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晴时有风

更新时间:2019-02-06 16:02:05

晴时有风

晴时有风

来源:微小宝作者:梅子分类:短篇言情主角:夏梦招杨勇康

《晴时有风》小说简介精品小说《晴时有风》是梅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梦招杨勇康,书中主要讲述了:订过婚,同过居,还怀过娃,婚期已定后,却亲眼目睹了未婚夫与发小的香艳现场,在回忆里搜索蛛丝马迹的同时,夏梦招还得细细思量一下,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晴时有风》第6章理智地接受事实免费试读到底还是上了他的车,因为出租车司机在发现了身后执著追随的黑色桑塔纳后,立马就通过夏梦招...展开

《晴时有风》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晴时有风》是梅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梦招杨勇康,书中主要讲述了:订过婚,同过居,还怀过娃,婚期已定后,却亲眼目睹了未婚夫与发小的香艳现场,在回忆里搜索蛛丝马迹的同时,夏梦招还得细细思量一下,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晴时有风》 第6章 理智地接受事实 免费试读

到底还是上了他的车,因为出租车司机在发现了身后执著追随的黑色桑塔纳后,立马就通过夏梦招的表情推测到这是小情侣之间闹别扭。

秉着成人之美的科学精神,司机大哥很是有月老精神地把夏梦招丢弃在了距离车站还有一小段路的马路边:“去吧妹妹,谁上我跟后面那哥们儿同病相怜,还有一个被气回娘家的媳妇没哄回来呢,同是男人,我太特么理解男人的苦了。”

就这样,热心肠的苦司机大方免去夏梦招的车费,怀一颗普度众苦逼男同胞的慈悲心将她哄下车了。

黑色桑塔纳稳稳停在面前,夏梦招略犹豫了一下后,大大方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上了车。

档位排空,手刹一拉,杨勇康侧身看着她,眼神很深,神色偏重。

夏梦招在侧头与他对视片刻后,收回视线平视前方,扯了扯嘴角,淡淡地说:“你有什么话,大可以直说,你如果已经做好了决定,完全可是直接告诉我。”

“……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杨勇康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在默了良久后,反问过去。

她是怎么想的?

实话讲,在此之前,夏梦招确实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此时,她的思维却异常清晰。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是算结了婚,也没有谁非得为谁负责一辈子,何况我们才只是谈了个恋爱而已,就更没有谁为了谁而必须委屈将就的必要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杨勇康硬声截断她,深沉厚重的神色中,似有怒气牵动的迹象。

夏梦招侧头,坦荡迎着他的目光:“我们分手吧。”

杨勇康覆盖在胸腔里的愤怒,就像从海底深处咆哮而喷出的猛浪,汹涌起伏,“夏梦招,你对待感情就是这么儿戏的么?”

见他脸色红得暴涨,额上青筋冒起,搁在方向盘上的大手紧握成拳,夏梦招却不知道他怒从何来。

“不合适就分,这有什么不对呢?既然分手已经成为必然,当然是越早做决定越好。与其不情不愿地拖到所有耐心消耗殆尽,倒不如彼此早点解脱,早点放对方一条生路,双方都能早点去寻找正确的人和经营新的感情……”

“胡说八道!”

杨勇康再一次厉声打断她,怒瞪着她的双眼仿佛燃着火光,这让夏梦招突然理智地认识到,目前已然不适合再谈判。

“等你冷静过后,我们再电话联系。”夏梦招说完,就伸手去开车门。

还好这儿离车站也不是太远可以步行,不然,她还得再去费劲拦车或是挤公交。

车门才推开一条缝,另一只手突然被他大力拽起,夏梦招受力所缚不能下车,却也没回头看他,保持着侧身面向车门的姿势,不挣扎不反抗也不说话。

重而急的呼吸声持续了片刻,杨勇康冷笑一声:“你就那么迫不及待?”

“其实也不算。”

夏梦招松开抓在手里的车扶手,收身坐正,垂头瞟了一眼他紧攥在她腕上的大手,手上一用力挣脱他,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揉着被攥得发疼的手腕,抬头表情冷静地平视前方.

“我只是理智地接受事实而已,就像现在,如果你不愿意送我去车站,那么我可能选择重新搭出租或是等公交车,也可以选择步行,最终都能到达目的地。”

“对,你一向都是这么洒脱随意的人,恋爱随意,分手随意,就连……”杨勇康顿住了话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他语气里漫下的轻鄙之味儿,却像烟雾一样飘落回旋在空间逼仄的车内。

夏梦招维持着原姿势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凝了一会儿,突然‘嗤’一笑自嘲着出声,侧头看着他,又笑了一声后替他补充:“就连上床也随意,你是这个意思吗?”

她脸上笑得像是一脸的无所谓,双手紧攥,指尖嵌在掌心戳得肉肉有多疼,只有她自己感受最真切。

杨勇良吭哧一声,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尴尬的沉默横亘在彼此之间,时间一分一秒地向前走,外面寒风呼呼车水马龙,车内却安静得让人想哭又想笑。

良久后,夏梦招轻叹一声,再次伸手去推车门:“好聚好散,祝你幸福。”

“等等。”

杨勇康再一次出手拽住她,这一次,他拽着的,是她裹在羽绒服厚袖子里的手臂:“分手的事,我不同意。”

夏梦招再次嗤笑一声,很想冷冷地回他一句‘这是两个人的游戏,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但她犹豫了一下,没有那么做:“勉强来又有什么意思?”

“我偏要勉强!”

杨勇康说话间不自觉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所表现出来的固执和强硬里,不太像是对这份感情的执著,倒更像是抵死不服输的好胜心理作怪。

想赢不愿意输这可以理解,但,别想把她变成牺牲品。

“勇康,我想我需要郑重地提醒你一下,”夏梦招重新回头,迎上他的视线,表情冷漠得堪比结在冬夜的冰霜,“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能勉强得了的。”

“……”

像是被什么又冷又硬的东西给噎住,杨勇康胀红着脸咬着牙,喘气粗重,攥着她手臂的大手愈发用力再用力,若不是夏梦招寻常爱好运动体格相对强健,就他这力道,一般的纤弱女子还真承受不下来,估计没折也肿粗了。

沉默无话了好半晌后,他梗着肚子粗声命令:“关门。”

夏梦招目光定定地迎着他的视线,对他表情和声音里发射的怒威既无畏也无惧,反而迎出点偏要挑衅的倔勇来。

这场拼气场的眼神大战,到底,还是杨勇康先罢手撤战。

“我送你过去。”

他松开她,挂档,松手刹,加油,前进,一系列动作完成得流畅而迅速,快得夏梦招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眼看闪着一边翅膀的车已经驶入马路中央,她不得不赶紧将车门关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现代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