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旧梦已隔两江南

更新时间:2018-12-06 15:48:00

旧梦已隔两江南

旧梦已隔两江南

来源:微阅云作者:诗酒年华分类:豪门总裁主角:厉诤言秦希月

《旧梦已隔两江南》小说简介经典小说《旧梦已隔两江南》由诗酒年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内容主要讲述:父亲说,只要她婚后能掌控厉家,便会放她去找那个喜欢的人。闺蜜说,只要她嫁给厉诤言三年,帮她守住总裁夫人的位置,她便帮她逃脱父亲的魔爪。为了这些无可奈何,却又迫不得已的理由,她甘愿被一纸婚约困住。原本以为能平安度过这三年,却不料,这场婚姻的背后还有着更大的阴谋。一纸...展开

《旧梦已隔两江南》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旧梦已隔两江南》由诗酒年华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内容主要讲述:父亲说,只要她婚后能掌控厉家,便会放她去找那个喜欢的人。闺蜜说,只要她嫁给厉诤言三年,帮她守住总裁夫人的位置,她便帮她逃脱父亲的魔爪。为了这些无可奈何,却又迫不得已的理由,她甘愿被一纸婚约困住。原本以为能平安度过这三年,却不料,这场婚姻的背后还有着更大的阴谋。一纸婚牢,果真是一纸婚牢,她还能逃得出厉诤言的手掌心吗……...

《旧梦已隔两江南》 第六章:父亲的逼迫 免费试读

经历过早上的不欢而散后。

这一天,厉诤言都没有来找她麻烦。

秦希月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很快到来。

因为每个周末他们都要回厉父厉母的庄丽阁吃饭。

所以秦希月今天起了个大早,却没有见到厉诤言的身影。

她在客厅干坐着,索性也无聊,看了看外面,阳光明媚,风光无限,想起自己好久没拉琴了,便一个人带着大提琴来到花园外面的大理石凉亭。

厉诤言此刻正在书房办公。

他这个人,是无论什么时候都离不了工作的。

这时,他听到窗外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

好熟悉啊?

厉诤言忙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向琴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底下,秦希月正抱着大提琴坐在凉亭里的石凳上,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与世无争。

厉诤言看得出神。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耳畔的琴声竟然变得悲伤起来,仿佛是在思念一个不能相爱的人。

不能相爱的人,除了陆谦还有谁?

厉诤言眸色大变,眉头微蹙。

凭什么,她可以在插足了自己和顾初彤的婚姻后,还那么肆无忌惮的思念别的男人,而自己就要被迫和她捆绑一生。

他当即愤然地从窗户前离开,摔门而去。

亭子里的琴声慢慢消散,秦希月收回琴弦,沉默良久,才从刚才的琴声中抽身出来。

这一首曲子,还是一年前陆谦教她的。

若不是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也不会和他分开。

“啪!啪!啪!”

这时,几声沉重的掌声忽然把她唤回了现实。

她抬眼,向掌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厉诤言目光狠厉,脸上的表情十分阴郁,正大步向她走来。

“没想到我厉诤言竟然娶了一个这么有艺术细胞的夫人?刚才的琴声,渍渍,真是让人听的都着迷了,可是啊,听说这首曲子是别的男人教给你的?难不成,你现在心里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真是水性杨花,不过,我厉诤言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要去找那个男人,就去找好了,只是不知道被你父亲知道后,又会如何?”

被父亲知道?

秦希月被他的话给吓得面色惨白,忙抱着手中的大提琴,瑟缩着说道:“什么男人,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为什么,厉诤言会知道她那么多的事情?

他们此前可从来未见过面啊?

“不懂?”

厉诤言冷笑一声,大掌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痛的秦希月眼泪直流。

“秦希月,你是把我当傻子吗?居然敢在我的地方思念别的男人?你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前的那些破事吗?以后少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你破坏了别人的幸福,还想着要拥有自己的幸福吗?想都别想!”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你和初彤的幸福……”

秦希月使劲的从厉诤言的大掌中挣脱出来,眼眶红红的,手中紧紧的抱着大提琴,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厉诤言,我想你是误会了,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初彤她……”

就在秦希月想要将顾初彤和她之间的三年约定告诉厉诤言时,他却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现在不是想听你的解释,你以前跟谁有着怎样的过去,都跟我没关系,只是,我厉诤言眼里从来都容不下沙子,既然你现在嫁进了我厉家,就麻烦你遵守自己的本分,要是丢了我厉家的脸,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整个秦家,都会为你做的错事而付出代价的!”

恶狠狠的说完这些话,厉诤言转身就走了,心里却是烦躁不安。

此前,他一直是一个冷静自持的人。

自从遇见秦希月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耐心不够用了。

这厢,秦希月抱着大提琴,几乎瘫软在地。

脑海里还一直回荡着厉诤言刚才的话——“整个秦家都会为她做的错事而付出代价?”

难道说,这三年她就要一直生活在他的掌控下吗?

这男人,刚才为什么不耐心一点听完她的解释呢?

她心里爱着的一直陆谦,根本就无心插足他和顾初彤的爱情?

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可惜,厉诤言根本听不到她的内心独白。

他回房换了身衣服,就开车出去了。

秦希月抱着大提琴,无力的回到了客厅,惨白的脸色显示着她仍然处于惊魂未定中。

这时,保姆李晓忽然过来,恭敬道:“夫人,您父亲来电话了!”

父亲的电话?

他找自己,除了商量那件事情,还会有什么目的呢?

他根本就是连嘘寒问暖都不会给自己的啊!

秦希月在心底嗤笑一声,将手中的大提琴递给了李晓,这才走到沙发前拿起电话。

电话那头,父亲秦之衍威严问道:“希月,诤言在家吗?”

果然,一开口不是询问自己在厉家过的好不好,而是问那个对他们秦家有帮助的厉氏集团的总裁厉诤言的情况。

可笑她刚才还在心底抱了一丝希望,现在都被残忍的现实给粉碎了。

“刚刚出去了。”秦希月淡淡答。

“那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没问,您找他有事吗?”

“哦,没什么,想叫你们晚上过来一起吃个饭。不过,希月,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告诉诤言了吗?他怎么说?”

“还没有,他一直很忙,我没找到机会。爸,这件事情就一定要找厉家帮忙吗?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银行贷不到款吗?”

她就知道父亲拐着弯都会提起这件事情,这哪是她没跟厉诤言说啊,她根本就是提都不敢提。

现在厉诤言因为顾初彤的离开,而对她深恶痛绝。

要是再让他知道她嫁进他们厉家是为了帮她父亲达成目的,那指不定会在这三年怎么对付自己呢?

电话那头,秦之衍还在自说自话:“银行的贷款还远远不够,如果有其他的办法,当初我就不会非逼着你嫁给诤言了。希月,你要知道,现在只有厉家有这个实力帮助我们,难道你想看着爸爸的公司倒闭不成吗?”

顿了顿,秦之衍像是想起来什么,急忙追问道:“希月,你和诤言之间是不是闹矛盾了?我告诉你,就算在厉家的日子怎么难过,你都要给我熬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