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农门小丑妻

更新时间:2019-01-31 11:44:58

农门小丑妻

农门小丑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佛系女分类:穿越架空主角:薛四月楚卫

《农门小丑妻》小说简介主角是薛四月楚卫的小说叫《农门小丑妻》,它的作者是佛系女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衣冠楚楚的贵公子竟见死不救?很好,任谁都有求医生的时候,你要求我,上门提亲!极品奶奶,恶心亲人,整治!家徒四壁没米下锅?种田!一夜暴富不是梦。京城首富勾引她红杏出墙?贵公子打翻醋坛子?且看农女如何发家致富,驯服冷血男!...《农...展开

《农门小丑妻》小说简介

主角是薛四月楚卫的小说叫《农门小丑妻》,它的作者是佛系女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衣冠楚楚的贵公子竟见死不救?很好,任谁都有求医生的时候,你要求我,上门提亲!极品奶奶,恶心亲人,整治!家徒四壁没米下锅?种田!一夜暴富不是梦。京城首富勾引她红杏出墙?贵公子打翻醋坛子?且看农女如何发家致富,驯服冷血男!...

《农门小丑妻》 第7章 去我家提亲 免费试读

薛四月看向旁边,见还有纱布等工具,先将伤口周围的血清理干净,背对着众人,打开医疗库,从里面拿出几个针管,暗中给冷血男打了麻药和凝血的药剂。等药发挥作用,光明正大的去拿覆盖在伤口上的草药。

“不准动!”

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声音,薛四月吓得手一抖,转头反瞪他:“闭嘴!”

斩钉截铁,颇具威严。

神医恼怒,但被小黑一扫,再恼怒也只得憋着。哼,他就不信这黄毛丫头真能治好,等把人医死了,看她还怎么装!

薛四月小心翼翼的将敷在伤口上的药拿下来,药刚拿起来,伤口不住的往外流血,她急忙医疗库里拿出止血药洒在上面,快速缝合,又敷了药,最终用纱布缠住。见冷血男满头大汗,又打了针退烧的药。

身后一双双眼睛死盯着薛四月,她每次拿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发觉。

薛四月处理好这些,起身的瞬间大脑一阵眩晕。她失血过多,又没吃东西,刚睡醒就被拽到这儿,精神高度集中,铁人也要废了。何况这具身体本就营养不良,现在她难受极了。

薛四月转头看向管家:“血止住了,不出意外,三四个时辰人就醒。没别的事儿,我回去了。”声音无力,她太累了。

神医又在这时跳出来质疑:“凭什么再相信你,万一你跑了呢,治病救人哪有这么简单,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

话音落,屋子里没人回应。薛四月实在没力气和他争论了,无力的走到墙边坐下,枕在膝盖上,眼皮耷拉着。

神医被无视,火冒三丈,大跳起来要和她理论,被小黑丢了出去。

时间流走的缓慢,薛四月睡过去又被冻醒,又疲倦的睡过去,不知来回几次,倏然听耳边有人惊叫,心头一松。终于醒了。身体一歪,倒在地上。

薛四月再醒来,已然是翌日中午。舒适的大床,柔软的锦被,窗口洒下的一米阳光。这不是她的工人通铺,是哪里?

正想着,门被人推开,先前还看她不顺眼的女工,这会儿子慈眉善目,谦逊有礼:“薛姑娘,你醒了。楚管家吩咐,您用过午膳便过去,楚公子要见你呢。”

话语虽恭敬,却不住的朝薛四月翻白眼。

四月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楚公子就是那冷血男吧,他找,准没好事儿。不过……

薛四月哼着小曲儿来到冷血男房间,敲门进去,但见小黑和管家两人在陪着冷血男,啧啧两声。冷血男的伤在腹部以下,还不能坐着,只稍微靠着靠枕,肩膀以上抬起来。

冷血男生了一副好皮囊,即便脸白的吓人,又有些病态,仍遮盖不住他尊贵的气质和丰神俊朗的容貌,特别是那双桃花眼,冰冷潋滟。

妈的,真好看。

楚卫无视她看自己的眼神,慵懒的抬起眼皮,将她上下打量过,冷冽的声音略微沙哑:“是你为我疗伤的?”

薛四月再次想到他对自己见死不救的画面,直翻白眼:“不然是那个一无是处的神医吗?”

她存心呛他,楚卫却没什么反应,语气随意:“你救了我,想要什么好处,只管提。”大有种朕的江山朕做主的气魄。

薛四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眸中点点狡黠:“我要你去我家提亲。”一条命换一门亲事,这买卖怎么都划算吧?

管家嘴角一抽,这姑娘目的不单纯啊,轻咳一声:“我家主子……”

话未说完,被楚卫截过去:“好,我答应你。”

管家震惊了,小黑石化了。向来不近女色的主子,这么随便就答应了?就因为这姑娘救了他,便要以身相许了?

薛四月亦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疑惑的朝他眨眼睛。

“还有其他的吗?”

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薛四月才回过神,忙摆手。

这门亲事,就如此草率的定下了。

薛四月走后,管家语重心长的劝说:“主子,婚姻这么大的事,怎能当儿戏,您也再考虑考虑……”眼看希望的看向楚卫。

楚卫充耳不闻,缓缓闭上眼。眼前又出现昨晚为自己疗伤,趴在自己身侧打瞌睡的姑娘。她到底是什么人,用什么迷晕了自己,小小年纪又哪里来的这么高明的医术。

庄子里来了个谪仙似的男子,在周边村落引起不小的轰动。听闻那男子要在上扬村落户,村里家家户户都议论起来,守在房子边看热闹的人更是里三圈外三圈。

那可是村里唯一一户砖瓦房啊,二层小阁楼,一口气就买下来的人,那得多有钱啊。

村里的姑娘躁动不安了,若能被那公子看上,那今后的生活得有多美满啊,荣华富贵不用说,还有机会去城里住。

如薛金花,都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了。人坐在桌边,心思却飞到外面去了:“娘,咱们也出去看看呗,那公子今天搬来,肯定有好些要忙的,咱过去帮帮忙。”若能看上她,以后的日子都不愁了。

钱氏想的是,若真帮上忙,没准能拿到赏钱:“也是,一个村儿住着,多帮衬也是应该的。吃完饭咱们就去。”

“啪”的一声,薛永发重重放下筷子:“凑什么热闹,消停在家待着,有钱人还能没下人,要你们过去显眼了?”

薛金花还是惧怕老爹的,但想看美男子想的心痒痒,便央求着钱氏:“娘,你想想,搬来的可是有钱人,女儿若能和他交朋友,以后少不了好处,若他能看上女儿,以后你们也都能享受富贵,这不好吗?”

“好个屁。”薛永发恼火,“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能一口气买下小阁楼的,你以为是啥普通人,那种人是我们可以肖想的吗?在家给我待着,老老实实嫁人!”

薛永发可不是钱氏,见钱眼开,眼皮子浅。

薛金花见老不同意,便缠着钱氏,母女俩一个鼻孔出气,气的薛永发拍案而起,甩手回屋。

孙氏没心思掺和村里的事儿,一心想着薛四月在庄子里过的好不好,大冷天有没有暖屋子睡。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奇幻小说
  3. 宫斗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