,二小姐可是挨了夫人一顿好揍,夫人问她知不知道错了,她一边哭一连摇头,只说,不认错,但觉得心疼。老爷奇了,问她心疼什么,大小姐,你还记不记得,这二小姐说了什么?”

说到这里,她将碗放在桌上,蹲在地上笑得起不来了。

我涨红了脸,讪讪道“你个死青蝉,记性乍就这么好?”

青蝉一边笑一边揉肚子,说道“不,不是我记性好。是……是二小姐你说得精彩绝伦。你说:女儿是为爹爹心疼,家有母老虎,此生娶妾无望也!直说得夫人躲进屋里一个人偷偷笑了半天。”

姊姊微笑道“后来她还要使坏,半夜偷偷溜进娘的房间,用墨笔在她额上划了个王字。娘要罚她,爹爹却还护着她说,夫人本来就是母老虎,当得起额头这个王字!”

说到这里,她也忍俊不住,我们三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哎,大少奶奶今儿个屋里可真热闹。”正笑着,突听有人笑着插了嘴。

我抬目望去只见一个遍身绫罗,头上插金戴银,容貌整齐端正的女子正笑呤呤的望着我们。我见她主不似主仆又不似仆的,正不知该如何称呼,青蝉已是急忙行礼,喜道“欢喜姊姊,好!”

姊姊摸索着走过来,一脸惊喜,陪笑道“可是欢喜姑娘?”

那欢喜虽明知姊姊目不能视,却仍是恭敬行礼,笑道“少奶奶好。正是欢喜。”又转向我行礼道“飞雪姑娘,好!”

姊姊拉着我的手向我介绍道“妹妹,这位是我婆婆房中的大丫环,欢喜姑娘,也是府中一等一的好人,姊姊这些年来,也多亏了欢喜姑娘的照应。”

我听姊姊如此一说,又见她言语可喜,恭敬有礼,顿时心生好感,回礼笑道“欢喜姑娘,好!”

欢喜急忙上前一步,挽住我的手臂道“飞雪姑娘真是折煞欢喜了。姑娘昨夜来时,夫人因身体不适已经憩下。因此,大早的,便叫我请姑娘过去。”

我微微点头,感觉姊姊的手紧紧抓住不放,便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当下里,跟了欢喜往冷夫人房里走去,东转西弯一段路,再走过一个穿堂、便已到了昨日到过的大院落,此时是白天,一切看得更加分明。见五间大正房轩昂壮丽,两边厢房精巧别致,四通八达,院落前蹲着两个大石狮子,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凛若”,一切果然与各家不同。

欢喜才引我上了正房台阶,便早有小丫头替我们打起了孔雀蓝花布毡帘。

跟着欢喜直走进堂屋,便有一阵似麝非麝的浓香扑鼻而来。欢喜觉察到了我辨别香气的神态,嫣然一笑,问道“怎么?”我亦笑道“原来姊姊是住在这以用沉香为阁,檀香为栏,以麝香、乳香和为泥饰壁的四香阁里,难怪姊姊这般芳香怡人。”

话音刚落,只听里屋的铜钩“咣当”一响,紫色洒花软帘高高掀起,两个小丫头扶出一个粉光脂艳的丽人来。

只见她穿一件青紫色洒花夹袄,着一条翡翠缕丝绉裙,头绾金、银双丝穿缠珠髻,着朝阳龙凤挂珠步摇,端得是辉煌耀眼之极。两个丫头刚扶着她端正坐下,便又有小丫头捧着小小的一个紫砂茶盘,托了盏香气四溢的香茶站在她旁边。

丽人也不接茶,只微微皱眉。欢喜立即出声训斥道“没眼见的东西,没见夫人有贵客在么,怎么只端一杯茶上来?”

我大吃一惊,我见她也不过三、四十开外的样子,哪知竟会是冷寒的亲母我姊姊的婆婆。当下不敢怠慢,急忙下跪拜礼叫道“冷夫人。”

她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起吧,早听你姊姊说她有个极出色的妹子,原倒是不大相信,今儿个一见,倒是名不虚传。”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奇幻小说
  3. 游戏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