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更新时间:2019-03-12 11:06:02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来源:有书阁作者:尼瑶宝贝分类:豪门总裁主角:颜乔龙沐炎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小说简介独家完整版小说《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是尼瑶宝贝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乔龙沐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六年前,蒙砂玻璃后飞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他的声音冷酷冰凉:颜乔,当一个人连利用价值都没有,还能留得住谁?刹那间,她的世界彻底碎裂,没了亲情她奢望爱情抚慰,可当爱情都被他的冷酷归结时,她又该如何?死不得,活不得,撕心裂肺无...展开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是尼瑶宝贝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颜乔龙沐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六年前,蒙砂玻璃后飞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他的声音冷酷冰凉:颜乔,当一个人连利用价值都没有,还能留得住谁?刹那间,她的世界彻底碎裂,没了亲情她奢望爱情抚慰,可当爱情都被他的冷酷归结时,她又该如何?死不得,活不得,撕心裂肺无路可走。六年后,她有家有夫有子,她是叱咤商场的女强人,她是危家令人钦羡的少奶奶,她是幸福到误以为在天堂的女人。她以为她会就这么幸福下去。可那一夜……...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第6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免费试读

颜乔看着电梯里跳跃的红色数字键,视线第三次落在六字上面,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痛。她倚着墙壁,指骨因为使力而微微泛着青白。

六楼。

电梯有人进来,她往后站了站,电梯里的人愈来愈多,她也努力往人群后缩,站在许多人后面,没来由的涌起一股安全感,急速跳动的心也渐渐平稳下来。

有些事情,真的是回不去了么。

她以为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没想到她原来是个最可怜的人。

一晃,已经六年了。

“叮咚”一声轻响,悦耳的机器女音扬起,“六层到了。”

颜乔双目圆瞠,胃部痉挛抽痛起来,脸色发白的看着电梯门在她面前缓缓打开,一颗心窒息似的憋闷住。

会不会,她正好上楼?

会不会,她从旁边路过?

会不会,她早就知道她在这里,特地等着她?

电梯门缓缓打开。

门口……没有人。

一个人都没有。

站在门口的人嘟囔了声,“谁恶作剧啊,不知道赶时间么?”按下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再度按上。

“小姐,你没事吧?”旁边一道年轻愉悦的声音突然响起。颜乔回头望去,搭话的是个年轻女孩,一身俐落运动装,马尾高高束着,眉宇间全是属于年轻人的神采飞扬,女孩关切的看着她,“你的脸色好白。”

颜乔勉强一笑,“谢谢,我没事。”

电梯门开了关关了开,很快就只剩下颜乔与那个年轻女孩。年轻女孩偷偷觑眼看向颜乔,半干的长发柔顺及肩,一身T恤牛仔,不施脂粉略显苍白的脸清秀而美丽,神情温和而柔软,却没有丝毫杀伤力,仿佛最受人宠爱的邻家女孩。

觑了颜乔一眼,庄晓冉低头看向手里握着的杂志。

杂志封面上一身米白色职业装的年轻女子画着淡妆,发髻高高挽起,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眼神凌厉毓秀,气度淡定从容,完全职场上生杀予夺女强人的形象。

颜乔,唐氏企业最年轻的市场总监:是潜规则,还是实力。

一行楷体大字在杂志顶端,近乎直白的话语让人看到杂志上女子的风云变迁。

才二十六岁,居然能够成为素来挑剔的广告业界最受瞩目的新星,而她同样二十六岁,还是任人使唤累的跟狗似的小报记者。

搞没搞错,她是专业正经的财经记者,不是娱乐狗仔,居然让她做跟踪人这种无良大事!庄晓冉越想越怒,紧紧握住杂志,想象旁边垃圾桶就是主编油油的光脑袋,泄愤似敲下去!

颜乔恍惚的心神被她一阵重响敲醒回来,愣愣看着年轻女孩抓着杂志玩命似的死敲垃圾桶,一边敲一边还咬牙切齿,仿佛跟垃圾桶有多大的深仇大恨一样。

好有活力的女孩。

颜乔不由有些钦羡,多么美丽的人生,肆意热烈的恍若夏日里盛放的花朵!

心中不知从哪里起了一阵冲动,她提醒说,“天和医院的垃圾桶是摆设,会坏的。”

“嘎吱”一声,刚才还好好的垃圾桶应声碎裂!

庄晓冉目瞪口呆,惊的后退几步,“哈,怎么这么不结实!”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抓起手提包拔腿就跑,还很义气的抓着正在发呆的颜乔一起跑,“还不走,等着人抓啊,这里是贵族医院,垃圾桶肯定贵的不得了。妈的,这么容易碎!”

颜乔被庄晓冉拉着不由自主的奔上侧门楼梯,楼梯间没人,空空荡荡的只听见高跟鞋与球鞋发出咚咚的声响,跑着跑着,颜乔的眼突然亮了亮。

这种肆意奔跑的感觉,真的好久没有了。

一直跑上二十一层,庄晓冉才松开颜乔的手,死狗似的瘫在楼梯扶手上喘个不停,“呼呼呼,真的不能做贼,累死我了。”回头看颜乔,她嫉妒的眼冒火,“你跑这么多,居然没感觉!”

看她瘦瘦弱弱的苍白样,连跑了三层楼居然只是略略有些喘,面上也只是染上些微红而已,她还穿的是高跟鞋!

丫的,她人高马大喘的像死狗,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颜乔腼腆的抚抚汗湿的发,“我时常去健身房锻炼。”工作与生活无论哪一方面都不允许她体弱多病做温室里的花朵,她要做坚强的承受风雨的大树。犹豫了下,她伸手扶起庄晓冉,“你好,我叫颜乔。”

庄晓冉嘴张的登时可以塞下一个鸡蛋,“颜、颜乔?你真的是颜乔?”

这么温婉和善惹人呵怜的邻家女孩,就是传说中唐氏企业最年轻的市场总监,唐家雷厉风行的少夫人,厉害到唐家大少即使日日在外面沾花惹草也不敢提出离婚的凶悍女人?

搞错了吧?

同名同姓的人吧?

“你、你是唐氏的……”

颜乔刚才还和缓的神情迅速一凝,“我是颜乔。”虽然手仍然伸着,但腼腆已经被淡淡冷淡束起,瞬间隔离了她所有的情绪,眼神温和却疏离,现在倒跟杂志上神情有几分相似。

防备的这样快,她一定是常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吧。

庄晓冉心中没来由一酸,暗骂自己大嘴巴,干笑了声,反手握住颜乔的手站直了起来,爽朗一笑,“你好,我叫庄晓冉,苹果日报的专业财经记者,被我那个无良主编逼过来做我们最鄙视的狗仔,对不起。”

颜乔看着爽朗大笑的庄晓冉,心里的戒备松了松,有些局促的嗯了声。

砰!

楼梯门被人一脚粗鲁踹开。

站在楼梯门口的颜乔被楼梯门一带,没防备下脚步一错,就这么直直往下栽去!

庄晓冉抢救不及,尖呼出声,“颜乔!”

“乔乔!”

一股强有力的力量直直勾住她的腰将她往上一提,身子一个翻转居然落入一个似曾相识的怀抱中,天旋地转,巨大的昏眩感与刺痛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袭上她的脑门。

“颜弈!”

“颜乔!”

颜乔有些困难的睁开眼皮,刺眼的光线让她眼皮不由自主颤了颤。

“醒了?”熟悉的男音突然响起,颜乔心头一跳,半睁的眼皮迅速阖上。

她不睁眼,他也不转头,两个人就僵在那里。

空气突然凝固起来。

颜弈看着床上削瘦憔悴却依然固执的女人,俊美的眸里暮霭沉沉,各种情绪全部堆在里面,如果刚才不是他无意中听到颜乔的声音进了楼梯间,恐怕她就要摔下去了。那么高的楼梯摔下去,后果不敢设想。

他首先转开脸,每一次都这样,跟她对抗输的永远都是他。他往后退了一步,手腕上的痛哪里比得上心里的痛,如果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状况,他就算憋疯自己,也不会把那些情感都表露出来。

他张了张嘴,儒雅俊美的脸上掩不住疲惫苦涩,“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颜乔一动不动。

“乔乔,都已经过了六年了,你还不肯原谅我?我当初真的是喝醉了酒,我也没想到他会在那个时候出现……”

颜乔眼睛不睁,声音尖锐,“出去!”

颜弈俊美面皮微微扭曲了下,天之骄子的傲气让他心里生出一股火,他上前用力扣住她的肩膀,“你到底还要别扭多久,六年了还不够吗!你是在折磨自己还是在折磨我折磨爸妈!他就有那么好,值得让你跟我们杠上一辈子!颜乔,你给我睁开眼!”

肩膀被颜弈大力扣住的瞬间,颜乔全身一颤,混沌黑暗的记忆像潮水般涌上心头,从心底里攀升起来的恐惧让她不由自主颤抖起来,惊恐睁开眼,脸上血色全无,仓惶尖叫,“不要!”

她疯也似的用力睁开他的桎梏,猛地一推手,颜弈没防备被她推了个趔趄,扶住墙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一抬眼就见颜乔像受惊小鹿似的连连后退,却忘了身后是床沿,身子一悬摔了下去。

“乔乔!”

颜弈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大的反应,赶紧就要去拉她。

“颜弈!”

一股凶猛的气息从旁边汹涌而上,重重一拳狠狠击上颜弈俊美的面皮,俊朗而高大的男人一把狠狠揪住颜弈衣领,俊朗脸上全身勃然怒气,“颜弈,你不要得寸进尺,别人怕你,我唐君轩可不怕你!”

颜弈也恼了,一把用力打开唐君轩的手,“这是我颜家的事,唐君轩你管不着!”

“颜乔是我的老婆,她的事我怎么管不着!颜弈我告诉你,她是我唐家人,跟你们颜家没关系!”

颜弈俊雅的眸突然暗沉起来,幽火乱窜,“你天天在外沾花惹草,你有没有想过她跟唐朗的感受,你有没有当她是你老婆!你不配娶她!”

唐君轩不怒反笑,拉拉领带捋起袖子,“我不配你配?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大舅子!”

这一句话仿佛火上浇了油,颜弈所有理智被怒火焚烧殆尽,面部彻底扭曲,一拳狠狠揍过去!

唐君轩冷冷哼了声,也一拳揍过去!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现代小说
  3. 灵异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