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

更新时间:2019-02-10 14:27:03

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

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

来源:追书云作者:薢萸分类:豪门总裁主角:齐妙叶东陌

《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小说简介主角叫齐妙叶东陌的小说叫《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本小说的作者是薢萸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纳尼?让她离婚跟他走?这人,不是脑子有病吧?想让她婚内出轨?没门!别管她这没名没实的婚姻是多么的不堪,超越道德良知的事儿,她不做。然而,他车祸住院,她一时心软让他有了可乘之机。面对他的疼惜和爱怜,她动心了以为如此便相爱了,却不想她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待她涅槃...展开

《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小说简介

主角叫齐妙叶东陌的小说叫《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本小说的作者是薢萸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纳尼?让她离婚跟他走?这人,不是脑子有病吧?想让她婚内出轨?没门!别管她这没名没实的婚姻是多么的不堪,超越道德良知的事儿,她不做。然而,他车祸住院,她一时心软让他有了可乘之机。面对他的疼惜和爱怜,她动心了以为如此便相爱了,却不想她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待她涅槃归来,他要求婚,对不起,姐没空,等着!ps:男主不渣一点都不渣,男女主身心干净,放心入坑...

《情深蜜宠:求婚请等候》 第八章 梦 免费试读

不管云鹏对她如何,也不管叶东陌是不是真的后悔了,超越道德良知的事儿,她齐妙不能做。

也不敢做!

提起手边的羽绒服,匆匆的夺门而出,总是随身携带的医药箱都忘了拿。

大街上,行人寥寥,北风呼啸。

齐妙心情复杂,招手叫了一辆出租,直奔市郊疗养院。

并没有注意到出租车后面跟着一辆黑色迈巴赫。

车里的叶东陌冷冽的目光盯着前面的出租,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无助的时候,齐妙最想见的人,就是爸爸,那个曾经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当宝的男人。

他现在不能说话,但只要他还在那里,哪怕是静静的躺着,齐妙就觉得那是最大的依靠。

齐妙在爸爸的病床前一直傻坐着,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儿。

那个时候,顽皮的她给爸爸起了一个绰号,叫“齐叮当!”

因为爸爸每天回来,不论多晚,都会从他的手袋里拿出东西,

“妙妙过来,看爸爸给你买了什么。”

不是给她买的零食就是玩具,也有的时候是扎辫子的发圈发卡。

即便齐妙睡着了,爸爸也会给她把东西放在枕边,她一醒来就会看到。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震动,她不想理会。只是静静的坐在病床前,看着睡的安详的父亲。

直到天色已经暗了,齐妙才起身踱步窗前。她该回那个豪宅去了,云鹏不知什么时候抽风就会回去。

即便他不回,那里也有的是眼睛盯着她,她不能夜不归宿,这是云鹏给她的禁令,哪怕是回齐家或是来疗养院看父亲,也必须在晚上十点半之前回到那个豪宅去。

手机又响,齐妙从口袋掏出来,看到那号码,心里一抖,

是云鹏!

不敢有任何耽搁的接起,“喂!”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天海的供暖坏了,不要说你在加班!”

“更不要说在齐家,我已经打电话问过了!”

“我在疗养院,来看我爸爸。”

“嗯!发定位给我!”然后就挂断了。

齐妙自嘲的笑了一下,机械的按照云鹏的指令发了自己的位置过去。他在例行查岗,她都习惯了。

放下手机前,屏幕上信息标志红色的阿拉伯两位数,引起了她的注意,这年头,大家联系已经很少用短信了。

应该不是广告就是银行发的各种提示。

齐妙对手机屏幕界面有洁癖,各种标志都要清理干净。

点开详情页面,才发现都是叶东陌发来的。

基本都是道歉,不外乎是什么一时冲动,没有顾忌到她的感受什么的。

齐妙随看随删。

若说心里没有波动是假的。

尤其是最后一条“我在疗养院外面,出来!”

脑袋轰的一声,他居然知道她在哪?是一直跟着她吗?

看了看那条信息接收的时间是两个多小时前。

齐妙也一样删除了,拿起衣服出了房门,不是要出去见他,而是必须回去了。

再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怕是叶东陌早就走了。

出了疗养院的大门,环顾四周,虽然认为他已经走了,也认为自己并不想见到他,可还是本能的用目光找寻。

暮色沉沉,行人不多,车子也不多。

最终,矗立在疗养院大门前好一会儿的齐妙失望的上了出租。

不远处黑色迈巴赫在出租车开动后,也亮起车灯,从泊车位里开了出去。

叶东陌没走,一直没走,他在等齐妙出来,不是因为想见到她,更不是真的要道歉,只而是为了观察她出来后的表情。

那四处寻找的眼神,无疑告诉他,她在找他!

嘴角牵起一个冷笑,猎物似乎已经上钩。可他不想再浪费时间,等她慢慢接受。

对于齐妙,他认为自己还是了解一些的。

她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女子。

有些事情,要速战速决。

回到千米豪宅的时候,齐妙从佣人们对她视而不见的态度判定,云鹏并没有回来。看来刚刚那查岗的电话是因为佣人跟他打了小汇报。

她在心底冷笑,这些佣人是太闲了,还是忠诚于云家呢?

一天没有吃饭,并不觉得饿。也没人过来问她这个少奶奶是不是需要用宵夜。

这是常态,云鹏不在的时候,佣人会来好几个,但对她都是视而不见。

她就像个魂魄一样,无论在豪宅里怎样飘来飘去,飘去哪里,只要不出去,就没人搭理。

她明白,这些人是监视她的。

懒得去理会佣人,径直回到卧房洗漱。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莫名的想起了今天的那个吻。纤长的手指覆在自己的唇上好久,最后没有洗脸也没有刷牙,只是冲了个淋浴就出来了。

虽然,唇齿间早已没了叶东陌的气息,但她依旧舍不得洗漱。

躺到床上,辗转反侧,想着叶东陌说的那些话,还有他的举动,越发的迷惑了!

也更加的看不清这个人!

纵使以前她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却也从来没看明白过他。

他不告而别之前,给她的印象是冷漠中隐藏着淡淡的忧郁。

或许,正是这样的气质深深的吸引着她,想要靠近。

而重逢以来,他给她的感觉是神秘的、狂傲的。

心烦意乱中,齐妙迷迷糊糊的入梦了,梦中还是那突如其来的吻,只是比现实中缠绵悱恻了许多。

她的反应也比现实中大胆了许多,主动的环住他的脖子,甚至在感觉到他要松开她时,将手臂收的紧紧的。

然而,他却突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再也找不到,抓不住。

齐妙一着急,醒了,看到一个枕头掉到了地板上,趴在床边捡起来,拍了拍,才发现枕头的边缘有些湿意。

那应该是自己的口水!

齐妙汗颜,她居然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再也无法入睡,辗转到天明,眼底带着淡淡的一圈青色上班去了。

进到天海大厅,前台文员和保安正在私语,“听说了吗?新老板出车祸了。“

齐妙一怔,新老板不就是叶东陌吗!他出车祸了?

是不是因为昨天她一直没有回复他任何消息,他生气了,导致精神不集中造成的?

不知道伤的严不严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进到办公室里的齐妙坐卧不宁,心乱不止,很想去偷偷的看看他,却不知在哪个医院。

门推开了一条缝隙,方琪儿探进一个脑袋,“小猫,干啥呢?”

“没事儿,闲着呢!”

方琪儿蹦了进来,神神秘秘的凑到齐妙跟前,“还是你这暖和!”

供暖还没修好,取暖全靠电暖气,齐妙的办公室非常小,肯定比健身房那大大的空间要暖很多。

方琪儿靠在办公桌上,脚丫伸到电暖气跟前,

“叶总车祸住进市医院的事儿了听说了吗?”

“嗯!”齐妙轻轻应答,看似不以为然,但却记住了市医院几个字。

“你就这反应?好歹你跟他也认识,怎么一点也不关心?”

“我为什么要关心?”关心也不能表现出来。

方琪儿耸了耸肩,“是不是你们学医的,尸体解剖什么做多了,看淡了生死?”

齐妙失笑,看淡生死吗?

她还到不了那个境界。

“你说,新老大是和天海八字不合,镇不住这个大厦,还是比较衰?怎么才接手,先是供暖管道冻裂,这又出了车祸,听说,好像还挺严重的!”

前面的话,齐妙没在意,但最后一句,她听了心中一抖,挺严重是有多严重?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玄幻小说
  3. 武侠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