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男生 > 悬疑灵异 > 冥王老公甜蜜蜜

更新时间:2019-03-15 15:45:03

冥王老公甜蜜蜜

冥王老公甜蜜蜜

来源:微阅云作者:见字如面分类:悬疑灵异主角:慕小乔江起云

《冥王老公甜蜜蜜》小说简介完整版小说《冥王老公甜蜜蜜》由见字如面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小乔江起云,内容主要讲述:平日间相夫教子赚钱养家,一手罗盘一手奶娃,小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却飞来横祸又进“洞房”。听过离婚再婚的,没听说过冥婚还会有二婚的!就算真的有二婚,我还没离呢!好不容易逃得命在,又莫名背负“血契”让家庭生活鸡飞狗跳。这不,我家帝君,又怒了……...《冥王老公甜蜜蜜》第5章...展开

《冥王老公甜蜜蜜》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冥王老公甜蜜蜜》由见字如面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小乔江起云,内容主要讲述:平日间相夫教子赚钱养家,一手罗盘一手奶娃,小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却飞来横祸又进“洞房”。听过离婚再婚的,没听说过冥婚还会有二婚的!就算真的有二婚,我还没离呢!好不容易逃得命在,又莫名背负“血契”让家庭生活鸡飞狗跳。这不,我家帝君,又怒了……...

《冥王老公甜蜜蜜》 第5章 本座教得好 免费试读

黑夜似墨,月凉如水。

与前面双阴聚煞的山沟不同,这里没那么阴冷,这后山弥漫着一股沉闷又危险的气息。

越往山上走,这种气息越来越浓。

如果说刚才的阴冷鬼气让人如坠冰窟,现在这种干燥沉闷的氛围又像抱着火炉。

让人不自觉有些烦躁。

我哥抬头看了看月亮,悄声道:“这地势确实很神奇啊,双阴聚煞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现在爬到阳面的坡上,这月光却亮得好像不要钱的路灯……”

我抬手擦了擦汗,这后山的阳面是个不错的阴宅位置,看来老周家祖上确实懂风水。

说不定还是特意选在有双阴聚煞格局的地方,相当于有了天然的屏障。

我哥让我别分心,江起云不出现,就别去想他。

我觉得我哥说得有道理,可是,我耗不过江起云啊……对江起云来说,普通人的一辈子,都只是过眼云烟,比耐心我怎么会赢?

唉,吵个架吵得我魂不守舍,我真是自找苦吃。

“呼、呼……”一阵喘息声传来,我哥拉着我躲到石头后。

周老幺拖不动了,他坐在斜坡上喘着粗气,背靠着棺材,喃喃的念叨道:“老了、老了……二哥……我对不起你啊……老周家后继无人了……”

我瞪大了眼睛,这周老幺藏着不少秘密呢?

“二哥……离家讨生活的大哥也回来了……回来了……可我力量弱了,拖不动了……”

周老幺仰头靠在棺材上,面朝月亮,愣愣的好像睡过去了。

我们不能陪他在这里吹冷风,我看了看我哥,他深深皱眉,用口型说道:“姨公本来不必回乡,这次偏让我们送他灵枢回来,大概就是想让我们入山来看看,可这里荒无——”

他想说荒无人烟,有什么好看的?

话没说完,我们藏身的石头上突然多了一个阴影。

我们吓了一跳,朝两边躲开,回头看向身后。

一个全身黑乎乎的“人”站在我们身后不远处,身上的布料黑得看不出颜色,袖口和裤脚都烂成了布条,其余部分紧紧的“绷”在身上。

这什么鬼东西!

我们被这东西惊得愣了一下,这东西似乎也被吓到了,顿了几秒钟突然朝身后的树林里跑。

活的?!

我们立刻追着下坡,我回头看了一眼拖棺材的周老幺,他似乎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警惕的朝这边看来。

前面的黑影乱跑乱撞,手里有一把明晃晃的东西映着月色。

“……好像是卷了口的镰刀,小心些。”我哥喘着气提醒我。

“这东西是人吗?”我抬手准备掐堪鬼诀试试。

此诀,能勘验怪异狂邪。

可是在这种怪石嶙峋的山林里,一边追一边掐诀难度太高了!

人家说“十道九傲”,哪位道士掐诀施法的时候不是仙风傲骨的,我这追了一大截,累个半死不说,指诀掐好了都瞄不准前面那个黑影。

我哥不满的嚷嚷道:“你老公不是亲自教你了吗?是他教得不好、还是你学得太差,怎么掐诀念咒还这么生疏!”

不是我生疏,是这个山实在太特别了!

这山上的石头都长得像刺猬一样,跟树林夹杂在一起,下脚连一块平地都没有,怎么好好掐诀!

我想反驳,但没空说话,前面那个黑影已经跑到了后山的“阴地”,这里远远没有向阳面那么干燥。

我脚下一滑——

完了,摔一跤都是轻的,等我爬起来估计黑影都逃了!

这一跤意料之中的狗啃泥,却迟迟没有到来。

凉风入林,一只纤长有力的胳膊,轻而易举的从后面将我拦腰捞住。

我的下巴差点撞到地面凸出的碎石,就这么堪堪顿住。

“江……江起云?”我喃喃的念道,他始终不会袖手旁观我摔个狗啃泥、磕掉几颗牙齿吧?

江起云单手将我捞起来,姿态闲适。

如同,揽夜风入怀。

》》》

我掐诀的手被他包住,那修长如梅骨的手指压住我的手,让我的诀掐得又快又好看。

“本座~~自然教得好,奈何这个学生一孕傻了三年、再孕又要傻三年,学了三年,还是这么愚笨……”

江起云冷哼一声,直接就着我的手掐诀,前面的黑影被他的堪鬼诀一拘,从藤蔓上一顿,摔了下来。

他一松手,将我“甩”到一边,负手转身。

不、理、我!

囧……

帝君大人你要不要这么傲娇!

我不就跟你凶了一句么,至于这么生气么!

而且我是为了防止幼儿园请家长时,于归和幽南不懂得说话,被老师为难、被小朋友笑话呀……

你却冷着脸说我妄语虚言、犯了道家戒律,这么大的锅扣下来,我能不急么!

……我真的觉得自己没做错。

世间毕竟人心复杂,用一句两句善意的谎言来保护孩子并非是大罪过,孩子长大了自然会分辨。

我没错,我真的没错。

“对、对不起……”我没错,但是我服软道歉总行了吧?

江起云的身形在月光下很明显,他刚才不愿意现身,只是说了句话、扶了我一把,现在不忍心看到我摔倒,才显化了身形。

“为什么不坐轿子……好好的轿子不坐,偏要漫山遍野的瞎跑。””他微微蹙眉,带着一丝严厉。

“我还不能回去,我和我哥来处理姨公留下的遗言……倒是你,不是说巡视去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我心有不满的反问。

江起云站在月下的枯树乱石中,衬得这片山阴都带上了一丝仙气。

听到我反问,他淡淡的说道:“中元祀将近,本座自然要去各处巡视,感应民生疾苦……”

是啊是啊,这跟去非洲援建有啥不一样的?

每天忙得子时都不见人。

“……这不是,刚刚感应到有个小女子冒冒失失,就赶来解救吗?”他抬手,手指从广袖中伸出,在我的下巴上抹了抹,擦掉粘到的一丝草屑。

我微微有点脸红,要帝君大人服软是不可能的,他能这样说话已经是给我台阶了。

“啪啪。”两声拍巴掌声响起——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科幻小说
  3. 灵异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