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更新时间:2019-05-14 15:13:17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来源:掌中云作者:暗器无解分类:短篇言情主角:慕容心澈佐久木苍耶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小说简介新书推荐,《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由暗器无解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心澈佐久木苍耶,书中主要讲述了:立誓要与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再度相见,慕容心澈遵循承载过去那个人记忆的纸条踏上了遍布遗迹的群岛,遗迹群落。本打算在这里一边探索遗迹一边寻找自己要找的人的信息的慕容心澈、结果与怀抱同样目的的青梅竹马再度重逢。团队,羁绊,冒险,分离……与奇迹...展开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由暗器无解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心澈佐久木苍耶,书中主要讲述了:立誓要与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再度相见,慕容心澈遵循承载过去那个人记忆的纸条踏上了遍布遗迹的群岛,遗迹群落。本打算在这里一边探索遗迹一边寻找自己要找的人的信息的慕容心澈、结果与怀抱同样目的的青梅竹马再度重逢。团队,羁绊,冒险,分离……与奇迹相伴的乐曲在这一刻奏响。“这一次,一定要把那两个人……”“带回来!”...

《职业操演外传:奇迹奏曲》 6:遁走 免费试读

森林之中,等待已久的三个人正在迷彩服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朝着眼前一小块空地移动。在那里,刚刚从草丛中钻出来的巴掌大天蓝色小鸟正拍动着翅膀,随时有可能再度离地起飞的样子。

这一幕,让三个人同时加快了行动的速度。

这只名为鸿运雀的特殊鸟类,必须在今天抓住。他们为了它等了太久,不能放过眼前这种重要的机会。

抓住空隙朝着前方发动袭击的三人组的其中一人,在行动的过程中身体化为了猫之异形,朝着这只小鸟探出手去。尽管有可能因为上面的猫爪而使得目标对象受伤,影响之后卖出去的价格,但是那个人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然而,在他还没得手之前,突然而来的巨大力量,从侧面毫不留情的将他撞飞了出去。蓝色小鸟收到了惊吓,扑扇着翅膀回归天空,而后,那片空地上,取而代之的,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衣,以及白色牛仔裤,年龄大约在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手中握着一把长剑,保持着将人用膝盖撞飞出去的姿势单膝跪地的姿势,在消除了所有冲击力之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听说有人正打算在这里偷猎珍惜的猛兽啊……果然瞒着其他人出来查看一下是正确的。在别人进行任务的地方搞事情,我可是会很头痛的啊、”

眼神之中闪动着红色光芒的短发少年,用剑指着另外两名偷猎者,平淡的说着:

“是打算自己放下武器去和外面守着的大叔们自首呢,还是都是那和那个同伴一样被我踢晕好呢?选一个吧?”

“什——”

一招踢晕,需要的是超高的技巧和恰到好处的力道,眼前这名少年年纪轻轻就能够做到这一地步,两名偷猎者心中感到惊讶的同时,也因为好事被一名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所破坏而恼羞成怒,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猎枪对准了少年,开口威胁道: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是,区区一个人而已,居然敢对我们的行动进行阻挠,做好成为猎物的准备了吗?”

对面的少年不为所动,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两个人身后的位置: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实说,有些痛,而且有些痒诶……”

“说什么呢……这个小子”

“是被我们的枪吓傻了吧?区区一个拿着长剑的古代职业者、呃!”

第二个开口的人,话才说完就感到背后似乎有什么在顶着自己的脖子,至于他的同伴也一样察觉到了异样。

那种感觉,似乎是两个空心管状物的样子。至于是什么……

答案在他们耳边响起:

“别听那家伙乱说,只不过是麻醉枪而已,那么……晚安”

这是两名偷猎者,最后听到的声音。而后,他们的视野变成了黑暗,朝着前方扑通一声倒下,露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穿着淡蓝色短夹克,还有白色短袖衬衫,以及一条粉红色热裤的少女。

她的手中,两把白色的【诺赛亚工房】定制冲锋枪——【白鹭】,其枪口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对着他们一人一枚麻醉弹么?不会剂量过大吧?

少年想着的同时,眼前的少女微微一笑,然而身体周围却一瞬间冒出了漆黑色的怒气:

“哟,轻松搞定了嘛、苍耶。”

隐约感到不妙的少年伸手打着招呼,试图掩盖自己的不安。

“‘嗯,是啊。很轻松呢!’‘啪!’你以为我会这么说着然后和你击掌庆祝吗!你个擅自行动的大**!”

少女无视了对方掩盖不安的意图,一口气戳穿了少年的伪装。

“我说你啊,在赶过来的路上就一再说了,别一个人乱来,别一个人蛮干,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异能并不是万能的,你这家伙,到底是过于天真还是脑子进水堵住了啊,到底记住了多少了啊!**心澈!”

在解决了三名偷猎者,并且将他们交给了当地的有关部门后,走在森林小径上的少女,毫不留情的指责着少年:

“到什么时候你才不会这么乱来啊!非得我用暴力手段你才回记住吗!?”

“好了,别生气啦。到最后不是没事情吗?”

被称呼为心澈的少年笑了笑:

“我有听你的话啦!只不过,因为你那个时候露出来的表情有些伤心,结果身体不知不觉得就……当是话说回来,明明是生气的样子,说到底还是在担心我嘛,真是温柔啊,苍耶。”

“温柔、我说啊—人家在这里数落你,你到底在脑海里面想着些什么东西啊!”

不经意的话反而让少女的脸颊升起了害羞的绯红,手中的枪托对准了少年的后脑勺砸去,而察觉了自身危险的少年,则是惊呼一声,转身朝着深处跑进去,两个人一前一后,不断地追逐着,消失在了森林的黑暗之中。

这就是少女—也即是苍耶,在看到心澈离去后脑海里所回想起来,两个人一年前重逢时候发生的事情。

从那个时候开始,苍耶就在想,这个即便听话了也没有什么改变的家伙,将来会不会出事,因为他是只要脑子发热,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的人,尽管一直以来都幸运的化险为夷,但还是会让人感到担心。

苍耶怀着浓浓的担忧,同时耳畔边传来了忽远忽近的呼唤声:

“苍……!、……耶!、喂!苍耶……!”

“苍耶姐!苍耶姐!”

在被人重复的呼唤自己名字许多遍之后,苍耶才猛然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陷入到回忆之中的自己,刚刚居然是在发呆。

话说,我发呆了多久了……

“你搞什么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发呆”裴罗洁看到苍耶总算是对自己的呼唤有了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在自己身边的露蒂娜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在苍耶自己没有防备的时候死死地抱住了苍耶的脖子。但和平常不同的是,她并没有表现出那种死缠烂打的言行,而是担心到眼角含泪:

“呜呜——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蒂娜……酱?啊…、我没事的,害你担心了。对不起。对了!快告诉我,我发呆了多长时间了!?蒂娜!快告诉我!”

苍耶摇晃着还在因为‘害你担心了’这句话而陷入到某种糟糕的妄想状态之中的露蒂娜的肩膀,焦急的询问着。然而露蒂娜此时的状态显然无法回答她的问题,所以苍耶又将目标锁定在了裴罗洁的身上。

“有一会儿了,你以为从你的朋友离开后都过了多久了?真是、害别人瞎担心、”

裴罗洁的话对于苍耶来说毫无意义,她最关注的是时间问题。

有一会儿了吗?不行!现在必须走了!

苍耶将露蒂娜从身上抱了下来,同时离开沙发,笔直的朝着门外走去。裴罗洁在后面追了上来,一口气超过了她,站在苍耶的面前:

“你干什么去?”

“我得去看他。那个**,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让人担心的事情出来!”

苍耶焦急的说道,但是这个要求,却被人阻止了下来。

“你现在去有什么意义吗?刚刚才让我们两个人那么担心的你,现在有资格去担心别人吗?”

裴罗洁严肃的问道,苍耶一时间语塞

“我……”

“别做会让更多的人担心你的事情出来。我想你的那个朋友也不一定会愿意让你去的。而且,就我来说,我也不希望一个刚刚才发呆到让人担心的人出去到外面。”

裴罗洁语重心长的说道,苍耶耐心的听完了她的话,最后再度前进,越过了裴罗洁: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不过即便是这样子,我也必须赶过去。那家伙不知道会不会乱来或者是大意,我必须跟过去看看c才行,真是不好意思……”

自己现在必须知道心澈家伙在干什么,不然自己根本安静不下来。

毕竟是从很久以前就在操心着了,要想就这样放心,对于苍耶来说真的很困难。

“你、唉……说什么都不会听的吧?你这个人,就是爱操心过头了”裴罗洁叹了口气,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但是没有继续阻止她“好吧……在城市的中央广场,快去吧!”

“偶尔也会被那家伙这么说呢、谢谢。”

知道裴罗洁不会再阻止自己,苍耶走向门口,眼角瞥到了露蒂娜那担忧的表情。

“放心好了,我会回来的,很快。那么……我出发了、”

走出门口的苍耶,在确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快步的朝着广场跑去。

实际上,从【艾欧工作室】到达广场时间并不用多久,再加上这个地方苍耶比心澈要熟悉的多,知道一些捷径,所以很快的,她已经接近了广场。

广场上,两个人正在对决。

熟悉的白色身影在对方攻过来的时候有些狼狈的进行着闪躲,但是后来却被对方用肩甲直接撞中,虽然避免了被肩甲上的角贯穿这样子的致命危险,但是那绝对是受伤了。

可恶……这家伙、

身穿深颜色的铠甲,那名男子毫无疑问的就是坂了、苍耶心中升腾翻滚着怒火,让她抽出了腰侧的双枪,但是,在即将行动的时候,想起自己所处的位置的时候,苍耶再度取回了冷静。

如果在这里乱来的话,会演变成什么样的后果?

有可能被对方拿来大做文章也不一定。对方用恶劣的手段排除竞争者,打算独占遗迹的攻略权力,所以无法想象得出这样子的人,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正因为这样,所以苍耶选择了静观其变。

心澈顶多是受了伤,但是还不到没法行动的地步。而且很快,心澈就做出了反击,就连苍耶也不曾见到过的攻势,逼停了打算下重手的坂,打消了对方战斗的意志,取得了挑战的胜利。

这一幕,都被苍耶看在眼中。

他胜利了,换句话说,任务就是属于他的了。这样子的话……

纳他加入自己的工作室,将任务从私人转为公有,集合所有力量攻略遗迹。正在苍耶这么想着的时候,心澈的背后,原本因为没有了战意而跪在地上的坂再度站了起来,火炎长蛇从他身上冒出,张开大口对准心澈背后咬了下去!

糟糕!

苍耶差点叫出声来。心澈的异能只有在眼睛能够捕捉到的情况下才能够发挥作用,也就是说,现在背对着坂的心澈无法不知道这一件事情。

周围的人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坂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卑鄙的发动偷袭。

他的脸上,此时有的只有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疯狂笑意!

这家伙——!

心澈显然也是有所察觉,但是等到他做出反应已经是来不及了,苍蓝色的长蛇直咬而下!

“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人才是胜利者,给我记住这一点吧,天真的家伙!”

苍蓝色长蛇的控制者,发出了疯狂的笑声,但是从侧面而来的攻击,却逼迫他不得不放弃这一次的机会,转而控制火炎长蛇围绕在他身边保护自己。

两发子弹,被火炎长蛇的火炎困住,随后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当啷的响声。紧接着,持枪之人乱入到了广场中央。

“到此为止了,卑鄙的家伙!输了居然耍阴招,这种做法,真的让人看不下去了!”双手持握着白色的冲锋枪,苍耶穿过了人群,出现在了场地之中。

“苍耶……你怎么来了!”“要是我没有来的话,你早就死了!”眼神瞪着坂生怕他又做出什么事情出来,苍耶回答心澈的话的同时,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谢……谢谢、抱歉,让你担心起我来了、”

心澈回想起刚刚的一幕,连忙道歉。对于心澈的坦然,苍耶也没有其他的表示,而是继续看着坂:

“发出挑战的人是你、输了却用这种卑鄙的手法来取得胜利吗?看样子,你比我这个爱令人操心的骑士朋友还过分呢。”

“【白鹭少女】么……来了个麻烦的家伙了呢”

坂阴冷的看着苍耶,随后后退了一步

“想不到居然会和那个【杂物出租工作室】扯上关系啊。切、……可恶!”

周围围观的人之中,也有刚刚菜反应过来的人。此时都因为之前坂的卑鄙行径而怒视着他,给坂增加着无形的压力。

明白到形式对自己不妙的坂,做出了最直接的选择。

“好吧!搅乱我的计划的骑士啊,你最好祈祷能够平安的完成攻略,或者是不要在路上出现什么幺蛾子吧!任务的所有权,权且交付给你!”

一面说着诅咒的话语,坂身上燃烧着苍蓝色的火炎,并且火炎迅速的膨胀开来,将他的身形隐藏在其中:

“想要逃走么!别想!”被对方那卑鄙的行动激怒了的苍耶,不断扣动双枪的扳机,子弹接连射出,朝着火炎而去。

密集的弹幕,被火炎包容而下,也有部分穿过火炎,随即消失不见。而在消失不见之后不久,火焰中间,便传出了坂痛苦的叫声。

看样子,是利用传送魔术想要将自己传送走,但是却连同子弹都一起传送过去了吧,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受伤。

但是即便如此,对方的魔法杖也没有出现丝毫的紊乱。而在那之后很快,火炎一口气发生了膨胀现象,在广场中央砰的一声炸响而开,而身处其中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苍耶,不甘心的咬着嘴唇:

“被他溜走了吗?切,真是一个麻烦的魔术啊”

原本打算用射击的方式扰乱对方的魔力,想不到即便如此对方能够顺利遁走,以后需要在这方面多加小心了啊。

苍耶愤恨的跺了跺脚后,心中的不满和怒火才勉强压了下来。将【白鹭】收起,苍耶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了心澈:

“那,现在来清算一下吧、对于你这家伙给我带来了麻烦,还让我为你担心甚至最后还得替你收尾的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合理的,让人信服的解释吗?骑—士?”

故意将‘骑士’两个字的音咬的非常清楚,苍耶的话让心澈产生了罪恶感和不安:

“你先冷静一下苍耶、冷静一下好么……”

“差点将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的浪费掉的你,叫我怎么能够冷静的下来啊!给我好好的反省一下啊!”

对于心澈将自身置于危险之中,结果却轻敌导致出现危机这一件事情的不满,苍耶朝着心澈大喊着,流露出浓浓的担忧。正是因为她说的事实是,所以心澈也没有办法否定,只能尽量想办法安抚少女的情绪。

在两个人陷入争论之中的时候,广场周围围绕着的人群,其中一部分突然朝着左右两边分开,形成一条通道。一名年过六旬,身穿灰色长袍的老者手中握着一卷古褐色的卷轴,在数名随从的护卫下朝着广场中心缓缓走去。看着两个陷入胶着状态的年轻人,老者轻轻的发出咳嗽声:

“咳咳……”

“啊……!”

“嗯…?…”

苍耶和心澈同时对这声咳嗽有了反应。

苍耶在看到老者的瞬间,连忙闭上嘴巴乖乖站好,之前的脾气完全收敛一空;心澈也有样学样的不再说话,跟苍耶一起并排站好,等待眼前这名老者开口。

虽说初来乍到,心澈并不清楚这座岛上的规矩,不过在其他地区进行过多次任务的经验告诉他,这名手持卷轴的老人,十有八九,就是这一次竞争任务的发布人。

“恭喜你。隶属于【艾欧工作室】的年轻新人,”

眼前这名身穿土褐色长袍,明显是古代职业者的和蔼老人,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两个人摸不清头脑。

心澈和苍耶互相看了看彼此,都不明白这名老人话中的意思:

“我是已经加入过一年的人了……应该不是在说我吧?心澈,难道说你在路上顺便还完成了注册?”

苍耶一脸‘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的表情,不露痕迹的瞪视心澈。之前的怒气仿佛在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让心澈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在以他的安全,还是在以他给团队带来的影响。

但心澈对于老者的话也是一头雾水:

“怎么可能?我初来乍到,根本不认识路。找到这里都花了很长时间了,哪有时间去做别的?”

“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啊?”

“你问我?、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心澈白了她一眼说道。

两个人的交流让老者也产生了不确定的困惑,谨慎的开口问道:

“诶?年轻人……难道说,你不是【艾欧工作室】的新人吗?”

“虽然我确实和【艾欧工作室】有所关联没错,但是我尚未进行过注册。会不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心澈自己也相当困惑,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帮忙解答了问题。

“没有弄错哦,心澈。还有崔史文先生也是。”人群之中,背后背负着漆黑色斧枪的女子缓缓现身。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心澈却记得,对方和苍耶一样隶属于【艾欧工作室】的成员,名字,记得苍耶是这么称呼的——

裴罗洁。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灵异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