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情良为成觞

更新时间:2019-04-14 16:51:45

情良为成觞

情良为成觞

来源:青墨云作者:忆笙箫分类:短篇言情主角:李意戚五月

《情良为成觞》小说简介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情良为成觞》的小说,是作者忆笙箫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他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更是声名在外的李家大少,奈何男生女相,注定不详,他的命运坎坷,命途不安。是命中注定?他不信,他却偏要逆天而上,俯瞰人间百态。她不过是人世间渺小如尘的平凡女子,无才,无德,可他却偏要和他纠缠不休,“就算是下地狱,我...展开

《情良为成觞》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情良为成觞》的小说,是作者忆笙箫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他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更是声名在外的李家大少,奈何男生女相,注定不详,他的命运坎坷,命途不安。是命中注定?他不信,他却偏要逆天而上,俯瞰人间百态。她不过是人世间渺小如尘的平凡女子,无才,无德,可他却偏要和他纠缠不休,“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和你纠缠,生生世世不离。”一句话,她甘愿为他颠沛流离,只因他是她的夫,是她的天,是她的地,是她今后一生所依。...

《情良为成觞》 第7章 背书 免费试读

“呵呵,李一,一生万物,好名字。”少年不在意的笑了笑,在屋顶转了一个圈,抖了抖自己的袍子,跳到李一的眼前。

李由瞅了个空子,跟着小跑追了上来,在距离李离五步远的地方站定,双眼一眨不眨的看自己从天而降的主子,准备着一有什么事就直接冲上去把对自家主子不利的事物解决掉。

“他快不行了。”李离开口,收了收自己刚才轻佻的表情。觉得这样不太合适,又补充了一句:“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哦,是吗?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李一冷笑。眸光中闪过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愫,有些哀痛,有些沉重,但是并没有缓解他话语里面的嘲弄。

“你还在记恨他?”不是疑问,是直接肯定。

“既然你知道,何必再问?”李一嗤笑,不以为意。

“他是你父亲。他很后悔当年做的事。”李离还在找理由劝服李一,但是李一并不受用。

“我没有父亲。”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他后悔了,你告诉他,如果我娘九泉之下原谅他,那么我才会原谅他。”

说完,径自走开,完全不理会留在原地的李离带着哀痛的表情,和李由那张时刻担心自己主子的脸。

“少爷,你看这……”

“李由,随他吧。”李离轻叹一声,像是为那即将逝去的生命哀悼,又像是为自己看见现在的李一的伤心。

“李由,走吧。”

“是,少爷。”

果然,血缘是世界上最难舍弃的东西。

“王婆,你可是有事找我?”

“哟,丫头,今儿个不陪着你那美若天仙的一一姑娘了?”

过了生辰的王婆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连说话的时候都比以前要嚣张。颐指气使。

作坊里面的管事有李家的人作后盾,谁敢对王婆不恭敬?

最讨厌王婆这种夹枪带棒的人,不过她不敢回嘴,回嘴的结果就是遭到王婆的毒骂。

“呵呵,王婆,你老交代就是了。”

王婆毒辣的眼睛打量了她一眼,这个丫头,面子上是对自己恭恭敬敬的,但是底子里是个什么样还不敢说,不过说到底,作坊里面谁又不是这样?

“丫头,你过了年可就是八岁了,时间可真是快啊,我记得你过来的时候还是五岁吧。”

“王婆,你错了,是过了无五月就是八岁了。”

五月赔上笑脸。

“哦,这样啊。八岁了,你现在还是在打扫院子吧?”这个时候,王婆已经换了一副嘴脸,和气的拉起五月的小手。

“丫头啊,你可是知道,刚才李家二少爷来过了,来的时候还特意的跟我提了一下你。”

她还在奇怪,王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还亲切的拉起自己的小手,原来是李家二少爷的原因,不过,他戚五月可是不认识什么的李家二少爷。

不过,李一那样美貌的女子,自己也应该是沾上了她的光,不然有谁会记得自己这么一个下人。

这样也好,反正王婆就是那样一个贪婪,势力的人。

“丫头,你看吧,这打扫院子也不是什么的难事,不过,最近王婆这儿人手有点不够,你看你是不是帮帮王婆到前庭跟着张管事学酿酒?”

“……”

“丫头,你要是不回答,就当时答应帮王婆这个忙咯。”

五月直觉的想摇头,但是一看见王婆的眼神,自己的所有的勇气都化为乌有。她能回答说不去吗?谁都知道王婆这个人喜欢斤斤计较,还喜欢记仇,何况现在的自己是借着那个并不怎见过面的二少爷的名号。要是被王婆知道了,还指不定会怎么为难自己呢。

不得已,最后的五月只能悻悻的跑到前庭酿酒的地方跟在张管事后面一来一回的嗮糯米饭。

五月的太阳不是很辣,但是一轮下来,五月好不容易养白的皮肤又黑成了原来的模样。

不愧是酿酒世家,这里的人对酒皆是有着一种天生额热爱,尤其是眼前这位,不过是十来岁的年纪,对于酒就已经有了渗透的研究,即便是穿着保守的女儿装,却依然兴致盎然的念着酿酒良方。

“哈。李一原来你在这里,叫我一顿好找。”

七月流火,猩热的阳光打在脸上**辣的疼。五月站在太阳底下,脸颊被晒得通红。

李一撇了一眼掀开帘子的五月,视线继续留在手上的书页。视线说不上冷,也说不上热忱,但是至少不她看其他人的视线稍微好一点。

“昨天的你可是背完了?”像是知道五月会有话说,李一直接的问道,并没有将时间留给五月思考。

“啊?呵呵……”

她怎么会背?昨天可是和段文韬高长安疯玩了一天,怎么还会自己自己吩咐下去的事?

“不会。”不是疑问是肯定,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五月的回答。

“戚五月,当我很闲是吗?”

五月眉头一紧,李一是真的生气了。

“呵呵……”

“背……”

李一是何等挑剔的人。怎么不会要求五月朝着自己想要的方面发展。但是他知道有的人逼不得,但是有的人却是不得不逼,比如说戚五月这个女人。

说是女人还不如说是个女孩子,十岁都不够的年纪。

“做不到?”李一眯了一下眼,继而一字一顿的说道。

如果说自己学会的是隐忍,那么对面的人学会的就是谄媚。

五月还想着李一能够念在以前的情分上不会要求自己被那些难懂的文字,但看来现在的情形是不可能了。

“委屈吗?”李一一瞬间的火大,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愿意背那是她的事,她不愿意也是她的事,与自己有多大的关系。自己还真是吃力不讨好。

“不委屈,不委屈,我马上背,马上背。”

真弄不明白,自己不过是后院打杂的一个伙计而已,从来没有想过会来到这了学什么的酿酒良方,还有那个什么的文邹邹,难学死了。

“稻米一斗得酒一斗为上尊,黍米一斗得酒一斗为……为……为中尊,粟……粟米一斗得酒一尊为……为下尊。”

“还有呢。”

话是这样说,可是眼前的人头都没有抬起来,两眼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书。

“啊?”

五月莫名其妙,不是说只有这么几句吗?难道还有其他,可是自己并不记得还有什么?

显然前面的人不是这样想的。

李一这个人看似风淡云清,但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李一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好相处。

“西……”

五月磨蹭不出来了,都怪那个段文韬,早知道自己就不和他一起跑出去玩了,至少自己现在不用担心这个背不出的问题。

“西京杂记。”

李一有点火大,怎么玩的那么开心,开心到这个简答的也背不出,当然李一不是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人,她能够老老实实的呆着这里给自己背这些难懂的良方。

“哦,西京杂记载:汉制:宗庙八……八……八。”

“好了,不要背了。”

李一合上书,缓步走到五月的身边。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五月的脸。本来就不算娇嫩的笑脸被太阳这么一晒,都褪了一层皮,看起来真丑。

“真丑,我是说你戚五月真丑。”

啊?什么,李一担心她听不清,刻意的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啊?一一,你刚才说什么?”五月还在纠结着刚才背不出的剩下的方子,当然不会注意到李一刚才说的这一切。

李一的脸上闪过一抹羞赧,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故作无情的吐出几句话,在薄唇里面打转:“算了,明日午时,再背给我听。”

然后径自走开。

五月突然有一点明白,他不喜欢自己,她讨厌自己。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值得她那么讨厌。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武侠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