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回首难婚

更新时间:2018-12-05 11:11:22

回首难婚

回首难婚

作者:月下风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陆谨东田晓瑜

《回首难婚》小说简介热门小说《回首难婚》由月下风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陆谨东田晓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医院里,陆谨东掐着她的脖子。“田晓瑜,你好狠毒的心!”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离婚吧。可是,离婚之后,陆谨东一直缠着他。“陆谨东,我们已经离婚了。”“亲爱的,我们复婚吧!”...《回首难婚》第四章止不了的痛免费试读一天后。“少爷,少奶奶今天...展开

《回首难婚》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回首难婚》由月下风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陆谨东田晓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医院里,陆谨东掐着她的脖子。“田晓瑜,你好狠毒的心!”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离婚吧。可是,离婚之后,陆谨东一直缠着他。“陆谨东,我们已经离婚了。”“亲爱的,我们复婚吧!”...

《回首难婚》 第四章 止不了的痛 免费试读

一天后。

“少爷,少奶奶今天滴水未进。”保姆担忧地向陆谨东汇报。

“由她饿着!再饿她一天看她吃不吃!”

两天后。

“少爷,少奶奶还是不肯吃东西。”保姆低着头不由看陆谨东。

“不肯?”陆谨东冷笑:“来跟我死磕?好啊!她不吃给我灌!”

“我们近不了少奶的身。”保姆们兢兢战战的。

“把饭给我!”

陆谨东端着饭,往田晓瑜房间去。

房间连灯都没开,屋子里暗沉沉的,陆谨东打开灯,才看到孤伶伶地坐在床上的田晓瑜,她大大的黑眼圈,整个眼睛都陷下去般无神,双手抱着腿一动也不动的。

整整两天,她都保持着一个动作。

陆谨东把饭一递,冷道:“吃饭。”

“我不吃。”田晓瑜连眼皮都不抬,嘴巴微动,虚弱的声音传进了陆谨东的耳朵里。

“想死在我陆家?给我吃!”

“那你让我走我就吃。”

看着她这副倔强的脸陆谨东就不爽,伸手把她的脸扭过来,一勺饭便往她嘴里塞。

田晓瑜挣扎的转过脸去,勺一划,便在她嘴边划出一道口子来,血丝浸了出来。

田晓瑜终于忍不住地哭泣,大滴大滴的泪水落下,她忍了两天两夜了,眼泪终于溃不成军。

陆谨东看着她脸上的血丝直皱眉,见她哭心里更是烦躁,立刻打电话把当医生杭超叫来了。

限制杭超十分钟到达陆家,杭超进门还是提着药箱不断喘气的,在给田晓瑜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后,便被陆谨东叫出了房间。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陆谨东眉头紧拧。

“不太妙。”杭超摇了摇头:“之前出了车祸没休息好,手骨折有些松脱,又空腹了两天,现在虚弱得很。”

”该死,你个庸医!“陆谨东咬牙直骂:”我不管,想办法给她调理好!不然揍你!“

杭超哭笑不得地说:”关心人家就直说,你这样做真的好幼稚!“

”谁关心她了?我是怕她死在我家!“陆谨东语气很不好,转身走了出去。

杭超摇了摇头对他很无语,给田晓瑜下了些医嘱,这才离开。

留得田晓瑜一个人,静静地靠在床上,看着空空的房间,和窗外幽静的月光,轻轻叹了口气。

在陆家老宅休养了几天,感觉好了很多。她每天都去煅炼,腿上的伤也拆线了,只是这几天来都没见陆谨东的影子。

一日,意外收到肖露的短信:来月亮湾给我做饭,我饿了。

月亮湾,那是她与陆谨东的婚房!他居然把肖露带回去休养?

几番思索,田晓瑜还是去了。

那是她住了三年的家,佣人今天放假,屋子里空荡荡的,她提着自己的衣服走上二楼房间,才推开门,竟然看到肖露躺在她床上!

“田晓瑜,我饿了,把饭给我端上来。”肖露简直是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一副颐指气使的吩咐田晓瑜。

田晓瑜摇了摇头:“肖露,你的毒中得不浅啊。”

肖露颇为得意地挑了挑眉:“是吗?我早晚会是这里的女主人的,劝你还是识相点。“

田晓瑜轻蔑地笑了笑,说:”你不会以为坐在我家睡了我的床就能成为女主人了吧?想得真够天真的。“

”你这副样子真的好讨厌!“肖露咬着牙,一脸狰狞,竭斯底里地道:”你也不过是赢在了起跑线上!你命好,生在一个有钱人的家庭,我不管怎么追都追不上你,而你,就在我一直仰望的终点高高在上的看着我罢了!田晓瑜,你凭什么可以不付出就得到一切?凭什么!“

”这有什么办法呢,老天硬要寒给我。“田晓瑜坐在沙发上,抱着双手看着眼睛气红了的肖露。

”你运气好,可我偏偏要毁了你!到时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格这样和我说话!“肖露的眼神如毒箭,笑容扭曲地说:”我看到时失去一切的你还能干什么!“

”真好笑,很多不努力的人总爱把人家的收获归疚于运气。“田晓瑜被她气笑了:“所以你要走的捷径便是栽赃陷害?这样陆谨东就会同情你讨厌我?“

说完,田晓瑜抱着双手,手抚着下巴望着肖露。

肖露最看不惯田晓瑜这样子,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在蔑视她般,恨恨的从床上起来伸手就要搧田晓瑜。

结果田晓瑜反应快,一把抓住肖露的手腕,反手一推疼得肖露直叫唤,还没等她反应手又一巴回过去。

“啪——”

清脆的巴拳声在房间响起,肖露抚着被田晓瑜打疼的脸,整个人便像斗鸡一样竖起羽毛的要攻击。

“田晓瑜,去死吧!”肖露上来就揪住田晓瑜衣服,使劲一拉,衣服太滑没拉上又想要揪头发。可田晓瑜也不是省油的灯,反手一巴掌又打在肖露的另一边脸,正好出把她给甩边去。

“不错,蛮对称的。”田晓瑜说着。肖露还想上来,马上便被田晓瑜那双如利箭般的眼神给吓退了。

这样的婚姻还有必要吗?田晓瑜迈步走出别墅,是她自己不死心,明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还非要过来自讨没趣。

她不由责怪自己傻,只想着爷爷的身体,可陆谨东根本就不在乎。

他能把肖露带到家里来,这还不能说明一切吗?

他无情地将她花费三年架构起来的幸福幻像给扯断,也许是本身基础就不好,以至于那么轻易地崩塌。

心,好痛。

田晓瑜如幽魂的游荡了一整天,盲无目的地走着,直到大雨哗啦啦地倾盆而下,她立刻冲进一家商店避雨。

门口的咨客小哥看到她便热情地招呼:“小姐,欢迎光临,请问有预定位置吗?”

此时她抬头一望,才发现原来是个酒吧。

“没有,麻烦帮我安排下。”她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

确实她需要一个醉的夜,去忘掉所有的不开心。

只是酒好像并没有解去她的愁寂,她记不起自己喝了多少,只感觉脸上一行行冰冷的泪怎么也止不住,而她的心揪痛着揪痛着,快受不了了……

酒,止不了痛。

陆谨东

肖露

你们,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游戏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