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撩走豪门小俏妻

更新时间:2019-01-08 16:57:59

撩走豪门小俏妻

撩走豪门小俏妻

来源:微阅云作者:紫色草莓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江梨笑厉景

《撩走豪门小俏妻》小说简介主角是江梨笑厉景的书名叫《撩走豪门小俏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色草莓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深爱的丈夫算计,她被诬和小叔有染,珠胎暗结是真,逃离豪门也是迫切之事。五年后携带萌娃归来,宝宝拉着一个帅气的服务生说,“这和我一样是个有魅力的人,是我爸比!”“呵呵呵。”江梨笑将萌娃暴打一顿。虽然她业内口碑极佳,每月收入也不菲,但是宝贝缺父爱...展开

《撩走豪门小俏妻》小说简介

主角是江梨笑厉景的书名叫《撩走豪门小俏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色草莓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深爱的丈夫算计,她被诬和小叔有染,珠胎暗结是真,逃离豪门也是迫切之事。五年后携带萌娃归来,宝宝拉着一个帅气的服务生说,“这和我一样是个有魅力的人,是我爸比!”“呵呵呵。”江梨笑将萌娃暴打一顿。虽然她业内口碑极佳,每月收入也不菲,但是宝贝缺父爱怎么办,这倒成了当下最为麻烦的问题了!...

《撩走豪门小俏妻》 第五章 做错事的大人 免费试读

“我不!”江梨笑睁开了眸子,原本秀丽的杏眸里掺着愤怒和倔强。

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和厉景对视着,她支撑在病床上的手轻轻的颤抖着,她仅剩的自尊心告诫她不能生下这个孩子,她不要沦为厉家的生育机器。

“这个孩子生下来是叫厉朗城爸爸还是叫你爸爸。”

“这个孩子生下来是叫爷爷太爷爷还是叫爷爷。”

“三叔,我求求你,我不要这个孩子,行不行?”

带着哽咽的沙哑嗓音苦苦恳求着,泪水已经布满了整张清丽的脸庞,她只要一眨眼睛,就会有泪珠滚落下来。

厉景静静的看着,他掀开了江梨笑的被子,把大掌覆盖在她的小腹上,他问道:“疼吗?”

“求求你……”江梨笑抿着唇,不明白他发问的意图,眼泪继续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你疼,宝宝更疼,你想要的是他的命。”厉景阴沉着脸缩回手,给江梨笑重新盖好了被子,让她重新躺回病床上。

江梨笑躺在病床上轻轻的瑟缩着,厉景的话无疑触动了她心底的痛处,她只能无声的痛哭着,姣好的五官也皱在了一块。

厉景递过来一张纸巾,江梨笑的眼泪却止不住了似的。

“前天还淋了雨,今天又吃了堕胎药,这孩子真是命硬,随我。”

从厉景的话里,江梨笑竟然觉得他有些开心?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将被子拉到了脖子下,用纸巾擦干了泪水,眼角不一会儿又湿润了。

稳定了好一会儿的情绪,她才将哭得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厉景道:“……可是他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是见不得光的。”

厉景浑身的气势一下子冷冽了下来,眼里藏着千年寒冰似的,看一眼就能将人给冻死。

江梨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厉三爷本来也就是厉怀海的私生子,直到十几岁了才被接回来的。

“我……”江梨笑缩了缩脖子,更感觉在厉家孤立无援,当初就是傻才会抱着一腔热情非要嫁给厉朗城。

“这个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厉景眉宇间萦绕着坚毅之色,猛地站了起来,话语铿锵的落在了江梨笑的头顶。

厉景的气势慑人,江梨笑吓得直哆嗦,她不敢再说话。

几个粗重的呼吸间,厉景收敛了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冷漠的样子,他继续坐下来,淡淡道:“我在美国有个连锁餐饮品牌,十个牧场,一个酒庄,还有国内一些别的产业。”

江梨笑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一脸正色的厉景。

他,这是在宣告自己的财力?

见江梨笑没有什么欣喜的反应,厉景有些不耐烦了,他剑眉一皱,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线,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走了几步,他又折回来,给了百分之两百的警告,“如果孩子没了,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什么?”江梨笑睁着大大的杏眸,因哭过眼圈泛红,琥珀色的眼珠子却是泛着澄澈的水色,一副无知的样子。

厉景的手猛地扣在了江梨笑细嫩的脖子上,逐渐收紧,随后松开。

“呼呼……”江梨笑摸着自己的脖子喘着粗气。

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就像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江梨笑背后冒出了一片冷汗,在同一天被厉家两个男人掐着脖子,厉景比起厉朗城更叫人恐惧,刚才那种窒息到无法挣扎的感觉让她记忆犹新,只要自己不听话,就会像一只小鸡似的被他捏断脖子。

“孩子要是出事,你的小命就不在了,包括你的亲戚,就连你父母的坟都会被我刨出来。”

厉景欺身上前危言恐吓着,江梨笑嗅到了他身上的松柏清香,迟钝的点了点头,她心中畏惧到了极点。

厉景终于走了,走之前,他丢下一句话。

“没有不应该存在的孩子,只有犯错的大人!想要打掉他之前,得问问他想不想活下来。”

江梨笑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掌心,知道这个孩子她暂时是没法打掉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妈在她险些流产的那天后就没再见过了,接下来的几日都是由另一个女佣小荷送饭上来,她只能躺床上看看电视,所幸的是厉景和厉朗城度没来过,她耳畔非常的清净。

眨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不速之客再次来了老宅。

厉朗城再次站在了江梨笑的房门口,他搂着一个女人,不是上次那个,这个画着欧式的妆容,一头栗子色的波浪大卷发,看着有些混血的模样。

“阿城……”江梨笑看到他心口还是会发疼。

究竟是什么让他变成这么偏执,追名逐利,明明初见他只是一脸阳光的少年。

顾朗城看着江梨笑看他那种熟悉的眼神,眼神里阴霾一闪而过,他看着江梨笑饱满的像桃子的脸颊,薄唇嘲讽的掀了掀,“看起来调养的不错,这是离婚协议,签了。”

没有多余的话,离婚协议被甩在了她的床上。

纸张抛过来带起的风刮道她脸上,泛着凉意。

“只能这样了吗?”她抓着笔,指尖晃动。

“呵,你还想怎么样,协议上写明你净身出户,那天被你转走的五十万,我就不追究了。”厉朗城大度的说着。

江梨笑颤颤巍巍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真乖。”顾朗城重新拿回离婚协议,眼里的厌恶也渐渐消弭下去,第一次对江梨笑展露一行白牙。

江梨笑却觉得嘲讽极了。

“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那么讨厌我?”江梨笑直勾勾的厉朗城的眸子,企图在他的眼里得到一个答案。

厉朗城的眉头倏的沉了下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恶心的事情,他拿着离婚协议倒退了几步,匆忙的走到门边对在外面候着的黎医生说道:“她现在的身体,现在可以跟我去民政局领离婚证了吗?”

黎医生的声音响亮的恰好能传到房中,“可以的。”

厉朗城又折回到了江梨笑的身旁,卷唇邪狞一笑道:“你跟我去领了离婚证,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讨厌你。”

“好!”江梨笑坦然的接受离婚的下场,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她要遭受这一切。

“等一下!”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宫廷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