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家有良夫已隐婚

更新时间:2019-05-15 15:34:13

家有良夫已隐婚

家有良夫已隐婚

来源:微阅云作者:南苑本次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齐炎柳负

《家有良夫已隐婚》小说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家有良夫已隐婚》是南苑本次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齐炎柳负,内容主要讲述:“父王,娘亲漂亮么?”“漂亮。”“那娘亲什么时候最美?”“在父王身下时最美。”“娘亲,我是怎来的?”“吃豆腐送的。”“那豆腐好吃么?还送娃娃!”“抱歉,是你娘亲的豆腐被吃了,不然哪来的你!”“哦…….”齐炎看她,目光平静,一本正经的说:“小蛮将衣服脱了。”“...展开

《家有良夫已隐婚》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家有良夫已隐婚》是南苑本次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齐炎柳负,内容主要讲述:“父王,娘亲漂亮么?”“漂亮。”“那娘亲什么时候最美?”“在父王身下时最美。”“娘亲,我是怎来的?”“吃豆腐送的。”“那豆腐好吃么?还送娃娃!”“抱歉,是你娘亲的豆腐被吃了,不然哪来的你!”“哦…….”齐炎看她,目光平静,一本正经的说:“小蛮将衣服脱了。”“脱衣做什么?”“帮本王疗伤。”“什么伤需要脱衣服?”“因为你憋出的内伤。”“……….”...

《家有良夫已隐婚》 第八章只想做你的枕边人 免费试读

子苑幸福一笑,道:“你是太子,也是臣妾的天,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不要做什么天,只想做子苑的枕边人。”

柳负从太子府后门出来,刚一出来段子晨就冲上来。

“怎样了?太子可能救你?”

“我已经死啦!”

“乱说,人好好的,怎死了?”

段子晨连忙吐了吐口水。

柳负眉间带着不甘和怒意,回答说:“现在这事就算是闹到皇上那里也没用,活该我倒霉。”

“什么倒霉,你倒是说清楚些?”段子晨一头雾水。

“这件事根本就是场阴谋,都是那二皇子齐承泽一手策划,为了就是要除掉我,这样好让太子失去左膀右臂。”

“你什么时候成了太子的左膀右臂,我怎么不知道?”

柳负皱眉道:“还不是那齐承泽得了疑心病,不过是前几次灾情严重,我捐了些银子药材什么的。因此太子在皇上面前立了大功,那居心不轨的二皇子便着将我除掉。”

段子晨点了点头,算是将事情关系理清楚,回答说:“好一个齐承泽,救了他大齐人民,居然恩将仇报!”

“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柳负再次重复,可见她要报仇的决心。

“我陪你一起,此仇不报非君子!”

“好了好了,跟我回去。”

“去哪?”

“废话,当然是回家了。”柳负凶巴巴的说,她最近两天火气十分大。

“那都被查封了,还回去做什么?”

“当然是拿东西啊。”

“算了吧,那些东西就当是破财消灾了,我给你贴补损失,咱也不在乎那些钱,是不是?”段子晨劝说,怕万一回去被抓到,那就惨了。

柳负一直往前走,拿他的话当做是耳旁风。

“我说柳负同学,能不能采纳一下段某人的意见,如今大白天的,这样回去太危险了。”

“有点道理,那就晚上,晚上陪我一起。”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柳负换了身深蓝色对襟长衫,将头发全都束在脑后,段子晨则是一身相似的打扮。两人走在一起,倒像是哪家的兄弟俩。

来到柳府后门,两人翻墙而入,熟门熟路的找到卧房。那里都是她的一些宝贝东西,莫不说是价值连城,却都是意义非凡,银子丢了可以赚,但这些不能丢。

段子晨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看着柳负收拾,说:“少拿点,一会带不走。”

“废话多,掌嘴。”

“我说你能不能温柔点,不就是损失了些银子么,至于么?”

“怎么不至于,这些都是本小姐赚来的,却要充公,肉疼。”

说着柳负走到衣橱前,看了那一柜子宝贝衣服,都是她花了大价钱设计制作的,舍不得啊。

“段子晨,你去再找些人来。”

“干嘛?”

“将我这一柜子衣服运走。”

“我的祖宗小姑奶奶,你怎么不把门口的假山运走,那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陨石!”

“喂,你费什么话,这都是我的宝贝。”

段子晨无奈的走到衣橱前,说:“这些再宝贝,也不及人宝贝,把该拿的拿了,别的东西不能做的太明显。”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若是宝贝这些,我给你买。”

“你说的?你要负责我这些损失。”

段子晨无奈,感情损失来损失去,损失的都是他口袋里的。

拿了一些意义非凡的东西,柳负便准备去各处转转,要知道她这府中就连一株花,那都是价值不菲,如今就这样充公了,真心肉疼。

“来来来!你们这边,你们去那边!”

“还有你们,负责……”

一大队士兵,将柳府团团围住,就连一个蚊子也不让飞出去,那些士兵将大门打开,排成小队,似乎在等着什么人出场。

柳负原本想采株兰草离开,却不想这么多官兵破门而入,情急之下连忙拉着段子晨在暗处躲起来。

“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多官兵?”段子晨小声问,两人此时蹲在花丛里,像是在小解,十分滑稽。

看着那些官兵,有人拿着棍子,有人带着绳子,柳负便猜到是做什么了,回答说:“是来抄家的。”

“大晚上的抄家?”

“可不是,府中那么多金银财宝,若是大白天的也太招摇了。”

段子晨点头:“有道理,不过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些人像是强盗。”

柳负咬牙,一字一顿的说:“就是强盗!”

光是凭借火光,便将柳负大门处照的灯火通明,躲在暗处的两人看的十分真切。

“你说,这来人会不会就是齐承泽?”段子晨问。

“不知道,我又没见过他。”

“我想肯定是,这件事是他策划,抄家这样的好事,他肯定第一个负责,不但立功,自己还能拿点油水。”

等段子晨将话说完,明显能感觉柳负全身在发抖,想必肉一定很痛。

“本小姐在河里摸,他在箩里摸,还真是好样的,这年头朝廷没些人,还真是受罪。”

“等回头,我去买个一官半职。”

“闭嘴,你那一官半职顶毛线用?”

眼看着最大boss齐承泽要出场了,他们两人都睁大眼睛,好将这崽子刻在心中,回去做成小人,使劲扎针。

“睿王爷,您请。”官兵首领客气的将齐炎请进来。

一阵风过,火把不断闪动,但齐炎出现的那一瞬间,柳负却看得无比清楚。

“是他!”

她和段子晨可以说是异口同声,脸上都是无比惊讶的神情。

只见齐炎背手走进柳府,绕过那党风假山来到正厅前,依旧是一身白衣,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现淡淡的暖黄色,夜色将那俊颜隐没的更加深邃,越看越迷人。

不过这个时候柳负可看不见他的帅气,更不得咬牙切齿的将他捆了,卖去做鸭。原来这就是齐承泽,好一个人面兽心,奸诈无比的小人!

段子晨也好不到哪去,没想到当初请他吃茶喝酒,却是给他力气来抄家的。

齐炎从始至终都站在正厅前,脸上永远是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等官兵将所有财产都搜罗出来,他便开始亲自清点。

待金银珠宝清点完毕,他却淡淡的来了句:“数目不对,据本王所知,柳家财产绝不仅这些。”

那官兵首领,便转身对手下说:“听见没有,再去找!”

暗处的柳负撇了撇嘴,心想金银珠宝当然不止这些了,不然姑奶奶怎么称得上家财万贯。可凭借这群蠢货想找到她的财产根本就是做梦。

看了看那些金银,段子晨也不放在眼中,这些算啥?

官兵又地毯式的找了一群,前来禀报说什么都没有。

齐炎微微皱眉,据他所知柳负绝对不止这些财产,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段子晨伏在柳负耳边轻声问:“我倒是好奇你的那些钱财都藏了什么地方?”

“当然是存在当铺涨利息了。”柳负挑眉道。

“我不相信,城中哪家当铺能装得下你的财产?”

“不信就算,反正我是不会说的。”

齐炎正在那里,放眼打量整个柳府,发现这里就连奇花异草都是价值连城,简直比皇宫还要夸张。

月光下,正厅前的一边空堂上烟雾撩撩,像是人间仙境。不过倒是这些烟雾倒是引起他的注意。民间有句古话,叫做日暖玉生烟,这莫名的烟雾倒是有些奇怪。

“来人,将火把放近地面处!”齐炎冷喝一声。

官兵门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都听话照做了。

柳负看在眼中,心想这群傻帽,能找到她的钱财明天太阳保准从西边出来。

火把靠近地面经过不断的热熏,烟雾居然更加浓重了些,齐炎勾唇一笑,吩咐道:“将这些石板都给翻开!”

“啊!不要啊!”柳负冷不丁的惊呼。

幸好段子晨眼疾手快,将她嘴巴捂住。

“什么事大惊小怪,要是被发现插翅难逃。”

此时柳负那还能听见他说些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群翻石板的官兵,心在滴血。尼玛,居然被发现了!

职位最高的官兵首领,带头翻开第一块石板,下面果然有猫腻!

齐炎走过去,蹲下身亲自拿着铲子将一层湿土翻,里面的宝贝立刻露出真面目——清一色的羊脂白玉!

柳负捂着胸口,差点没被气晕过去,她和齐承泽梁子算是结下了!

那可都是宝贝啊,那些庸俗的金银财宝都不能比的!

那些羊脂白玉在月光的照耀下灿灿生辉,像是婴儿的肌肤一样光滑诱人,就算是齐炎也惊讶一番,这等上好的白玉,简直价值连城。

那些士兵看了,一个个眼中都泛着精光,要是拿上一块,那就几辈子不用愁吃穿了。

段子晨默默的看向柳负,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肉疼那么简单了。

整个前厅空地,约莫是五十米长五十米宽,下面埋得全是玉。刚才挖的是羊脂白玉,除此之外还有和田玉,青玉、翡翠玛瑙等,反正各种珍贵且稀少的玉石都在这集齐了。

看的那些官兵张大了嘴,这也太夸张了,长这么大,过了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家财万贯。

柳负差点晕过去,段子晨扶着她,又是输气又是掐人中的。

“没事没事,不才一些玉石么,没事没事。”他安慰说,虽然这些财产已经够吓人的了,但还不是柳负的全部实力。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武侠小说
  3. 贵族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