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男生 > 都市生活 > 乘风破浪

更新时间:2018-12-06 17:19:03

乘风破浪

乘风破浪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九霄鸿鹄分类:都市生活 主角:赵德三王纯清

《乘风破浪》小说简介经典小说《乘风破浪》是九霄鸿鹄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艳遇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德三王纯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乘风破浪》第七章兰儿我爱你免费试读“...展开

《乘风破浪》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乘风破浪》是九霄鸿鹄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艳遇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德三王纯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

《乘风破浪》 第七章兰儿我爱你 免费试读

“晚上……晚上就在这吧。”张芬芬吞吞吐吐的说,害羞的垂下头,不敢看赵得三。

赵得三心想,她喜欢上自己了,还迷恋上他了啊?他嘴角浮起一丝复杂的笑容,斜过脸看着她。

赵得三这又不是“新媳妇上轿头一遭”了,但他是个有分寸的人,她的生活很艰辛,不能再让大家在背后戳脊梁骨,传她的风言风语。毕竟这是她家里,被人发现了两人都会臭名昭著。

赵得三懂得适可而止,笑笑说:“芬姐,来日方长嘛,机会还多着呢。”

张芬芬失落的看着他,说:“要走吗?”

赵得三起身笑说:“肯定得回家嘛,在你家这不好,被人知道了对你很不好的。芬姐,只要你保守这个秘密,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张芬芬撅嘴娇羞的剜了他一眼,说:“那你走吧,你是看不上我,嫌我是农村妇女吧。”

赵得三走出一步了,听她这样说,回头鬼笑说:“芬姐,你比那些歪瓜裂枣强多啦,明天单位见,我有机会去库房找你。”

赵得三还有一件正事儿要办,那就是回到家里,要给新买的山寨机充好电,实行自己的计划。

他对那间小房子里发生的事儿相当的兴趣,或许会派上用场。

赵得三从张芬芬家里出来,已经没有公交车了,就打了个出租车,花了三十块钱才到家。不过他觉得这三十块钱花的真值,就算去洗头房里一次,都要一百块,况且他这还是长期保修,永久安全。

赵得三一回到家,不忘记把山寨机拿出来,赶紧插上电,好好充上一晚电,明天就要用,没电可不行。

仰面躺下来,赵得三回味了一下下午发生的事,翻了个身子,放在一旁的裤子掉下去了,一张名片掉落出来。

赵得三看到名片上的名字,叫任兰,一下子就想到了她的漂亮脸蛋。

真没想到,自己聊了一年的**网友,竟然是大老板,榆阳市生意场上的大人物,自己现在虽然是小人物,但他立下毒誓,要重振家业。和她搞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能在生意场上用到。

华夏国是个人情社会,充满人情味,生意场上,人情味很重要。

赵得三也有点搞不清自己,拿着手机竟然给任兰发去了信息,你好啊,简单三字。

任兰晚上正约了河西省火电厂的负责人在欢乐天地夜总会的贵宾包房里唱歌,王纯清下午下班也过去了。一群人在包厢里欢乐的闹腾着。

火电厂的那几人,每人左拥右抱的揽了几个小姐,在那衣着暴露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捏揣着。任兰和王纯清紧挨着坐在一边沙发上。

赵得三给她发信息过去,包厢里太吵闹,她根本没听见。

王副局中午刚喝过一场酒,这会又举着酒杯,贼眉鼠眼的看着任兰,不好怀疑的鬼笑着,说:“任总,来,陪哥走一个。”

任兰婉儿一笑,端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说:“王总,神府县白水镇石矿开采的事儿你咋还不给妹子消息呢?”

王纯清已喝的面色红润,油光泛亮,眯着眼睛,笑呵呵说:“任总,你别心急嘛,市委市政府把这个事既然交给煤资局一手操办,我王纯清肯定会想办法帮你的嘛。”

任兰扬起嘴角,带着一丝娇媚的神情,说:“王总,那到底这件事现在你们煤资局搞的怎么样了嘛?你也不给我透露个消息呀?”

王纯清一脸红润,眯着眼睛已经有点醉态朦胧了,打了个嗝,嘿嘿的笑道:“任总,王哥我答应你的事就会放在心上的,你看这不喝酒嘛,还老是挂记着这事儿干嘛啊,王哥我给你瞅着呢,一有消息就给你说嘛,来,先陪王哥走一个。”

任兰见王纯清有点醉了,举杯对大伙说;“来,大家都敬王局一个,王局今天能过来算是很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碰一下。”

小姐们善于察言观色,都一个个端起酒杯递在搂抱着自己的人面前,火电厂那几个老总接住酒杯,溜须拍马的说:“王总,今天您能过来真是太给我们面子啦,来,大家敬王总一个。”

半醉的王纯清被大家戴了高帽,脸色红润,春风得意,举杯高亢的说:“我啊今天中午刚和市委的老板们喝完酒,晚上本来想好好休息啊,但任总既然晚上约我呢,我就说来吧,大伙都是给咱们河西省经济建设做了发展的人物,来,大家一起干了!”

一番慷慨言辞,王纯清举杯豪饮,放下空杯,抹了一把嘴,醉蒙蒙的看着任兰,一脸色相。

火电厂的几个人又对王纯清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王纯清虽然爱钱,但也算是个西北汉子,别人敬酒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不老实的放在了任兰大腿上。

在火电厂这几个人跟前,任兰也算很有面子了,至少不能在他们面前被王纯清就这么吃了豆腐,就凑过嘴在王纯清耳旁小声说:“王总,我给你安排一下吧?”

王纯清晃着脑袋直直看着她,笑道:“任总,咋啦,你要失陪了?”

任兰看他已经醉了,叫了服务员过来,让带了两个漂亮的小姑娘进来。两个小姑娘来了后一脸谄笑,一左一右在王纯清身边坐下来,挽着他的胳膊就拉起话来。王纯清已经喝多,身边坐着的女人他都有点看不清样子,只觉得是个女人,就伸手在小姑娘身上肆无忌惮起来,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尖叫,整个包房里靡色一片,姑娘们娇滴滴的笑声此起彼伏。

一直玩到了深夜,任兰也喝了不少酒,感觉有点晕乎起来,见王纯清已经躺在两个姑娘的怀中呼呼大睡起来,就签了单,让服务员将王纯清扶出去,塞上车,叫了两个小姐出台,将他们送到了电力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安顿好了,随后才驾车回去了。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躺下来,任兰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有一条陌生短信:你好啊。

任兰觉得有点奇怪,这谁的号码呢?她就回了过去问是谁。

这时候赵得三等她的信息没等到,都昏昏欲睡了,听到手机响,抓起来一看,是任兰回来的信息,问他是哪位。

赵得三本来很瞌睡了,一收到任兰的短信,想到她高贵典雅样子,就来了精神,忙回信息过去,说他是王总的秘书小赵,赵得三,你的网友。

任兰一见是赵德三的短信,起初还觉得有点奇怪,但喝了点酒,她难免就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林大发的儿子林建阳和赵得三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

想到昨天在王纯情办公室里,见到这个聊了一年的网友时,心力竟然有一丝悸动,于是干脆打了电话过去给他。

赵得三显然没有预料到她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有点紧张起来,惶惑的接上了电话。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任兰笑道。

赵德三说,“我叫赵德三。”

“那你应该知道我叫什么吧?”任兰反问。

赵德三笑着说,“我知道,任兰,任大老板,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任兰笑了笑,喝了一点酒,语气有点酥软,“我比你大,以后你叫我兰姐吧,怎么样?”

赵德三不假思索的笑道,“好啊。”

兰姐,真够亲密的,嘿嘿……

“德三,怎么发信息给你兰姐啊?有什么事儿?”

好一个德三,真亲切。

“没事,兰姐晚上很忙呀,现在了才想起给我回个电话啦?”赵得三伶牙俐齿的轻笑着说。

“晚上和王总他们一起去唱了歌,才回来,一直没看到你的信息,怎么了,发信息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吗?”

和王总?赵得三一阵吃惊,幸好她当时没看见信息,要是被老板知道他给兰姐发信息,那岂不是死翘翘了。

“和我们王总啊?”赵得三有点胆怯的问。

“是啊,怎么?你觉得你们王总为人怎么样啊?”任兰有点微醉,从他口里了解王纯清的为人,其实她也清楚王纯清是啥为人,贪财好女色,只要她现在还没人老珠黄,还有点姿色,再给他点好处,只要煤资行业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给她办点事的。

“我们王总,我们王总人很不错啊。”赵得三打着圆腔,他可不想在任兰跟前说王纯清的任何不是,他们一伙的,哪天出卖了他都不知道。

“这才上班第一天,就学会一副油腔滑调了啊。”任兰呵呵笑道,“发信息给我有什么事儿吗?”

赵得三听她说话的口气,就知道她有点醉,试探着问:“兰姐,现在是一个人啊?那我们王总呢”

“废话!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王纯清啊?唱完歌就安排人把他送到酒店去了。”

“兰姐,那你老公不在啊?”

“老公?哈哈……兰姐没有老公……兰姐是一个人……怎么,对兰姐的私生活感兴趣?”任兰翻了个身。

和赵得三在喝酒后打着电话有股说不出的温馨感,长久以来,每次应酬完了回来倒头就睡,从来没人半夜还给她发过信息,这让她感觉有点欣慰。

其实她活到现在这份上,要钱有钱要社会地位有社会地位,已经无需再为这些身外之物一天到晚要出卖色相相求于相关老板们,但她一心想要报仇,那十七年前的仇恨,夺走她贞操让她怀孕并且狠心抛弃她的林建阳,她从市里办公室辞职踏入煤资行业,目的就是将来有一天要林家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兰姐……你……你没老公啊?”赵得三吞吞吐吐的,同时心里有了一种想法,这让他靠近任兰的步伐又加快了一步。

“是啊,兰姐没老公。”任兰轻笑一声,“怎么?你对兰姐有想法啊?”

女人有时候也会寂寞,尤其是像她这样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有时候半夜躺下来,感觉身边空落落的,真想有个结实宽厚的依靠。虽然自从在市办公室工作时被刘建国给欺负过,日后也忍辱负重创造了现在的生活,但总归那些都是逢场作戏,没一点感情和幸福可言,她甚至从来没让他们亲过她的嘴。

女人真的一种很难懂的动物,是一本最难阅读的书。

“没……没。”任兰的大方让赵得三不免有点紧张起来,心里在盘算着,她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你要是……没睡觉的话来我家里吧,兰姐我想见见你。”任兰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下午和赵得三面面相觑的那一刹那,让她有点心动了,特别是喝了酒,浑身感觉不舒服,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动一样。

两人在网上聊了一年多,昨晚第一次视频,今天竟然很意外的偶遇了,这或许真的是一种缘分吧。

她感觉自己打拼了十几年,挣了不少钱,可是却缺乏了女人最需要的东西——爱情和依靠。

任兰将电话放在耳边,感觉心里很委屈,很悲凉,鼻子一酸,吸了口气。

兰姐该不会是?赵得三一想那场景,嘴角就浮起了坏笑,试探着问:“兰姐,你家在哪里啊?”

“呃……玫瑰花园10栋。”她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地址,她很想找个人促膝长谈,一吐自己这些年的委屈和心声。

赵得三挂了电话,虽然傍晚在张芬芬家里浪费了热血和汗水,但那种与不同女人的新鲜感,还是**着他的心灵,驱使他迅速穿衣,跑出去打了出租车直奔玫瑰花园。

站在10号别墅门前,赵得三为了以防万一,给任兰发了个信息说,兰姐,我已经到了你家门口了。

手机就在任兰头边放着,一听见赵德三到了,她赶紧下来,披了件睡衣,出去打开了门。

赵得三看见她穿着睡衣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上还带着绯红,眼眸有点飘忽不定的样子,连忙关心的问:“兰姐,你是不是喝酒啦?喝的不少吧?”

任兰嘴角挤出一丝媚笑,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就拉起他的手腕,将他拉进了别墅里。灯也没开,就直接拖进了她的卧房里。

赵得三装作一脸无辜的看着任兰,说:“兰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任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她很喜欢他,对他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这样的感情,她十几年来未曾遇见,她在心里问自己,赵德三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吗?老天这样安排他们相见,一定是有原因的。

任兰深情的目光,让赵得三感觉有点不自在,同时却很受用。

任兰满目痴情,直勾勾的望着赵得三,嘴角抽搐了几下,挤出一丝温柔的微笑,一脸羞涩,就踮起脚勾住赵得三的脖子,闭上了眼睛。

“兰姐,我喜欢你。”赵德三勾结一滚,说道,“我们聊了一年天了,昨晚一视频,今天就突然见着了,我觉得这是缘分。”

“德三,我也喜欢你。”任兰温柔的笑道,“一切都是老天安排好的,虽然以前没见过面,但我对你的印象一直很好,见到你的一刹那,我的心跳都加速了。”

赵德三笑道,“我也是,真没想到。”

“德三,我真的很喜欢你。”任兰看着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脸庞,闭上眼睛,仰起脸蛋,微醉的表情,撩人心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赵德三咽了口唾沫,脑袋一热,毫不犹豫的吞了上去,亲她的嘴巴、眼皮、耳朵、额头。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一场爱的狂风暴雨,让两颗寂寞的心瞬间点燃。

“德三,我好喜欢你。”任兰香汗淋漓,喘着气说道。搂着赵得三,感觉很安全,很踏实,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心里很感动。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历史小说
  3. 仙侠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