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农女当嫁

更新时间:2019-01-05 14:11:27

农女当嫁

农女当嫁

来源:有书阁作者:沉二分类:穿越架空主角:沈元瑶柳安逸

《农女当嫁》小说简介主人公叫沈元瑶柳安逸的小说叫《农女当嫁》,本小说的作者是沉二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时代白领沈元瑶一觉醒来变成了农家女,带着个拖油瓶附赠随身空间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苦活累活全包了。怎么能忍!点亮技能,立志要赚钱养家,斗各种极品,行南到北生意遍布。扬名四海,奇葩亲戚纷纷冒出,带着儿子来过继。某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展开

《农女当嫁》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沈元瑶柳安逸的小说叫《农女当嫁》,本小说的作者是沉二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时代白领沈元瑶一觉醒来变成了农家女,带着个拖油瓶附赠随身空间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苦活累活全包了。怎么能忍!点亮技能,立志要赚钱养家,斗各种极品,行南到北生意遍布。扬名四海,奇葩亲戚纷纷冒出,带着儿子来过继。某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

《农女当嫁》 第四章 药草 免费试读

这两天地里的农活不多,覃花和贾秀丽都留在家中,沈元瑶也不用被嫂子吆喝这下地,但也没好到哪儿去,时不时就叫她劈柴提水,活像地主家的小丫鬟,地主家的小丫鬟也不用劈柴挑水罢。

“也不知道山上那个季文南,有没有人来找他,见他这么坚定,应该也被人接走了罢。”沈元瑶心想,装聋作哑没理会贾秀丽的喊话,就蹲在院子里翻晒着药草。

覃花受不住贾秀丽那道大嗓门,转身对沈元瑶道:“听你嫂子的,到外边拾点柴火回来。”沈元瑶只能把手里的活一放,对柳安逸叮嘱了几句便挑着担子出门去了。

贾秀丽就坐在堂前的凉席上,得意的挑挑眉头,瞧着小姑子出门去拾柴火,想来前儿还是高估了这小姑子,这不,她一说话还不得乖乖的出门去干活。

沈元瑶可没空理会大嫂的心思,也不是她怂了,而是突然想起有个人可能会收自己手上的药草。她正好找了机会去找人谈谈,等她手头上有钱了,还用得着这么憋屈么。

村外不远处就不少柴火可以拾,但她没往那处走去,顺着村口一处小道走到一户人家门前。院门没关上,院子里还有人在说着话。

“娘,你别拾捣这些,让娟秀来拾捣就好了。”柳大牛上前拦住柳大娘,从她手里接过劈柴刀。

“你是不是嫌弃你娘不中用了,我还没老呢。”一道中气十足女声响起,但抵不过儿子坚持,只能讪讪的回堂前盘腿坐着。

沈元瑶上前敲门,院子里响起声音,“谁呀,院门没关上。”

柳大牛见推门进来的是个姑娘,满脸疑惑看向一旁拾捣柴火的媳妇,“人找你。”说完又低头劈柴。

沈元瑶见人都误会了,立马摆手解释道:“柳大哥,我找的是你。”这下拾捣柴火的娟秀停下了手,抬头望着柳大牛,院堂前盘腿的柳大娘大眼一瞪,就要开口骂人。

看在场人的眼神不善,沈元瑶知道这下误会更大了,只能再次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是有事找柳大哥,我是沈家的三丫。”

现在村里最大的八卦就是沈家三丫了,带了个伢子归家,哪怕他们没住村子里也听了不少八卦。她这么一解释,三人的脸色才好上不少。

不怪他们这副表情,说来也是柳大牛的爹做的不是人事,柳大牛还没学着说话,他爹就带了个黄花大闺女跑了,房子也被他阿爷给收了回去。留下娘俩生活,一个伢子没了爹,一个女人没了夫君,在这个时代是受人诟病的,后来连遮风挡雨的房子都没了。

好在柳大娘看得开也做的好,早早离了村子到城里讨生活,等柳大牛大了点,送到医馆当了药童,娘俩的生活才好过起来。现在来个大姑娘说是找儿子的,能不变了脸色吗?

柳大牛放下斧头,擦擦额间的汗水,“什么事,说罢。”

“不知道城里收不收晒好的药草?我采了不少的药草,家里晒着呢。”沈元瑶也是因为贾秀丽碎嘴才知道柳家这些事的,所以今儿就一直想找机会过来问问。

柳大牛听这话,正眼打量了沈元瑶几眼,问道:“收是收,但成色一定要好,不好也不敢给病人入药去。”

“我带了点过来,成色都是一样的,柳大哥可以先看看。”沈元瑶把药包拿出来递给柳大牛。

柳大牛把药包拆开,拿起一些细细察看,接着又碾碎了放到鼻尖轻嗅。沈三丫跟着老大夫这几年可不是白学的,药草采摘翻晒都是一丝不苟的完成,这药草的成色不会差的。

“你这药草不错,但医馆不随便收别处的药草,你......”

“药草没问题就帮帮人家,你说些有的没的作甚?”柳大牛还没说完脑门就挨了柳大娘一掌,她最知道沈元瑶现在的处境,先不说那伢子是不是她的,带着个伢子就村里人传得那个难听,她听着都觉得怪难受。

“别的没学会,就学会那些个装模做样。”

柳大牛被亲娘这么一拍,想中间赚点利润的念头都被拍飞了,对沈元瑶讪讪道:“常用的药草都收,但价钱不会太高,野参之类贵重的也收,你看着有多少送过来,我明个进城去。”想了想,接着道:“沈家妹子要不信我,和我一块进城也可。”

沈元瑶一听有戏,兴奋带到脸上来,“怎么会呢,我信得过柳大哥。”说完又朝柳大娘娟秀道了谢,乐颠颠地告辞了。

柳大娘看着沈元瑶走远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丝笑意,只是眼眶渐渐泛红,怕被儿子和儿媳妇看见,立马背过身去叹息。柳大牛怎的会不知自己阿娘想的什么,当年遇到好人了,他娘才能咬牙挺过来的。

看来对生活还是要抱有希望的,既来之则安之罢。

这兴奋劲一直持续到回到家中,一进门就看到自家嫂子的晚娘脸,脸上的表情硬是收了回来。将挑着的柴火放好,又转身回去拾捣这堆药草。

“就一堆杂草,有甚好拾捣的。”沈元瑶现在才懒得理会她的冷嘲热讽,这些药草可是白花花的钱,不管多少也是一份收入。

不论在哪里,有钱才是硬道理。

贾秀丽窝在厨房来伸头探脑地看着院子,看那姑侄俩都在拾捣药草没空看这里,从锅里捞出两条兔腿给沈永见和沈永宗,压低声音道:“赶紧,趁热吃了。”

沈永见和沈永宗接过兔腿低头就大口吃了起来,贾秀丽转身从锅里捞出一块兔肉塞进嘴里,含糊对俩伢子道:“快吃,别浪费了。”

俩兄弟吃得又快又急,差点没把骨头给嚼碎了吞肚里,吃完还舔舔嘴角问他娘,“阿娘,兔肉好香,我还想吃。”沈永宗也在一旁点头,也要再吃一块。

贾秀丽一瞪眼,刚要开口骂俩伢子,想到自己这是带着俩伢子偷吃,只能压低声音道:“等会阿爷阿爹家来了才能吃,现在就出去罢。”见俩伢子都出去了,转身拿出一个瓷碗打满兔肉还添上汤汁,藏在碗柜最下层。

沈永见和沈永宗不情不愿地被赶了出来,一抬眼就对上了沈元瑶地目光,咧嘴就笑开了。伢子还小,哪懂偷吃什么意思,更何况是他们阿娘让他们吃的,都不算是偷吃。

沈元瑶也就瞥了一眼,沈永见俩兄弟嘴巴都没抹干净。柳安逸根本没发现俩兄弟的异样,认真的帮她翻晒药草,脸颊都晒得红彤彤的,感觉到姑姑看着自己,还仰起脸给她来了个笑容。

沈元瑶摸摸他脑袋上的发髻,伢子还小她不愿计较,但她这大嫂还真是占便宜占上瘾了,就几块兔肉都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她现在心情好懒得计较,总有能让她吃亏的时候。

“等姑姑有钱了,安逸想吃甚?”

“可以买笔墨吗,我想写字。”柳安逸一脸认真,回答得小心翼翼。他已经很久没能摸过笔了,每天捡了树枝就在地上比划着。他知道现在不一样了,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家了,没有抱着他念三字经的阿爷,有一个很凶很凶的大伯母,还多了两个爱扯他发髻的哥哥,一切都不一样了。

柳安逸现在只有姑姑,只有姑姑一个人陪着他。

从他们身后路过的贾秀丽冷笑一声,“就你还写字,能养大你都难。”

沈元瑶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偷吃都不会抹嘴。”贾秀丽下意思的去擦嘴,嘴边一片干净,才知道这是被沈元瑶诈了,气得要跳脚就见婆婆往这边走来,只能生生压下火气,冷哼一声走开了。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贵族小说
  3. 穿越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