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更新时间:2019-01-11 10:55:06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来源:微阅云作者:H·风水小姐分类:短篇言情主角:夏星澜慕靳川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小说简介主角是夏星澜慕靳川的小说叫《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它的作者是H·风水小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被撵出家门的大小姐,却意外成了他的“定制孕妻”!他是富可敌国的“商界撒旦”,却偏偏搞不定这个连亲妈是谁都不知道的小东西?助她重回名流世界,帮她惩治家族小人;可她竟敢什么初恋情人,弟弟情人,一样来一套?华灯初上,他霸道封住她解释的唇:“...展开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小说简介

主角是夏星澜慕靳川的小说叫《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它的作者是H·风水小姐 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被撵出家门的大小姐,却意外成了他的“定制孕妻”!他是富可敌国的“商界撒旦”,却偏偏搞不定这个连亲妈是谁都不知道的小东西?助她重回名流世界,帮她惩治家族小人;可她竟敢什么初恋情人,弟弟情人,一样来一套?华灯初上,他霸道封住她解释的唇:“命和我,你要哪个?”……...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第8章 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免费试读

她等着他暴跳如雷,最好能一激动就给她下了逐客令,好早日结束这场再荒唐不过的旅程。

半晌,她没有等来慕靳川任何的反应。

夏星澜忍不住的回头,却发现慕靳川已经走到了门口准备离去的身影。

他阖门前的凝眸让她有种温柔的错觉。

这世上能让慕靳川记住的人实在不多,夏星澜却能算上一个。

他犹记得关门前她的双眼,美丽而又疏离。

坐在偌大的书房之中,他看着立在一旁的朴奇骏刚刚送来的资料陷入了沉思之中。

几张薄纸记录了夏星澜已经结束的21年里,几乎全部的一切。

咔嚓,纯金的打火机开了又合,点燃了昂贵的订制香烟。男子微微敞开的领口锁骨若隐若现,薄情的双唇吐出来一个淡淡的烟圈。

慕靳川讨厌一切可以复制的价值,所有的吃穿几乎全部都是顶级的私人订制。

尤其是能有资格帮她延续血脉的女人,更要百分百的合他的心意。

当初只是为了敷衍爷爷的抱孙心切,他随意性的提了几个要求,没想到竟让老爷子看到了一线希望,随即马上在各大富家千金中细细的筛选了起来。

夏星澜却是目前唯一中标的那个。

拿起了用稀有金属铸造的签名笔,慕靳川开始在那张资料上划出了几条细线。

1,2,3……每一条都看完了才发现,她居然真的全都符合。

没想到他这次竟然直接定制了个女人。

一旁开启了的电脑屏幕上,一个署名夏星澜的文件夹引起了他的注意。

比起冷冰冰的文字,他更想看看她真实生动的形象。

那个文件夹按年份远近排列,他点开了距离现在最遥远的时间。

慕靳川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要看她小时候的模样。

图片和视频都已经有些年份了,幸亏夏家在她出生前就已经挣得了一份产业,这才能保存下这些珍贵的影像资料。

她是天生的美女胚子,精致俏丽的五官与成年后的夏星澜相差无几。

很好,他讨厌整容女。

慕家近几年着重开发韩国的市场,所以他在此停留的时间相对较长。看够了几乎是复印级别的容颜,他打心底里厌恶这种畸形的审美观。

只有内心不够强大的女人,才会乐忠于外在上过分的修整。

那种撞脸的美貌实在让他难以下咽。

紧接着就是她的少女时代了。

夏星澜多年练舞,自小就在各大舞蹈比赛里崭露了头角。不仅仅是芭蕾,还有国标和探戈也都是信手拈来。

正在观看的视频应该是她十三岁的时候,那是她夺冠前的最后一支舞。

视频中夏星澜还是半青涩半孩童的年纪,却已经能如成年人般的传递出舞蹈中蕴藏的热情了。

可爱俏皮的少女把那支拉丁跳得热情十足,与舞伴完美的互动为他们赢得了评委和观众如雷般热烈的掌声。

还有,屏幕外慕靳川沉下去的脸。

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和男孩子勾肩搭背的跳舞了,夏星澜,你可真行啊。

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

十六岁那年的伦巴缠绵悱恻,热恋中的情侣却被无情的战乱所分来,引得台下观看着的人们热泪不断,唏嘘不已。

扣在鼠标上的手指不断的收紧,青筋暴滕。

朴奇骏早就发现了慕靳川的异常,他立在一旁思索着如何借口说离开。

那空气中弥漫着的醋味酸得他,胃都快要吐出来了。

直到慕靳川看了那只夏星澜二十岁生日宴会上的开场探戈,一直被握着的鼠标终于被连线扯掉,狠狠地甩到了地上。

尸骨无存。

“夏星澜,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朴奇骏对慕靳川如初恋小子般吃醋的模样困惑不解,人家不就是跳了个舞嘛,少爷您至于吗?

再说明明是他自己选的要学过多年舞蹈的女人,现在却全然一副抓到人家出轨的模样。

少爷真是让他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奇骏,这些舞蹈视频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慕靳川突然话头一转,看向朴奇骏。

“回少爷,是在大赛的官网上下载的。”

“也就是说,你和千千万万的网民一样,可以随心所欲的观看到这些视频了?”

天地良心啊少爷,我只是特地拿来给你看的啊,他可一点都不敢有偷窥的私心啊!

朴奇骏的喉咙因慕靳川突然提升的音调莫名的干涸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妈的,他的女人居然接这么堂而皇之的被人看大腿吗?

“马上和这些大赛去谈赞助,然后立刻撤掉一切有关夏星澜的视频。记住,连简介也不能有。如果谈不拢,就直接收购视频网站。”

“是,少爷。”

朴奇骏接到命令,马上转身离开了房间。

天啊,少爷刚才询问他看没看过的时候,那眼神简直要把他给射穿了。

可才走出了两步,他就又转身进了书房。

“报告少爷……”

“不要说你没听懂我的话。”坐在转椅上闭目的慕靳川没有好气的开口。

“报告少爷,有老太爷的电话。”

慕靳川看着桌面上随即亮起的提示灯,按下了接听键。

作为A·KING的当家少东,慕靳川从小就为能早日成为合格的接班人,接受着全面系统的精英教育。

主导这一切的就是他的爷爷慕方亨,A·king的开山鼻祖。

爷爷拥有纯正的韩国血统,所以有心让他的事业王国在这里大放异彩。同时,也希望子孙能和韩国本土的世家缔结秦晋之好。

可惜慕靳川却不愿意。

他不仅拒绝了爷爷无数次的相亲提议,甚至还十分挑衅的挑了一些在韩国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作为事业开始的源头。

可他还是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缔造了出了又一个商业传奇,为A·KING带来了有又一次的高峰。

他异常倔强的性子比起能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慕老太爷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

既然不愿意结婚,那就先把孩子生下吧!

这才有了夏星澜与慕靳川不可思议般命运的交织。

“爷爷。”

“你个臭小子是打算要躲我到什么时候?”电话那头响起的声音低沉沙哑,有种历经过时间沉淀后留下的韵味。

“我忙。”

慕靳川大言不惭的撒着慌。

“忙着坐船?”

老爷子也是相当直白的性子,就算是自己的孙子也照样嘲讽不误。

“……”

“你小子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玩归玩不要耽误了正事。”

“我明白。”心里虽不服气,嘴上还是要给老人家面子的。

“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日子已经定好了,稍后奇骏就会通知你了。”

慕老爷一句言简意赅的话,却惹得书房内的二人不自觉地直视起对方。

目光里全是不需要言说就能读懂的讯息。

慕靳川强忍愤怒:好你个朴奇骏,竟敢瞒着我!

朴奇骏慌忙摆手:天地良心啊,少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爷爷,上次你不是说……这还只是个值得考虑一下的建议吗?”

“既然你这大总裁那么忙,那我这个只能领退休金的老头子就帮你代劳一下好啦。”

该死,这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就这么干脆的被“领退休金”的老头儿摆了一道!

如果每月过亿的分红也只能算是个“退休金”的话,那世上得有多少人巴不得自己一朝甲子,一眼万年!

“爷爷,‘这件事’只有我自己才能考虑明白。”

“靳川,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分明上一分钟还半开玩笑的语气,在下一秒就凝结了温度。

凡是生长在顶端的人都长了一张瞬息骤变的容颜,任最亲近的人也猜不透彼此下一刻的情绪。

“当然。”

可慕靳川却没有被来自电话那方的不悦震慑住。

“爷爷,我的女人我自己选。”

“好啊。”

老人的声音又变得异常平静,甚至还有了点期待的喜悦。

“我记得她好像是叫夏星澜吧,看来你应该很满意才是。”

慕靳川没有接话,他知道爷爷已经动了怒。

“下个月首尔的宴会,你带她来吧。”

听不出丝毫不妥的情绪,慕老太爷那边平静的收了线。

朴奇骏看着慕靳川若无其事的样子,内心暗起波澜。

他跟了慕靳川三年的时间,这是他第一次同老太爷谈及一个女人的事。

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但是他言语中的肯定和不避讳已经透露了太多的讯息。

他对夏星澜,岂止是特殊而已,简直就是史无前例的在乎。

可是,除了震惊,他控制不住地担忧。

感情的事,从来都是谁先认真谁必输!

“这些资料太表面,我要她真正的一切。”慕靳川丝毫没有察觉到来自特助的担忧,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是少爷,晚饭后就会送达。”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都市小说
  3. 武侠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