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惑世盗妃

更新时间:2019-01-11 12:12:12

惑世盗妃

惑世盗妃

来源:青墨云作者:嫣指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卿言君离尘

《惑世盗妃》小说简介新书推荐,《惑世盗妃》由嫣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卿言君离尘,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天她是资深中医,一手针灸术举世无双,晚上她是行走在夜间的神偷,偷遍天下珍宝。一次意外穿越竟成了自尽的嫔妃,被连棺带人赐给了摄政王。再次睁眼,锋芒毕露,惊艳绝尘。当初的负心之人回头,“卿言,朕发现还是忘不了你。”某女淡定自若,“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我现在有更好的马了。”远处的某男...展开

《惑世盗妃》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惑世盗妃》由嫣指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卿言君离尘,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天她是资深中医,一手针灸术举世无双,晚上她是行走在夜间的神偷,偷遍天下珍宝。一次意外穿越竟成了自尽的嫔妃,被连棺带人赐给了摄政王。再次睁眼,锋芒毕露,惊艳绝尘。当初的负心之人回头,“卿言,朕发现还是忘不了你。”某女淡定自若,“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我现在有更好的马了。”远处的某男捏碎了手中的棋子,眉心狂跳,“本王是马?”“今晚,榻上说话。”...

《惑世盗妃》 第8章 跟个小媳妇似的 免费试读

君离尘声音冷厉,眸中散发着寒光,隔空就将云卿言提至空中,使云卿言处于悬空状态。

云卿言能感觉的,就是有人掐住她的脖子,勒的很紧。

她不能说话,想要挣脱却无能为力,因为将她掐住的只是一股内力形成,她握不住,抓不着,挣不开。

“放……”

“放开……”云卿言拼尽全力,也只能慢吞吞的说出几个字。

此刻,她的脸颊因为脑充血而通红,仿佛下一秒就会命丧黄泉。

君离尘以一股内力掐住云卿言,周围的人纷纷不敢出声,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书房中安静的可怕,似乎空气都凝固了。

随着云卿言一同而来的芙兰跟初夏没有进书房,只能在门外看着,自始至终也没说一句话。

眼皮越来越沉,呼吸越来越困难,神智也越来越薄弱。

她这是要死了吗?

刚捡回来的性命不明不白的又丢了吗?

不!

不可以!

云卿言猛的睁眼,拼劲最后一口气说完这句话,“我能……治好你的腿。”

此话一出,君离尘瞬间收回手中内力,云卿言从半空中落下。

“咳咳……”云卿言捂着脖子一阵猛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君离尘一直都盯着云卿言,依旧是面无波澜,但那眸中却出现了一丝丝的希望。

孟亦则是一脸的不相信。他可是星云大陆赫赫有名的神医,他都对君离尘的腿疾没有办法。

这云卿言怎么可能治好君离尘的腿?

“你所言为真?”孟亦听到云卿言有办法治好君离尘的腿疾,比君离尘本人都还激动。

“我敢拿这个开玩笑么?”

缓过神来,云卿言爬着起来,身体摇摇欲坠,最后找了一个地方支撑。

这云卿言的身体未免太差了些,就那么短时间的缺氧竟然就这样了。

跟她现代身体简直没法比,云卿言这身体必须得好好调理,否则就算是无病无灾也绝活不了太久。

“我能治好你的腿,让你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云卿言盯着君离尘的眼睛,没有畏惧,而是满满的自信,让人不得不相信她。

听着云卿言的话,君离尘没说什么,而是将云卿言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云卿言并没有显现懦弱胆小之色。

装胆小懦弱不是长久之计,更何况君离尘早就知道了,她也懒得装。

“本王,凭什么相信你。”

云卿言抢答道,“你必须相信我。”

“也只能相信我。”

据闻君离尘这腿可是有几年了,一般人早就开始缩小了。

他的却还是原样,这当然多亏了他旁边这位。

“你也是大夫,你应该知道君离尘那腿现在的情况。”

云卿言看向孟亦,孟亦被突然点名有点不知所措,“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夫?”

他好像从来没跟云卿言提及自己是大夫,跟云卿言正式见面这可是第一次。

“你身上的淡淡草药味。”

这里没有西医,只有中医。

既然是中医那就必须得跟各种草药打交道,那身上自然是少不了草药味了。

而且从刚才,她说能治好君离尘那会儿,他就猜到了这个人极可能是君离尘的专属大夫。

“草药?”孟亦低头,闻了闻身上,闻到那淡淡的草药味就没有在开口。

“除了我,没别人能治好你的腿。”云卿言再次强调这点,她死了君离尘就永远坐在轮椅上,永远不能步行。

这也是她目前的保命符,之前还没发现这君离尘如此嗜杀,现在她必须得注意这点。

“离尘,可以让云卿言试试。”

孟亦这里已经对云卿言完全相信,知道君离尘有所顾忌,孟亦便去做思想工作。

“王爷若不信可先试试。”

云卿言的话让君离尘陷入沉思,重新站起来对他而言,那是梦寐以求。

在孟亦的劝说下,君离尘终于点头,“若骗本王,后果你知道的。”

君离尘点头,云卿言就准备先给他做一套针灸,走过去却被君离尘叫停,“站住!”

知道君离尘重度洁癖,云卿言也没有停下来,“停什么停,进宫谢恩可没见你这么扭扭捏捏的。”

新婚第二日进宫谢恩时,她跟君离尘可是同乘一辆马车,那会儿怎么没见这样。

云卿言一手就将君离尘摁住,将腰间防止银针的小布袋打开。

旁边的孟亦惊的不敢说话,敢这样对君离尘的,这云卿言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人了吧。

小布袋中,里面的银针粗细不同,云卿言取出细针看了看,见没有问题又放了回去,“将君离尘抬到那软榻上去。”

云卿言全神贯注,孟亦没有询问将君离尘扶到了书房的软榻上。

那些银针,一一确认都没问题,要下针时却见君离尘还身穿着锦衣华服,“衣裳脱了。”

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孟亦听到这里就不敢插手了,同时也惊叹云卿言的勇气。

在夜探琉璃轩后,他是知道云卿言并非表面那般懦弱胆小,但没想到竟然如此胆大。

这简直是找死,命令君离尘就算了,竟然还是拖衣裳。

他已经能感觉到这书房中的温度正在直线下降。

君离尘没有按着云卿言的做,云卿言也感觉到了书房中巨变的气氛,“你是想让我隔着衣裳施针?”

“对我的医术这么相信?”

“若是一个不小心插错了地儿……”

云卿言未说完,让君离尘自己联想。

现在的情况就是,要么君离尘脱衣裳,要么就不施针。

腿疾数年的君离尘是渴望像个正常人行走,他最后只能自行脱衣。

一直在旁的孟亦见君离尘的自行脱,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大。

君离尘竟然真的脱了。

这云卿言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因为衣裳多,君离尘的腿又不太方便,脱衣就非常缓慢,也没有人敢上去帮忙。

拖拉的速度让速度派的云卿言抓狂,不过大脑就向前,捏着君离尘的衣裳就是一阵拉扯。

“嘶拉——”

清脆的声音从书房中传开,君离尘的衣裳被云卿言直接从头撕到尾,“脱个衣裳磨蹭啥,跟个小媳妇似得。”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武侠小说
  3. 都市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