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重生之贵女不贤

更新时间:2019-04-15 15:07:18

重生之贵女不贤

重生之贵女不贤

来源:悠空网作者:把酒倾杯分类:现代言情主角:云韶长孙钰

《重生之贵女不贤》小说简介主人公叫云韶长孙钰的书名叫《重生之贵女不贤》,本小说的作者是把酒倾杯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世贤妻换一纸废后,云韶瞎得彻底。重头来,步步营,筹谋算尽,奈何天命早定?国师曰:“此女祸星入命,主妨,必乱天下!”父亲曰:“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兄长曰:“谁敢动她我宰谁。”云韶笑:“命就一条,谁要我死谁先请。”谈笑毁贤名,素手拨乾坤,...展开

《重生之贵女不贤》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云韶长孙钰的书名叫《重生之贵女不贤》,本小说的作者是把酒倾杯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世贤妻换一纸废后,云韶瞎得彻底。重头来,步步营,筹谋算尽,奈何天命早定?国师曰:“此女祸星入命,主妨,必乱天下!”父亲曰:“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兄长曰:“谁敢动她我宰谁。”云韶笑:“命就一条,谁要我死谁先请。”谈笑毁贤名,素手拨乾坤,云韶以为这一世终得安稳,不慎着了他人惦记。“我不温不贤,骄纵肆意。”“我喜。”“我护短成性,亲兄第一。”“我忍。”“我趋炎附势,爱慕虚荣。”“我争。”“外面说我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你也不怕?”“怕,所以你只许祸害我一人。”从头来,白首归,繁华过处,唯见君颜。...

《重生之贵女不贤》 第八章 婚约 免费试读

院门口。

“韶儿见过祖母,见过三娘。”

云韶边说边福身,柳氏赶忙扶她热络道,“自家人还这么多虚礼,快起来吧。”云韶看了眼老太君,今天不知怎么,她也点头道,“起来说话。”

云韶站直身,抽回被柳氏握着的手道,“祖母,三娘,里面请。”

老太君和柳氏都没带什么人来,身边就一个伺候的胡婆子,三人很快入院,柳氏关怀备至,从吃穿住行一问俱全,惹得金菊直翻白眼。

这三房做事也太不顾脸面,明明是二夫人处处照顾,她好意思争功。

“大小姐气色瞧着好多了,三娘觉得也是时候和你说说了。”柳氏说着望望老太君,老太君颔首,她又继续道,“是这样,你前些日子在赏花苑遇到的那位薛榜眼,他几日前到咱们府上提亲,此人相貌端正,人品才学都不错,我问过母亲,母亲也认为他前途无量,所以我们就做主,替你允了这门亲事。”

金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云韶微微蹙眉,眼底划过一丝冷光,“三娘在说什么韶儿听不明白,那位薛榜眼,可是轻薄韶儿的人?”

柳氏尴尬道,“这个,薛榜眼也和我们说了,都是误会,大小姐你不慎落水,他倾慕你所以舍命相救。等你二人完婚,这事也就过去了,不会有人再提。”

云韶恍悟,原来如此。

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失身,败坏了侯府名声,但要是嫁给薛桓,这件事就会变成一桩美谈。这也许是老太君的顾虑,但从柳氏来讲更希望早点把她赶出府,这样父亲回来,才不会追究云漪推伤她的错责。

“大小姐,我们知道以薛桓的身家是委屈了你,但你现在容貌有损,也不能苛求那么多不是?”柳氏说得很委婉,青荷听得心火直冒。

这不就是在说小姐毁了容,没资格选人吗?

云韶抬手制止青荷,转目瞧瞧柳氏,又看向老太君,“祖母,您也这么想吗?”

老太君点了点头。

云韶低笑了声,“这么说来我非嫁不可了?”

柳氏眼底尽是得意,她以为云韶要屈从了,哪晓得她不徐不疾饮口茶水道,“不嫁。”

柳氏劝道,“大小姐,我们也是为你好,你失了闺誉,脸又……总之三娘不会害你,你就听我们的吧。”

云韶嗤笑出声,“多亏三娘提醒,我这脸伤成这样,还得多谢四妹妹呢!”

柳氏脸色难看起来,“大小姐,咱们好歹是一家人,漪儿也是你的妹妹……”

“我的妹妹?辱我废物,弄伤我脸的妹妹?”云韶眉尖轻挑,脸上仍是笑吟吟的,嘴上刻薄无比,“这种妹妹云韶可要不起,三娘,不如让我也划伤她的脸试试?”

“你敢!”柳氏拍案而起,几乎忘形,这个云韶怎么回事,明明往日温良贤淑,从不还嘴,这次回来就变个人似的,关键她句句扎心,总能惹你无名鬼火。

“三媳妇。”老太君冷淡的声音叫柳氏回神,她压下火气,勉强笑道,“大小姐,过去的事就先放放,先谈你的喜事吧。”是啊,只要嫁给薛桓,这个贱人还拿什么摆谱儿。

云韶托腮,看着柳氏明明气得不行还得忍耐的样子便觉好笑。

她心情愉悦,说起话来也更不客气,“三娘不用劝云韶了,薛桓这种好色之徒云韶即使眼瘸也万万看不上的,不过三娘要是喜欢可以招他为婿,四妹妹想必会很高兴。”

“你!”柳氏一再告诫自己要忍,不要坏了大事,但云韶字字戳她痛处。她以前是青楼头牌,云韶说好色之徒,可不在暗指她以前那些恩客?

嘴上杀人不见血,这小贱人!

柳氏气得脸都变了形,偏巧这时老太君斜来一眼,“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柳氏脸唰得红了,结结巴巴唤声“母亲”,老太君袖子一摆,示意不必说。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纳彩问吉的事由你三娘去办,你等着嫁人。”

说完抬手,胡婆子立即上来扶着。

柳氏本满肚火气,听到这话消减不少,“大小姐,三娘这儿就先恭喜你了,你放心,三娘会好好操办,不叫你受委屈的。”说完自己倒先掩嘴笑起来。

云韶睨她一眼,叫住打算离开的老太君,“祖母且慢。”

老太君一向不搭理她,今天许是看在婚约的份儿上,罕见停步。

云韶低头道,“祖母可能还不知道,这位薛榜眼是当朝魏左相的得意门生。”

二人一呆,柳氏心想这跟婚嫁有什么关系,老太君却微侧过身,“说下去。”

云韶笑了笑,“这位魏左相的长女嫁给了四皇子,他的二儿子在宫里当差,恰好也在四皇子手下。”

说到这里,老太君容色一变,“柳氏,这是真的吗?”

柳氏茫然道,“这,媳妇不知道。”

“哼!”老太君冷哼甩袖,“胡婆,找老朱过来,婚事暂时搁下。”

柳氏不明白这到嘴的鸭子怎么飞了,急急忙忙追上去,却被甩了顿脸子。

金菊等丫鬟看得解气,但都不明就里。

按理说,薛桓是魏左相的弟子该是好事,但老太君听了怎这般恼怒。

只有云韶嘴角抿一丝轻笑。

还好,不算太蠢。

薛桓是魏左相的人,而魏左相儿子女儿都送到四皇子身边,他是谁的人不言而喻。当今端绪帝年近不惑,膝下几个儿子除了太子外,就属这四皇子和九皇子最亮眼。太子仁德性却软弱,加上他母亲孝宁皇后已故,能不能坐稳太子之位都值商榷。因此朝中有眼劲的都另寻他枝,呼声最高的便是这军中战神老四,和皇帝最宠爱的老九。

平南侯府在这党争之中一直保持中立,如果此时将她下嫁薛桓,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否与魏左相有关,进而被划入四皇子一派,搅进夺嫡漩涡。

平南侯和其他朝臣不同,手掌边境三十万大军,握有实权,他一旦有所倾向,那会引起朝廷动荡,更甚帝王疑心。

试想,手握重兵的将军和自己儿子勾结,是不是想谋朝篡位?

所以柳氏这一出计策,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昏招。

老太君看透这点,一想差点把侯府和儿子害至万劫不复,焉能不怒。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悬疑小说
  3. 贵族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