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一朝宠后好难当

更新时间:2019-01-10 18:05:02

一朝宠后好难当

一朝宠后好难当

来源:微阅云作者:凌晨三点半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君子岚凌墨寒

《一朝宠后好难当》小说简介独家小说《一朝宠后好难当》是凌晨三点半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君子岚凌墨寒,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君子岚死于自己的表妹之手,临死之前,孩子被熬成了血水又被灌回她的肚子,她看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便是自己的丈夫和表妹讥讽地看着她。他是天凌三皇子,上一世因她而隐忍,不争权不夺位,默默地将她心爱的太子送上皇位。“别跑了,这回整片江山都是朕的,你还能逃到哪里去?...展开

《一朝宠后好难当》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一朝宠后好难当》是凌晨三点半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君子岚凌墨寒,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君子岚死于自己的表妹之手,临死之前,孩子被熬成了血水又被灌回她的肚子,她看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便是自己的丈夫和表妹讥讽地看着她。他是天凌三皇子,上一世因她而隐忍,不争权不夺位,默默地将她心爱的太子送上皇位。“别跑了,这回整片江山都是朕的,你还能逃到哪里去?”君子岚微微挑眉:“皇上,抢了江山不屠将军的,您还是头一个。”他畅怀大笑,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朕的将军已然卸甲成了皇后,何必再屠,天色快黑了,走,陪朕去龙榻上看落日!”...

《一朝宠后好难当》 定情信物 免费试读

君子岚被父亲叫来的时候心下还有些奇怪,见了厅中的凌墨寒这才了然。

她脸上努力堆起笑容,明知故问道:“不知父亲叫女儿来所为何事?”

“子岚啊,快过来。”大将军看向两人的眼神满是藏不住的笑意:“殿下初来乍到,对我们将军府不甚熟悉,你陪殿下逛逛。”

说着,大将军就拉着三殿下的手,放到了君子岚的手上。

君子岚笑得眉眼弯弯,手下暗暗使力想抽出来,奈何大将军手劲太大,她和三殿下的手都被桎梏着,被强行按到了一起。

君子岚一抖,很不习惯和旁的男人有肢体接触,恨恨地瞪了凌墨寒一眼,眼神示意他挪开。

凌墨寒倒是泰然自若,没有一点不自在,见君子岚看过来,还对她浅浅一笑。

君子岚嘴角一抽,更别扭了。

大将军看到两人‘甜蜜友好’的互动,十分满意地点点头,大手一挥就把他们赶去了后园。

君子岚无奈,只能硬着头皮领着凌墨寒去闲逛。

花苑内呈现一派百花争艳、欣欣向荣之态,更有假山池水,石桥白阶,添一份秀致雅韵;旁侧飞楼插空,碧瓦飞甍,隐于山坳树杪之间。

只可惜,这般景色,苑中唯二的两人却无心欣赏。

君子岚和凌墨寒一路行来,一路沉默。

“君小姐。”凌墨寒率先打破这片静默,声音好听得让人如沐春风:“我看你面色不佳,眉尖似有愁思,是否在为如何保护将军府而困扰?”

君子岚蓦然抬头,直直看着凌墨寒,警惕道:“三殿下何出此言?”

三皇子和太子同处于权力中心,在朝堂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她将军府更是两人争储的重要筹码,此刻,他竟然主动询问自己这般敏感的话题,究竟意欲何为?

三殿下好似没察觉出君子岚若有若无的敌意,气定神闲地开了口:“昨夜子若姑娘于宫中献舞,你本有机会嫁与心上之人。”说道‘心上之人’几字,凌墨寒微顿,又继续道:“但你当场拒绝,想必已经意识到嫁给太子的不妥,很明显将军府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你觉得呢?”

“呵。”君子岚停下脚步,笑靥卿卿:“那子岚斗胆请问三殿下,可有法子护得我将军府周全?”

太子虎视眈眈,朝臣冷眼旁观,素来以智谋称颂的三皇子,会有什么妙计解开此局?

凌墨寒唇角微勾,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声音不疾不徐。

“现如今,朝廷之中,有望储君之位的,当属我和太子,太子系嫡出正统,但为人过于自负,喜拉党结派,而父皇最忌讳的就是私结营党。

我本无意于争储,父皇提携我出来对抗太子一派,不过是想挫挫太子的锐气、平衡朝中势力罢了,没想到如今我在朝中隐隐有压过太子的势头,太子筹谋多年自不会甘心,便欲拉拢最有名望、也最有可能帮他登位的家族——也就是你们君家。但,他是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人,一旦君家助他登基成功,他必过河拆桥,到时候,你们恐怕会落个……满门抄斩的结局。”

君子岚身子一震,惊异于对方看得如此透彻,想起自己前世种种,心中哀戚,明明如此简单明显的陷阱,自己却为何还飞蛾扑火一般上赶着把君家推入深渊?

她压下心中悲凉,正色道:“那么,三殿下能否化解此局呢?”

凌墨寒悠然一笑,眉眼间俱是一股从容不迫的闲适,仿佛天塌下来也不能让他有丝毫失态:“自然能,这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嫁给我。”

君子岚心口一噎,看着对方风轻云淡的脸,强迫自己抑制住揍对方一顿的欲望。

“多谢殿下美意,不过子岚才浅貌鄙,恐配不上殿下这等人物。”君子岚面上依旧礼貌,却是直截了当地拒绝,她眸光微动,忆起了前世。

据传闻,这位三皇子最后,是被赐死的,以莫须有的罪名。

如果自己嫁给他,怕是会给他引来更大的祸端吧。

凌墨寒眼底一丝遗憾飞快掠过,原本清澈温润的眸子笑意褪尽,沉默半晌,突然道:“子岚,你为何总是说话不算数?”

君子岚一震,猛地抬头看向对方,这一眼,便看进一双澄澈干净毫无杂质的眸子。

眸中似有千言万语,无尽思念。

“明明我们曾经都约定好了,不是吗?”凌墨寒抿着唇质问道,声音清冷逼人,在世人眼中一向处变不惊运筹帷幄的他,此时语气竟含着丝丝难以察觉的委屈。

君子岚闻言,端正肃穆的面色一僵,尴尬地清咳一声,罕见地有些难为情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干嘛还一直念念不忘?不过儿时戏言罢了。”

君子岚和凌墨萧自幼相识,君子岚总是喜欢调戏凌墨萧,看他脸红的样子还扬言要娶他,小小的凌墨萧点头应下,两人约定长大后就成亲,这件事凌墨寒一直记到了现在,期间还时不时提醒君子岚,可每每都被插科打诨糊弄过去,是以凌墨寒‘怨气颇深’。

“戏言?你当终身大事是戏言?”凌墨寒眯眼,眸底流光闪烁,隐隐透出些许危险的气息。

君子岚无奈地摇了摇头:“那都是开玩笑的,三殿下,您还是……把它忘了吧。”

凌墨寒脸色一沉,惯常带笑的俊美脸庞猝然冷下脸,竟暗含几分迫人的气势。

他神色专注地盯着君子岚,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撒谎的破绽。

没有。

半晌,就在君子岚以为凌墨寒已经恼羞成怒的时候,对方毫无征兆地笑了一声。

如低谷清泉,山巅白雪,清冽叮咚作响,弹奏一曲动听旋律。

凌墨寒慢慢靠近君子岚,每走一步,君子岚就退一步,直到她退无可退,背靠在到粗壮的树干上,才堪堪止住脚步。

倒不是君子岚怕了对方,只是她心中愧疚,加之现在的气氛很有些诡异。

凌墨寒这是……脑子被气傻了?

“晚了。”凌墨寒凑近君子岚耳边,低声道。

晚了?什么晚了?君子岚一头雾水。

“今早,大将军已经收下了我的定情信物——紫金膏,子岚,你就好好准备准备待嫁吧。”

“!!”君子岚心神一震,难以置信地瞪视着面前的凌墨寒。

紫金膏!竟然是有价无市的紫金膏?

传说中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无价之宝!

“你卑鄙,狡诈!”君子岚眼底染上一抹愤恨之色,一把推开凌墨寒,咬牙切齿道。

凌墨寒淡淡一笑,坦然受下,道:“多谢夸奖。”

君子岚眼角微微犯抽,心里对凌墨寒脸皮之厚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须臾,她直盯着对方的脸,试探性地询问道:“紫金膏万金难求,就算是皇族也难得到哪怕一盒!不知凌墨寒是从何得来?”

“这个嘛。”凌墨寒嘴角一勾:“若是子岚你对我换个称呼,说不定我就告诉你了。”他轻捏着下巴,眼泛笑意道:“墨寒,或者夫君,你选一个?”

去你的夫君!君子岚忍不住在心底骂道。

她君子岚才不是那等没有骨气的人,她才不会因为好奇而委曲求全!

“……墨寒。”君子岚咽了口唾沫,紧了紧手心,干巴巴道:“能告诉我吗?”

凌墨寒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悠哉为她作了解释。

原是几年前凌墨寒一次出宫,偶然见一对苗疆父女被一珠宝铺老板‘敲竹杠’,凌墨寒见此随手低价买下,送与苗疆父女,为表感谢,那对父女送他一盒药膏,至于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却被一笔勾过,没有引起君子岚丝毫怀疑。

两人一人说一人听,偶尔相互打趣几句,气氛一时竟是难言的和谐。

似乎因为这次还算‘融洽’的闲谈,两人之前那层似有若无的隔膜也烟消云散,童年时期的亲密无间也悄然回温。

直到夕阳余晖散尽,夜色悄然降临,两人才相互道别。

君子岚目送凌墨寒离开,心下一阵复杂。

这是重生以来,她第一次这般敞开心扉和人谈笑调侃,一直压抑的某根紧绷的弦有了片刻的放松。

君子岚抿唇笑笑,正打算回到自己闺房,余光不期然瞥见一道黑影,她顿了一顿,那人一身黑衣,所着服饰根本不是府内任何下人的打扮。

将军府守卫森严,怎会突然出现一个不明身份的可疑人物?君子岚眼神一凝,飞快追了上去。

绕过几个拐角,穿过几条小径,君子岚追了很久,最终还是跟丢了。

君子岚皱眉,看着空无一人的院落,转身抬步欲回自己屋子,不料转眼就看见一间厢房内灯光熄灭。

那是……君子若的房间?

君子岚心底疑惑顿生,她追的黑影刚不见,君子若的房间就熄了灯,会有这么巧的事?

真是片刻也不能松懈。

看来,明日有必要去君子若房中瞧上一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武侠小说
  3. 仙侠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