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妃命难违

更新时间:2018-12-05 14:05:55

妃命难违

妃命难违

来源:微小宝作者:梦梵分类:穿越架空主角:沈月仪方瑾泽

《妃命难违》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沈月仪方瑾泽的小说是《妃命难违》,本小说的作者是梦梵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中医高材生变成了麻子小可怜。沈月仪本打算老老实实混完这一生,谁知上门选妃的高冷王爷忽然一直她:“做本王的正妃吧!”...《妃命难违》风水轮流转免费试读沈月仪和沈裘一道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只见沈月容戴着一块面纱,泫然...展开

《妃命难违》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沈月仪方瑾泽的小说是《妃命难违》,本小说的作者是梦梵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中医高材生变成了麻子小可怜。沈月仪本打算老老实实混完这一生,谁知上门选妃的高冷王爷忽然一直她:“做本王的正妃吧!”...

《妃命难违》 风水轮流转 免费试读

沈月仪和沈裘一道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只见沈月容戴着一块面纱,泫然欲泣地站在门口,那一声“爹爹”直直唤出了她十二万分的委屈,而苏婉云则是一脸愤怒地瞪着沈月仪,要是目光能杀人,沈月仪只怕已经死了千百次了。

“爹爹,六妹妹将我的脸毁成了这般模样,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大夫可是说了,这个伤口弄不好要留疤的。”说话间,沈月容已经扯下了她脸上的面纱,露出了那张被砸伤的脸。

伤口乌黑还夹带着血丝,沈月容为了让沈裘心疼,刻意没有让大夫给她包扎,只是上了一些治血化瘀的药。

那伤口看得沈月仪都要咂咂嘴,沈月容皮肤本来就白皙,那伤口看起来确实是狰狞可怖,以前看那些电视剧里的毁容妆都要通通在沈月容面前让步。

毕竟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疼的女儿,看到沈月容那副模样,说不心疼都是假的,沈裘也气愤沈月仪以下犯上,要是换作从前,他非要打沈月仪板子泄愤不可。

只是……今日,厉王殿下那个态度他也看在眼里,分明就是非沈月仪不可,甚至都亲自到那个破旧的牢房里去接沈月仪出来了,若是惹怒了厉王殿下,对尚书府没有半点好处。

“容儿,不要胡闹,你妹妹性情温婉,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你先回去好好休息,爹爹回头过去看你。”

沈裘轻描淡写的两句话让沈月容和苏婉云都吓得不轻,苏婉云早先已经看出沈裘对沈月仪的态度有变化,现下还算镇定。

可沈月容就不淡定了,她伸出手颤抖地指着沈裘:“爹爹,你是不是也吃了这个狐狸精的迷魂药,居然相信她不相信女儿。”

所说早先沈月仪对沈月容还有着怜悯之心,此刻她是完全觉得沈月容毁容就是报应,她对原主怎么可以如此刻薄,就算在不喜,那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沈月容是沈裘的女儿,沈月仪难道就不是了么?

心里有一丝丝凉意,沈月仪嘴角有些讥诮,抿紧唇看着这一家子给她上演一场闹剧,一句话都不曾说。

自己正在努力在沈月仪面前塑造父亲的形象,沈月容却开口闭口就是狐狸精,这和她平日里在沈裘面前装的乖巧女儿形象大相径庭,沈裘怒得大喝一声:“你给我闭嘴。”

吼完之后他又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苏婉云:“你看看你教出来好女儿,一点规矩都没有,还不带回去好生管教。”

这么多年来,苏婉云还是第一次见沈裘那么生气,生怕沈裘气急之下将沈月容也关进柴房,她的女儿身娇肉贵,怎么受得了那等委屈。

连忙伸手拽住沈月容的袖子,温声道:“容儿乖,和娘亲回去。”

见自己的父亲因为沈月仪怒骂她们母子,心高气傲的沈月容那里受得了,她欺压在沈月仪头上十多年,还以为如今是她能够作威作福的日子。

一把推开苏婉云,沈月容眼中含泪看着沈裘,倔强道:“女儿没有说错,沈月仪她就是一个狐狸精,她勾引厉王殿下上床,如今又来魅惑父亲,这样的女人,应该去浸猪笼。”

“荒唐!”

“啪”地一声响,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沈月容脸上的伤口又一次裂开,鲜血顺着脸蛋躺下来,加上她狰狞的表情,像个女鬼一般。

沈裘原本在巴掌声响起的时候还有些后悔,此时看到沈月容毫无悔改之意,顿觉得他的权威受到了挑衅,简直要气得跳脚:“逆女,逆女,你今天是不是非要把我气死才肯罢休。”

“老爷,不能再打了,容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见沈裘还要动手,苏婉云连忙扑上去一把将沈月容护在怀里,又朝着沈月容道:“容儿,还不快给你爹道歉。”

沈裘双手背在身后,两撇胡子气得一翘一翘的,苏婉云母女又眼泪涟涟地躺在地上,沈月仪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暗暗骂了一句自己乱心软,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爹爹,罢了,大姐应该知道她错了。”

“是啊是啊,容儿知道她错了,老爷,你看月仪都原谅她了,你就别怪她了,妾身将她带回去,一定严加管教。”苏婉云顺着沈月仪的话说了一句,将沈月容从地上扶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那巴掌给打懵了,沈月容一直没说一个字,苏婉云生怕她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急忙带着她离开了沈月仪的院子。

“月仪啊,难得你懂事,不和你大姐姐计较,爹爹也就放心了,这些年委屈你了。”

沈裘这一番充满“父爱”的话语,听得沈月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本来就不是慈父,还要在这里装,真是难为他了。

不过……沈月仪会心一笑,既然他现在对自己有求必应,那趁机要点东西也是可以的,便故作虚弱地咳了两声,也装出一副乖巧女儿的样子来:

“爹爹放心,你的苦衷女儿都知道,只是女儿这些年身子一直不争气,不能在爹爹膝下承欢,女儿一直觉得愧对爹爹。”

沈裘握住沈月仪的手,只差没流出几滴眼泪来表示他的心疼了,对着身后的小厮吩咐道:“六小姐身子不好,你吩咐厨房多给她做一些养生补血的药膳,务必把身子给养好了。”

小厮连忙应声,心想六小姐这次真是一步登天了,以后可要好好巴结着。

沈月仪咬了咬唇,面上有些为难地说道:“爹爹,其实李医师之前说过,如果能寻到七叶一枝花,半边莲,九头狮子草,鬼针草,以及天南星一同入药,那女儿的病应该是有治愈的可能的,只是……只是这些药材不怎么常见。”

沈裘倒是有听闻过那个李医师是一直给沈月仪看病的大夫,他又不懂医术,也不知道这些药材究竟有多珍贵,想着反正他们尚书府财大势大,曲曲几味药材不是什么难事,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等沈裘离开了,沈月仪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躺回自己的床上,心里已经开始算计着之后该怎么给自己解毒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武侠小说
  3. 重生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