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捡个娇妻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9-01-10 11:59:26

捡个娇妻放肆宠

捡个娇妻放肆宠

来源:掌中云作者:檀歌分类:短篇言情主角:顾梵溪陆北廷

《捡个娇妻放肆宠》小说简介主角叫顾梵溪陆北廷的小说叫做《捡个娇妻放肆宠》,它的作者是檀歌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男白捡了个貌美如花的媳妇,然,娇妻在侧能看不能碰,这是哪门子狗屁套路?老婆,冬日漫漫,需要人暖被窝吗?啥玩意?你有狗就够了?老婆,你这么浪费资源,我表示很生气……。...《捡个娇妻放肆宠》第8章有家不能回免费试读...展开

《捡个娇妻放肆宠》小说简介

主角叫顾梵溪陆北廷的小说叫做《捡个娇妻放肆宠》,它的作者是檀歌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男白捡了个貌美如花的媳妇,然,娇妻在侧能看不能碰,这是哪门子狗屁套路?老婆,冬日漫漫,需要人暖被窝吗?啥玩意?你有狗就够了?老婆,你这么浪费资源,我表示很生气……。...

《捡个娇妻放肆宠》 第8章 有家不能回 免费试读

“我的身份证、护照和社保卡都在我爸妈手里。”本来顾梵溪打算让佣人帮忙把证件偷出来,可由他出面事半功倍。

她眼中的狡黠来不及掩藏,统统被陆北廷看在眼里。

表面上,她乖顺的像只小兔子,芯里却是只狐狸,典型的心口不一。

填饱了肚子,顾梵溪就被陆北廷带回了顾家。

顾家算不上豪门,但上不足比下有余,陆北廷往门口一站,连顾家引以为傲的别墅都显得寒酸。

实际上,顾家不够格住在这里,可顾梵溪的母亲好面子,父亲只能用顾俊明的名字贷款买房。现在,父母把医院拱手送给了霍少棠,让他们拿什么还贷?

眉心拧成了川字,顾梵溪苦着脸叹息。

陆北廷握紧她的手,嘴角笑意温暖。

他的手掌宽厚温暖,掌心带了薄茧却带给顾梵溪莫名的安全感。

听说女儿回来了,顾其昌暗暗庆幸她安然无恙,周婉贞早就料到她无处可去。

方家夫妇利用职务之便吃里扒外、中饱私囊,他们担心东窗事发就恶人先告状,把罪名扣在顾梵溪头上。

方宁跟女儿关系最铁,连方家这个退路都没了,她还能去儿?

“爸、妈、哥。”顾梵溪不想面对家人,可这里是她的家,总是要回来的。

她身边的男人气度不凡,顾其昌看到两人交叠的双手,立刻明白了他们的关系:“梵溪,你带朋友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北廷,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点东西。”顾梵溪没有理睬父母,从房间里拿出一只紫檀木匣子便折回客厅。

此时,父母正在查陆北廷的户口。

静静的听完盘问,陆北廷缓缓开口:“在下陆北廷,冒昧到访是想通知二老,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梵溪。”

顾俊明吃了他的亏,原本心存报复,可陆家的继承人都这么说了,他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周婉贞吃惊的吸了口气,顾梵溪是怎么跟他搭上的?

“你是认真的?”顾其昌也有些诧异。

陆北廷认真点头,礼貌却不傲慢,给足了顾其昌和周婉贞面子。

顾其昌懊悔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殷勤的去握他的手。然而,他刚刚在翻报纸,手上占了油墨,陆北廷一个眼神便让他打消了念头。

周婉贞看的清楚,丈夫是见过市面的,竟扛不住陆北廷一个眼神,连霍少棠都没有这份气度。

女儿攀上了陆家继承人固然好,可她又有些担心。

万一顾梵溪把证件骗回去偷偷跑路怎么办?

陆北廷鲜少露面,据说他是个病秧子,可眼前这个正常的很。

顾梵溪能雇人抢婚,就能请人冒充陆北廷。

如果这个陆北廷是假的,医院白送给霍少棠打了水漂,连他们一家的生计都成问题,更别说顾俊明办婚礼了。

“陆先生,恕我唐突,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证件?”周婉贞陪着笑脸解释,“你别误会,人家都身份证照片是试金石,陆先生风姿不凡,就想开开眼。”

扫了她一眼,陆北廷眼中溢出淡淡的冷意,没有说话。

顾梵溪岂能坐看母亲侮辱陆北廷?

她拉着男人大步流星往外走,却被母亲的指责拦住了脚步。

“如果你早答应霍家少爷的求婚,咱家会失去医院吗?现在让你嫁给他你不甘心,可这都是你造的孽。别以为找个长得好的冒牌货就能蒙混过关,你必须嫁给霍少棠。”周婉贞认定她和陆北廷做贼心虚,才会着急一走了之。

“霍少棠出车祸跟我没关系,他的医疗事故也不是我造成的。”家人变脸比翻书还快,顾梵溪心里像踹了一捧冰块,“我不是替哥哥赎罪的创可贴。就算没有陆北廷,我也不会嫁给霍少棠!”

“梵溪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不能给自己找好了退路就不管我们的死活了。”顾俊明眼巴巴的看着妹妹,盘算着只要家里人不答应的顾梵溪和陆北廷的婚事,陆北廷必然会有所表示。

“从今天开始我搬出去住,你们想留着我的证件就留着吧。”这个家顾梵溪一刻都待不下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周婉贞拔高声音指责女儿。

“够了!”陆北廷清冽的断喝强行终止了闹剧。

看着他冷面阎罗似的面孔,顾家的人怀疑自己多说一句就会被扔出去。

顾梵溪心里五味杂陈,像掉进冰窖似的浑身发冷,可靠着陆北廷厚实的胸膛,她就没那么难过了。

身后的客厅里父母哥哥的争吵从此起彼伏,她想装聋作哑都不行。

“老顾,你为什么不让人拦住她?万一这个陆北廷是个冒牌货怎么办?”周婉贞尖锐的质问格外刺耳。

“你忘了警局的人说是魏律师给梵溪办的保释,全丰州谁请得动他?”顾其昌被她吵得脑仁疼,她非要闹得鸡飞狗跳才甘心吗?

母亲坏了他的好事,顾俊明也不帮着她说话了:“妈,梵溪能嫁给陆北廷是她的福分,你怎么能胡乱怀疑呢?得罪了陆北廷,咱们以后还混不混了?”

“咱们梵溪长得那么好,就算他真是陆北廷,也要谈谈彩礼,不能让他白白占了便宜。”

呵呵……

她别无所长,只有这张脸可以炫耀。

周婉贞指望她买个好价钱,果然是亲妈!

顾梵溪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别墅,直到被扔进灌满热水的浴缸,她才回过神儿来。

头发黏在脸上很不舒服,她随意的抹了一把。

她的衣服贴在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乌黑的长发水草般漂浮在水中,与她胜雪的肌肤交织成最朴素的水墨丹青。

看到这幅景象,只怕没有哪个男人不会心猿意马?

感受到陆北廷兴味的打量,顾梵溪害羞的缩成一小团:“今天谢谢你。”

“你打算怎么谢我?”挑起她的下颌,陆北廷将她的慌乱看在眼里,嘴角邪肆的笑意更盛大,“想好了吗?”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校园小说
  3. 重生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