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

更新时间:2019-02-09 10:22:06

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

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

来源:微小宝作者:星枫浅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落星辰墨言帆

《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小说简介新书推荐,《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由星枫浅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落星辰墨言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母亲离世,父亲冷淡,落星辰从高高在上的尚书府二小姐沦为小可怜。八年后,嫡女回归,风华万丈。打继母,撕白莲,她的世界里就没有忍这个字!江湖纷争,朝堂风云,她被迫卷入这场逐鹿天下的争斗中,唯有他倾心守护,不...展开

《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由星枫浅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落星辰墨言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母亲离世,父亲冷淡,落星辰从高高在上的尚书府二小姐沦为小可怜。八年后,嫡女回归,风华万丈。打继母,撕白莲,她的世界里就没有忍这个字!江湖纷争,朝堂风云,她被迫卷入这场逐鹿天下的争斗中,唯有他倾心守护,不离不弃。她用了八年的时间成长,他便用八年的时间等待,携手同归,终成眷属。...

《盛世风华之嫡女归来》 第7章 好歹也是老朋友 免费试读

身体浮空的感觉让落樱然感觉离死亡很近,看到离自己那么远的地面,她无法想象自己摔下去会怎么样!

身后,落星辰抓着她的脚:“怎么样,你似乎很喜欢飞丹阁啊,让你一次性把飞丹阁的景致看个够,谢字就不用说了。”

她的话似乎刺激了落樱然,落樱然又剧烈挣扎起来。

落星辰一边抓紧,一边悠悠的说道:“你再挣扎,摔下去了可不要怪我。”

闻言,落樱然马上老实下来。

落德暄和林氏赶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被人这样吊起来,林氏又是恼怒又是害怕,恼怒落星辰竟然真的敢这样对她的女儿,害怕自己的女儿真的掉下来。

“落星辰,你这是什么意思?!樱然可是你妹妹!!”林氏顾不得仪态,尖声喊道!

“呵!私闯嫡姐居处,破坏嫡姐物品,这就是落家嫡女的涵养?既然缺少涵养,那就由我这个嫡姐来好好‘教导’,免得辱没落家的名头!”落星辰说着,抓着落樱然又往下了几分。

落樱然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如果不是嘴被堵住,她的尖叫恐怕能传遍整个落家。

“你……”林氏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但却不敢乱动,生怕惹得落星辰一个不快当真把她的女儿扔下来。

“落星辰,你马上把樱然放下,自己再下来乖乖认错!为父还能原谅你,否则你就给我滚出落家!”落德暄满面怒容地说道。

“是吗?”落星辰一边问着,一边抓着落樱然左右摇晃了一下,“如果我既不想放开她,又不想离开落家呢?你能奈我何?”

“你!”落德暄指着落星辰说不出话来,确实,如果落星辰不想,他的确不能拿落星辰怎么样?

“那你想怎样?”

落星辰歪头笑了笑。

落樱然满脸苍白,头发凌乱,朝落星辰弯腰说道:“二姐,对不起,是樱然错了。”

落星辰假装没看见,头偏向一边。

落樱然只得把头又放低了些,“二姐,对不起,樱然错了。”

落星辰这才看向她,笑道:“既然知错了,下次就不要这样了知道吗?”

落樱然心里恨得要死,却不得不做乖巧状点头。

教训了落樱然一顿,落星辰心情极好,悠悠的回了飞丹阁。

进了飞丹阁,她忽然一顿,浑身戒备起来,“谁?!”

黑暗中传来悦耳的低笑,“看来你警惕性还是挺高的。”

话落,他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一袭墨色长袍,脸上带着玩味是笑意,左手握着一副画卷。

看到是他,落星辰顿时舒一口气,“我说呢,到底是谁能在潜入我飞丹阁以后才被我发现的。”

墨言帆不置可否,走到案几旁坐下,自顾自的伸出右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小啜了一口。

落星辰把他的动作全部收入眼底,走上前,没好气的说道:“把我这当你家了?”

墨言帆手撑着头,“好歹也是老朋友了。”

落星辰一顿,朋友?

是啊,在京都,她好像也就他这一个朋友了。

“今天找你,是有件事要告知。我前些时候派人在淮阳寻到一副丹青。”他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画卷摊开。

画中是一名白衣女子,她站在柳枝下,似乎有人叫她,转头回眸一笑。

她极美,这一笑宛若春风拂面,冰雪初融,仿佛万物复苏。

晃荡一声,落星辰手中茶杯落地,视线定格在画中女子的脸上。

“娘亲……”她呢喃着伸出手,去抚摸画像。

心中的思念如潮水般涌来,她眼前浮现雾气,有些哽咽。

一滴泪从她脸颊是滑落,却被墨言帆接住,他伸手,

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珠,她这才发觉,她流泪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

房间很寂静,灯火燃烧着,而他,一直都在。

她流了一会儿,止住了眼泪,问道:“这画,你从何处得来的?可是有了什么线索?”

墨言帆把画卷起来,“淮阳有一处拍卖行,这画是一名画师拿过来的,据说是自郊外拾来的,这颜料和纸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放火防水。”

落星辰想到了口袋里的那枚母亲的玉坠,不由伸手握紧了口袋,“这画,能否留给我?”

墨言帆把画卷放置在桌上,“要就拿着吧!也许可以翻翻落夫人是遗物,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落星辰把画拿起来,抚摸着画轴,轻声道:“谢谢!”

“不必谢我,实在要谢的话……”他凑近,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脖颈上,“以身相许如何?”

落星辰心里突突一跳,她骤然离远了些,“你这人……”她的感官本就敏锐,尤其脖颈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呵呵……开个玩笑!”他声音本就低沉磁性,这样一笑更是低浓醇厚。

落星辰险些被他的笑晃花了眼,极力镇定下来,道:“没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累了,需要休息。”

说完急忙起身往里面走去,好像墨言帆是什么洪水猛兽。

过了许久,落星辰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见桌边已经没了人影,这才缓了一口气,她捂着心口,不知为何,心跳的很快。

好像每次面对墨言帆的靠近都会这样,上一次也是,为什么会这样?

落星辰陷入沉思,久久不能自拔。

嘭!

门被撞开所引发的巨响把落星辰从自我冥想中拉回来,抬头一看,林氏已经带着一群人鱼贯而入。

这么快就来心事问罪了?

落星辰摇了摇头,她发现除了阴谋诡计,林氏真的特别蠢。

“来人,给我把落星辰抓起来!”林氏下令。

落星辰闪身避开了上前来抓她是人,反手将人一个过肩摔,脚下一钩,上前的两个人就被她放倒。

又有两个上来抓她的,落星辰本以为是几个小厮,熟料这俩人似乎是练家子。

落星辰眉头紧皱,这俩人招招阴毒狠辣,倒是……倒是与那日郊外和她斗打的神秘人很像。

她眸光一冷,手中发力,给了这两个人各一脚。

“落星辰,你目无尊长,虐待嫡妹,今日老爷已经请了家法,你若是敢动我,便是与落家为敌!”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悬疑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