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更新时间:2019-02-10 16:47:43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来源:百阅书盟作者:五月桐分类:豪门总裁主角:白霆北纪欣妤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小说简介《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五月桐,主角叫白霆北纪欣妤,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她只是兼职上门当家政保洁员,怎么还把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总裁大人的床上了?外表高贵冷漠的白霆北,为了顺利得到继承权,盯上了纪欣妤这个让他一见难忘的女人,还盯上了她的肚皮。“签了它,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他霸道总裁地对纪欣妤说,却不料被这个看似温柔却随...展开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小说简介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五月桐,主角叫白霆北纪欣妤,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她只是兼职上门当家政保洁员,怎么还把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总裁大人的床上了?外表高贵冷漠的白霆北,为了顺利得到继承权,盯上了纪欣妤这个让他一见难忘的女人,还盯上了她的肚皮。“签了它,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他霸道总裁地对纪欣妤说,却不料被这个看似温柔却随时炸毛的女人狠狠甩了一巴掌:“不签!拿着你的臭钱滚蛋!...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第008章 看来你真的很缺钱 免费试读

“轰”地一声,纪欣妤晃了晃,身子一颤,只觉得脑袋一震,一霎时变得一片空白。

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眸里,清晰地辨认出隐身靠在的昏暗角落里的男人,他有着一张俊美无俦带着些许邪气的脸,身上那一套合身适宜的黑色西装,剪裁和极致的衣料一看就价值不菲。

他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不徐不慢地抽着雪茄,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在熟练地夹着雪茄往嘴里一送,随着他抬手的动作,隐约地露出了藏在衣袖下,那只戴在手腕上闪着银色光亮、十分昂贵的瑞士名表。

而那一双幽趁深邃的狭长黑眸,穿过萦绕在包厢里淡淡的烟雾,一瞬不瞬地直直看向她!

……是他!

那个和她有过一夜肌肤之亲的男人!

纪欣妤很快就认出了他就是,手中的酒一颤,差点要洒出来。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先、先生,晚上好……”

纪欣妤努力强压着镇定,勉强地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磕磕巴巴地对着那个男人点了点头。

该不会是那天她偷拿了他的钱包,被他发现了,所以特意找上门来了吧?

越往下想,纪欣妤就越有一种想转身离开的冲动,肌肤顿时感到空气变冷。

甚至她还暗暗感到自己的脊背出了一些冷汗。

若不是脸上花了浓浓的妆,也许根本就遮不住她现在的苍白脸色。

“哟!白少认识这位小姐?!”

包厢里有一个肥胖男人,身旁左拥右抱两个陪酒佳丽,他眼尖地看到白霆北主动对纪欣妤开口,在看清楚纪欣妤端着酒托、穿着紧身性感的兔女郎装后,是会所里标准的酒水公主打扮,他顿时眼前一亮。

在座的其他人也都很快注意到,从纪欣妤一进门,白霆北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于是也跟着起哄了。

“今晚这位酒水公主是个大美女啊,啧啧啧!白少的品味真不错啊!”

“那是!我们白少是谁?他挑女人的眼光可是一向不错的!”

那个肥胖的男人向纪欣妤挥挥手,大声地使唤她。

“喂!还不快过来给白少开酒!”

纪欣妤很快明白过来,今晚这个豪华包间里主角绝对是白霆北,那些坐在他旁边的男人们,看他时的眼神都是敬畏中带着一种刻意的讨好。

而他似乎很习惯这样众星捧月的优越,气若闲庭地斜靠在沙发上,仿若古代的帝王般高高在上,浑身上下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尊贵。

在这个包厢里,他是最特别的男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一堆男人里长相是最好看帅气的一个,而且还因为他的身边没有一个陪酒佳丽,不像其他的男人,身边至少坐着一个公关小姐。

“是!”

纪欣妤深知自己现在有多需要这份推销酒水的工作,只好硬着头皮向包厢里的那个角落走过去。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镇定,能不能还上赔偿款就靠这份工作了,千万不能搞砸了。

尽量让僵硬的脸上保持着微笑,纪欣妤按照培训过的一样,双膝跪在地上,然后双手恭恭敬敬地把酒水牌递到了白霆北的面前:

“白先生,请问今晚你想喝什么酒?”

她听见包厢里的男人都叫他白少,于是便猜测他是姓白。

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的白霆北,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自顾自地眯着眼抽了一口雪茄,眸色闪烁,却看也不看眼前的酒水牌。

只是下一秒,他突然一个俯身,像无声无息的猎豹一样,刹那间凑近纪欣妤。

刻意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对纪欣妤说:

“家政小姐真是个大忙人啊!才一天不见,怎么又换工作了?白天上门做保洁服务,晚上跑会所当酒水公主,看来你真的很缺钱。”

那一股低沉的嗓音带着好听的磁性,但是语气中的讽刺也是十足的明显。

纪欣妤原本拿着酒水牌的手一僵。

听见白霆北说的话,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本能意识到今晚白霆北的出现,并非是偶然。

难道他真的来追究她偷拿钱包的责任了?

“纯粹只是为了讨生活而已。”

纪欣妤强作镇定,吞了吞口水,扬起漂亮的水眸,勇敢地对上白霆北的视线。

“白先生平时喝洋酒,还是红酒呢?我们这里有法国酒庄特供的白兰地、威士忌,还有英国的苦艾酒——”

“……讨生活?”白霆北冷冷打断了纪欣妤的话,似乎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嗤笑了一声:“讨生活需要把自己免费送上门和男人睡了之后,顺手牵羊地偷走了钱包么?!”

听见白霆北那戏谑的口吻,特别是那一声轻哼,纪欣妤像是被钢针扎了心脏,脸色一变,笑容一下子凝结在脸上了。

天杀的!这个男人把她当什么了?那种专门送上门**和男人陪睡的女人吗?

她承认自己那天在被他夺走清白之身后,一气之下偷偷拿走了他的钱包,但是那又怎么样?明明是他有错在先!

“白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搞错了,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古言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