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折花复几枝

更新时间:2019-05-15 11:01:26

折花复几枝

折花复几枝

来源:有书阁作者:冽风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司南顾常

《折花复几枝》小说简介《折花复几枝》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冽风,主人公叫司南顾常,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家破人亡后的第四年,司南捧着当年埋在桃树下的那坛酒,匆匆出嫁。却在与故人久别重逢后,卷入一场江山的阴谋。她爱过人、也被人爱过,利用过人、也曾被别人利用。当天下一统,她终于发现——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折花复几枝》留在免费试读“那是哪里?哪里不都一样...展开

《折花复几枝》小说简介

《折花复几枝》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冽风,主人公叫司南顾常,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家破人亡后的第四年,司南捧着当年埋在桃树下的那坛酒,匆匆出嫁。却在与故人久别重逢后,卷入一场江山的阴谋。她爱过人、也被人爱过,利用过人、也曾被别人利用。当天下一统,她终于发现——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

《折花复几枝》 留在 免费试读

“那是哪里?哪里不都一样?”赵德苦恼道,“哎,司南姑娘,你不如和我回去吧,你瞧,寅时的那顿饭我还没吃呢,这都晌午了。”

司南也笑,是了,哪里都一样:“你不放心我,就回去拿张白纸来。”

“要白纸?”赵德眼珠转了一圈,心想这也能回去通风报信,便欢欢喜喜地应了,一路小跑地跑了回去。

而再等他带着几个人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这颗落了的桃花树下,哪里还有什么司南姑娘,只剩下一块带血字的白布条,上书死约毒誓:死也不会说出这里的事,敢作敢当,有念必亡。而在后面,又落了一个鲜血淋漓的手印。

赵德说不出当时自己是什么感受,乍时觉得这块白布的誓约是小题大做了,但转念一想,或许,这并非是留给他的东西呢。

赵德突然对这个不知道为何留下来,又不知道为何而走的女子感到隐隐的心疼。

或许,只是为了一颗……

桃树呢。

“交代的事,都办妥了?”

“办妥了。”

“她呢?”

“云熙姑娘说的是……”

“司南。”有许昏暗的房间内,女子轻轻抿了一口凉茶,毫不避讳地开口提醒道。

半跪在地上的身子微顿,有些痛苦和不解地抬起头,赫然,竟是赵德。

赵德张了张嘴,话在喉咙里噎了半晌,方才道:“送走了……”

女子似乎对赵德的迟疑与慌乱感到愚昧,讥嘲地笑了一声,道,“司院的人,不适合参与这样的事情。你算是救了她。”她抬起头,望向火烛下,渐渐被蜡泪凝固住的白布血字,幽幽开口道:“我们的路,还长着呢……”

云城后面,漫山遍野青绿茂盛,碧色盈盈,衔接着一条波涛汹涌的云江,带起了无数连绵起伏的黛山。

“快抓!往东边跑去了!”

深山中,一阵窸窣声猝然被一道斥责声打断,山林中的人皆是一震,旋即猛地从高丛中抬起头,张望地望向正向东边山崖处逃跑,那道有许踉跄的白衣身影。

“东边?东边不是那什么……”

“是悬崖!”

“还有——”

——云江!

司南倏地伫步,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垂眼看着脚下已尽的路,与路下的滔滔江河。

分散追在她身后的官兵也都慢下了脚步,渐渐地聚集在一起,围堵了离开山崖后唯一的退路。

“司南!”

一道冷冷地呵斥从身后响起,江边的女子蓦然回头。

为首呵斥的官兵揶揄笑道,“你父亲与本官,也算是老交情了。本官好心提醒你,顾府被灭,司院也早已不复当年。你还有什么可执着的。”

司南抬了抬眼,缠着白布的右手渐渐攥紧了衣袖。

“我没有执着什么。”她说,“大人,我是为了活命。”

“活命?”为首的那名官兵嗤笑出声,长剑指向司南,对其余众人笑着指点道,“从那里能出来的人,哪一个能活下来?来,兄弟们,谁来告诉司院的这位大小姐,不让她活命,想让她死的那个人是谁?”

“是谁?”

“是顾将军府的那名大少爷啊!”

为首的那名官兵带着众人哗然大笑了起来,嘲笑声似乎比司南脚下的滔滔江水还要可怕。

一时之间,她有些发愣。

怎么会呢?那可是顾常,是顾常啊。

她走时明明都立下了那样的誓约,他……不相信她吗?

不,她是不信的。

“都说司院出来的人,都是聪明一世的。”为首的官兵盯着司南,从怀中抽出了一张信纸,看了两眼,冷哼一声,将信纸向司南扔了过来,似乎在说一件挺好笑的事,讥诮道,“但是司院出来的大小姐,却好似还不染尘世呢。”

身后的众人大笑连连,为首的官兵冷冷地抬起长剑,指向目视信纸的司南,轻蔑地笑道,“早年有闻顾将军的长子死于其母妃之手,却不知此时为何却活着。司臣为此事也算肝脑涂地了,分明瞒天过海了,却不知为何就死了。”

冷冷瞥了一眼司南,讥诮地笑道,“如今,顾将军府出了不明不白的叛臣贼子,司院——”不屑地冷哼一声,嗤笑道,“也要绝后了。”

司南怔怔地听着,微风从耳边拂过,吹得官兵的声音遥远而飘渺,掠过衣袂,将随风飘落在石地上的信纸轻轻携起,白纸黑字,字迹恍有几分少年时一丝不苟的模样,却似嘲弄人世的世态炎凉。

清风将信纸带起,不知哪里的朔风忽然袭来,将信纸吹得在半空中急翻,打了几个转,荡入云江。

司南淡淡的弯起唇角,牵强的笑了起来,攥紧衣袖的手刚要松开,却突然攥紧,最后,还是放下。

素白的衣袖上隐约玷染了些许血迹,手心的疼痛仿佛是想点醒她什么。

她回过头,收回视线,微微笑着说道,“有劳大人了。至此,我还是不信的。”顿了顿,她好似想到了什么,松了一口气般,低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嘴巴微微嚅动,似道了一句,未有人听见的话。

朔风将她的青丝吹得散乱,明媚的日光下,她的脸色显得格外的苍白。她就这样仰着身体,张开双臂,伴随着衣袂猎猎作响的声音,仰望着湛蓝如水的天,从陡峭的山崖上坠了下去。

滔滔江水上,是碧空晴朗,万里无云。

滔滔江水下,是冥冥洸洋,东赴黄泉。

——顾常顾常,你将我留在这里,好不好?

——留在哪里?嗯?

——这里啊,这里。

似十年前的司院。她看着门前已装好行礼,马上就要离开的少年,指着胸口,委屈的说,“你就要走了,你走了,就没人陪我玩了。没人陪我念书,没人陪我练字,没人陪我蹴鞠,没人陪我爬墙,也没人陪我等长约酒了。”

她环顾着偌大的司院看了一圈,人来人往的,却觉得寂寞,“这的人……都不喜欢我。”

“哈。”面前的少年失笑,背好行李,翻身上马,低头看她,思量了一下,道,“怎么的,会想我?”

她小鸡啄米般地点头,“那你答应了吗?”

少年高深莫测地眯起了眼睛,盯着她深思了一会儿,问道:“答应什么?”

她以为少年是答应了,高兴地几乎跳起来,指着胸口,诚恳又郑重地说,“将我留在——”

“噗通!”

清冷的江水瞬间吞没了那个在少时马背上英姿飒爽的少年,吞没了彼时站在司院门前送别心上人的少女,日光渐渐地从那片天空消失,掀起漫天叠嶂的阴云。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悬疑小说
  3. 武侠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