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如果你能更爱我

更新时间:2019-01-08 17:15:17

如果你能更爱我

如果你能更爱我

来源:微阅云作者:常羽禾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苏弦商廷舟

《如果你能更爱我》小说简介完整版小说《如果你能更爱我》由常羽禾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弦商廷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弦欠商廷舟的,是一颗肾。她还给商廷舟的,则是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飞蛾爱上了烈火,不过短暂的绚烂。繁华落幕,犹记得当初他抵住她的胸口,要她的心。而她在绝境中义无反顾地回首,赴他一生的约定。...《如果你能更爱我》第6章止疼免费试读苏弦退出来的...展开

《如果你能更爱我》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如果你能更爱我》由常羽禾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弦商廷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弦欠商廷舟的,是一颗肾。她还给商廷舟的,则是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情。飞蛾爱上了烈火,不过短暂的绚烂。繁华落幕,犹记得当初他抵住她的胸口,要她的心。而她在绝境中义无反顾地回首,赴他一生的约定。...

《如果你能更爱我》 第6章 止疼 免费试读

苏弦退出来的时候,背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半。

商廷舟刚才肯定是看到她了,但是没戳穿她。

她打算在他认出她的时候就直接下跪,不管什么场合,不管什么时机,她愿意匍匐在地上承受那个男人的嘲弄折辱。

然后,她再跟他谈条件。

只是目前看来,商廷舟连谈条件的机会也不愿意给她。

没有借口再进包间,苏弦被红姐拉着去了休息室,说她帮着再去打听打听。

半个多小时后,红姐小跑着过来,说商廷舟那帮人散了,都走了。

走了……

苏弦惊得从座位上弹起来,有些不相信地问:“真的……都走了?”

红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捶了一下她的肩膀:“走了你不会去追啊,脑子怎这么钝呢?”

苏弦急急忙忙地跑出碧海蓝天的大门,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远远地看到那辆宾利车,她用尽浑身力气跑过去,挡在车前。

然后像之前想的那样,她直接跪倒,膝盖磕在路面的冰柱上,锥心的疼。

“商先生,商先生,求求您,求求您……”她双手抓着车子前盖,生怕这个时候车子会掉头开走。

车上。

年轻的司机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寒风中不顾形象哭泣祈求的女人,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一时拿不定主意要怎么办。

这个时候,坐在后面一直抽烟的男人沙哑着嗓音淡淡说了句:“走吧。”

“可是……”司机到底是心软,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不太忍心。

商廷舟倒也不催他,只道:“不想开,就下去跟她一起。”

这下子司机终于打起精神,发动起车子之后,先倒退了十几米,然后掉头离开了这里。

苏弦看着慢慢消失在视野里的车,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趴在冰天雪地里,膝盖还在往外呲呲冒着热血。

不一会儿,天空当中竟然还飘起了雪花。

大约是开春前的最后一场雪,可为什么依旧还是那么冷,那么让人绝望。

……

五天后,洛洛再次在家里晕倒,医生皱着眉头下了病危通知书。

苏弦靠坐在医院走廊的墙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眼珠都已经不太转了。

几分钟后,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还要去喂洛洛吃饭。

晚上她回家一趟拿了些衣服,洛洛以后大概都要在医院,租的这处房子估计也不能再回来住了。

家里的东西本来就少,拿走了衣服,几乎就不剩些什么了。

拎着包走在街上,苏弦低着头,有些出神,对周围的事物没什么感知。

等到她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前方已经是红灯,这个时候从左边来了辆车,开到她面前时突然一个刹车。

苏弦倒在了路上。

其实车子没撞到她,是她腿软站不住了。

过了会儿,从车上下来一个人。

在车灯的逆光下,苏弦觉得这个人是那样那样的高,那样那样的远。

他蹲下身撩开她额前的乱发,看着她的眼睛时,他的模样,也是那样那样的陌生。

“有勇气求一次,为什么不来求第二次?”

苏弦明白他的意思之后下意识握住他的手腕,瞪大眼睛,声音粗嘎地反问:“求了……你会答应吗?”

商廷舟没回答,却是一展臂,将她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苏弦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怀抱是这样宽阔,这样的温暖。

因为他从来没抱过她。

将苏弦抱上车,商廷舟坐在她旁边,示意司机开车。

苏弦怔怔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商先生……”

商廷舟看她一眼,眼睛幽深的没什么情绪,只是声音清淡地问:“到底要求我什么?”

苏弦知道现在的机会难得,她连疑惑和震惊都来不及,强忍着悲痛说:“我儿子生病,需要换肾,可是这么短的时间我没办法找到合适的肾源。商先生背景深厚,神通广大,我求求您,帮帮我……”

商廷舟闻言淡淡低应了声,似乎对她的遭遇没什么感同身受。

又点着一根烟,他半眯着眼睛,像是在想些什么,过了会儿,他说:“这件事不难。但你需要想想,拿什么来换。”

苏弦听完愣住,拿什么来换……

她唯一有的东西,就是她的身体,可如果商廷舟连这也不需要,那她还能交出什么呢?

商廷舟不着急等她的回答,他开了点窗户,外面的寒风吹进来,身边的女人冷得打了个抖,他则是闲适得很。

几分钟后,苏弦不无绝望地说:“我没什么可给商先生的。”

商廷舟这才回过头看她,眼里似明似灭:“不,你有。”

……

司机停车的地方是市医院。

苏弦下了车,怀里还抱着她从家里拿来的衣服。

商廷舟靠在后车座上,阖着眼睛,像是有些累了。

苏弦见状掐了掐手心,俯下身,半祈求半商量地说道:“能不能让我考虑些时间?”

并没有人回答。

等到宾利车消失在视野中,苏弦才吸了吸鼻子,擦掉眼角的泪。

……

洛洛不久前又经历了一次透析,此刻正在熟睡休息,小小的身体几乎没什么起伏。

苏弦坐在病床边,握着儿子的小手,脑子里回想的都是方才商廷舟跟她说的话。

他说,以后她得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不能有私心,不能有杂念,除了他,谁也不能让她动摇心意。

这些人里面,自然也包括洛洛。

苏弦将洛洛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要是答应了商廷舟的条件,那以后的她就不是苏弦了,完完全全变成了商廷舟的附属品。

其他人都无所谓,她不在乎,只有洛洛。

她变成了傀儡,洛洛要怎么办。

商廷舟给她出了个天大的难题,在这个选择里,她的自由和洛洛的健康非此即彼。

但很快,苏弦就做出了决断。

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她愿意付出一切只为了挽回洛洛的生命。

为此,不管是这副躯体,还是心,商廷舟想要,她都给!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言情小说
  3. 贵族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