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姬不纯

穿越架空 | 主角:殷寻 | 170点击 | 2018-05-14 17:38:28 | 来源:落初文学


>>>>点击阅读《仙姬不纯》全部章节

《仙姬不纯》小说介绍

《仙姬不纯》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是薛黛,书名主角名是殷寻,主要讲述卑鄙、虚荣、无耻、下贱……上一世,殷寻灵根相逆,丹田逼仄,成仙之路是凭着没脸没皮,一步一步“睡”上来的。她倒也不觉后悔——毕竟求仁得仁,作死得死。然而重生归来,某人却郁卒地发现,自己不是炮灰,只是脑洞不够,掰断了数茬金手指……带着一同重生的怨念神兽,结算前世纠缠的因果情仇。逆袭打脸,小心谨慎!口嫌体正,仙姬不纯!...

《仙姬不纯》精彩试读

“阿姐,阿姐?”

“你怎么还坐在这儿?阿嬷叫咱们今儿早点回家呢。”

一个娇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拉回了殷寻飘远的思绪。

说话者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她长相清秀,略带点可爱的婴儿肥,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格外动人。

殷寻转过身来,看着殷月儿尚且稚嫩的脸,突然很是感慨。

元婴自爆之后,她再一睁眼,竟然回到了自己八岁的时候。

也正是那一年,月儿的父母在行商途中遭遇了不测,只留下年仅四岁的她,被好心的同乡人送回这个小村,交给阿嬷抚养。

作为阿嬷收养的孙女,初初面对这个正主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点别扭的。

殷寻想起自己当年的小心思,不由得有些好笑。月儿和阿嬷都是很好的人,自己那时怎么会觉得,有了亲生的孙女,阿嬷就会待自己不好了呢?

重来一次,殷寻再没有了当年的幼稚,反而因为已知的离别,对月儿处处照顾。所以这一世,她俩的关系也格外亲厚。

“阿姐,原来你在看仙人的云车呀!”殷月儿站定了身子,顺着殷寻的目光望过去。

只见在碧蓝的天空上,一排排云车蜿蜒排列,缓缓下降。那整齐有序的模样,平生出几分悠然。

云车是沧海大陆常用的装载工具,形如凡间的马车,但更加的华丽巨大。其速度优劣取决于所用的材料,也侧面反应了主人的身份。一般世家的云车多以灵木为身,兽骨为轴,奔跑起来,一日可至万里。

然而在这行队伍中,最令人瞩目的却不是为首的犀角香车,而是车队末尾那一个个两丈多高的木头箱子。

它们数量众多,排列整齐,俱都用精铁制成的锁链牢牢锁在一起,锁链的前端套在一头灰黑色的怪物颈部。

每个箱子的侧壁都打着一排通孔,前面用红色的符纸贴着各大世家的名讳。

“哎,仙人就是仙人,他们所用的东西,随便拿出一箱就抵得上咱村半数的家当了。”殷月儿在草垛旁蹲下,托着腮发出感叹。

上古异变之后,天地间灵气日益稀薄,近万年来,沧海大陆飞升上界者寥寥可数。

然而与之相对的,却是这里不降反升的修仙热潮。

许多人即使明知自己资质有限,很可能终生无法筑基,仍是心存侥幸,义无反顾的踏上仙途。

如此一来,沧海的修士群体便形成了底端异常庞大的金字塔。

可惜作为炼气初阶的修士,其能力不过相当于凡间武者,根本无法进入正式的宗门。为了谋生,他们多愿意一边修行,一边接受凡人的供奉,为其镇宅护院。

这便是如今沧海大陆仙凡混居现象严重的原因。

对这里的凡人而言,成仙并不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面对那些修仙之人,他们也只有羡慕,没有惊异。

落霞村紧邻羲和山脉,常有五峰弟子御剑而过。看的多了,大家对这些东西也就见怪不怪了。

此刻面对月儿的感叹,殷寻却没有接话。她定定地望着那云车,只是眸色又暗了几分。

从前,她也天真的以为那箱子里装的都是修士的日常所需,甚至暗自羡慕过他们生活的奢华。

可后来才知道,封在这些箱子里的,竟然是一群群怀孕的女奴!

箱子上的标记不但代表着女奴的归属。其中还包含着阵法,以防止他们逃脱。

想到这里,殷寻捏紧了拳头。

沧海大陆一向强者为尊,为了变强,各个修真家族往往不择手段。

一百多年前,有人发现羲和山脉附近出现了地裂缝隙,从缝隙中溢出的阴气可以滋养女子的胎脉,使孕育出极品炉鼎纯阴之体的概率大大增加。

从那以后,每过十二年,在地裂之气溢出最鼎盛时期,几个修真大族就会从大陆各地收集来许多正当怀孕的妇人,用秘术引导他们在太阴之夜生产。

为了提高获得极品炉鼎的概率,各大世家甚至专门豢养一些体质阴柔的女奴,并让她们怀孕后一直佩戴衰减阳气的符录,乘坐魁阴兽所拉的车子。

这样做的效果并不可知,但是副作用却是很明显的。

因为体质阴柔的女子身体本就比一般的女性更加脆弱。符录吸食了阳气,会让她们的身体越发的衰弱下去。即使侥幸怀上了纯阴之体的孩子,其本身也很难经受住生产的折磨。去母留子是常事,更严重的往往是一尸两命。

而殷寻的母亲,就是十二年前惨死的女奴之一。

符录耗尽了她的阳气,但生出的孩子依然不是纯阴之体。

本来这样无用的殷寻是会被遗弃的,但因为阿嬷曾被唤去照顾过她娘数日,又不忍无辜的孩子白白送命,于是用自酿的一瓶好酒从负责弃婴的小厮手里换了她来,带在身边当成孙女抚养。

“阿姐,若是我们也能做仙人,那该多好啊。”女孩低声呢喃,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羡慕。

殷寻侧头看着她,却又仿佛透过那稚嫩的身影,看见了若干年后那个清秀挺拔,神色坚毅的首席弟子。

多年前的这一幕,让她们同时拥有了修仙得道的梦想。

可惜同人不同命,十天之后,月儿便在试脉会上查出拥有罕见的单一木灵根,被翠英谷妙槿真人收为亲传弟子,从此平步青云。

而自己,却因为灵根相逆,玉府脆弱,几乎与大道无缘。

殷寻叹了口气,也许正是当初这样大的落差,她才会产生执念,甚至不惜铤而走险吧。

“时候不早了,我们也早点回去吧,不然阿嬷该担心了。”殷寻提了篮子,背上柴筐,又拍拍衣襟上的灰尘,冲殷月儿轻声说。

“村里最近来的人多,想必咱家得好一阵忙了。”

“嗯。”月儿应了一声,又留念的看了云车一眼,率先下了土坡。

两姐妹一前一后,各怀心事,沉默着往村中走去。

阿嬷的房子在村的东南角,是个典型的农家小院。陈设简单但整齐干净,很符合主人爽朗能干的性格。

两姐妹刚进院门,就看见村长家的仆妇红姑正打着招呼从屋里出来。俩人对了个眼色,默契的换上笑脸,让出道来。

“哟,阿寻和月儿回来了!你们两姐妹呀,真是越长越水灵了!”

红姑心情不错,想必这两天捞了不少油水。

“我说殷家嫂子,赶明儿也让这俩丫头跟着去呗,既能给你帮个手,还能顺带长长见识。”

是能顺手多得两个童工吧。

殷寻暗自腹诽,表面上却是带着笑附和了几句,恭恭敬敬地把她送出院门。

眼看着红姑略显臃肿的身影拐个弯儿不见了,殷寻才合了院门,插上木栓。

在她身后,殷月儿也呼出一口气,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脸:“唉,阿姐,要不是你事先叮嘱了,我才懒的应付这个两面三刀的老虔婆呢!”

两姐妹都遭受过丧亲之痛,性子一向比同龄的孩子沉稳。月儿刚来的时候甚至有些孤僻,很少露出这样娇憨的模样。

殷寻看她嘟着嘴的可爱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知道你懂事,为了阿嬷,咱们就忍忍吧。”

这个红姑是村长夫人的陪嫁,也是他家小子的奶妈,在下人中颇有几分地位。可是这人十分爱面子,气量狭小且喜使阴招。

当年因为殷寻和月儿不懂得笑脸迎人,红姑自觉在殷家受了怠慢,待阿嬷去陈府做工时,便对她处处刁难。

殷寻也是后来听他家丫鬟说起,才知道自己的无意之举,竟让阿嬷遭了不少罪。

当初她年纪小,不懂得人情世故,骨子里还有一丝桀骜和叛逆。可是后来的打击却逼她生生磨平了棱角,为生存和执念收敛起全部的性子,变得圆融事故,学会虚与委蛇。

十二岁离家,以半废的灵根在修真界摸爬滚打了数百年,用自己的肉身换来了梦寐以求的元婴期修为。

而那时,她也终于练就了完美的伪装,让容貌、姿态、情绪,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成为了自己向上爬的武器。

偶尔梦回,殷寻也会怀念曾经那个任性却真实的自己。重来一次,或许她能够另辟蹊径,走出一条蜕变之道。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穿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