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霸道总裁逃婚妻

更新时间:2019-01-31 14:35:36

霸道总裁逃婚妻

霸道总裁逃婚妻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叶蓁蓁分类:现代言情主角:乔闻心郁墨染

《霸道总裁逃婚妻》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乔闻心郁墨染的小说是《霸道总裁逃婚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蓁蓁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的职责就是为我生孩子,逃不掉的!”他将她压在身下,热气在她耳边蔓延。逃避了4年的婚姻,终于无路可逃了吗?本想与他和平相处,却不想他步步紧逼,处处刁难。她以为反抗到底总是有用的,却不想这个世界永远都遵循弱肉强食的不变法则。...《霸道总...展开

《霸道总裁逃婚妻》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乔闻心郁墨染的小说是《霸道总裁逃婚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蓁蓁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的职责就是为我生孩子,逃不掉的!”他将她压在身下,热气在她耳边蔓延。逃避了4年的婚姻,终于无路可逃了吗?本想与他和平相处,却不想他步步紧逼,处处刁难。她以为反抗到底总是有用的,却不想这个世界永远都遵循弱肉强食的不变法则。...

《霸道总裁逃婚妻》 第四章:陌生人的安慰 免费试读

第四章:陌生人的安慰

四周那么多的人,所有人心里都了然,但都装作没看到。

原来总裁也会笑,还笑的那么开心,像个孩子一样,原来总裁最爱的女人是她,不是他的老婆,原来……

席闻心丢尽了脸面,觉得自已现在已无处可逃,可不管怎样,她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来,她不能晕倒,不能哭,更加不能逃跑,双腿跟灌了铅一样,动不了,也丧失了方向。

尽管,在这么艰难的时刻,她还得大大方方的对人微笑,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把嘴角牵起。

“席总,给你香槟,”一看到这情景,美国的下属非常机灵的拿了杯香槟递给她,总好过空着手傻站在那里强。

“谢谢!”对席闻心来说,简直是救她于水火。

她伸手去接杯子,手形一晃,杯子掉到地上:“啪——”

玻璃在她脚边碎成一片片,她惊悚的看着地上,强颜欢笑也在瞬间支离破碎,原来她无力到连酒杯都握不住了。

有一块碎片飞溅起来划破她的脚背,鲜血如同她的痛,一点点从肌底渗透出来的。

“席总,你流血了,痛不痛?”

原本在这喧闹的会场中,摔碎个杯子并不足以惊动郁墨染,不过这受伤的人比较特别,是总裁夫人,众多的议论声,还是将他吸引了过去。

转过头,看到席闻心的脚背上触目惊心的血,郁墨染心里一紧,拉下苏瑾璃的手,大步走过去,蹙眉训斥:“搞什么鬼,故意给我丢脸是吧。”

席闻心呆了,不敢相信似的看着他,她做错了什么,他还骂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捧着他心爱的女人,到底是谁给了谁难堪。

心溃烂成殇,她懒的去恨他,果断的蹲下身,扯掉礼服的一个下摆,手脚利索的给自已包扎好。

“我再去拿杯酒。”她一拐一拐的转身走开,每走一步这伤口就牵扯一下,痛自然是痛的,可是与现在心里的痛相比,这点痛,实在太过微不足道了。

郁墨染看着她的脚踝,目光郁痛,表现的软弱一点会死么,看在夫妻一场的面上,他也不会看着她流血流死的,心顿时烦闷的像是喘息不过来。

“啊——”

凄厉的声音,引的席闻心停下步伐,她转过头,正好看到郁墨染奋不顾身朝着苏瑾璃跑去的场景,脚一用力,伤口裂的更大。

刚刚到的江斯耀跟郁宁香,还有郁云帆,看到这场面,也停下脚步,看过去。

“瑾璃!”郁墨染紧张的扶住她。

“墨染,我手指不小心被那边的刀子割到了,我疼。”苏瑾璃举起自已漂亮的手指,撅着小嘴,眼中噙着泪,柔弱无比。

郁墨染想也不想就含住她的手指,给她止血:“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不知道自已的手多重要么,还疼不疼?”宠溺的语气,柔情似水。

苏瑾璃满脸的甜蜜笑意:“不疼了。”她的视线穿过人群,看向席闻心,你能跟我比么,就算你得到了那个位置,心还是我的。

席闻心木讷的脸上,忍了很久,雾气终于忍不住氤氲开来。

憋回眼泪,她目不斜视的走过去拿了一杯香槟,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那懦弱的液体,会猝不及防的掉落。

郁墨染处理完苏瑾璃的伤,想起席闻心,忍不住侧头去找寻她的身影。

见郁云帆不忌讳的蹲在那里她包扎伤口,江斯耀也伴在她的身边,绿眸内一片冰天雪地。

“墨染,陪我过去跟闻心打个招呼吧。”苏瑾璃看到郁墨染眼中的怒气,心知此时过去,又是一场好戏。

苏瑾璃大大方方的挽着郁墨染的手,走向他们。

“闻心,好久不见了,你的伤没什么吧,都怪我不好,受点小伤就哇哇大叫。”苏瑾璃似自责的说道,变相炫耀。

席闻心轻轻一笑:“我没什么,先照顾客人是应该的。”她的回应的滴水不漏。

“瑾璃,她怎么能跟你相比,你的手是用来画画的,在我眼里就是艺术品,她的嘛……”郁墨染不屑的睇视了席闻心一眼:“只要不腐烂,就死不了。”

身形一顿,万箭穿心!席闻心木然的扬起嘴角:“也是,这点伤死是真的死不了,瑾璃,玩的开心点,我先失陪了。”她笑的得体,不能使劲的腿,一踏出步子,白色的手帕顿时被血染红,她想告诉他,死的是她的心。

走出酒店,泪水一发不可收拾的狂流。

心痛这种东西,憋的越是久,发泄起来也越是凶猛,席闻心走到一颗椰树下,望着大海,滚烫滚烫的泪就大片的滑落。

海风吹来,衣裙飘扬,连盘起的发丝,也凌乱了。

望着那黑暗中涌动的海水,她觉得好亲切,仿佛那里就是她最好的归宿,在这个世界她是孤独的,家人、丈夫,甚至是藏在心底的初恋,他们都离她远去,连回忆也不剩。

一朵白色玫瑰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惊的她连擦泪的时间也没有,连退了两步,退进一绪肉墙里,腰上更是多了一只大掌。

她略为惊恐的抬头,趁着月色,她看到一张戴面具的脸,高高的礼帽,唯一能看到的就是窄挺的鼻子,以及薄如蝉翼的唇,那双眼睛被帽檐遮着,透着神秘感。

“你是谁?”不知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席闻心用英文跟他交谈。

男人环住她的腰,将手中的白玫瑰一抖,变成一条手帕:“我是魔术师。”

席闻心惊讶的看着他的手,很自然的拿过手帕扯了扯,刚才明明是朵花来着,她不由的惊叹:“好厉害!”

“美丽的小姐,手帕是用来擦的,不是用来扯的。”男人拉起她的手,轻轻压在脸上,拭去她脸上的泪。

一个陌生人,一个简单的举动,让她心里倍感温暖。

她还看到,他的小拇指上带着一枚细细的尾戒,在她的瞳孔中,闪着银光。

此刻的动作是那么暧昧,她却没有推开,这种跟陌生人轻浮的靠近,让她觉得自已正站在悬崖边,危险而堕落,可是又得自在,觉得可以畅所欲言。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武侠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