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穿越之替身千金

更新时间:2019-03-12 17:09:48

穿越之替身千金

穿越之替身千金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烟雨笑分类:穿越架空主角:于灵楹司徒少钦

《穿越之替身千金》小说简介主角是于灵楹司徒少钦的小说是《穿越之替身千金》,它的作者是烟雨笑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幻想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于灵楹,一个聪明女子,因一场车祸而得到灵魂转生,成为了南申国时代的贵族千金。她以灵魂附身的方式进入了女子身体成为了与她同名同貌的于灵楹。只不过她却身染重病,为了救于灵楹,她的姐姐于琳然上山采摘灵药不幸遭遇毒蛇死亡,于灵楹得到了生存,但却因为于琳然的死而陷入无限的痛...展开

《穿越之替身千金》小说简介

主角是于灵楹司徒少钦的小说是《穿越之替身千金》,它的作者是烟雨笑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幻想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于灵楹,一个聪明女子,因一场车祸而得到灵魂转生,成为了南申国时代的贵族千金。她以灵魂附身的方式进入了女子身体成为了与她同名同貌的于灵楹。只不过她却身染重病,为了救于灵楹,她的姐姐于琳然上山采摘灵药不幸遭遇毒蛇死亡,于灵楹得到了生存,但却因为于琳然的死而陷入无限的痛苦和失忆。司徒少钦,于琳然的丈夫,南申国第一王爷。一个应该痛恨于灵楹害死了于琳然的人却不由的喜欢上了她。同时,司徒少钦的表弟刘明宏,鬼医破殇二人与于灵楹发生错综复杂的故事。在这复杂的时代,尔虞我炸之中,于灵楹又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爱情?"...

《穿越之替身千金》 第四章 喜欢 免费试读

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当她近距离看见于灵楹的伤口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两边的肉已经向外翻开了,到下巴那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肉下的白骨。小花心里恐惧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心疼的问道:“疼吗?”

“嗯,还好。”于灵楹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过话了,眼睛感觉到一股热起往外冒,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忍住了要往外冒的眼泪,淡淡的说道。

“有没有药,我给你上药。”听出了于灵楹声音里面的隐忍,小花越发的心疼于灵楹。

“嗯,那个一会我自己来就好。”于灵楹突然想起上次给司徒少钦上了的药,忘了锁到盒子里面去。心中更是如同五味瓶打翻一样,不知道是该甜还是涩。

“你确定?”小花一脸怀疑的说道,担心于灵楹是没有药,不好意思说。

“嗯。”于灵楹笑着点了点头,已经恢复白净的脸,看上去不再像之前那般的狰狞。

“那我走了。”小花看见于灵楹倔强的样子,也不在说什么,转身就走,心里却盘算着一会到王府的药房去拿点东西。

看着小花的背影,于灵楹不由的感觉心里一暖,其实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

在房间里面翻找了一阵后,于灵楹终于在柜子的角落找到了那个红色的小瓶子,开始对着镜子给自己上药。

看见铜镜里面那个并不清晰的人影后,于灵楹先是愣了一下,苦涩的笑了一下后开始小心翼翼的给自己上药。

当药粉洒在伤口上原本已经做好要痛彻心扉的于灵楹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不但没有加重伤口的疼痛,还把原本碰到水而变得**辣的疼痛给消了一大半。

想不到这破殇除了样貌、嘴皮子还有下毒厉害以外,还有那么一点点可取的长处。

上了药后,于灵楹找了一块比较大的手绢,做了一个白色的面纱挂在耳朵上,可以保证面纱不会被风吹掉后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虽然自己不在意,但是吓到别人或者是伤口感染了就不好了。

当于灵楹把房间里面昨天的痕迹给收拾干净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这才让于灵楹不禁摇头笑道:“自己今天到底是睡了多久。”

腹部传来空空的叫声提醒着于灵楹,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坐下来,打开小花之前送来的食盒,里面的食物已经冰冷掉了,于灵楹也不介意,毕竟比起最开始馊掉的东西来说,冷掉的已经是很美味的了。

揭开面纱于灵楹就坐到椅子上开始大吃了起来,每到这个时候于灵楹都会嫌弃这副身子骨生得娇弱,上辈子的于灵楹是山东人,喜欢跟爷们一样大口大口的吃饭。

但现在她每一次大口吃的结果就只会是差点把自己给咽死。所以于灵楹只得小心翼翼的细嚼慢咽着,如同是在吃西餐一样。

当于灵楹吃完饭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正感叹着不用做苦力的日子真是好的时候,一道让于灵楹又惊又喜的声音传了进来。

“看来你今天过得很不错。”司徒少钦身穿着一袭黑色的锦服走了进来,像朋友一样的打着招呼,只是声音里面却满是冷冷的嘲讽。

“嗯,还好。”于灵楹没有回头,轻轻的答道,声音里面听不出喜乐。

“回过头来。”司徒少钦冰冷的命令着。

于灵楹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转过身面对着司徒少钦。

四目相对,于灵楹看见了司徒少钦眼睛里面的不可置信还有后悔。他是在后悔吗?是因为把这张跟琳然一模一样的容颜给毁掉了吗?

“好好好!”司徒少钦咬牙切齿的说了三个好字后,仰天长啸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于灵楹的心里面泛起了思思的凉意,她不知道司徒少钦接下来要做什么。

“前些天那个鬼医破殇不是说大病初愈,需要好好的走走吗?本王今天倒有个好去处.”司徒少钦笑着,笑容里满是冷漠。

“嗯。”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于灵楹只得点头应道。

于灵楹带上自己做的面纱后,她看见司徒少钦挑了挑眉毛,带着讽刺的语气勾起唇角的说道:“原来你也在乎自己的容貌,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在乎呢。”

其实不管脸上的伤痕在怎么疼,也疼不过人心。于灵楹看着司徒少钦的嘲讽,对着他轻轻的笑了笑,就算他看不见,就像看不见她心上的伤一样。

看着于灵楹从眼睛里面透出来的笑意,司徒少钦愣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她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她还能笑,而自己的琳然却永远凝固成了那个表情,永远的躺在了那副棺材里?

“还走吗?”见司徒少钦愣在原地发呆,于灵楹轻声的问道。声音里听不出她的悲喜。

“哼。”发现自己走神了的司徒少钦冷冷的哼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快步的走到拎灵楹的身前,留给于灵楹的只是一个背影。

坐到马车上,嗅着马车里熟悉的味道,于灵楹突然觉得马车剧烈的颠簸一下子环境了很多。

她还记得上一次跟司徒少钦一起坐到同一个马车里,已经算是半个月以前了。

她很庆幸司徒少钦没有让她跟在车后面跑,不然以自己现在的身体根本就受不了。

“我们要去哪?”一路无言后,于灵楹终于忍不住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带你逛红楼。”司徒少钦睁开闭着的眼睛,冷冷的说道,声音跟他的人一样的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但是就是这样的声音却让于灵楹愣了一下,她只是随便的问了一下,根本就没有想到司徒少钦会回答自己。

“红楼什么地方?”于灵楹愣了一下后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那个地方难道跟红楼梦有什么关系?哪为什么白天的时候不去,要大晚上的去呢?

不过这次司徒少钦就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并没有打算回答于灵楹的疑问,继续闭上眼睛养神蓄锐,一会还有好戏要看呢。

见司徒少钦没有再回答自己,于灵楹也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马车上,悄悄的透过马车的布帘看着已经完全冷清下来的街道微微的皱了一下眉毛。

她还记得自己上辈子的时候在黑夜里会偷偷的爬到医院的顶楼,向下俯视着那一片车水马龙的世界,那个灯火通明的大都市里面她跟本就找不到一片黑色的地方。

而现在这个地方却满是黑色,对于黑色还有灰色,于灵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

一道寒风从布帘吹了进来,让于灵楹不自觉缩卷了一下身体,希望可以克制一下哪份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寒意,祈祷着那个叫红楼的地方可以快一点到。

似乎是听到了于灵楹的祈祷,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与之前路过的地方的冷清不一样,停下来的地方四周都传来的女人跟男人的欢笑声,一副很是快乐的样子。

“到了,下车吧。”司徒少钦率先起身,说了一句后便走了下去。

听着司徒少钦声音里的嘲讽,于灵楹心头突然莫名的冒出一股寒意,让她突然的怯布。

“难道要本王亲自来请你吗?”就在于灵楹犹豫着要不要下撤的时候,早已下马车的司徒少钦一把拉开布帘冷着声音说道。

“来啦。”于灵楹这下可不敢犹豫了,立马拉开布帘在马夫的帮助下,终于下了车。

下了车,于灵楹刚刚抬头就愣住了,她一下子就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

几个穿着清凉的彩衣的姑娘斜斜依靠在二楼的木栏上,朝着下面刚刚来的司徒少钦抛媚眼,胆子比较大的几个女人摆动着各种撩人的姿势柔声的叫着:“公子,上来嘛。”

楼下用红色的纱巾挡住了门的上半部分的光线暧昧的从里面透了出来,带着一丝魅惑的味道,大大的招牌上正笔的书写着‘红楼’二字,看起来正气喧昂,必然也是出自名家之手。

这莫非就是所谓古代的‘怡红院’?于灵楹看着这个地方眼角抽了一下,回过头看着司徒少钦,认真的问道:“你确定你没有带我来错地方?”

“本王见你空用一身魅术,只在本王身上展现,莫不是太可惜了。”司徒少钦冷冷的笑着,眼睛里面满是讽刺的意味。

“你……”于灵楹的身体气得有些发抖,什么叫用一身魅术,只在他身上展现可惜了,难道他想把自己买到这‘怡红院’吗?

于灵楹原本以为他现在已经对自己有那么一丁点情谊的想法就在一瞬间消失了,自己怕是又一次自作多情了。

“别忘了你自己现在的身份。”司徒少钦冷声在于灵楹的耳边说道,声音异常的冰冷,像是在提醒着什么一般。

是啊,从一开始,于灵楹只是于琳然的替身还有报复的工具,不过现在竟然现在她那跟于琳然一模一样的脸已经毁了,那也没有继续存在在他的身边的价值了。

竟然连他都放弃自己了,那自己算不算是赎罪完了?

这样的话,到时候怎么样也都无所谓了。

于灵楹心里细细的盘算着,突然觉得其实一切也无所谓了。像是身上卸下了一个大包袱一般,于灵楹一下子感觉自己的身体轻了很多。

“走吧。”见于灵楹不再说话,司徒少钦又恢复了那份副俊冷的样子,率先走进了红楼的大门,他并不担心于灵楹会中途逃跑,因为她一定会跟着自己,哪怕自己是叫她去死。

于灵楹紧跟在司徒少钦的身后,司徒少钦刚刚进去,而于灵楹却被门口的两个龟公给拦在了门口。

“女人是不可以进红楼的。”其中一个龟公有些惊慌的说道,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女人要往红楼里面走,这明明就是一个让所有女人的避之不及的地方。

“真的吗?”于灵楹这下有些无奈了。

“是。”龟公的声音异常的肯定。

“如果本王非要让她进来呢。”已经走了进去的司徒少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那两个拦住于灵楹去路的龟公,声音不带悲喜的说道。

“可是这位爷,咱红楼可没有这个规矩啊。”因为紧张而没有注意到司徒少钦的称呼的龟公一脸着急的说道。

“哪红楼什么时候规定女人不能进了?”司徒少钦冷笑着说道,于灵楹相信,如果这龟公说一个‘有’字,他第二天一定会带兵把红楼里面的女人全带走。

“这……”龟公一脸为难的站在门口,红着眼睛,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这位爷,本店也是小本经营,若是人人都要像你这般,那我们红楼早就不用开了。”就在双方僵持着的时候,一道谄媚的女声传来,来人在看起来三十五岁左右,全身穿金戴银,脸上白花花的涂了厚厚的一层粉,一边说话粉就一边往下掉。样子看上去很是滑稽。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历史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