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蚀骨错婚

更新时间:2019-02-10 10:47:04

蚀骨错婚

蚀骨错婚

来源:微小宝作者:唐菲菲分类:豪门总裁主角:许雅何慎行

《蚀骨错婚》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许雅何慎行的小说是《蚀骨错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菲菲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新婚之夜成了许雅得噩梦,新郎被掉包,陌生男人不但以丈夫得身份囚禁她,更让许雅绝望的是她真正得丈夫居然躺在医院,生命岌岌可危,她一定要找出真相……...《蚀骨错婚》第8章成功逃走免费试读回到别墅之后,许雅感到前所未有的疲累,午饭没怎么吃便睡下了。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她安静的用完晚...展开

《蚀骨错婚》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许雅何慎行的小说是《蚀骨错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菲菲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新婚之夜成了许雅得噩梦,新郎被掉包,陌生男人不但以丈夫得身份囚禁她,更让许雅绝望的是她真正得丈夫居然躺在医院,生命岌岌可危,她一定要找出真相……...

《蚀骨错婚》 第8章成功逃走 免费试读

回到别墅之后,许雅感到前所未有的疲累,午饭没怎么吃便睡下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她安静的用完晚饭,而何慎行还没有回来。于是她履行自己答应的“听话”,什么也没有做,拿了一本书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起来。

其实她什么都看不进去,但硬生生的坐了三个小时,洗完澡换了一件蚕丝睡衣仍然坐在沙发上等。

何慎行终于回来了,反锁的房门被打开,那熟悉的面容又忽然扯得许雅心里一痛。

不是谨言。

“去洗个澡吧,热水温度我调好了,睡衣在床上。”许雅放下书,起身迎上何慎行,接过他手里的外套挂在衣架钩上。

“这么听话?”何慎行看着眼前人乖顺的模样,眉头却微微皱起。

“不是你说的吗?只要我乖乖听话,你就带我去见他。”许雅抬头看向他。

“呵——”何慎行冷笑了一声,伸手圈住她的腰狠狠带进了怀里。他俯下头贴在女人耳侧,气息温热:“是我说的,没错。”

许雅下意识挣了一下将头别开,意识到自己该“听话”又便回过头朝男人笑了笑,双手亲近的放在他胸口,却是轻轻的推了推:“我知道你说话算话,快去洗澡吧。”

男人却扬起嘴角笑了笑,“着急什么?我不做点什么不是对不起这么‘听话’的老婆?”他攥着衣料撩起裙子,手掌从下方径直向上探进。

“何慎行!”她压低声音控制怒气,却仍然吼了出来,何慎行却充耳不闻,继续手上的动作。

“不是说听话吗?老公现在可是有感觉了。”何慎行加重了动作,提声问她。

许雅的指甲几乎陷进手心,眼眶忽然就红了。她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的止住身上的颤抖,别过头去闭上了眼,“我……听话。”

这动作虽是屈服,却仍是刺激了何慎行,他一把扛起许雅,大步迈到床边重重丢下,粗暴的扯开了衬衫纽扣,扯开了皮带。

然后彻底的占有。

浴室的水声停了,男人穿着睡衣从里面走了出来。许雅有些有气无力,等到他进了被窝才哑着嗓子问他,“你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了,谨言到底为什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

“你非要在我睡觉的时候问别的男人的问题?”何慎行瞧了她一眼,翻身背对着她睡了。

深深的无力感袭击了许雅,她咬着下唇还想再问,却听见了对方浅浅的呼吸声。

眼泪蓄满她的眼眶,无声的滑落在柔软的枕头上,洇开一片痕迹。但她最终还是在疲惫不堪的身体状况下很快入睡了。

接下来几天都是这样,一旦许雅试图问有关穆谨言的事,何慎行的脸色就变的不太好看,然后对她动手动脚。短短几天,她一无所获,身体却越来越“熟悉”何慎行的侵犯。

许雅表面沉默接受,内心却充满了不安。她决定求人不如求己,不如再逃一次,自己亲自去医院一趟。

这个机会,她找了很久。终于在佣人开门进来防备最弱的时候,将他打晕了。许雅穿上不太显眼的休闲常服,趁门卫午休打盹的时候,偷偷的溜了出去。

她径直赶到了医院,按照印象找到了病房,可当她透过玻璃窗看过去的时候——那里却是空的!

许雅压下心头强烈的不安,扯住了一个过路的医生就问:“这个病房的病人呢?”

那医生看了一眼病房号,稍稍回想了一下答道:“这个重症病房的病人是张医生负责的,听说是死了,前两天的事。”

“死了?为什么?”许雅没忍住加大手劲拉扯,医生皱了皱眉头,还是耐心的说道:“病人是车祸进来的,来的时候就已经存活率很低了,熬不过也是很正常的情况,你是家属吧?节哀顺变,不要太伤心了。”说完将她的手拨开,抽出自己的手走了。

许雅惊得愣在原地,整个人像被抽空般失去力气。眼泪一颗接一颗的从她睁大的眼睛里径直掉落,打在医院的瓷地板上。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终于压抑不住,连着这段时间承受的所有屈辱都倾泻而出,跌坐在地放身大哭起来。

怎么会死?为什么会发生车祸?为什么替换了身份?

为什么……整件事都变了呢!

“谨言…”许雅哭得失声,双手盖住了自己的脸,任眼泪肆虐。

直到她终于想起什么来,才跌跌撞撞的急忙起身,在其他人的注视下跑出了医院。

雨是在她来之后忽然下起来的,伴随着几声惊雷,密密的雨帘试图堵住她的去路。可许雅分毫不顾,冲进雨里奔跑起来。

她记得,穆家有一片墓地,谨言几天前才死亡,一定葬在那里。

说不定……说不定他根本就没有死,一切都是骗自己的。

急急忙忙间她搭上一辆出租车,直达墓地,丢下一百没等找零就冲了出去。

雨滴重重的打在她身上,模糊了视线。可她还是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谨言的母亲,沈曼。她撑着黑伞,弯下腰在一个墓碑前放了一束捧花,然后起身静静的站在那。

她捂着嘴哭着,朝沈曼走过去,朝她的谨言走过去,每一步都格外沉重。

而沈曼似乎是察觉有人在靠近,转身看了过来。

“……”妈。许雅张了张嘴想叫,却没叫出。她顶着大雨走了几步,想要更靠近一点看清楚是不是谨言的墓碑,想要问一问沈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沈曼在认清她的脸时忽然变了脸色,她蹬着高跟鞋怒气冲冲的朝许雅走了几步,抬手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恬不知耻。”

许雅惊讶的睁了睁眼,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被雨水冲刷着也十分明显。

“我怎么了?”

“怎么了?”沈曼精致的妆容却微微扭曲着,“你背叛谨言,嫁给何慎行,还有脸问我怎么了?”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古言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