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仙缘沉浮

更新时间:2019-04-29 14:52:20

仙缘沉浮

仙缘沉浮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绵羊雅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白兮宫凜

《仙缘沉浮》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白兮宫凜的书名叫《仙缘沉浮》,是作者绵羊雅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兮原本想着,修仙路应该是:修炼,打怪,除暴安良。没想到刚入仙班,一次遇险,她的仙途开了挂一般。曾经喝水都塞牙缝的白兮,唯一走了狗屎运的事情就是在自己危难之时,宫凜上神从高高的神坛之上向她走来。从此,白兮的修仙路变成了:崇拜,花痴...展开

《仙缘沉浮》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白兮宫凜的书名叫《仙缘沉浮》,是作者绵羊雅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兮原本想着,修仙路应该是:修炼,打怪,除暴安良。没想到刚入仙班,一次遇险,她的仙途开了挂一般。曾经喝水都塞牙缝的白兮,唯一走了狗屎运的事情就是在自己危难之时,宫凜上神从高高的神坛之上向她走来。从此,白兮的修仙路变成了:崇拜,花痴,缠着神尊师父双修……幻想着在不久的将来,也可以和师父并肩站在神坛的顶端!...

《仙缘沉浮》 第4章 纠缠不休 免费试读

自从遇上了宫凜之后,这白兮对于修仙这条路,更加来劲儿了。一心想着自己已经拜了天尊为师,这未来就是不可**的。

说不定,她这个不走运的小仙,能够走狗屎运,上九重天宫,做一次上仙试试。

这样的话,她白兮这一辈子,也算是圆满了。

夜深人静,带着那个妖兽的蛋,她找了一处休息。

再往前,便是一个城镇了。

这样的时候,白兮坐在院落里面,看着月亮的时候,倒是有点想他了。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的那惊为天人的上神。剑眉星目,一切都完美到白兮不知道如何形容,崇拜之情满溢,口水都几乎要流出来。

她似乎快要忘记,那男子已然成为自己的师父,要多多敬重,那花痴的模样,显然是把师父的美好,都想了一遍。

如今,她拿起了宫凜给她的玉清笛。

她的修为太低,没有见过上古神器那么高深的玩意。如今,她对这玉清笛的法力,万分好奇。拿着把玩儿了一会儿,便递到了嘴边,心中想着,万一真的到了危难的时候,她的上神师父听不到自己的召唤怎么办。

她这小命只有一条,心中萌发了不少想法。

说到底,都是一切十分突然,来去匆匆,白兮没有什么真实感。现在一定要看到自己的上神师父,这才真实。

白兮想着,再三决定之下吹响了玉清笛。

她从来嘴笨不会吹曲子,那声音也是相当的没有规矩,自己都嫌弃自己。

只是,反反复复试了几次,周遭都没有出现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如今刚要放弃,休息一夜继续赶路的时候,寂静的空气之中,突然传来冷冽的声音。

“你找为师,所为何事?”

这四周风平浪静的,难为了宫凜紧张了一番。如今看着月色之下的安静,不免多了几分恼怒。

“师父,你真的会来耶。”

已经躺下的白兮,突然站起来,砰砰跳跳,就朝着宫凜的方向走去。

“简直太神奇了,我还以为师父你是哄我玩儿的呢。”

因为太过激动,白兮就这样抓住了宫凜的衣袖。宫凜愣了愣,目光落在了白兮的手上。

十分冷漠和嫌弃的想要抽回自己的衣袖,但是白兮偏偏抓着不放。带着一种自己难以形容的笑脸,望着自己。

“为师给你法器,不是给你拿着玩儿的,你若是这样,为师要收回……”

白兮连忙将玉清笛藏在身后:“师父你都送我了,万万不能拿回去。你是九重天宫的天尊,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充满了期待。

这宫凜所有的弟子之中,她白兮是资质最差的,胆子最大的。若不是之前的事情,宫凜无论如何都看不上她。日日为了自己收了一个麻烦鬼唉声叹气,如今还要他有什么好脾气?

“你如此恃宠而骄,胡乱使用法器,难道为师要留下东西给你捣乱吗?”

他这一句反问,白兮连忙嘀咕了一句:“师父何时宠过徒儿啊。你我成为师徒,也算是有仙缘,这都数日了,师父不是什么都没有传授于我。我只是想要见师父一面,确定这玉清笛当真好用,免得关键时候掉链子了,到时候没得可是徒儿我的小命,师父可不可以不要那么严肃啊。”

宫凜是第一次对着一个如此任性的小姑娘。

白兮的岁数与自己相差太多了,这天府之上能够成为自己门生的神仙,多数经过百般磨炼,性格前辈恭顺,这白兮显然是一朵奇葩花了。

她能修仙成功,这一点就让他难以想象。

“知道的话,便不要再这样做了。再有下次,为师便将玉清笛收回去。待到为师游历归来,再带你回去,传授法术,帮你渡劫,如今你且先自己走走,切莫不可在外面惹麻烦。”

宫凜都怀疑,自己的终顾有用吗?

“若是徒儿想要见师父了……”

“你见为师做什么。为师门生,少说也有几十数百,这挂在为师门下的,更是多不胜数,若是谁都像是你这样……”

“我可是师父亲自收的弟子,怎么能和旁的小仙一样呢。师父你且放心,徒儿一定好好修炼,定然不会丢了您的脸的。”

说完,白兮又一次抓上了宫凜的袖子。

“事出突然,今日脚程实在太慢,所以徒儿来不及进入城镇,深更半夜,值得在这样的荒山野岭留宿,实在害怕,师父能陪徒儿一会儿吗?”

此时白兮露出可怜的表情。

宫凜本想着马上拒绝,却感觉自己摆脱不了这小丫头的纠缠。

“你睡着,为师再走。只是在此之前放手。”

白兮在这破屋里面,找了一个还算是舒适的地方,安安稳稳的靠着,脸上还带着浅笑,依依不舍的看了宫凜一眼,闭上眼睛,心想着千万不能睡。

然而,她太累了,加上宫凜暗地施法,转眼的功夫便进入了睡眠。

宫凜这才站起,对着那睡着还在傻笑的丫头,做了一个结界,以保护她暂时的安全,转身,利落的离开。

遇上她,可是他的倒霉。这可是比遇劫,更加让他头疼。

毕竟这白兮是个没有规矩,没有见识,没有礼法,而且看起来傻乎乎的小仙。这种资质能修为到小仙,已然是她的幸运了。日后真的是悲惨不可**。

白兮次日醒来,宫凜早就不见,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未曾留下。

他便就是这样冷漠,如此狠心。亏了白兮昨天还师父师父的谄媚,结果还不是一样。

白兮虽然这样想,但是对宫凜的崇拜和仰赖,还是依旧在的。前一秒钟还十分委屈,后面立马带着笑意,再次朝着前面的村落走去。

眼看着她可以吃上一口热饭,而且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不必在外面风餐露宿,等不来遇劫,自己也不想要这日子,过的实在辛苦。

只是白兮刚走到村庄门口,便是感觉一阵压抑。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