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吃货妃子升职记

更新时间:2019-01-31 16:18:39

吃货妃子升职记

吃货妃子升职记

来源:追书云作者:梁夜白分类:穿越架空主角:陈文心康熙

《吃货妃子升职记》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陈文心康熙的小说叫做《吃货妃子升职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梁夜白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主穿成小秀女,宫斗类型的宠文,性格懒散好吃,却被康熙封为了“勤妃”,女主表示:我内心是崩溃的。而且……康熙这九个儿子居然都是问题儿童?于是女主走上了纠正问题儿童的养儿之路。...《吃货妃子升职记》第七章拜见德嫔免费试读她一时竟然产生了危机感,这种连成妃和密嫔...展开

《吃货妃子升职记》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陈文心康熙的小说叫做《吃货妃子升职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梁夜白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主穿成小秀女,宫斗类型的宠文,性格懒散好吃,却被康熙封为了“勤妃”,女主表示:我内心是崩溃的。而且……康熙这九个儿子居然都是问题儿童?于是女主走上了纠正问题儿童的养儿之路。...

《吃货妃子升职记》 第七章 拜见德嫔 免费试读

她一时竟然产生了危机感,这种连成妃和密嫔德嫔她们,都不曾给予她的危机感。

------------------------------------

陈文心还在床上赖着,丝毫不知这日,后宫里多少人在提她的名字。

如果她知道……

还是会这样赖床的。

天塌下来也挡不住她吃饭睡觉。

她醒来已到巳时,换算成现代的计时就是九点。白露白霜两人是在储秀宫就见识过的,只有白雪白霏二人瞠目结舌。

皇上四点多就走了,她竟然自己一个人好端端地睡到九点……

这里还有个陈文心不知道的插曲。

四点的时候李德全叫皇上起身,皇上在床上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起来。

因为有个人手脚并用巴在他身上。

陈文心怕热,昨晚的冰山就没有撤。到了夜里怕冷了,不由就抱着皇上取暖。

皇上不知道这茬,只觉得心中是无限得意,哪管她这举动合不合宜。

睡觉都把他抱得这样牢,说明打心眼里爱他。

陈文心要知道皇上这样脑补,不晓得会多汗颜。

哪个嫔妃有幸跟皇上一夜同眠,不是一大早就起来伺候啊。只有这个陈氏,胆大包天。皇上竟然还很高兴。

李德全看着皇上挣扎完了的得意劲,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从小伺候大的万岁爷。

怎么在小他一半的陈氏面前,倒像儿子见了妈似的?

当然,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只是悄悄让想进去伺候的白露她们退下了。

你们家主子压根没起床,还伺候什么?

“主子刚侍寝完,难免疲惫。皇上都吩咐了让她多睡会儿,你们可别出去嘴碎。”白露悄声嘱咐道。

她可不想陈文心刚刚得宠,外面就传出她不守规矩的话。

“自然。咱们不替主子全了名声,谁还能帮咱们?”白雪是个明白人,正色道:

“我只盼着主子好,主子好了,咱们才能好。”

白露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主子现得宠,难保他人眼热。”白霜示意了一眼永和宫正殿的方向。

一早上可就派人来打探消息了。

白露皱着眉看了一眼白霜示意的方向,“那位娘娘有什么动作,咱们只告诉主子就是了,凭她裁夺,咱们不能得罪。主子在这配殿住着,还得看那位的脸色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哪怕是德嫔派来的小杂鱼,他们也不能开罪。

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

“白露。”

绣床上的陈文心伸了一个懒腰,慵懒地唤了一声。

“主子今儿想穿哪件衣裳?”

这两日的赏赐极多,只是衣料都是未制成的,过些时候才能穿上。陈文心扫了一眼,见白露挂在架子上给她挑选的,是先前在储秀宫里,佟贵妃等赏赐的衣料做的衣裳。

都是宽松大袖的旗袍,她实在没有多么喜欢。

她在现代就极其喜爱汉服,尤其是明朝的袄裙和唐朝的齐胸襦裙,那才是她想象的古典美。

随意指了一件水红的,她道:“昨儿得的料子呢?”

“都登记入库了,正想问主子,想做些什么衣裳?好就送去尚衣局制出来。”

“宫里可有制汉服的匠人么?”

正给她梳头的白霜手抖了抖。

宫里无论满汉的嫔妃,穿的都是旗装。倒没有规矩说不让汉人嫔妃穿汉装,只是一则汉人嫔妃数量本就少,二则天下是满人的,满比汉尊,汉人嫔妃也爱穿得和满人似得。

所以乍一听陈文心想穿汉装,白霜十分惊讶。

“应该是有的……”白露答道:“主子要想穿汉装,说出样式来,咱们自己制也不是不行。”

“你还会制衣裳?”陈文心挑眉。

古代女子的女红手艺,她还没机会见识过。

“不是奴婢。”白露倒有些不好意思,她虽然会做些针线,只是手艺还没精湛到敢碰御赐的料子。

“是白雪和白霏,奴婢昨儿打听了,她们两正是尚衣局出身。”

“太好了,快把她们叫进来。”陈文心跃跃欲试。

“主子,今儿该去给德嫔娘娘请安了。”白露提醒道。

怪不得白霜今儿给她梳这么端正的发髻。

白霜这丫头有些浮躁,先前在储秀宫见她不侍寝,装病躲懒。知道她晋了位分,就跑来贺喜邀功。陈文心本来是不喜欢她的,想找个机会打发出去。

偏偏这丫头梳头化妆的手艺是一流的,怪不得白露要帮衬她把她留下。

白露这丫头,心机不可小觑。

“是了,昨儿个一来就该去请安的,偏生皇上来得早。”白霜替她描好了眉毛,弯弯的两道黛眉,犹如新月。

“小主皮肤真是好,又白又细嫩,打了粉反而多余了。”白霜道:“不如只在两腮搽点胭脂。”

陈文心对镜,略向左右偏头,深以为然。

搽上些胭脂,即使面无表情,也显得没那么清冷。

“口脂先不抹了。”她挡住了白霜的手,揉着肚子道:

“先用早膳。”

白露、白霜:“……”

本来就应该一大早起来去请安的,不说睡到那么迟,应该赶着梳妆完了就去,还有工夫用早膳?

白露脑子一转,恍然大悟。说不定是主子知道了那边来打探消息,所以有心给德嫔一个下马威?

她忽然对陈文心感到十分佩服,好一个扮猪吃老虎啊。假装贪吃贪睡,实则是故意怠慢。

如果陈文心知道白露肚子里的小九九,一定会说一句,你想太多了。

早上她根本没睡醒过,哪里知道谁来打探了什么?

她是真的饿了。

早膳摆上来,是一碟白面饽饽,一碗肉丝儿粥,一卷葱油薄饼和一壶奶茶。

饽饽这东西,就和年糕差不多,做得甜甜的,陈文心颇为喜欢。奶茶倒是她升为常在后才吃到的,闻着倒像奶茶的味道,她喝了一口,才发现是咸的。

简直是暗黑料理啊,咸味奶茶!

葱油薄饼倒是香脆,只是油腻了些,陈文心吃了半张就放下了,又舀着那碗肉丝儿粥喝。

她各样都细细品尝了些,白露站在一旁伺候着,心里着急。

主子您倒是快些儿吃啊,再过会儿就要传午膳了!

后宫里传午膳的点儿是午时,约摸十二点各宫就会派人去膳房取膳,吃到各宫主子嘴里,就要一点左右了。

陈文心用了早膳就去正殿给德嫔请安,见到正殿的派头,才觉她那西配殿多么狭小简陋。

她还以为只有皇上寝宫那么高大煊赫,见了德嫔这寝殿,竟然丝毫不输乾清宫。反而因为皇上喜爱朴素,寝殿装饰不多,倒显得德嫔这儿更加富丽堂皇。

她被宫女带到正堂,指了一个下首的位置坐下。那个宫女面带微笑,对她道:

“常在安坐。我们娘娘一会儿就来。”

“有劳姐姐。”陈文心也微笑颔首。

这一会儿竟是好大的一会儿,等得陈文心从袖子里掏了四遍怀表,那是昨儿皇上才赏赐的。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德嫔姗姗来迟。

陈文心从座位上起身,微微低头用余光注视这位德嫔娘娘。

她约莫二十上许的年纪,合中身材,身姿丰腴圆润,显得有些富态。不知是原本如此,还是刚生完七公主没来得及恢复的缘故。

“妾身给德嫔娘娘请安。”

她福身,落在眼中的是德嫔鲜亮翠色的旗装下摆。

宫中是多久没有新宠了?皇上勤政,对后宫的女人似乎并没有多少兴味。饶是位分高的妃嫔统共只有四个,也没有哪一个能得皇上宠爱的。

她一开始以为是她们年岁渐长,而皇上喜欢娇嫩的花儿。甚至庆幸自己的年纪还算小的。

后来发现皇上对那些年轻的小妃嫔,更加寡恩。她才想,皇上就是单纯不喜欢往后宫走动吧。

她自我安慰的猜想,却被眼前这个女子打破。

德嫔打量着她,这个宫中的新宠。

她梳着简单的发髻,只戴了一支白玉簪子,两朵时兴的宫花。衣裳也没有什么特别,就是普通的水红色宫缎,上头绣着朵朵蔷薇的花样。

可她长了那样一张倾城绝色的脸,再普通的衣饰也掩不住她的风姿。

“起身吧,坐。”

德嫔终于移开她的目光,眼底是长长的叹息。

陈文心背书一样地,把先前想好的词儿一串串说出,无非是些初来乍到,荣幸之至,请娘娘照拂等语。

德嫔压根听不进去她说了些什么,只觉得她雪白的肌肤太过晃眼。

“陈常在如今圣眷正隆,何须本宫照拂呢。”德嫔也不看她,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

她这儿连茶都没上呢。

陈文心暗笑。

方才德嫔晾了她那么久,她就猜想德嫔是不待见她了。没想到这么明显,连茶水都不上,现在又话中带刺。

“皇上是圣君,前朝有那么多事儿要理呢。后宫里娘娘地位尊贵,妾身这样微末之人,自然仰仗娘娘照拂。”

陈文心四两拨千斤,把尊卑身份点明,既把刺儿圆回去,又提醒了德嫔注意身份。

德嫔听了这句像是奉承又饱含深意的话,一时捉摸不透。看向那张她讨厌的脸,只见陈氏面上淡然。

倒不像是个居心叵测的主。

她轻轻用茶杯盖碰了碰杯沿,宫女极有眼色地上来给德嫔添茶,又趁着这个当儿顺手给陈文心上了一杯茶。

“妾身为七公主亲制了两件肚兜,针线粗糙,娘娘若不嫌弃,是我一点心意。”

这肚兜当然不是她自己制的,是白露她们连夜赶工做出来的。

德嫔身边的宫女捧过托盘,德嫔就着宫女的手看了一眼。

绣样乍一看简单,细看竟是采莲子。

莲子连子,意喻着公主之后还会再有皇子。德嫔在宫中能有如今的地位,和她诞育一个皇子一个公主有分不开的关系。

子嗣是她最大的依仗,哪怕像四阿哥那样,一出生就被送去给佟贵妃抚养。

德嫔脸上这才露出了点笑意,说了句场面话:

“你既然在我宫中,有什么事情只管来回。平时也不必来请安了,本宫礼佛时不喜欢别人打扰。”

“是。”

陈文心巴不得不用来请安,听了这话连忙应承下来。

德嫔白了她一眼。

她礼佛并不虔诚,后宫女子多半礼佛,她不过是随大流。这样说,只是不想天天看见陈氏的脸罢了。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宫廷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